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凶杀(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凶杀(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王副局长一直和梅苑走的很近,这让警局局长暗中吃味,这次和梅苑打交道,他指派刘副局长出马。

曹森正忙着查找胡老和朱建军,暗中布置周鲁平的计划,哪有心思和警局蘑菇。刘副局长走马灯一样拜访梅苑没有效果,就调派了大批警力守卫梅苑四周,名誉上是加大对梅夫人的保护力度,实际上是阻挠梅苑的行动。目的是逼着曹森出手帮他们解决悬案。

曹森兄弟哪里吃这一套,一声令下,异能者纷纷出手,让警察们吃尽了苦头,不到三天时间,梅苑周围十几里内成了穿警服的人的禁区。

血案还在发生,深夜中又有两名受害者被残忍的分尸,内脏消失不见。警局局长实在坐不住了,把刘副局长骂了一顿,打起铺盖带上其他两名副局长一同拜访梅苑,你曹老大不出手帮忙,我们老哥三就住你这里了。

在金壁辉煌的会客室里,曹森和腾飞笑眯眯的听着局长们诉苦,等他们说完了,曹森并不接局长递过来的案件材料,而是递给局长一张照片。

局长茫然接到手里,见是一个胖的出格的中年男子,那一身的肥肉让局长恶心。

“请警局配合,帮我们缉拿此人,要上报,请求警察总部下全国通缉令。”曹森说道。

这不是小事,全国通缉需要有如山铁证,证明此人罪大恶极、极度危险,局长不知道画像上的人怎么得罪了梅苑,惹火了曹森,但他知道如果不答应眼前年轻人的要求,南泉市的血案还会继续发生,种种迹象表明,这凶手极度嗜血,甚至食人内脏,八成和警局大楼内的诡异东西一样不是人类,这样恶性案件在南泉市持续发生,不把他尽快抓捕归案,自己局长的位子眼看要到头,上面可不管你治下地区是是什么东西作案,他们要的是平稳的社会治安和破案率。

答应曹森,如何答应他?上报要有详尽的证据资料,这些东西无法伪造,就是伪造,也要由梅苑和曹森伪造,自己不能动手。

“小曹啊,”局长笑眯眯的给曹森上了颗烟,刘副局长马上拿出火机亲自给他点上,王副局长掏烟给腾飞和自己各点一颗,五棵烟枪喷云吐雾。

“小曹啊,”局长接着说,“前段时间,你和几名警官蒙受不白之冤,我们都是为你鸣不平的,也做了我们能做的所有努力,替你洗刷不白之冤,目前颇有进展。警厅的意见是先恢复你们的正常工作,解剖室的案子先放一放,全力侦破南泉市的碎尸案,这案子上面的长官非常重视,影响也极其恶劣。”

局长这次来是有准备的,他所说的都是实话,曹森从此刻起,又成了合法的三级警监,独立办公室主任。

曹森认真聆听局长的讲话,不时点头配合局长的语气,但就是不开口。

王副局长敲边鼓,“曹警官,我们穿这身制服,就是要保百姓平安,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现在发生的恶性案件,已经严重影响到市民的工作和生活,任何一名警察都应尽自己所能,尽快侦破此案。”

曹森和腾飞严肃的点点头,身体坐的笔直。

刘副局长从案件卷宗中抽出几张照片,一一摆放在曹森和腾飞面前,是彩照,血淋淋,惨不忍睹。曹森兄弟两个看后还是不动声色。

局长叹口气,眼前的年轻人到底是沉的住气,还是冷血动物?他像曹森这样年纪时,已在警界工作三年,那时自己完全一个热血青年,誓言扫荡宇宙还百姓平安,之后走上仕途,经历了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多少次诱惑和腐蚀后,才有了今天的冷漠心肠,才把当初的理想和誓言踩在脚下,换来了局长的宝座。

而曹森兄弟,踏入警界不足半年,竟然和自己一样冷漠,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是什么样的后果?局长不寒而栗,如果可能,他真想剥夺曹森手里的权力,让他成为一把听话的枪,但那可能吗?

曹森一句话让他回到现实,“局长,我们已经找到碎尸案的主犯。”他点点那张照片。

“是他?!”局长嘴里的烟掉落在地,惊讶的站起来仔细审视照片中那张肥胖的脸。

“据我的人调查得到的结论,此人姓胡,外号胡老,酷爱生吃人的五脏,有传言说他原本瘦如竹竿,每吃掉一副人类心肺,他就增胖一斤。”曹森严肃的说。

“我们的人在发生第一起恶性碎尸案后就展开了调查,”腾飞也严肃的说,“此案犯狡猾残忍,具备某种超能力,我们一名线人名叫赵飞,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这个。”他说着把几张照片递给三位局长。

第一幅照片是胡老躲在一颗大树下捧着一颗心脏狼吞虎咽,第二幅胡老藏在货柜式垃圾箱的阴影里吃人的肝脏,第三幅照片更残忍,他在剖开一个人的胸膛。

三位局长看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这可是生吃活人,其中的残忍不需多说可以想象。

“照片的来源没有问题?”局长肃容问道。

“我可以提交正式的书面报告。”曹森毫不犹豫的回答。

“好!”

局长几乎是叫着说出这个“好”字。无论真凶是不是这位胡老,只要曹森提交了书面报告,那么南泉市的连环血案就由他来承担,局长大人终于可以松口气。

接下来三位局长把曹森和腾飞着实夸奖了一番,能想到的能用上的词汇成串的从三张嘴里窜出来,唯独没有对连环案的看法,也没有哪位局长明确认可曹森的调查结论。

对胡老在南泉市进行通缉,局长是有权力的,全国通缉令则需要上报总局,反正这一切都是以曹森的调查结论做依据,局长没有道理阻挠,他知道胡老是谁,管他胡老是谁?

隐藏于暗处、背地里搞阴谋的人有一个软肋,那就是他所控制或者利用的人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有效的防止被发现的同时,也容易造成误伤。关于胡老的通缉令很快被总局通过,没有谁阻挠反对。谁也不知道这位胡老是谁,因为胡老所做的所有事情,暗中组织的人马势力,都是通过朱建军完成的。而朱建军在上次曹森等人的雷霆打击下死里逃生,还没有稳住神,对曹森的行动没有做出及时反应。

于是,胡老就成为了A级通缉犯,上网通缉全国抓捕。

这出戏,是周鲁平做编剧,曹森当导演,老树皮客串胡老倾情出演,所选择的场景是真实案发现场。

当第一出血案发生后,马爷散布南泉市的眼线就告诉了马爷,马爷再告诉梅苑的中心调度室。调度室的指挥是女诸葛杨馨,她马上派异能者的甲组队员去勘查了现场,发现是鬼怪作祟,之后回报了腾飞。

腾飞几次派异能者抓捕,都没有找到那鬼怪,周鲁平知道此事后就制定了栽赃胡老的计划,利用异能者对阴气的敏感抢先警方到达案发现场,抓的住鬼怪就抓,抓不住就让老树皮变成胡老的样子演戏,老树皮吃尽了苦头,他不仅要生吃鬼怪吃剩下的人肉,还要做出狼吞虎咽的样子,表演的不好,则要重新来过。

于是,老树皮一个月不想碰任何肉制食物。

对于朱建军,因为他父亲是将军,表面上曹森不能不给他留几分面子,曹森也压根就没想明着解决问题,找到了偷偷的解决掉就是,没必要惊动他的父亲。

另:每到周末精华票就不够用,每到周末就对发表书评的朋友有歉意,心中感谢诸位的支持,真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