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警局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警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几个兄弟自然不把香香的话放在心上,继续讨论如何实施清白计划。

深夜,曹森、司马德、李度三人,开车来到警局的后门,另一辆车上坐着石达和老道保驾护航。曹森他们对警局里的一切都熟门熟路,不声不响的摸了进去,颇有点内贼的感觉。

不一会,李度出来了,拉着两个一身黑衣的少年,扔进老道的车里。

石达不用掀他们的蒙面的黑巾也知道是香香和小卢迪两个淘气,训斥道:“你们胆子实在大,警局是随便出入的?”

香香拉下面巾扔到一边,气鼓鼓的说:“有什么了不起的,里面那么多人,都没发现我们两个!”

“你说什么?那么多人?哪里人多?”李度警惕的问,“说重点!”

“在楼顶上有许多警察……”小卢迪不知道事态严重,还以为警局就应该如此。

“老K,老K,有埋伏,快撤!”李度用喉麦紧急呼叫曹森的代号,这是发现赵飞和萧晓做内奸后采用的新的代号。

曹森没有回应,腾飞也没有回应。黑暗中人影一闪,曹森和腾飞已经出来了。给李度做了个手势,三人上车,两辆车开到附近一条偏僻的小巷里停下来。

曹森把香香和卢迪叫到自己车上,“你们什么时间进入的警局,从哪里进去的?怎么发现的那些警察?”

“嗯……大概是十一点多吧,我们从侧面的栅栏墙翻墙进去,”卢迪回忆着,“因为不知道哪里存放证物,我和香香姐就从最高的一层楼开始往下找。香香姐说楼顶上也有可能存放东西,我们刚想上去,有一队警察荷枪实弹的爬到楼顶,我们就去别的地方找。”

“你两个一直找到现在?没有警察管你们?”腾飞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一群笨蛋,怎么能发现的了我们?”香香得意的说。

兄弟三个对看一眼,这样说来,警方不是对付一般的贼,不肯抓香香和卢迪,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局设伏应该也不是对付他们兄弟,否则三人一进一出早该引发警局的埋伏。那他们针对什么埋伏下大批的警力,甚至连胆大妄为偷入警局的贼都不管不问?

“警局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咱们要不要去帮忙?”李度问。

“回刚才的位置看看,毕竟我们也是警察。”曹森回答。

腾飞发动汽车,“你两个,怎么溜出来的?”

卢迪想招供,香香一把捂住他的嘴,“不许说!”

兄弟三个没人再问,香香颇感没趣。

两辆车又回到刚才的位置,默默关注警局内的动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香香和卢迪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警局内没有一丝声音,沉寂的气氛有些压抑。

“曹森,”石达也用上了喉麦和耳机通讯,“我感觉到警局大楼内有阴气。”

“强大吗?”曹森问。

“不好说,我们要不要进去?”

“道长,你来我们车上看住香香和卢迪,我们和石达进去帮警察抓鬼。”

老道答应一声,两个人下车走过来。

曹森兄弟三人依然是一身特战装备,快速检查了一边周身,把石达护在中央,四个人无声无息的进入警局。

老道坐进汽车,无奈的看一眼两个熟睡的小家伙,真是惹祸精!他取出自己的拂尘,叹口气,原本是要和曹森并肩作战的,现在却成了保姆。

“嘻嘻,”香香睁开眼睛,趴到老道肩膀上,“老大,你让我们进去吧?”

“就是,道长,我想和森哥一起战斗!”卢迪也坐直了身体。

老道又好气又好笑,感情他们在假寐,“不行!你两个老实坐这里,哪里也不能去!”

看他们很不高兴的样子,老道又哄他们:“咱们也不是没事做,要把住警局的后门,任务很重,你两个打起精神来!”

“这里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把守什么?”香香嘴巴快翘到车顶。

“做贼的有从前门走的?都是走后门,鬼也一样。这么大的一座楼,你们森哥能看的过来?咱们就像铁门闩一样,把这里闩住。”

这话香香感觉有理,兴致冲冲的在手心里凝聚了一个能量球,两只小手把能量球倒来倒去。

砰!砰砰!警局内的大楼里传来时断时续的枪声。

“打起来了!”香香兴奋的喊。

“别吵!”老道把拂尘托在手里放下车窗,眯着眼睛看着黑洞洞的大楼。

哗啦一声响,一个黑呼呼的人形事物撞破一楼的窗户钻出来。

香香一见毫不犹豫,手里的能量球脱手而出,在黯淡的月光下拖着黯淡的尾迹,准确的命中那黑影。

啊!黑影发出一声惨叫,被能量球又给轰回楼内。

怎么听起来像人类的叫声,不是鬼?香香疑惑的看一眼老道。

老道在抓鬼上是弱项,他也不知道香香打中的是什么,“别莽撞,一会儿看清楚了再打!”

警局的围墙是铁栅栏围绕一圈,坐在车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形。

一阵密集的枪声和打斗声后,又一个黑影踉踉跄跄的从刚才破碎的窗户里钻出来,摇摇晃晃的往后门跑。借着黯淡的月光,香香看到他传着一身警服,松了口气,幸好没有乱打。

后门是栅栏门,已经被曹森他们打开,那警察踉跄着扑到车前,正好和香香打了个对脸。香香定睛一看,放声尖叫,啊——!

她看到的是一张死人脸,额头上还有个乒乓球大小的洞,一双惨白色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她。

老道手一挥,拂尘闪电般钻入警察的前胸,并指一点,三寸长的拂尘倏忽变大,一米多长的拂丝裹住那警察,扔回警局院子内。

卢迪兴奋的跳下车,手里的风刃旋风般向那警察砍去,风刃准确的穿过栅栏,把它身上的警服削成了漫天飞舞的蝴蝶。

香香先惊后怒,也跳下车,用能量球把死警察直接轰回警局大楼。

老道手一招,拂尘回到手里,再一挥,拂丝就像有了灵性,把香香和卢迪拉回车内。“不准下车!”

卢迪刚打了鬼,兴奋不止,“我打中了,我打中了!”

“你别挡住我!”香香刚才是坐在靠近警局那边的车座上,被老道的拂尘拉回车内,和卢迪换了个位置,便嫌卢迪碍事。

“那你刚才挡住我,我都没说你,好位置要轮番坐!”

“你知不知道男人要让着女人?”

“你比我大,我比你小,大的让给小的!”

“男的让女的!”

……

老道叹口气,这哪是抓鬼,简直就像来到幼儿园,这两个怎么就长不大呢?

呔!一声大吼从警局内传了出来,车里老少三人都听出这是曹森的狮子吼,车内两个争吵的顿时安静下来。

紧跟着,警局大楼似乎晃了一下,从大楼一层产生了一道若有若无的波浪一直延伸到顶层。

好厉害的泰山神力,好一个“一脚定乾坤”!老道认出这是石达动手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曹森四人从楼内出来,曹森钻入老道的车内,其他三人开另一辆车,掉转车头疾驰而去。

第二天,香香和卢迪因私自外出被梅芳罚站,两个人百无聊赖的站在墙边,看到曹森经过,香香急忙拉住他:“森哥,你给我说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警局里发生了什么?你们谁都不肯给我说,都憋死我啦!”

曹森本着脸,“老实站好,再偷偷溜出去,我罚你拿大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