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旅馆(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旅馆(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胡老的通缉令下达后,曹森把梅苑的人马分成三队,郭敬、丁海涛和他分别带领一队,入夜后就在南泉市各处转悠,一方面抓捕吃人的鬼怪,一方面寻找胡老和朱建军。

之所以这样安排人手,是因为郭敬和丁海涛一样都具备了类似曹森的异能,两个人曾经和曹森找了个僻静的山谷比试过,三位门长做裁判,梅苑其他人做观众,看谁的嗓门大,结果曹森第一,郭敬第二,丁海涛第三。

香香看着好玩,建议他们合唱一次。这兄弟三人把狮子吼的功夫运足了一同吼出来,当真天地变色、地动山摇。一座小山峰上的植被被他们一嗓子清理干净,香香咋舍不已,再也不敢让他们合唱。

司马德等兄弟万分羡慕他们,曹森也就罢了,先前能隔空控制物体,之后能怀上星海,再之后能变成婴儿,无论曹森身上发生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兄弟们也认为是正常,或者习以为常。可对郭敬和丁海涛,众兄弟就嫉妒了,都和曹森一起并肩作战,怎么就郭敬和丁海涛沾了光,成为了身负异能的异能者?

追究狮子吼形成的原因,肯定和那次同狍鸮对阵有关。司马德和曲江也就感觉最冤,当时他们也在场,怎么就没拥有这能力?

司马德不甘心,有空就躲卧室里练男高音,把他媳妇杨馨烦的不能再烦;曲江晚上值夜的时候,仰望天空,也偷偷试着骂老天爷,月朗星希的夜空平静如初,没有天降闪电劈中他,曲江有些失望,如何才能获得异能呢?

不管兄弟们怎么想,他们毕竟穿上了警服,南泉市的治安和民众的生命安全他们必须负责,所以夜晚的巡逻依然在继续。

之所以对南泉市出现的鬼怪如此重视,也是三位门长的要求,他们非常看重此事。南泉市因为有三大门的存在,别说一般的阴灵,就是人类间的异能者都被三大门清除干净,他们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允许有其他超常生物的存在。原因很简单,异能者对异能量的需要基本相同,就像树木间争夺阳光一样,在一片区域内,多一个吸收的就多一份竞争。

以三大门的实力,没有谁敢漠视他们的势力范围,即便胡老当初也不敢把大本营设在市区,而是远远的躲到和梅苑方位相反的西郊。鬼怪的出现,三大门不把缘由搞清楚,不把鬼怪彻底消灭,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因为有梅苑人马出动,南泉市的夜晚平静了许多,再也没有受害者,吃人的鬼怪看来惧怕他们躲了起来。曹森就改变了策略,把大队人马化整为零,分成了七八个小组,每组五六名人员,由特战队员和异能者组成,把南泉市划分了相对应的区域,定片巡逻,发现了鬼怪,立刻呼叫相邻的小组支援,集中力量予以抓捕或消灭。

曹森艺高人胆大,他要自己负责一片区域,梅芳和腾飞坚决不同意,最终由李度和他做搭档,香香和静哲做跟班,巡逻区域就是曹森父母家附近。他们傍晚先到曹森父母家蹭晚饭,吃饱喝足了出来到处转悠。

香香是小孩性子,又喜欢多事,非要曹森拿自己当作诱饵,引鬼怪现身,实在不行吸引几个色狼来强奸自己也行啊,再由曹森出面拿下,她就可以拳打脚踢一番,过过大侠瘾。

曹森执行任务的时候非常严谨,哪里会容许香香胡来,李度出来打圆场,说四个人扮成情侣的样子,他和香香扮演老牛吃嫩草的老少恋,曹森和静哲算另一对。

这样做香香倒是勉强可以接受,但她要求和静哲换换角色,被李度强行拉走。

静哲心中大喜,她终于可以和森哥单独在一起,而且是在月亮下散步,多浪漫多温馨!美丽的精灵抱着曹森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被曹森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男子气息所陶醉,醉了心,晕了神,不时撞到电线杆子或者树上。

曹森左手被静哲抱着,引导着精灵往空地走,躲开树木和没了盖的下水道入口,偶尔和精灵说两句话,就引起一串银铃一样清脆的笑声。

四个人前后拉开几十米的距离,逛悠了大半夜一无所获。香香累了,让李度背着她回来找曹森。

“森哥,我要去你家睡觉去……啊……呜……,困死我了!”香香睡眼迷离的打个哈欠。

曹森看看静哲,也有些朦胧的样子,“你们两个回我家,自己开门进去,别吵醒我父母。”他说着把门钥匙递给静哲。

两个女孩点点头,静哲想要曹森送她们回去,却被着急睡觉的香香拉走了。

曹森和李度互相看了一眼,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离开了曹森,静哲胆小的本性显露出来,她怕黑,好在有个不知道害怕是何物的香香做伴,两个人手拉手,像一对亲密的姐妹花,溜达着往曹森家走。走啊走,走了很久,香香迷惑的看看四周黑黢黢的楼群,迟疑着。

“静哲姐姐,好像……好像……”

“迷路了!”

“嗯,刚才那个路口咱们应该向右拐。”香香迷迷糊糊的说。

“不要紧,我看看就知道了,你别动。”静哲说着飘到空中看了看,飞回来苦着脸,“这些楼都长的差不多,我认不出来。”

“要不咱们找个旅馆住下吧?”香香打着哈欠说。

“森哥会不高兴的。”静哲犹豫着拿不准主意。

“又不花他的钱,你带钱包没有?”香香拽着静哲往一家小旅馆走。

“没带。你呢?”

“唔……带了,好多钱呢。”香香实在困的要命,只想找张床躺下,其他的天亮再说。

她把静哲拽进那间小旅馆,拍着桌子把已经睡着的老板叫醒,“住店住店啦,给我们开个漂亮又干净的房间!”

曹森和李度其实一直在暗中跟随她们,看着两个人钻入小旅馆,躲在一个角落里没有制止她们。最近南泉市一直在闹凶杀案,人心惶惶,天一黑所有门头都关门闭户,这家旅馆有什么依靠敢深夜开门营业?

旅馆里,被吵醒的老板很不耐烦,待要呵斥两句,看到两位美女孤身进来,睡意和怒意顿消,换上童叟无欺的笑容,殷勤的说:“二位几位?住几天?本店有二十四小时热水,随时可以洗浴……”

“少废话,把你最好的房间开一间,我们就是睡觉!”香香看老板非常不顺眼,他在耽误她宝贵的睡眠时间。

“好好,没问题,我把最好的房间、最干净的房间给二位。”老板说着从柜台里走出来,不动声色的把门关上,挂在门上“营业中”的牌子一翻,就成了“暂停营业”。

不远处的曹森和李度看了,同时做了一个动作,把后腰的科洛克手枪子弹上膛,又关上保险插回后腰,兄弟两个沿着墙边无声无息的向小旅馆靠拢。

老板带着静哲和香香迈上陡峭狭窄的楼梯,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两个超级美女,他的目光不时沿着香香的体恤领口往里顺,手里隐蔽的拿着一个带摄像头的手机,摄像头对准了两个女孩,他嘴巴不闲着,“方圆十几里,我这店出了名的干净……”

来到一间房间前,老板一推门,门开了,开灯一看,里面果然颇为干净整洁,以蓝白二色为主色调,显的清爽利落。

香香提鼻子闻了闻,没闻到异味,就直接扑到一张单人床上,嘟囔了几句,很快进入梦乡。

静哲和老板敷衍了几句,关好门,小心的看看房间四周,没发现有异常的地方,又想到这是在曹森巡逻的地盘上,也放心的躺到床上。

两个女孩都没有多少生活经验,她们不知道住店要登记身份,要预交房费,这两样旅店老板都没有要她们做,她们也没有怀疑,放心的呼呼大睡。

旅店外边的曹森和李度,就像玩杂技一样,两个人相互配合眨眼的功夫爬到二层旅店的房顶,找了间空房间拨开窗户进入旅店。很快找到静哲入住的房间,用两根钢丝轻轻拨开房门锁,曹森进去转了一圈又出来关好门,对李度做个手势,把整座二楼搜查了一遍。这间旅馆,就入住了静哲和香香,没有第三个房客。

曹森和李度抽出手枪打开保险,顺着刚才老板脚步消失的地方,小心的走下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