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风向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风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南泉市的警局突然进行了大张旗鼓的灯光工程,安置了大量的强光灯,确保入夜后,每一个角落都有充足而强烈的光线照明。

在警局内,三位局长在局长办公室里猛抽香烟,谁也不说话。

自警局血案后,警局每到晚上就不素净,布置了几次人手调查,不仅损兵折将而且一无所获,昨晚一位副局长亲自带队,连特警队都动用了,埋伏在大楼各处,就是要彻底清除警局。

实际上,香香和卢迪进警局副局长知道,曹森兄弟进警局他也知道,原本要看看他们要做什么,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和他们有关,不成想,他们抓了前面两个小贼又退出警局大楼。其后副局长发现地下室里的尸体冷冻库和解剖室在闹鬼!

警察毕竟是警察,见到鬼也要上,当子弹并不能有效杀伤鬼怪,而多个警员受伤的紧急关头,曹森四人出现了,简单利索的收伏了所有的鬼怪,并清理了地下室。石达找到了闹鬼的原因,警局血案发生后,地下室的阴气过重,引发了停尸房尸变,他的泰山神力和曹森的狮子吼都能驱逐阴气,便和曹森联手帮助警局打扫了卫生。

面对惊魂未定的警察,曹森也不好再去更换证物就离开了。副局长却多了个心眼,连夜把正局长叫来,说了整个过程。局长知道其中必有缘故,天一亮就死缠烂打的从上面一个老上司那里得到一条宝贵的绝密信息:梅苑和独立办公室的存在,原本是想整合社会资源,处理一些突发的、不能用科学解释的超自然事件,但……这位老上司没有把话说完,只是告诫局长,对待梅苑和曹森一定要慎重。

局长从老上司话里听出了门道,围绕梅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说明上面有人不希望梅苑存在。从局长自身角度讲,他希望独立办公室和梅苑存在下去,昨晚的事情说明南泉市需要这样一支神奇的力量,而且可以把警局血案的责任推到独立办公室头上,当然不是要确认曹森是凶手,而是把这一案件的性质改变,脱离自己的职权范围,那么,局长的宝座不就稳如泰山了?以后但凡有点疑难的案件,都可以让独立办公室来顶缸,那自己的局长当的多舒服?

两位副局长在这件事上同局长的看法一致,都是官场上的老江湖了,曹森的存在其优点不言而喻。他们聚在一起,就是讨论如何才能让曹森继续回到独立办公室。

其中一位副局长姓王,和梅苑的马爷关系极好,昨晚也是他带队和鬼怪搏斗了一段时间,因此对曹森的事情非常热心。王局长沉吟一下,脸上已经是忧心忡忡的,“局长,昨晚那些怪物一闹,把物证室的一些物证给破坏掉了。”

局长一听就明白了,“可恶!咱们收集疑犯证物,下面的警力花费了多少心血?甚至以生命做代价!王局长,责成你马上重建物证室,那些陈年杂案的物证,任由你处置,关键的是,要保证重要物证的安全。”

王副局长一听,心里暗骂:老油条!你不开口,我敢擅自做主哪些物证属于“陈年杂案”?

另一位副局长知道自己必须说句话,表明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怪物嘛,做事情不可以常理推断,王副局长,你可以先从物证的损失上着手。”

高啊!王副局长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管警局血案的证物有没有损毁,反正从今天之后是不会再出现在警局了。

“曹警监的事情暂时没有定论,腾飞警官他们还是优秀的警官嘛,打电话请他们来警局,指导一下刑警队的工作。老王,下午有空,你代表我去梅苑看看受伤的人,让他们安心养伤。”局长慢悠悠的说道。

“局长高明!梅苑有咱们警局独立办公室的特警队,无论谁在那里都会受到严格的监控。在那里的人,不就等于处在咱们警力的严密监控下吗?”王副局长立刻把马屁跟了上去。

局长怡然自得。

曹森兄弟的性格和年龄,决定了他们对三位局长的宝座没有任何威胁;独立办公室的性质,决定了他们独立与警局之外又从属于警局;曹森兄弟以及梅苑的强悍战力,又对警局工作有着强大的助力;马爷的知趣和花样繁多又实惠的交接手腕,让三位局长获益非浅,这些综合在一起,让三位局长一起倒向梅苑,至少在暗中对梅苑大开绿灯。

胡老和朱建军并没有把警局放在眼里,他们走的是上层路线,甚至制造了警局血案来打击梅苑和曹森,这让局长们暗恨在心。他们绝对不相信曹森和郭敬会无缘无故的杀死警察,这对梅苑有什么好处?肯定是梅苑的对头利用警局血案来对付曹森。局长们不知道梅苑的对头是谁,和梅苑对掐局长们也没意见,但不能拿警局做枪使啊,这就损害了局长的利益,所以他们暗中支持曹森和梅苑很正常。

在政府众多职能部门中,警局是非常特殊的部门,衙门虽然不大,但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曹森这边通过马爷出面处理那些看过假录像的人,警局里以血案物证被鬼物损坏为由,直接报到省里。同时警局对那些看过录像的警官、督察反复询问,不断追问到底是亲眼看到的,还是道听途说。

这些动作让风向彻底变向,有不少人开始说曹长官和郭长官是被人诬陷的。至于周鲁平和乔娅,一个二十多年的老刑警,一个刚出校门的警花,可能参与恶性案件吗?

话都是人说的,怎么说都能找到理由根据,即便巡警队里有郑队长的亲信要反驳,没有了真凭实据也找不到充足的论据,何况绝大多数警察认为曹森和郭敬实在没有杀郑队长和法医的必要,即便沈路真是被梅苑的人杀死的,消灭证据的方法太多了,根本无需杀人灭口。除非两人发神经了,大白天在警局公然杀警官。

舆论基调和主观意识确定下来,警局上下的工作也就有了方向,再也没有谁把抓捕曹森四人的命令当回事。

所以,当曹森带着梅芳等人回家看望父母时,路上遇到多个警察,打敬礼的有,装作看不见的有,就是没有多事的。

曹森的父母看到儿子安然无恙的回家,老两口抱着摸了个遍,生怕儿子少了点什么。他们也算是官场上的人,警局发生的变故不可能不知道,虽然也接到过儿子报平安的电话,但毕竟没见到儿子本人。眼下儿子回来了,自然要细细打量一番,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

等曹森反复解释说误会已经消除,事情已经过去,父母才有心情招待客人。

对于梅芳和香香,曹森的母亲自然喜欢,看到了静哲,惊为天人。

曹森的妈妈把儿子拽到一边,“你小子,别太花心,我看梅芳就不错,这样的姑娘能看上你就不错了,你别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嫌弃人家。那个叫静哲的姑娘,漂亮的过火了,人虽然乖巧文静,可太漂亮的姑娘,会折寿的。”

“得,妈,我听你的,娶梅芳,不娶静哲,您别唠叨了吧?”曹森无奈的说。

妈妈听了乐得合不拢嘴,她非常喜欢梅芳,尤其是梅芳身上那股子沉静的贵妇人风范,很适合做儿媳妇的。

曹森的爸爸关心儿子官场上的事情,“森森,警局的事情真的都处理好了?”

“爸,都过去了,一场误会。”

“树大招风啊,儿子,你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警监,未必就是好事,以后可要夹着尾巴做人。”爸爸想了想,自己儿子的性格,让他夹起尾巴,太难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儿子的级别已经远远高于父亲,父亲在官场的能力达不到儿子涉足的层次。一个做父亲的,最难受的就是儿子有危险时自己却束手无策,这已经不能用愧疚、自责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父亲的心情。曹森的父亲几乎是一夜白头。

看看父亲头上的白发,曹森知道是为自己愁的,前段时间自己不敢回家,父母不知道担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他心里咬着牙想,不管你谁,既然让我老爸老妈犯愁,你日子真的到头了。

随后的日子,曹森发动了所有的关系调查对手的情况,渐渐的目标指向了朱建军家,这让曹森大吃一惊。他之所以没有怀疑朱建军,是因为想对付现在的他,朱建军没这实力,也没有必要。朱建军是聪明人,不会做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霍云和金达锤提醒曹森,朱建军的身边还有个神秘莫测的胡老,这两个人凑到一起,绝对有原因。

但曹森还是不能确定目标,万一错了,让真正的幕后黑手看热闹就真的成了笑话。而且曹森有自己的理由,当初东大的教学楼闹鬼时,那神秘的高跟鞋声肯定和胡老没关系;挑拨他和朱建军血拼的人也应该不是胡老。所以曹森一直认为所有事情,都是一个隐藏极深的人物在背后捣鬼,他所图谋的八成和九坤降魔阵有关,朱建军不够这档次。

尽管方方面面汇统起来的资料显示,朱建军的家族,尤其那些身据要职的亲朋,的确对南泉市施加了不利于梅苑的压力,但慎重期间,曹森决定先放一放,要拿到确凿的证据,再全面反攻。

没多久,证据就有人送到了梅苑,此人不是别人,是曹森大学的同班同学、曾经苦恋过他的吴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