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旅馆(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旅馆(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地下室有盏昏暗的壁灯,淡黄色的光线让狭窄的空间显得神秘而暧昧,一道低矮的木门挡住曹森二人的去路。

曹森先用手背轻轻碰了一下门,再摸索了一下,门表面看上去简陋,实则花了番功夫,和门框严丝合缝,侧耳细听,听不到里面的一丝动静。他取出格斗刀在门上小心的刺了一下,刀尖进入三分就碰到坚硬的物体,换了两点再刺,依然如此。

曹森手里的东西都是杀人用具中的顶尖产品,这把虎鲨蓝牙刀可以轻易的穿透普通铁皮,只有钢板才能阻挡虎鲨刀的刀锋。眼前这道门表面用三合板伪装,内部用钢板加固。一个普通旅馆绝对不会有一道既隔音又钢化打造的门,这里大有问题。

李度碰一下曹森,用手势问要不要支援,曹森点点头。李度取出手机,飞快的发了一条短信。

几分钟后,郭敬、丁海涛带着几个兄弟和异能者到达旅馆外,郭敬布置人手把小楼包围起来,他和丁海涛进入旅馆,同曹森碰头。简单交换了一下情况,兄弟四个商量如何进入那道门。

啪嗒!门传出很轻微的一声响,兄弟四人极其敏锐,幽灵一样各自藏起来。

门打开,走出两个人,一个是旅店的老板,一个是五十出头的光头男人,鹰勾鼻,三角眼,身上透着精干和阴冷。

“什么事,神秘秘的?”鹰勾鼻问道。

旅馆老板先把门关上,掏出手机给鹰勾鼻看,搓着手兴奋的说:“大哥,我活三十多年,没见过这样好的货色。里面人多嘴杂,就请大哥出来说话。”

鹰勾鼻看到手机上的照片,抽了口凉气,尽管拍摄的不清晰,但静哲的美丽还是让他惊讶。

“人在哪里?”

老板一指楼上,“睡着了。”

“下药了?”

“嘿,不用咱兄弟动手,她们自己着床就睡。”

鹰勾鼻盯着手机沉吟着,黯淡壁灯下他那张冷漠的脸抽动几下,目光变幻不定。

“大哥,还犹豫什么,收了她们,这两个比金人还值钱!”

“先别动她们,”鹰勾鼻的脸恢复了冷漠,“你给我盯好了她们,搞清楚她们的背景,然后再说别的。”

“大哥,还是你想的周到。”老板讨好的说。

“想知道什么你两个问我!”曹森从角落里转出来,手里的枪口点住鹰勾鼻的左胸。

两个人一惊,手还没有伸到后腰,藏身在天花板上的郭敬和李度狸猫一样落地,用手里的枪轻轻点点两个人的后脑。

“别给自己找麻烦。”郭敬的声音比枪管还要冰冷。

丁海涛继续隐藏着没有现身。

鹰勾鼻是老江湖,看曹森的动作和眼神,便知道是硬茬,反抗没有意义。“三位,有怠慢的地方,我先陪个不是。”他说着抱拳,左右作揖,借机观察四周。

“我是梅苑的人。”曹森说道。

鹰勾鼻的目光霍的一跳,旅馆老板的脸都白了。

当初曹森轮训异能者甲乙丙三组组员,满世界的找小偷小摸的晦气,梅苑的名头就闯开了,后来有不服气的地下老大要报复,被马爷连拉带打一一摆平。之后“梅苑”这两个字,就在南泉市的地下阶层有了名头。很多地下老大和警局有千丝万缕的关联,曹森等人在警局血案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后来的处置结果,都让老大们知道了梅苑的势力,没有哪个老大想惹梅苑的人,除非他不想在南泉市发财。

所以曹森一报家门,鹰勾鼻和旅馆老板立刻恭顺了许多。

“这位兄弟和马爷怎么称呼?”鹰勾鼻要套问曹森的具体身份,核实他是否真的梅苑出身。

曹森不想和所谓的黑社会有什么瓜葛,否则他早就动手扫荡南泉市的地下社会,作为一名骨灰级的绝顶特战迷,他对这些人没有兴趣,因为不是同一个档次的对手,所以这些事情一直是马爷出面解决。现在面对鹰勾鼻的疑问,曹森倒是有点犯难,怎么证明自己是梅苑的人?虽然梅苑等于曹森一手创建的,可你不能逢人就把创业百战的事迹都炫耀一遍吧?也许该找一种可以很简单就能表明自己梅苑身份的方式。

郭敬的枪一顶鹰勾鼻的后脑,“他是曹森,我叫郭敬!”

“森哥!敬哥!”旅馆老板惊叫一声,激动万分又敬仰万分的望着曹森,“您……您就是在警局灭了郑大头的森哥?”

曹森一听,得,自己和郭敬的冤案在司法界已经昭雪,在地下社会却成了被人敬仰的光辉事迹。

鹰勾鼻却老练许多,“森哥,您别笑话兄弟,能让兄弟给马爷打个电话吗?”

郭敬不耐烦的就要动手,曹森用目光制止他。

“请便。”

尽管不把这些社会渣子看在眼里,曹森也不想多几个敌人,小人物也能办大事,更能坏你的好事。

鹰勾鼻拨了个电话,打给马爷一名亲信的手下,深更半夜的,他哪里敢打给马爷。

马爷的手下接通后,把曹森和郭敬的相貌简单描述一下,鹰勾鼻越听越紧张,眼前这个精悍的年轻人完全吻合啊!再三给马爷的手下道谢挂掉电话后,鹰勾鼻额头冒出冷汗。

那位马爷的手下睡的正香被吵醒,一肚子的不高兴,鹰勾鼻在南泉市又是有些势力地位的人,他不好发作,就借着曹森的威势在电话里吓唬了他一句:你小心着,曹老大一发怒,警局都哆嗦,南泉市都颤悠!

其实这倒不是完全虚言恐吓,要是按照曹森以前的作风,早招呼兄弟灭掉鹰勾鼻冲进地下室,把里面看着不顺眼的东西齐里咔嚓一扫而空。

鹰勾鼻看一眼曹森逐渐不耐烦的目光,汗水流进双眼,沙的他眼珠生疼,情急之下他转移话题,“森哥,那二位小姐是您什么人?我们招待的很好。”

“她们是我妹妹,告诉你的人,今后离她们越远越好!”

旅馆老板扑通坐倒在地,他刚才还在打两个女孩的主意,谁知道这几位听到没有,八成是听到了,老天爷啊,你真不开眼!我……我不想死!

曹森不理会老板,用目光示意一下地下室,“里面是什么?”

鹰勾鼻为难的看看曹森,不想说。

郭敬把手枪往前一顶,鹰勾鼻被迫低头。他心中恼怒,自己也是黑道上叫的响的人物,你三个人再有来头,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吧?况且年龄上的差距,他也不想对三个年轻人过于低三下四,至少要保留些尊严给自己吧?

可惜,他和曹森兄弟实在不是同一层面的人,曹森的耐心已经到了尽头,不想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他调运精气集于胸,轻喝一声:“说!”

声音不大,却让鹰勾鼻心神俱震、丢魂丧胆,不要说他,就连他身后的郭敬头脑也是一晕,好一个的狮子吼神功。

曹森的狮子吼一直用来对付像狍鸮、穷奇这样的远古怪兽,对人他第一次使用,尽管刻意放低了音量,但其本质没有丝毫变化,这功夫最能震动心神、摇撼灵魂,鹰勾鼻一介凡人哪里当的起这声吼?他目光呆滞,突然抱头蹲到地上,念顺口溜一样说了一串,“性别男姓名樊山现年46岁家住南泉市槐荫北街77号,报告完毕!”

曹森一愣,心中好笑,这家伙被自己吓丢了魂,把大牢里那一套搬了出来,看来他做过牢而且不止一次,说的蛮熟练的。

“地下室里是什么?赌场?暗娼?”曹森抓住时机问。

“报告长官,是私人俱乐部。”

俱乐部?曹森知道现在有一些具备特色服务的夜总会之流改名成“某某私人俱乐部”或者“某某会所”,其包含的内容奢靡到极点,里面各项服务都是超一流的,花销也是超一流的,让那些钱多的没处花的人在里面肆意享乐。

隐身在暗处监视的丁海涛吧唧一下嘴巴,曹森听到明白自己兄弟的意思,要进去看看顺便享受一下。

“多大的俱乐部?”曹森问。

“报告长官,有六个豪华大套间,二十七个小套间,两处小演播厅,一个迪厅。”

这么大?曹森挺意外,“有几个出入口?”

“报告长官,正门在商务写字楼下地下一层,这里是第四个出口。”

原来如此,曹森明白了,自己无意中撞到一处规模颇大的地下销金窟。听父亲说这一带原本有当年建造的地下藏兵洞,后来封闭不用,看来被他们利用起来。这等规模的俱乐部,又使用国家资源,不可能没有官面上的后台,曹森也不想多树敌。

于是就说:“我两个兄弟进去看看,招待好他们!否则我封你的场子!”

“是,长官!”樊山还没有清醒过来。

旁边的旅馆老板已经看傻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丁海涛从暗处拎着枪走到曹森身边小声问:“你不进去?别假正经,静哲不会知道。”

曹森不理他,用目光询问郭敬和李度,谁想进去乐一乐。

郭敬拉起樊山,“走,前面带路。”

李度看怪物一样看了曹森一眼,和丁海涛押着旅馆老板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