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内鬼(上)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内鬼(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天夜里,十几辆越野车从梅苑开出,连夜赶到曹森藏身的小山村,把曹森众人全都接回了梅苑。

梅芳和腾飞等都急了眼,对梅苑的调查、命案、警局的血案,这连串的阴谋最终目标显然是要把曹森分离出梅苑,等他落单后再下死手杀掉他,今晚的袭击正是阴谋的最后一环,他们再也不敢让曹森留在梅苑外,无论面对警方怎样的压力,必须把他们接回来。

因为在野外不具备取子弹的条件,曹森他们的伤势又已经稳定住,所以回到梅苑后,三大门才集合了所有能操控金属的弟子,同时发功取出了曹森三人身上的子弹,上次“绑架”过的那家私人医院也再次绑架来,给三位伤员会诊治疗。

那些大夫已经适应了这种事后有高薪回报的“绑架”,安心检查了伤势,连称奇迹,这样的枪伤正常情况下早已经死亡,他们却神奇的活了下来,实在是奇迹。

知道了三个人性命无碍,梅芳等人总算松了口气,等待腾飞回来后商量如何展开报复。

腾飞和郭敬带领几个兄弟勘查现场,他们要知道战斗的前后过程,尽量从现场找到可以利用的线索。

郭敬回忆事情的经过,说晚上曹森领着大家出来抓鬼,一走出村子就发现不对,首先是狗的叫声,过于声嘶力竭,不像是被陌生人的脚步惊动,而是碰到某种极端可怕的东西。其次是树林和田里过于安静,夏季常听到的虫鸣鸟叫一样都没有听到,石达也说附近有隐藏的阴气,所以他们并没有离开村子太远,就在附近埋伏下来。

之后乔娅出来摘野菜,静哲发现了鬼魂,在关键时刻曹森救下她们。原本曹森几个人以为看破了对方的诡计,却没想到对方用的是计中计,以阴灵打头阵,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才是真正的杀着。如果没有星海出现,曹森、丁海涛、周鲁平一个也活不了。

其后腾飞指挥着人手,把山坡和麦田彻底搜索了一遍,共发现七名敌人的死尸,从武器装备和手、肩部的茧子可以看出,这些都是退役老兵。

石达带着云婆婆也在巡察现场,他们要搞清楚,能感测阴气的石达,为什么没有事先发现隐藏的阴灵,那只狍鸮的阴灵从哪里蹦出来的。

结果让两位门长惊讶,他们发现阴灵们使用了一种从没有见过的法阵,这种法阵可以隔绝阴气外泄,其奥妙繁复之处,两位门长没有看懂其运作的原理,以及使用者的来源。这些法阵用来封闭食魄鬼等后来出现的阴灵,也就是僵尸鬼被曹森震慑后出现的第二批鬼魂,当时石达一点察觉都没有,僵尸鬼的气息他多少感觉到一些,这再次说明了敌人设计的圈套多么高明。

一只土瓮更是奇妙,本身古香古色,一看就是有年月的事物,其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封印符咒,它的瓮口却有一个非常先进的电子遥控装置,拿给腾飞一看,腾飞认出这是小型的遥控炸弹,只是爆炸威力非常小,起爆后仅是把土瓮炸裂。看来狍鸮的阴灵就是封印在这土瓮里,在认为需要的时候引爆炸弹释放它出来。

腾飞和石达两下里把调查的结果一汇集,摆明了这是一个处心积虑的阴谋,严密而狠辣,其目标就是曹森,曹森究竟和谁结下了如此深的仇恨,要动用这样大的阴谋来置他与死地?这些还说明了隐藏暗处的敌人势力不可小视,能设计这样圈套的人,天底下没有几个,既要在官场有相当的影响力,又要懂得控制阴灵,还要有办法召集老兵出马,腾飞实在想不出是谁能做这些。

有疑问回家再商量,腾飞让人把所有的地方都拍照后,打电话叫来了刑警队,隐藏了鬼怪的事情,简单的把经过说了一遍,腾飞等人扬长而去。

刑警队长愁眉苦脸,看着七名全副武装的死尸发愁,警局的血案还没有结案,又蹦出个枪击血案,而且曹森、丁海涛、周鲁平都受重伤,这三位可是敏感之极的人物,再看看那些武器,全他妈的大威力自动火器,就是没有人死,这也是大案,更何况死了七位呢?偏偏这样一宗大案又牵连到梅苑,怎么查?队长一时间辞职的想法都有了。

腾飞他们回到梅苑已经是中午时分,没时间睡觉也没时间吃饭,曹森三个还躺在病床上呢,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被打成这样,他们哪里有功夫吃饭睡觉?接着就召开紧急会议,梅苑的所有重要人物都参加。

昏迷不醒的曹森倒是有了福气,可以逃避麻烦复杂的调查工作。星海神秘莫测神通广大,也只是让三人起死回生,并不能完全消除身上的枪伤,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还是在梅芳的卧室里,香香趴在曹森床头,心想森哥一定非常郁闷,和彘兽打架受伤好了没几天,又躺回病床上了。不过也不错,要是不受伤,他怎么会乖乖的躺在这里不动让我看?

小丫头看看另一边坐着的静哲,被她越发美丽的容貌打了眼,心里有些不服气,突然探脑袋在曹森脸上深深亲了一口。

静哲笑了笑,并没有嫉妒的表情。

香香奇怪的问:“静静姐,我亲他,你不吃醋?”

“为什么吃醋?”静哲脸蛋绯红,反问了一句。

“切,你喜欢森哥,谁看不出来?”

静哲生前经历的是上个世纪初的保守教育,尽管做鬼后思想开放了些,但和香香这样新生代对话,还是不适应,脸蛋红的像朝霞。

“唉,静静姐,我要有你一半美丽,做鬼也愿意了。”

静哲摇摇头,“香香,做鬼很不开心的。”

“那做精灵呢?精灵和鬼有什么区别?”

“鬼没有实体,不用吃东西,不能见阳光;精灵嘛,肚子会饿,会困,和人没太多两样。”静哲思索着回答。

“那……”香香转转眼珠,“你来例假没有?”

静哲的脸唰的变成红布,脸扭到一边不理会香香。

香香跑过去抱着静哲,“好姐姐,快告诉我,有没有嘛?”

被香香缠不过,静哲只好小声的说:“没有。”

香香失望的叹口气,“要是有多好,那样我也变成精灵,又可以飞,又可以嫁人,将来还可以生小孩做妈妈,什么都不缺!”

静哲也轻轻叹口气,她何尝不想这样,如果能和曹森生个小孩……那多幸福。转念一想,能借助星海的神奇力量,从鬼魂变成精灵她应该知足了,至少可以实实在在的和曹森接触,也可以再次品尝人间的美食,又能看到阳光,要是还不知足,那老天爷就要拿雷劈了。

“唉,静静姐,你原来就够美丽了,星海又把你的头发变成亮银色,这下真的……我都不会形容你的美了。”香香抚摸着静哲的头发说。

静哲被一枪命中,原本要变回鬼魂的形态,星海出现后她不仅又得到了精灵的身体,而且一头长发变成了纯白色,由于头发光滑如丝,光线反射后,看起来就像亮银色,还夹杂着淡淡的金色,这使得静哲整个人看起来更素雅出尘,随便往哪里一坐,都如梦境中的仙女一样,纯美到极至,优雅到极至,是超出了世俗的美丽。

静哲却叹了口气,“香香,我再美,也不过是个摆设。”

她的意思是说,不能像正常女子一样结婚生子,香香年幼哪里听的懂,还以为静哲在说自己没有用处,叽里咕噜的说了许多废话安慰她。

两个人正说着,门被轻轻的敲响了。

香香跑过去开门一看,是老道门下一位大弟子,名叫赵飞,在三大门中有相当的影响力,擅长治疗类的异能。

“你们不是在开会吗?”香香奇怪的问。

赵飞小声说:“道长让我来看看曹先生,他不放心。”

香香瞧一眼卧室外的曲江,曲江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让赵飞进去。赵飞代表着三大门的好意,他不好直接拒绝。

“嗯,赵大哥,大夫说了,森哥不能打扰,”香香很聪明,“你改天再来吧,给道长说,森哥伤势稳定,谢谢他啦。”

赵飞有些着急,“刚才在会议上,石门长说起一件事,阴兽狍鸮有可能伤害到曹先生的经脉,这样的伤医院里的大夫查不出来,要我来看看。如果真是这样,越早治疗对曹先生越好。”

“啊?那快请进来。”香香闪开门让赵飞进来。

“等等!”曲江低低的喝道,手已经插到后背握住枪柄。

赵飞不理会他,继续往里闯。

静哲闪身拦住他,“请等一下!”

赵飞看到静哲,被她的美丽震慑,一呆后想绕过静哲,曲江和两个队员已经跟了进来。

“别动!”

曲江的动作快而稳定,手里的科洛克已经上膛,枪口点住赵飞的后脑。

另两个队员错步挡在赵飞身前,遥遥护住了床上的曹森。

“你们这是干什么?”赵飞有些恼怒。

“如果曹森有问题,”曲江冷冰冰的说,“来的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别逼我开枪!”

“门长他马上就来,你们太敏感多疑!”赵飞有些无奈的说,“我怎么可能对曹先生不利?”

“等你门长来了再说,出去!”曲江豪不放松,手指压在扳机上,扳机的预加行程已经到底,稍稍的轻微扣动,手枪就会击发。

这时达济老道匆匆赶到了,进了卧室惊讶的问:“赵飞,你做什么了?”

“门长,我什么也没做啊?”赵飞委屈的说。

曲江眼睛里真像有把看不见的狙击步枪,目光如子弹一样射向老道,核实了赵飞所说确有其事,手枪离开了赵飞的后脑,赵飞松了口气。

“门长,您再晚来一分钟,我就脑袋开花了。”

“哪里这么多牢骚?赶快给曹森把脉!”老道轻声呵斥。

“是,可是门长,您带翻天印没有?”

翻天印是老道的掌门信物,赵飞突然一问,老道有些迷惑,含糊的说:“那是本门至宝,怎么能随身携带?”

赵飞突然后退一步指着老道喝问:“你不是达济道长,你是谁?”

曲江的枪就没有收起来,这时也对准老道,“曹森真的有不妥的地方,梅夫人一定会来。赵飞,这位道长怎么和你说的?”

“我刚才去厕所,从厕所出来时碰到他,告诉我刚才的话,所以我就来了。哼,你想不到吧,翻天印在梅夫人手里,随身携带,你携带什么?”

哗啦一声响,另一名队员的枪也指住那假道长,恶狠狠的问:“妈的,你谁?老子最恨内奸!”

第三名队员则站在曹森身边保护,赵飞站在另一侧护住曹森,香香早溜出去叫人,静哲飘在曹森上空,一眨不眨的看着假道长。众人的目光都盯着假道长,他的脸上淌下冷汗。

“我……就是达济道长,你们想干什么?”他边说边向后退,想退出卧室,还没有到门口,几名甲组的异能者出现在门口堵住他的去路。

床上一直昏迷的曹森突然睁开眼,笑着对赵飞说:“你也不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