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山洞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山洞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这瞬间,曹森在喉麦上连敲三下,方才静哲掉落的地方突然响起了清脆的射击声,还有声声惨叫。

砰!石达硬是把一人多高、一米多宽的山岩拽开,郭敬和李度立刻左右据枪护住他,枪口指向山岩内侧。

只见一条幽深的地洞展现眼前,当前是一片如大厅一样的开阔地,右侧地洞延伸入山体拐了个弯,洞顶上有一排间隔均匀的白炽灯做照明光源。大厅里有两名守卫坐在椅子上不负责任的打瞌睡,山洞门一开,他们刚刚惊醒,李度手里加装了消音器的XM8两声闷响,两个守卫眉心绽开血花。

“谁?”山洞深处有人大声喝问。

“嘿嘿,”李度临机应变,用淫秽的音调奸笑着,“抓了个漂亮娘们!”

“娘们?什么漂亮娘们?”山洞深处询问的人奇怪的问,听脚步声他正朝外走来。

抓住这几秒钟的时间,郭敬领着C组队员,排成一条线,向一支黑色的长剑,据枪贴着山洞一侧无声的快速奔跑。

李度不敢多说,跟随A组也进入山洞,其后是石达等异能者。

“刚才说在说话?抓了个什么娘们?”

询问的人从山洞深处走到拐弯处,不等他看清状况,郭敬猛虎一样扑过去,左手掐喉,右手的战术匕首斜着穿过肋骨扎入心脏。第二名队员半跪据枪提供掩护。

山洞拐过来,依然是幽深的坑道,两侧有不少房间,门紧闭着,被郭敬杀死的人,应该是第二道岗。第二名队员扫一眼洞内的情况,见侧壁上有两个摄像头,抬手开火,啾啾两声,两个摄像头被打爆。

没有时间也没有可能取得摄像头的控制权,打爆了完事,能迷惑敌人一分钟就多迷惑他们一分钟。

进攻这样的山洞,不能完全采用现成的特战战术,因为里面有阴灵,甚至有可能再次出现像狍鸮那样凶猛的恶灵,所以曹森不断和石达沟通,时刻提防阴灵的出现。

但进攻又以特战队员为主,十几年刻苦训练出的技战术动作,已经把每一个动作固定到最佳路线和最佳力度,用最短的时间、最高的效率取得最大效果。眨眼的功夫,一条山洞各处要害已经被队员们占据,根本无需曹森指挥什么,即便是陌生的环境,每个队员扫一眼后,就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石达看了羡慕不已,这样一支精悍武装,实在是无坚不摧。

突然,一道宽三米的石墙整面而快速升起来,里面是一部宽大异常的电梯,站满了全副武装的人。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双方都是一愣,紧跟着相互举枪瞄准,相互喊着: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别动!都不许动!

山洞里充斥着男性的雄性吼叫声。

几十杆枪互相指着,谁也不敢轻易开枪,谁第一个开枪,那么对面敌人出于本能,肯定要把他打成马蜂窝!

曹森位于电梯的左侧,也在对方枪口的威胁下,他轻轻吸了口气,呔!一声狮子吼,**的声波把电梯里的所有人震的头晕眼花四肢发软,紧跟着啾啾声响成了片,队员们射出的密集子弹把电梯打成了绞肉机。

即便以特战队员们的心里素质,面对突然来临又近在咫尺的生死威胁,依然情绪过激,统统打光了一个整弹夹30发子弹,当射击声结束后,山洞里更换弹夹的声音又响成一片。只是谁也听不到,曹森那一嗓子,把所有人都震的暂时失聪。

异能者们看着电梯里的碎肉和洪水一样倾泄出的血水,面色发黄,胃里翻江倒海,终于有人忍不住吐了出来,结果又是呕吐声一片,整个山洞里的味道简直让人无法承受。

曹森趟着血水走到电梯边,打量一下电梯,似乎还能用,他钻入碎肉堆中,把XM8藏在半个尸体下边。

他的动作既是表率又是命令,郭敬也不谦让,伸手点了几名队员,一同钻入碎肉中。几名异能者见了,原本止住的呕吐又来了一遍。

石达脸色发白,想跟着曹森进去,双脚却像长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看着最后李度走进去,按下下降开关后也没入碎尸中。

当电梯开动的那一刻,又有大量血水冒了出来,胃液已经顶到嗓子眼的石达再也控制不住,哇!

剩余的队员,不用谁命令,自动组成两人一组,对左右的房间进行清扫,发现都是空的,他们便耐心等待曹森的消息。

十几秒钟后,山洞里有了沉闷的射击回音,声音来自脚下,显然曹森他们已经和下面的人交火,不久,整个山洞似乎晃了一下,又晃了一下,第三次晃动后,石达等人才听到了曹森的狮子吼声,其中还夹杂了一种怪异而令人胆寒的吼叫声,山洞中就像平地起了海啸,层层巨浪重叠着压下来,似乎山体都要被挤垮。

石达大惊,做着手势让众人撤出去,再在这里呆着,山洞会不会垮不知道,被震个半死是肯定的。

来到洞外,正碰到司马德带着人赶了过来,衣衫凌乱的静哲焦急的问石达发生了什么,石达却一句也听不见,他的耳朵里还充斥着巨大的声响。

静哲疯了一样往山洞里冲,被司马德拉住,她不断的挣扎,司马德只好把她摁在地上。他知道,如果能进去,那么山洞里的特战队员绝对不会出来。

几分钟后,几个血人从山洞中爬了出来,面目狰狞又狼狈,为首一人嘶哑着嗓子喊:“离山洞远点,要爆炸了!”

话音未落,整坐山峰突然颤了一下,山洞似乎活了过来,先是轻微的向内塌陷收缩,随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山洞如同火爆巨人的大嘴,吐出强烈的气流,混杂着大小不一的山石和炙热的火焰,把一众人等统统放倒在地,又吹的杂七八落,个个像滚地葫芦一样,着地乱滚,山洞附近的树木也被狂风连跟拔起卷向远方。

在几乎是天地混沌的混乱中,静哲却能准确的认出哪个是她的森哥,努力飞到他身边,不管曹森身上的血污泥土,她一头扎进那强壮的怀里,紧紧抱着,脸贴到曹森胸膛的一瞬间,静哲的天地都静了下来。

当车队返回梅苑时天光已经大亮,梅苑的人看到他们都惊呆了,以为他们从地狱中爬出来。众人手忙脚乱的寻找伤员,却发现个个都是完整无缺。

梅芳和静哲一样,也能在血葫芦一样的人堆里一眼把曹森认出来,抓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

曹森一手抱着静哲,一手拎着XM8,苦笑着说:“先让我洗个澡吧,再刷个牙,靠,今晚我至少喝了半斤血水!”

喝什么?血水?还半斤?梅芳瞪大眼看着曹森。

曹森向前走了几步又倒退回来,“梅芳,帮个忙好不好?”

什么?梅芳用目光询问。

“帮我把静哲择下来,她在我身上挂了一路。”

“自己想办法,我告诉你,别欺负她!”梅芳扔下曹森走了。

曹森只好让静哲在身上挂着,回到自己房间如饥似渴的扑进浴室,打开喷头就往身上浇,地上的血水哗哗的流。

清理了头脸,曹森长长出了口气,低头一看,静哲正静静的看着自己。曹森心中有愧,一边用水替静哲冲洗着发丝和脸颊,一边寻找合适的话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森哥,我看见你了。”静哲贪婪的追逐着清澈的热水说。

看见我了?曹森意外的想,看见我什么了?

“云婆婆的云雾下,我看到你趴在那里,所有我才有了勇气,越飞越快,要不是那网,我就把那些会飞的恶灵引开了。”

“你知道我看到你却没救你?”曹森惊讶的问。

“咦,话可不能这样说,咱们这叫声东击西,我声东,你带着大队人马击西,而且咱们没有事先商量好,却心有灵犀,森哥,我说的对不对?”

曹森当时见静哲没有太大危险,的确把她当作了诱饵,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他再心硬,对两度救过他的美丽精灵,心中也有愧疚。

“不过,下次别让我当诱饵了好不好,森哥?那些恶灵很可怕!地上还有好几个色狼,他们更坏!”

共赴生死,同处浴室,美丽绝伦的静哲软语相求,曹森还刚刚亏欠了她,心中再不升起点柔软来,那他真就不是人了。况且,曹森对他竟然会利用柔弱的静哲做诱饵,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怀疑这是不是自己做的决定,难道说自己潜移默化的改变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样一想,对静哲的愧疚就更大了。

于是曹森忙连连答应。

“那……可是森哥,我怎么感觉你欠我点什么呢?”

曹森脸上见汗,吱唔着没有说话。

“你要赔偿我,答应我三件事。答应不答应?”

“答应。”

“哈,知道你这么痛快,我就说六件事了。”静哲转转眼珠,“第一件事,我要辆车开。”

“没问题!”

“我要进口甲壳虫,大红色的。”

“没问题!”

“剩下两件事我想起来再告诉你。”

“没问题!”

“哈,你自己洗澡能行吗?”

“没问题!”

看着静哲哼着歌离开,曹森松了口气,天底下的女子,没有哪个好对付啊。

后来司马德告诉曹森一件更让他吃惊的事情,当时静哲掉到树林里后,他带着云婆婆等人赶到时,看到的是什么?不是静哲被色狼非礼,而是静哲紧闭着嘴巴、瞪圆了眼睛,身上挂着层层叠叠的网,旋风一样对三个色狼拳打脚踢,那真是拳如风,脚如雨,三头色狼已经被打倒在地只有出气的份儿。而那几只恶灵吓的躲的远远的,连静哲的边都不敢靠。

曹森呆了半晌才问三头色狼哪里来的。司马德说,根据衣服和枪支看,色狼应该是山洞里派出来抓捕静哲的。

一向胆小的静哲能有如此勇猛的表现,不仅是曹森听了发呆,当时司马德等人全部看傻了,他们便埋伏下不动,等静哲打累了,坐到地上呜呜的哭,几个人才感觉一切恢复了正常。当时云婆婆要去安慰无助的精灵,司马德没同意。果然不久敌人的援兵就到了,是一队僵尸鬼和食魄鬼,这时曹森的信号也来了,于是司马德他们大打出手,替静哲收拾了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