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内鬼(下)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内鬼(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萧晓身子一颤,轻轻哆嗦着。

“我不是吓唬你们,老树皮是个树妖你们知道吧?”腾飞声音又恢复了平和,“他碰巧知道一种把活人当树种的方法,你们可以听、看、思考,可以活上百年,但你们休想动一根眉毛,全身上下哪里都动不了,只能一种姿势活到死!”

萧晓身子一下垮掉,她和丁海涛接触颇多,非常了解曹森这些兄弟敢说敢做、说到就能做到,她一点不怀疑腾飞所说是虚言恫吓,真要如此可实在生不如死。

腾飞给郭敬使了个眼色,郭敬在墙边抄起一把十字镐,挥手把镐头插入赵飞的大腿,硬生生拽了出去,留下一条惊心触目的血痕和赵飞一路的惨叫。石达和老道默契的起身跟了出去,房间里只留下云婆婆和腾飞。

“丫头,说吧,别硬撑着,何苦呢?”云婆婆痛惜的说。

“没什么好说的,我心甘情愿!”萧晓声音不高,却坚定异常。

“萧晓,丁海涛对你一往情深,你怎么……”

“住嘴!”萧晓愤怒的看着腾飞,“别提那个色鬼!他除了看中我的身体,还看到我什么?他知道我哪天的生日、喜欢吃什么、最需要什么?你告诉你那兄弟,他给我买的那些内衣,都在垃圾箱里!”

云婆婆毕竟是过来人,马上想到什么,就问萧晓:“那谁知道你生日、知道你的口味还知道你需要什么?”

“他……”萧晓突然紧闭上嘴巴不再说一个字。

“你说的他,就是幕后指使人,对不对?”云婆婆又问。

萧晓倔犟的不回答。

腾飞大怒,感情我们兄弟养着你,供你衣食住行,你在外边找了男人不说,还反过头来害我兄弟,我操!他真想一枪崩了眼前的女人。

“萧晓,你现在告诉我他是谁,我看你面子上,将来给他个痛快,否则你不说,我们一样能找到他,我会把他种到地里去!”腾飞威胁着。

“你们找不到他!”萧晓仇恨的盯住腾飞,“你敢伤害他,我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你!”

腾飞气极而笑,“你说我会怕鬼?”

萧晓哑然,她不能不承认,腾飞这些人,是神鬼不怕的,天底下没有东西能让他们害怕。

正说着,老道突然闯了进来,手一指萧晓,萧晓啊的一声昏了过去。

其后郭敬和石达也跟了进来。

“我们大意了,”老道愤愤的说,“赵飞被人下了诅咒,当他感到恐惧时,诅咒就会发作,他已经死了。”

“那他刚才为什么不发作?”腾飞问道。

“恐惧只是其中之一,应该还有个诱因引发诅咒,比如他想说什么东西,诅咒就会发作。”石达说道。

这太神奇了,腾飞想,拿这诅咒来培养间谍,绝对安全,要是敌人反复使用这招,梅苑岂不是永无宁日?

云婆婆看出腾飞的担忧,“这种诅咒属于精神控制类,需要很高的异能水平,实施也很难,不会有太多被控制的人。”

“请梅夫人来检查一下萧晓吧?”石达看着腾飞。

腾飞犹疑不定,在没有查清楚前,他不想让梅芳冒险,谁知道敌人有没有在萧晓身上下套?

这时,梅芳自己进来了,身后寸步不离的跟着司马德和另一个队员。

“我来看看萧晓,她毕竟服侍过我。”

梅芳走到萧晓身边,替她把散乱的头发梳理一下,“请把她抬回她的房间,地上太凉。”

郭敬和腾飞亲自动手,把萧晓抬起来。

“等等!”梅芳忽然发现了什么,她的手放在萧晓头顶,闭目凝思,突然一阵异样的潮红掠过她的脸颊,身子也跟着一颤。

“呔!”郭敬察觉到不妥,一声大喝,如春雷在屋内炸响,一屋子的人被这一声震的头晕眼花。

萧晓口鼻间被震的流出几道细细的血线。

梅芳脸色发白,轻轻吐了口气,“好厉害的诅咒!”身子摇晃一下险些摔倒,司马德连忙扶住她。

腾飞有些急了,就知道有他妈的圈套,还是在眼皮子底下伤害到梅芳,我靠!他扔下萧晓,怒气冲冲的对三位门长说:“你们去彻底清查门下弟子,一个月内去过哪里,干过什么,有谁可以作证,说不清楚的统统关起来!”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三位门长都不太高兴,但也无法说什么,毕竟事实摆在眼前,老道转身要走,梅芳叫住他。

“三位门长,我们现在是一个整体,不能让内奸把我们搅得有了嫌隙,腾飞说的有道理,只是语气生硬了些,我替他道歉。”梅芳的眼睛一直不敢睁开,脸色依然苍白,白的吓人。

老道叹口气,“夫人说的没错。”

“夫人,你不要紧吧?”云婆婆过来扣住梅芳的手腕,号过脉后,云婆婆长吁口气,“还好,没有大碍。”

“没事的,郭敬那声喊,把诅咒震散了。”梅芳宽慰大家。

“快扶夫人去休息。”石达说着,示意司马德快走,梅芳的状态很虚弱。

看着众人都走了,腾飞想到了马爷那边,妈的,那边也要查,操,查出一个我种一个!

老树皮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腾老大,种人的地我已经准备好了,先种哪个?”

“先把萧晓给我种进去!”

啊?老树皮可惜的喊了一声,多美的一个大美人。

郭敬对老树皮摇摇头,抱着萧晓走了。他知道腾飞是气话,以后还要审萧晓,种到地里怎么审?

三大门在梅苑展开了彻底的清查,甲乙丙三个组成了门长们最信任的弟子,因为他们一直跟随曹森兄弟,几乎天天都有任务,或值夜,或在梅苑各处巡视,没有多少时间外出,因此他们的可疑最小。在这三个组的帮助下,门长们挨个审查。

老道找到一个快捷的办法,三大门为了防止弟子背叛或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都在弟子身上下了密法禁忌,万一违反门规,可以发动禁忌来惩罚弟子,最重可以让弟子异能消散全身瘫痪。在审问时,老道想发动禁忌惩罚赵飞和萧晓,却震惊的发现他们的禁忌已经被人解开了,现在这倒成为分辨弟子是否成为内奸的标准之一,有了这方法,对三百名弟子的审核就快了许多。

梅芳回到卧室就睡下,这让香香担心又着急,姐姐是她的主心骨,是她的保护伞,是她无法无天的坚强后盾,梅芳的倒下,香香突然感到自己该长大了。

静哲和杨馨都在卧室里守着,两个人看着大床上的曹森,小床上的梅芳,愁容不展。女人毕竟是女人,即便有女诸葛称号的杨馨也是女人,梅芳和曹森同时倒下,让杨馨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