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经过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经过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山洞里的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众多人把曹森几个兄弟围起来询问,他们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恶心!之后就拿白酒猛灌,好像要用白酒把自己身体里彻底清洗一遍一样。

香香讨厌曹森他们端架子不说,想了个损主意,跑到厨房拎出一块新鲜的羊排,还挂着几缕血丝,啪的扔到曹森面前,“森哥,晚上我请你吃我烤的羊排,你要几分熟?”

曹森几个的脸色当时就有些发白,喉咙发痒,胃里的酒水有反刍的趋势。曹森拿出狮子吼的本领,轻喝了一声,总算把酒压回胃里。

乔娅一直住在梅苑,此时心疼郭敬,伸出雪白的小手把羊排拿开。

司马德带头起哄,乔娅的脑袋几乎垂到胸腔里,但羊排还是被她拿走了。

曹森灌下一杯白酒,“几位,我要说了,你们不想听,就回避。”

郭敬脸色又白了一下,端坐不动。

“嘿,我们坐电梯下去,门一开就碰到一群武装歹徒,他们没想到碎尸底下藏着人,被打的措手不及,”曹森说着又灌了口酒,显然电梯里经历是非常不愉快的,“我们冲进去,一路拼杀,直杀到一处豪华卧室,卧室的一面墙都是落地玻璃,但隔音效果却很好,外面打的天翻地覆,里面……嘿……里面……儿童不宜,香香,卢迪,静哲,还有乔娅,你们出去。”

“为什么?”香香恼怒的瞪着曹森,“我哪里儿童了?我都可以嫁人了!”

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静哲笑着把妹妹拉过来,“说吧,曹森,咱们梅苑里的人,哪个没经历过常人没经历过的事情?”

“你们还记得胡老吗?”曹森问霍云和金达锤。

两个人点点头。

“我看到了他,靠!”曹森又灌了口酒,“香香,你说胡老有多重?”

“怎么也有200斤吧?”

“他多高?”

“最多一米七。”

“你们谁见过身高不到一米七、二百多斤的人不穿衣服什么样?”曹森问道。

“是不是很恶心?”卢迪想象着那该是什么样子。

“你们谁见过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七、体重二百多斤的老头,在两个帅哥怀里撒娇的样子?”

同性恋?胡老是同性恋?霍云和金达锤目瞪口呆。

静哲不懂这些,左看右看想问一问为什么胡老会在小伙子怀里撒娇,看众人的表情,她没敢问出来。

郭敬猛灌了口酒,接过话题,“我和曹森当时就搂了火,没想到,那玻璃墙是防弹玻璃,而且双层。”

李度也说:“我操!那场面真恶心!嘿,抱歉梅夫人,我不是故意说脏话的。”

看来,胡老在卧室里做的一切,才是让这些硬汉子最感到恶心的地方,话说到这里,几个兄弟都有要呕吐的症状。

“不会说话就别说,我喜欢听森哥讲故事。”香香的嘴巴对谁都不留情。

“那老妖怪过于投入,我们打到他眼皮子底下,他还抱着个小伙子啃。”李度继续说,“于是咱们一个兄弟安装了C4,把防弹玻璃给他炸开!”

“打死那老妖怪了?”卢迪紧张的问。

“老妖怪架着乌云跑了!”曹森遗憾的说。

“真的?”卢迪失望的问。

于是众人又笑。

“老家伙动作不慢,眨眼的功夫招出一堆妖魔鬼怪,森哥急着抓老家伙,就用了狮子吼,我靠,郭敬大哥也跟着吼,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就那么点地方,两位哥哥这一吼,鬼是都给震趴下了,我们兄弟也没有站着的了。”

曹森的狮子吼大家都领教过,在睡梦中吼一嗓子,那动静都搞的和地震一样,在深入地下的掩体里,威力更足。不过,郭敬也会这功夫?

石达说了一句:“郭敬的吼,比曹森差不到哪里去。”

众人顿时高看郭敬一眼。

“对啊,石门长说的没错,这二位大哥合唱起来真是惊天动地,老妖怪没震住,把另一位老妖怪给引了出来。”李度说上了瘾。

他看香香紧张的要听下文,故意不说了。

香香哼了一声,偏不求他。

“我们不认识那是什么怪兽,叫起来让我不舒服。”曹森接过话题,“门长,它的长相,从一面看像牛,另一面看像虎,从中间看怎么看怎么别扭。”

“穷奇!”老树皮叫了一声。

“没错,是穷奇,”老道也显示自己的渊博,“这畜生叫起来可不是让人不舒服,据说它一叫,人的苦胆就会吓破,是一种擅长吼叫的怪兽。也就它倒霉,碰到了你们。”

李度拍一下大腿,“道长说的没错!那东西一叫,我的肚子就抽筋,原来是对着我苦胆来的!”

老道得意的摸摸胡子,云婆婆鄙视的哼了一声。

“那下面呢?”香香紧张的问。

“下面?下面没了,太监了!”李度笑着说。

曹森瞪了他一眼,李度连忙解释:“嘿,我是说现在有些网络写手,小说写了一半,看的正高兴,他不写了,就是太监,比如那个写《枪》的家伙,还有写《亵渎》的家伙。”

曹森不理会李度胡说,接着往下讲,“我和郭敬和它比了两声嗓门,把它震倒……”

“老大,您说的简单,比嗓门,有那么比的?”李度叫屈,“诸位,我给你们说,当时森哥是给了我们手势,提前堵上耳朵,可那管啥用?他一嗓子就把卧室里的大床、家具都给震成了碎片,那墙壁裂的就和干了几百年的河床一样,郭大哥跟着又来了一嗓子,把那间卧室给拆了!更过分的是,看着穷奇还活蹦乱跳,二位老大上了火,放着手里的家伙他不用,又一个大合唱,我看他们是把兄弟们都埋在地下!”

另一个经历了山下大战的兄弟心有余悸的说:“当时的山洞,真像要塌方,桌面大小的水泥块和下雨一样。”

曹森和郭敬不说话,但两个人都知道当时莽撞了些,被怪兽惹的上火,有些不计后果,他们都是不允许畜生在自己面前发威的人。

“那后来呢?”静哲也忍不住询问,她听的惊心动魄,当时的战斗不知道有多激烈凶险。

李度抢着说道:“嫂子,我们就躲啊!”

一个嫂子,把静哲叫的满脸通红。

曹森又瞪了他一眼,香香在旁边小声说:“护媳妇,打兄弟!”

“山洞一塌方,露出一个仓库,里面有大量的TNT炸药,我们也没功夫在里面搜索敌人,抓那同性恋老妖怪,直接把所有TNT引爆。”

“那,你们又坐着人肉电梯逃出来?”香香喜欢刺激人。

“电梯?早不能用了,我们是顺着电梯上的钢缆爬上来的,这就叫平时多流汗,战场上少流血,要是你,嘿!”李度和小姑娘一般见识。

“那么,胡老被埋到山体下了?”霍云问。

“不知道,”曹森说,“穷奇出现后,场面很混乱,他趁乱逃走也有可能。”

“三位门长,这位胡老就是吸星者!”金达锤简单一句话,让三大门的人都抽了口凉气。

吸星者是异能者的克星,专以吸取异能者的异能量为癖好。在以前,吸星者被视为邪魔外道,修炼者是人人得而诛之。近代社会以后,吸星者以相克相生说站住了脚跟,也收敛了行为,终于在异能界有了一席之地。实际上,是异能界的衰落加内斗,拿吸星者无可奈何。

如今三大门会聚梅苑,又有曹森兄弟的支持,对吸星者可就不想再留了。

“不能放过这怪物!”老道声严厉色的说。

“对,必杀之!”石达也说。

“二位,也许曹森已经杀死了他。”云婆婆提醒说。

杨馨敏锐的捕捉到云婆婆称呼的改变,她不再叫曹森为先生,而是直呼其名,表面看似乎是不如以前尊重,但杨馨知道这是云婆婆终于解开了太虚宝珠造成的心结,不再把曹森当外人。

“不能这样肯定,如果他有本事能逃脱,我们一时半会也发觉不了。”曹森不敢对敌人大意。

“那朱建军呢?”腾飞问。

“没见到,我们没碰到他。”

“门长,我们在下面发现一个阵法之类的东西,就在胡老的卧室下面。”郭敬说道,“我大体记忆了一些,画了下来,你们看看,是干什么用的。”

郭敬拿出一张绘有类似八卦一样的图纸铺在桌子上,三位门长传阅看了,又交给老树皮和霍云等人,都摇头不知道,但看阵势的诡异和凶恶,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在被曹森他们给炸掉了。

曹森看大家气氛融洽,便适时做了个总结发言,“最近一段时期,梅苑经历了不少风雨,我们齐心协力,和人斗,和怪物斗,和阴灵恶鬼斗,几次死里逃生,梅苑屹立不倒!不是我曹森有多大本事,也不是我们兄弟有多大能耐,是因为我们梅苑这个团体,有我们在一起,我们就是最强大的。不管是人还是别的生物,只要他碰了我们,惹了我们,咱们就灭他!”

曹森说着站起来,豪气冲天,“朱建军先不说他,胡老我们必须灭掉,他是我们梅苑黑名单上的第一个人!”

曹森这句话,包含了一个今后拥有广泛影响力的名字,那就是“梅苑黑名单”,但凡榜上有名的人,好日子就要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