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新的异能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新的异能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昏迷中的曹森表面看上去在沉睡,脑子里却像翻江倒海,雷鸣闪电、山崩地裂、枪林弹雨、邮船巨轮和火车的鸣笛声充斥他的脑海,仿佛天地间所有巨响都汇集到他的耳朵里,震的曹森全身的毛发都在轻轻的颤抖,渐渐的,床也抖动起来,屋顶的吊灯也发出细微的呻吟。

静哲惶然飘到曹森身边,“森哥,你怎么了?”她的手刚刚碰到曹森额头,就像遭到雷击,耳朵里一声响亮至极的雷鸣,静哲啊的缩回手。

“香香,快去找人,森哥有麻烦!”

香香也发现了异常,掉头就往屋外跑,一出卧室门她就扯开嗓子喊:“快来人啊!森哥抽筋了!”一路喊到走廊,惊动了无数的人。

三位门长以及腾飞兄弟都赶了过来,看着曹森在床上不停的抖动,腾飞焦急万分,“大夫呢?大夫哪里去了?”

老树皮分开众人走了过来,心里妈呀叫了一声,曹老大又要发威?他看到曹森周身有一圈一圈的白色能量层,不断扩张出来,以跳跃振动的方式向外发散,曹森的身体每一次颤抖,都带动能量层的波动,他就像一座极不稳定的火山,处在即将喷发的边缘。

危险!老树皮转身要走,一只沉重的大手重重拍在他肩上。

“老树皮,别走!”郭敬单手把老树皮拉回来,“我知道你能看到异能量,说清楚,你看到了什么?”

老树皮愁眉苦脸的回答:“曹老大要爆发了,大家快离开卧室!”

“什么爆发?”腾飞眼睛血红,凶神恶煞一样盯着老树皮,梅苑接连让人算计,兄弟受重伤,又出现了叛徒,曹森再出状况,让腾飞处在暴走边缘。

“还记得古道吗?古道的能量乱流形成前就是这样,波动成跳跃性,极端不稳定,如果曹老大体内的能量爆发,梅苑的所有异能者全完蛋!”

老树皮说着身子不住后退,刚退到卧室门口,霍云和金达锤赶到了,他们听到老树皮的话先吃惊后放心。

霍云走到曹森身边仔细看了看,“应该没事,当初正是曹森收伏了古道里的能量乱流。”

一句话的功夫,霍云被震的脸色发白,只好后退一步,但从床上传来的振动依然没有减弱,他只好再退两步,总算可以承受的住。

老树皮说了一句,“我去查找资料寻找解决的办法!”一溜烟的走了。

此时的梅苑似乎被曹森的振动引发了共振,细微的尘土颗粒在地面上跳舞,各种家具摆设物件也都舞动着移位,梅苑四周百鸟争飞、蛇鼠搬家,一副大祸来临的预兆。

众多异能者心中生出警兆,梅苑的振动已经隐隐有引发体内异能紊乱的先兆,他们的身上出现了各色的光芒,看上去煞是好看,异能者却有苦自知,这些光芒可是自身异能量形成的,光芒越亮,损失的能量就越大。

此时就看出修为的高深,老道三位门长似乎不受影响,霍云和金达锤也能控制,梅芳没事人一样依旧沉睡,香香却经受不起。

“森哥!森哥!别哆嗦了,我受不了了!”她喊着,努力控制自己体内的能量,脸蛋憋的通红。

静哲拉起香香的手跑到远离曹森的地方,“香香,在这里等着,别乱跑。”说完她又返回卧室。

老道等人面色凝重,他们不知道曹森体内在发生什么,想帮助他又无能为力,舍下曹森独自躲避,老道他们感觉与情与理都说不通,只能硬撑着。

腾飞和郭敬几个兄弟围在床边,也是束手无策,该怎么办?

曹森的脸色潮红,额头见汗呼吸急促,胸腔起伏越来越大,仿佛肺里吸收不到足够的氧气一样,他忽然长长的吸了口气,胸部霍然鼓起,嘴巴一张,似乎要大喊一声。

却见老树皮旋风一样冲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床厚实的棉被,整齐的叠成半米见方,冲到床前合身扑到曹森身上,把棉被死死捂在曹森嘴上。

郭敬大怒,刚想拉开老树皮,突然一股强劲的音爆在耳边炸响,附带的气流像炮弹爆炸形成的冲击波一样,把他和周围的人击倒,整间卧室的玻璃窗瞬间被震的粉碎,墙壁上出现如蜘蛛网状的裂纹。

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等众人爬起来再看床上的曹森,全吓了一跳,老树皮堵在曹森嘴上的棉被,折叠了四层,竟被曹森一嗓子喊穿,被子中间的棉絮不知道刮到哪里,只剩下一个大洞,向外翻着一圈棉花,中间露出曹森的嘴巴,一呼一吸睡的踏实。

老树皮的动作也很搞笑,他的脑袋藏在曹森的腹部,双臂上举摁住棉被,如果不是棉被中间的大洞,很容易让人误会。

“和曹老大在一起,早晚被他害死!”老树皮嘟囔着爬起来,把破被子扔到一边。

“这是怎么回事?”腾飞问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狮子吼’,咱们曹老大不知道怎么在睡梦中练成,做着梦小试牛刀一回。”老树皮看看依然沉睡的梅芳,若有所思。

“狮子吼?”郭敬回想起和狍鸮对阵时,曹森那一声霸气十足的长啸,似乎其威势并不比这次小,自己当时的喊声不也一样惊天动地?难道我也会了这门功夫?他想喊一嗓子试试,却找不到当时那种豪气盈胸的气概。

静哲飘到天花板上,吊顶也在曹森的大吼中被撕破,露出水泥预制板,她惊异的指着一团没入预制板的棉花团,“这也是森哥吹上去的?”

老树皮随便看一眼头顶,就像柔软的棉花打入坚硬的水泥理所当然一样。

“静哲,你刚才站在哪里?”

“我?我就站在床前啊。”静哲又飘回刚才的位置,是床尾中央的位置,这地方几乎正对着曹森的嘴巴,但在曹森的狮子吼中,静哲却毫发无损。

老树皮羡慕的看看静哲,“静哲姑娘,曹老大在睡梦中还能照顾到你,你实在幸福啊!”

静哲脸蛋飞红,看看四周损坏的情形,老树皮说的没错,曹森的确有意识的不伤害她,心里就不由的万分幸福,她的森哥在梦里还惦记着她呢。

但老树皮下句话让静哲的幸福感少了一大半,“梅夫人更不得了,狮子吼对她没有一点影响,也不知道曹老大怎么做到的。”

香香和小卢迪冲进卧室,搞清楚状况后,两个小家伙对曹森佩服的无以复加,睡梦中都有这样的威力,要是清醒着,那还不是天下无敌?

石达在曹森喝退狍鸮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身上怀有一种罕见的异能,但今天的吼声,和当天不同,多了分让他敬畏的感觉,似乎这所谓的狮子吼,有克制异能的力量,这让他颇不舒服。

腾飞不管什么狮子吼、老虎吼的,曹森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能睡的踏实,这说明他的伤势绝对没有问题,这对腾飞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是近几天来最好的消息。

腾飞指挥着众人抬着大床搬家,把曹森和梅芳安置在另一间卧房,又派人安抚了那些从医院“绑架”来的医生,就说音响设备故障,把这事情遮掩了过去。

他又马不停蹄的督促三大门继续清查弟子,也许是曹森一声吼镇住了他们,排查进行的颇为顺利。

当天晚上,曹森清醒了过来,静哲和香香两个抢着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向曹森说了一边。对于狮子吼什么的,曹森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丁海涛和周鲁平都活了下来,在意找到了梅苑的内奸。

然后曹森做的第一件事,让香香去把他的科洛克手枪拿来。

“等等。”一个清冷的声音说。

曹森不用看也知道,是梅芳。曹森醒了,梅芳紧跟着也醒过来,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什么关联。

梅芳起身随手拢一拢睡散了秀发,走到曹森身前,“躺下,让我看看。”

曹森拉开自己身上的睡衣,露出强壮的胸口,心脏位置,有个圆形的伤疤,成粉色,显然是刚刚长好。

梅芳伸手抚摸着伤疤,嗔怪着说:“以后别那么拼命,没有星海,你九条命都没了。”

“嘿,我的命,谁敢要?阎王爷也不敢收我,他怕我抢了他的位子!”曹森笑着宽慰梅芳。

“别胡说!”梅芳连忙看看窗外,“以后别说这没头脑的话!”

曹森不置可否,“我可以下床了吧?”

“嗯……我看看。”梅芳在曹森胸口摁了几下,“才几天的功夫,你们两次受伤,我都成了半个大夫。”她幸福的抱怨着,曹森奇迹般的康复,让梅芳心花怒放。

两个人自然的交谈,谁也没注意梅芳的动作,以青年男女来说,过于亲昵了。

一边的静哲看着心口有些发堵,低下头不愿看两个人。

卧室外值夜的李度听到交谈进来一看,惊喜的说:“森哥,你没事了?”

“兄弟,受累了。”曹森看到好兄弟,心里畅快的很。

李度兴冲冲扭头出去,片刻就回来,手里拎着曹森的科洛克手枪,“已经保养过了,抬手就能响。”

曹森抓过手枪,人顿时精神起来,“走,咱们去看涛涛!”

“你们小声点,大家都睡了,丁海涛也没有你恢复的快,别惊扰了他。”梅芳唠叨着给曹森披上一件衬衣,“李度,你也挺大的个子了,稳重点!”

梅芳批评高兴过头的李度。

曹森和李度浑然不觉得梅芳这样的口吻说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嘴里随便应付着去看丁海涛。

看着兄弟两个出去,梅芳心满意足的再次睡下。

静哲在一边差点落泪,曹森醒来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她可是熬夜守护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