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人心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人心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曹森康复的消息就在梅苑传开了,腾飞等兄弟高兴不说,整个梅苑的人都感觉有了底气。一段时间以来,梅苑接连受到算计,连一向最强悍的曹森都倒下,这对梅苑众人的心理打击颇大,一些三大门的弟子又因为受到排查,就产生了怨言,私下里说应该离开梅苑这是非之地。

曹森枪伤奇迹般的康复,让这些声音消失。也让老道三位门长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自从星海和九坤降魔阵一同消失后,三大门的内部就有一种声音,要求门长率领弟子离开梅苑,说这里的世俗味道太浓,很多弟子已经迷恋上奢侈的生活,失去了修炼者的本心。说这样话的人,大多是那些上岁数的修炼者,比如门长的师兄弟甚至是门长的长辈。

老道三位门长一直承受着他们的压力硬是留了下来。三位门长通过接触曹森兄弟,已经注意到完全脱离世俗的后果,他们已经跟不上时代步伐,在这个充满高科技和大威力杀伤武器的现代社会,落后不仅仅是挨打,还会消亡。

星海再次出现让曹森三人起死回生,让老道他们顿时消除了压力,三大门也就可以齐心协力的留在梅苑。所以,曹森的康复,被很多人看作梅苑转运的一个转折点,梅苑的气氛也由前段时间的压抑变得有生气活力。

在这样的气氛下,有几个弟子主动向门长坦白,说他们也曾受到一个神秘人物的引诱,那人大把的在他们身上花钱,言语间曾暗示招揽之意。还有一名和赵飞交好的弟子,坦白说赵飞领着他见过一位神秘人物,据赵飞说,此人在异能界能力超群,会许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密法。

把这几个弟子所描述的神秘人物一核对,是同一个人,由一位擅长意念绘画的弟子画出此人的肖像,肖像被复印了上百张,分发到马爷的手下,悬赏30万,在整个南泉市寻找。

曹森拿着肖像看了许久,对肖像上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没有一点印象。他带着肖像去找马爷,表面是谈查找的事情,实际是敲打一下马爷,让他踏踏实实的在梅苑这艘大船上呆着,别做出脚踏两只船的事情来。

之后曹森审问了萧晓,萧晓依然什么也不说,看在丁海涛的面子上,曹森不好下狠手拷问。再说,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也不是把隐藏的敌人揪出来,而是解决好警局血案的问题,尽快回复他和郭敬的合法身份。尽管没有警察敢到梅苑来抓捕曹森他们,但这杀警察嫌犯的名声不去掉,曹森做什么都不方便。

曹森和那位超级重量人物联系过,他告诉曹森,目前上层对梅苑的存在有争议,还没有确定下来要不要保留梅苑,他正在尝试说服其他人,只要领导层决定保留,警局血案根本无关紧要。但这需要时间,他告诉曹森可以自己处理警局的事情,也可以等他的消息。

曹森怎么会等?时刻都在思考如何解决这问题。

中午,众人一起在餐厅吃饭,香香和小卢迪飞快的填饱肚子,每人拿了两盒冰激凌,两个小家伙都喜欢吃这东西,埋头吃的香甜。

香香是吃冰激凌的老手,吃的飞快,吃完自己的两盒,小卢迪一盒还没有吃完,她便偷偷的把自己的一个空盒放在卢迪旁边,突然伸手把卢迪没动的冰激凌抢了过来。

“你!”小卢迪不愿意了,“你干吗抢我的?冰箱里有的是,不能去拿一盒?”

“咦,我什么时候抢你的了?明明是你吃了两盒,我吃了一盒,你看,这空盒子不在你旁边摆着?”香香强词夺理,她喜欢欺负卢迪,这和欺负老树皮不同,是两种不同的乐趣。因为小卢迪沉迷于网络,视力直线下降已经戴上眼镜,越来越像个书呆子,香香喜欢欺负书呆子玩。

“是你吃了两盒,我吃的一盒,就是你抢我的!芳姐,香香又欺负我!”小卢迪找梅芳告状。

梅芳责怪的看了妹妹一眼,“香香,把冰激凌还给卢迪。你吃那么多冰激凌干吗?”

香香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姐,你不能听他诬告,有谁证明我吃了两盒?”

“大家都看到了!”小卢迪气鼓鼓的,眼睛在众人间寻找支持者。

香香摆出洞察一切的表情,“你不用找证人,就算有谁说看见我吃了两盒,那也是你们事先串通好的,不算数!”

“你……!”小卢迪一时气结。

“嘻嘻,没话说了吧?”小丫头洋洋得意。

嗯?曹森和腾飞同时抬头看着香香。

“丫头,你刚才说什么?”曹森目光炯炯的注视着香香。

香香把脑袋缩起来,小声说:“不就抢了盒冰激凌嘛,用的着你森哥多管闲事?”

“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腾飞也说道。

“切!”香香撇了撇嘴,“说就说,我怕?我刚才说:‘就算有谁说看见我吃了两盒,那也是你们事先串通好的,不算数!’”

小卢迪万分崇敬的看着曹森,森哥真伟大、太伟大了!他这样一个大英雄还关注我一盒冰激凌的小事情,我……我……我……,他激动的看着曹森,希望把自己失去的冰激凌要回来。

然而,曹森和腾飞都不在理会两个小家伙,匆忙吃了几口饭,叫上郭敬几个兄弟离开了餐厅。

小卢迪失望万分,伸张正义的人怎么能抛弃了正义?他攥着拳头发誓,将来一定要超过他们,一定!

“小子,还给你!”香香把冰激凌扔给卢迪,神神秘秘的远远跟着曹森去了。

小卢迪抓着冰激凌,突然没了胃口,又跟在香香后边出了餐厅。

静哲笑着给梅芳夹了片全麦面包,“这两个小家伙,不知道搞什么鬼。”

梅芳说了谢谢,叹口气,“对,这两个小家伙不知道搞什么鬼!”

一边的杨馨听了噗哧笑了出来,她知道静哲和梅芳说的“两个小家伙”不是相同的人,梅芳说的是曹森和腾飞。

“夫人,你要注意了,别把他们当孩子。”杨馨提醒说。

“嗯,又忘了。”梅芳轻皱眉头,娇慵的用手掩住嘴打了个哈欠,“我去睡一会儿了。”

另一张桌子上的老树皮看着梅芳一桌的美女,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梅芳打哈欠的样子更让他流出哈喇子。

和老树皮同桌的石达恶心的说:“槐崖子,素质,注意素质!”

“什么素质?素质顶不上美女一根小手指头!”老树皮喃喃的说。

“曹森回来了!”背后传来金达锤的声音。

“哪里?哪里?”老树皮惊惶失措的左右四顾,要让曹老大看到他色咪咪的盯着梅芳看,那他惨了。

哈哈——!周围的人笑了起来。

在曹森的卧室里,兄弟几个在开会。

“都听到香香说的了?”腾飞问几个兄弟。

“你打那几个督察的主意?”司马德问。

“凡是那天看过假录像的人,要么改口,要么就是和阴谋者串通好的。”曹森是指当天在监控室看到郭敬杀人录像的那些警官。

“咱们也是忙晕了,既然敌人可以栽赃嫁祸,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干同样的事情?”腾飞有些懊悔的说,“警局血案当天就应该这样做。”

“可法医还有沈路尸体里的子弹怎么办?那可是的确从你们枪里打出去的,警局一定把它们当作重要证据。”郭敬问道。

“你怎么这么实在?咱们就不能偷梁换柱?南泉市我们哪里进不去?”司马德笑着说,“曹森和腾飞是要玩阴的了,我敢负责任的告诉你,只要对我们有利的事情,他们什么都会做。”

曹森稳重的说:“当然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违法的事情咱们不能做。”

“偷换证据还不是违法?”司马德装出惊讶的样子,“那什么叫违法?”

“违法的事情就是违法,但我们在处理灵异事件,普通法律不适用,在国家‘灵异法’出台前,咱们要坚持正义,约束好自己的行动,绝不能做让国家和人民失望的事情。”曹森凛然说道,他在有意无意的锻炼自己的官腔。

香香和小卢迪正趴门上偷听,李度悄无声息的走到他们身后,一手捏住一只脖子,“你两个胆子不小!”

“哈,李大哥。”香香笑嘻嘻的想蒙混过关。

“报告!”李度大声喊了一句。

曹森让他进去,李度把偷听的事情一说,曹森想了想,说道:“你两个是不是想听了我们的计划,抢先下手做我们要做的事情,展示一下自己的能耐,是不是?”

小卢迪睁大眼睛,用崇拜到极点的目光看着曹森,老天,他真是厉害!什么都知道。

香香想分辩,曹森直接把话堵了回去,“这些把戏,我在你们这年龄的时候早玩过了,李度,把他们交给梅芳和杨馨,严加看管。给门卫上说一声,严禁他们跨出梅苑一步!”

“是!”李度拎着两个万分不情愿的家伙离开了。

香香临出门前,喊着说:“森哥,你唱高调的声音真恶心!”

小卢迪立刻对香香也佩服了一下,敢说曹森恶心的,似乎除了香香没有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