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内鬼(中)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内鬼(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赵飞脸色大变,急忙伸手去扣曹森的手腕。曹森眉毛一挑,第三名队员的枪响了,砰!

子弹击中赵飞的右肩,赵飞一个趔趄后退几步。

砰!又一发子弹击中赵飞的左肩,他再也站立不住,扑通坐在地上。

这队员叫李度,在曹森兄弟中,性子最随和喜欢开玩笑,但曹森差点被杀也激起了他的火气,现在又来了个要害曹森的,李度怎么会手下留情?枪口下垂,砰砰又是两枪,把赵飞的两个膝盖打爆,如果不是要留活口审问,李度会把赵飞打成筛子。

李度恶狠狠的说:“小子,别玩你的异能,你敢动动眼珠我就让你当太监!”

这边连开四枪,那边曲江连眼都没眨一下,枪口稳稳指着假老道,“别动,否则你比赵飞惨!”

这时梅芳等人都赶到了,真正的达济老道也来了,他看着假老道,一口喊出了他的名字:“萧晓?你……你要干什么!”

腾飞阴着脸,眼里布满了血丝,“先都拉出去,曲江,把这里收拾干净了。”

队员们马上行动,片刻的功夫梅芳的卧室里又恢复刚才的平静。

香香哈的一声扑到曹森床边,“好你个坏家伙,装晕!说,你怎么发现赵飞也是个坏家伙?”

曹森笑了笑,“我蒙的。”说完他又晕了过去。

实际上,萧晓假扮的老道和赵飞,寻找的接近曹森的借口有个明显的漏洞,曲江已经说破,曹森如果伤势有变化,天大的事情梅芳也会扔到一边,在第一时间赶来看他。因为赵飞玩了个黄雀的小把戏,主动揭发充作“螳螂”的萧晓,迷惑了曲江的判断,赵飞几乎就要得手。

万幸曹森早就清醒过来,香香那一个吻,唤醒了曹森,在昏迷混乱的思路中,曹森又感到自己回到了木木的状态,他渴望得到梅芳的吻,而香香的吻正好满足了他的需求,曹森就醒了过来。之后听到香香和静哲的对话,尤其两个人谈论例假的问题,他不好睁开眼,便安静的偷听。赵飞一进门他就察觉不对,和萧晓演的戏也被他看破。不过曹森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用言语试探了赵飞一句,原本重伤的的曹森突然清醒,实在出乎赵飞意料之外,一句话就让他露出马脚。

而曹森并不是仅仅因为说了一句话就再次晕了过去,面对身负异能的赵飞,他必须调动全部的力量提防,赵飞善于治疗,也就善于杀人,最好的医生也可以是最好的杀手,当危险解除后,曹森精力损耗过大,再次陷入昏迷。

曹森的昏迷,让众人一通忙碌,检查后没有发现伤势恶化,所有人都舒了口气。

腾飞等人放下所有的事情,聚在一起审问萧晓和赵飞,期望从他们身上找出幕后的凶手,梅苑还有没有隐藏的更深的内奸。

老道的脸阴的可以滴出水来,他实在无颜面对梅苑的所有人,到目前为止,三名内鬼全出自他的门下,第一个杀死了调查组的沈路,萧晓和赵飞又要杀害曹森,而赵飞还是他的大弟子,在门下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老道也一向信任他;萧晓是唯一可以使用千面蛛丝的弟子,利用蛛丝,她可以变化万身,当初就是她使用蛛丝变成霍云的样子来偷木木,千面蛛丝除了她,没有谁能使用,因此老道对萧晓也颇为倚重,这样两个人同时背叛,对老道的打击可想而知。无需有谁指责他,他自己已经无地自容。

“你两个畜生不如的东西,还要我动手吗?”老道的声音寒如冰山,“说!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赵飞惨笑一下:“门长,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再装下去!”

这话歹毒无比,老道脸色惨白,“好好好,赵飞,你真是我的好弟子!”

腾飞不屑的看一眼赵飞,“挑拨离间?还真有你的!你主子给了什么好处,你这样为他卖命?”

赵飞忍着四肢剧痛反问:“你就一点也不怀疑门长?不是他暗中指使,我们哪里会做内奸?”

腾飞哼了一声,“赵飞,别在我面前玩把戏。达济道长要真是内奸,那是你讨价还价的救命砝码,你会张嘴就说出来?如果道长是内奸,他能干的事情比你多一百倍!曹森也早死了多少次!赵飞,别把自己看的太重,你干不了什么大事,你的话连个屁都不值!”

赵飞被腾飞说的大汗淋淋又恼羞成怒,达济老道则感到一阵的痛快,腾飞骂到他心里去了,对腾飞的信任老道也非常感激,脸色好看许多。

云婆婆阴森森的问:“赵飞,萧晓,你们背叛师门,就不怕师门的密法惩治你们?”

萧晓一直跪在地上不言语,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赵飞却豁出去了,他知道落在老道或者曹森兄弟手里都没有好下场,干脆图个嘴巴痛快,“去你妈的密法!你们坐井观天,还拿那传了几百年的密法当宝贝,在真正的高人那里,这点东西还不如三岁孩子的一泡尿!”

老道大怒,起身就想废掉赵飞的一身异能,石达拉住他,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在审问两名叛徒前,三位门长和腾飞商量好的,任由他们发挥,好从此发现蛛丝马迹找到幕后黑手,实在不行,还有梅芳这一关,梅芳可是善于操控精神,她出手,赵飞和萧晓知道多少就吐出多少来。

但腾飞多了个心眼,既然对方能放心的让两个叛徒下手,就应该有防备他们失败后招供的方法,以现在情形看,隐藏的敌人对梅苑非常了解且神通广大,腾飞不想让梅芳冒险。从常理上说,只要赵飞和萧晓行动失败,梅芳使用精神控制进行审问是第一选择,而敌人似乎并不害怕这点,腾飞就担心两个叛徒身上有抵抗甚至克制梅芳的手段,他绝对不想让梅芳受到伤害,所以腾飞采用了普通的问讯手段。

这也是腾飞和三位门长艺高人胆大,不在乎赵飞和萧晓耍什么花样,在审问现场,郭敬带的队员以及甲组,主要防备有人要杀人灭口,对两个叛徒,他们没有放在眼里,只是搜去全身的可疑物品。

老道稳住心神,看着眼前跪着的两个弟子怒恨交加,最终长叹一口气,“唉!赵飞,萧晓,我达济哪里对不住你们?他们给你们许了什么好处,能让你们背叛师门?”

萧晓还是一言不发,赵飞轻蔑的笑了笑。

“三大门,井底之蛙,让一个曹森就压的抬不起头来,跟着你们我有什么前途?你当这门长当的寒碜,我不想跟着寒碜。”

腾飞沉吟着说:“赵飞,你是什么也不肯说了?要做一回英雄好汉?”

赵飞大笑,“我说了怎样?说了你们会放过我?别告诉我你们会,打死我也不信!”

腾飞敲敲桌子,“嗯……你说不说都没人让你死,你说了,达济道长废了你的异能,让你做个普通人;你不说,我们也不杀你,如今的社会是法制社会,我身为警察不会知法犯法,不会杀你,而是养着你。”

赵飞刚要嘲笑腾飞假仁假义,腾飞接下来的话让他冒了一身冷汗。

“我把你种在地里养着你!”腾飞突然提高音量说出这句毛骨悚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