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证据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证据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吴芳在大学毕业后,曾经苦追曹森,甚至经历了一次曹森兄弟的血战,之后她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原因就是吴芳的表姐杨馨。杨馨知道有关星海的一切后,这个智慧的女人已经清晰的看到,曹森和表妹吴芳之间,没有一点可能。曹森的生活注定了不会平凡,适合曹森生活的女人,不可能是普通人。

吴芳很优秀,但那是相对普通人来说,在曹森生活的空间里,吴芳没有立足之地。梅芳、香香、静哲,两人一个精灵,哪个不是身负异能又各有美丽?但曹森没有一点动心的意思,尤其是静哲,别说她是精灵,就算是一个鬼魂,以她的美丽,有几个男人不动心?曹森偏偏就不动心。让表妹苦恋这样一个男人,杨馨知道结局肯定以悲剧收场,所以她狠下心,把表妹押回老家。

随着时间流逝,吴芳的心也淡了,她和曹森之间毕竟没有过真正的恋情,想从中摆脱出来,对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来说,虽然苦但并不难。吴芳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入一个轻闲的政府部门,过着平静的生活,甚至接受了一个对她穷追不舍的男朋友。

一次无意中的偷听,她听到父母和几个朋友在谈论梅苑,梅苑,不就是曹森现在的家吗?吴芳用了心,细听大吃一惊,她的父母竟然在和朋友谈论如何从梅苑刮钱!

生意上的事情她没太听懂,总之是要不利于梅苑。等那些人走了后,吴芳怒气冲冲的质问父母,问他们知不知道杨馨表姐和姐夫都和梅苑关系密切?

她的父母训斥了吴芳一顿,告诫她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插嘴,而且说明,杨馨不过是在梅苑打工,司马德则是在梅苑执行公务,梅苑实际上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吴芳据理力争,她的父亲最后盛怒下说走了嘴,说这是一桩利润上千万的生意,不会因为小孩子一句话就放弃。吴芳心中冰凉,原来父母可以为了利润不顾及表姐一家,她连夜离家出走,一大早赶到南泉市找到梅苑。原本她是进不来的,把守的门卫是曹森训练出来的乙组队员,梅苑非常时期怎么会随便让一个陌生姑娘进入?

吴芳的大小姐脾气发作,堵着大门把曹森、腾飞、郭敬、丁海涛兄弟四人挨个骂了一遍,乙组组员一听,得,这位惹不起,四位老大她都熟悉的不得了,赶紧通报。

曹森和腾飞出来迎接,连赔礼带道歉又许诺了无数的好处。吴芳在家里受了委屈,大老远跑来通风报信却被拒之门外,又见到无情无义的曹森,她不依不饶,哇哇大哭,哭的曹森和腾飞束手无策。

这一闹,让吴芳在梅苑扬名,三大门和马爷都记下了这位可以让两个老大尴尬的女孩。

杨馨知道妹妹来了,出来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丫头,别闹了,喜欢你森哥的女孩在楼上看着呢。”

吴芳立刻收声,跑进自己的红色QQ里,精心补了妆,优雅的下车,点名让曹森为她泊车,挽着表姐的胳膊婷婷袅袅的走进梅苑。

曹森知道吴芳对自己的情意,拒绝她心中有些愧疚,老老实实的为吴芳泊车。

腾飞看着曹森驾驶娇小的QQ,怎么看怎么别扭,心中感叹,森哥真是变了!

这件事情的直接后果,就是静哲后来开上了大红色的甲壳虫,再娇柔的女孩,对类似事件也是不能容忍的。只不过,静哲是不敢让曹森替她泊车的。

杨馨知道妹妹来肯定有什么事情,拿话引了几句,吴芳就竹筒倒豆子全说出来。杨馨暗暗心惊,知道敌人要从经济上下手对付梅苑,她不动声色,在有监听的地方故意重复了一遍,监听室里的人马上汇总成报告,交到腾飞手里。

梅苑的效率高的惊人,刘三麻子和马爷得到情报后,稍一分析,几个电话打过后,摸清了事情的大体构架。丙组组员和马爷的手下联合出动,到晚饭时,他们带着详尽的资料回到梅苑。

曹森、腾飞看到资料,都皱起眉头,这是一个精心策划即将实施的商业陷阱,环环紧扣步步紧逼,只要进了套,想抽身出来哪怕马上退出,也要扒层皮。最关键的是,他们看到一个公司的名字,在公司旁边的注释上,清楚的标明,该公司一个非常隐蔽的大股东,正是朱建军!

兄弟两个把经手此事的人叫来落实资料的准确性,得到完全肯定的回答。这样大的买卖,朱建军作为大股东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他们顺利实施,那梅苑将成为别人的财产,也许这正是朱建军的最终目标。

生意上的事情曹森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更没有兴趣制定一个针锋相对的商业反击计划,来打击商业上的对手。他要以人为本,矛头直接指向朱建军。

有了星海的作用,周鲁平和丁海涛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这两个人的复出,对曹森帮助极大。丁海涛的作用不用说,周鲁平是刑侦高手,曹森给了他全权调动曹系人马的权力,彻底查清朱建军的行踪、住处以及近期的所有活动。

丁海涛则被派去审讯萧晓,什么手段不管不问,总之三天之内要撬开萧晓的嘴巴。对于叛徒内奸,曹森不知道什么是怜悯。

至于吴芳,在见到静哲后,她彻底死心,静哲的美丽是不属于凡间的,如果曹森对静哲都不动心,那只有把他当太监看了。吴芳黯然告别梅苑,临走时,她对曹森提了一个要求,不要报复她的父母。曹森一口答应。

两天后,周鲁平向曹森提了个请求,把静哲派给他。

曹森考虑良久,拒绝了。他知道周鲁平的想法,要利用静哲神出鬼没的飞行能力寻找朱建军的老巢,这样可以把打草惊蛇的风险降到最低。但朱建军身边一身肥肉的胡老,还有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曹森无法让静哲去冒险。如果最近的一切都是朱建军策划或者参与策划的,那么他所代表的力量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让胆小而美丽的静哲去冒险,无异于送羊羔入狼吻。

周鲁平早有心理准备,他已经越来越了解自己的上司。这个年轻人表面看上去冷硬霸悍,无所不用其极,实际上,他的心很软,尤其是对自己有恩的人,他是可以拿命去保护的。这一点,对普通人来讲不好说是缺点,但对领导诸多人马的领导者来说,绝对是缺点。枭雄之所以可以称霸天下,是因为枭雄为了整体的利益,可以舍弃一切,在周鲁平看来,曹森还不是一个枭雄。

既然已经踏上曹森的战车,为了能让战车走的更远,周鲁平就要做一些曹森不想做也不喜欢做的事情,他私下里找了静哲。

为了曹森,胆小的静哲什么都不怕,在这个世界上,曹森是她最亲近的人,是她的依靠,只要对曹森有利,胆小的静哲什么都敢做。

接下来的几个夜晚,静哲按照周鲁平提供的线索,把几个可疑的地方全部搜索一遍,却没有收获。只有最后一个地方静哲没有去,就是那天狍鸮出现的地方,那小山村留给静哲的记忆不仅仅是恐怖。

周鲁平推测,那里八成就是朱建军的老窝。他不是没有找到朱建军平时偶尔的落脚地,比如军营里的父母家,但这些地方没有什么价值,周鲁平要找的是敌人的老巢。小山村被周鲁平列为重点怀疑对象,他告诉静哲,那里必须去搜索。

每次从外面搜索回来,静哲都会吓的簌簌发抖,不是她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而是她惧怕一个人在黑夜中陌生的环境里飞行。当年在东大,她还是一个鬼魂时,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把活动范围扩展到学校附近,以她的速度来说,这点距离几秒钟就可以打个来回,但她就是不敢轻易跨出一步。

小山村,因为曹森死里逃生,被静哲当作不详之地,她真不想去,可为了曹森,静哲可以豁出去一切。于是,在一个深夜,静哲再次以闪电般的速度掠出梅苑,消失在南泉市的上空。

周鲁平站在窗前遥望西方,心中怀疑自己是不是对静哲狠了些,也许他天生就是阴狠幕僚的材料。在加入梅苑后,他发现自己挺喜欢耍弄阴谋诡计,躲在黑暗的窗户里,在阴暗中算计别人,这样的生活他发自内心的喜欢。

隐伏在暗处的狙击手姜波看不到快如闪电的静哲,但狙击手的敏感还是让他察觉了什么,目光一闪,几乎是追随着静哲看不到的飞行轨迹扫了一眼,他心中疑惑,是错觉?

优秀狙击手的基本要素之一,就是自信,一个没有自信的狙击手不可能保持手指的稳定;狙击手还有一双比鹰还敏锐的眼睛。平日里,他们的目光总在若有若无的观察和测量,练习自己单凭双目测距的能力和发现可疑目标的速度。所以优秀狙击手的目光是可怕的,他们是最好的观察员,拥有千锤百炼磨练出的惊人直觉。

前几次静哲从自己房间外出,曲江和姜波轮流设伏的位置据静哲的房间比较远,没有察觉。今晚姜波的潜伏阵位恰巧接近静哲的卧室,静哲飞出去,也就引起了姜波的注意。

多年培养出的自信,让姜波打消了对自己的怀疑,联系梅苑正在查内奸,他要把这情况向曹森汇报。小心一万次都没错,大意一次,就有可能用生命做代价。

曹森从对讲机中得到姜波的报告,不敢掉以轻心,起床在梅苑各处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又询问了姜波,找到引发姜波怀疑的位置,静哲的卧室?难道说……他想起周鲁平要静哲外出搜查的事情。

曹森匆忙赶到静哲卧室,也不敲门,三两下捅开门锁,进去一看,床竟然是空的,冷汗从他的额头流下来。曹森转身去找周鲁平,一进周鲁平的房间,这个老刑警就知道曹森的来意,老老实实的把一切都说出来。

“老周,如果静哲出了问题,我……会杀了你!”曹森不能容忍自己的部下擅作主张,让其他人陷入危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