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美女出更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 美女出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丁海涛他们进来的确是放松找姑娘,但也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开心的同时顺便收拾一下见不得光的东西,既对的起自己,又对的起警察的身份,何乐而不为?哪怕是做做样子呢,他也要四处看看。所以,当他看到樊山起身离开,就给李度打个眼色,示意他要跟踪樊山。

樊山离开喧嚣的迪厅,七拐八绕就把丁海涛甩下,这里的地下建筑曲折复杂就像迷宫,丁海涛跟丢了目标。

丁海涛原本也就是想简单的看看,熟悉一下环境,在陌生的地方他玩不踏实。樊山在他的视野消失,倒是激发了丁海涛的脾气,要彻底把这里查清楚。地形复杂难不住他,顺着刚才走过的路又转了一圈,一张复杂的路线图就刻在脑子里。这是特种兵的基本素质之一,正常情况下迷路失去方向感,对特种兵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樊山心中得意,小子,你还嫩点!他绕过厨房的工作间,穿过储藏室来到一台巨大的冷冻柜前,拉开门,冰凉的冷气凝结成雾弥漫出来。樊山一步迈了进去,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声音砰的关上。在门关闭的一瞬间,一声惨叫传了出来。

旅馆里,静哲和香香都在沉睡,精灵突然惊醒过来,“香香,香香!”

“干吗?”香香迷迷糊糊的回答。

“你有没有听到惨叫声?”静哲有些惶恐。

“什么惨叫?”香香贪睡,不想理会静哲。

“我……听到一声惨叫,很惨很惨的那种,香香,快起来,有情况!”

“有……情况?啊!有情况!”香香猛然坐起来,手忙脚乱的从身上掏出一把小手枪,哗啦上膛,“哪里有情况?”

“我好像听到一声惨叫。”静哲小声的说。

“你们醒了?”门外传来曹森的声音。

香香吓了一跳,又手忙脚乱的把小手枪藏到身上。

静哲看香香把枪藏好,才回答:“嗯,森哥你也来了。”

曹森开门进来,“我在隔壁,听你们这边有声音,就过来看看。”

静哲听了满心欢喜,森哥很在意她呢。

“静哲姐说她刚才听到一声惨叫。”香香惴惴的看一眼曹森,生怕神通广大的森哥发现她身上偷带的手枪,抢着转移话题吸引曹森的注意。

“惨叫?”曹森侧耳听了听,四周安静如初。但他知道,静哲作为精灵,感知原本就比人类敏锐许多,又因为胆小,对一些能引起她害怕的声音极端敏感,她说有惨叫,八成哪里就发生了什么。

“从哪里发出来的?”

“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在地底下。”静哲不是很吃准,手指了个方向。

俱乐部?曹森不敢大意,示意两个女孩接着睡觉,他走出房间联络郭敬。

在一个单间里,郭敬怀里有个光溜溜的女人,他身上的衣服却一件没少,同丁海涛一样,在陌生的地方,他一样玩不踏实,手机一响郭敬就把女人推开。

“什么事?”

“静哲听到一声惨叫,可能从俱乐部传出来。”

“我马上去查!”

郭敬扔下几张百元大钞就要走。

那女人一把抓住他,腻着声音说:“帅哥,你让我高兴了,我给你双分的。”

郭敬一瞪眼,把女人吓的一哆嗦,下意识的松手,等郭敬走了,她又后悔,这样男人的男人,她长这么大还没碰到过。

郭敬呼叫了李度、丁海涛,三人很快碰头,说了曹森告诉的事情。

“这里太大,靠咱们三个搜不过来。”丁海涛说道。

“静哲听的准不准?”李度问。

“准不准这里都有事情,”丁海涛回答,“鹰勾鼻子知道咱们的身份,撇下我们不招呼,这不合常理。”

李度撇了撇嘴,“咱们什么身份?国家元首?”

就在这时,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慌慌张张的从三个人身边跑过去,怀里鼓鼓囊囊,显然塞着什么东西。

郭敬他们是干什么的?一眼就看出打手的衣服下面是枪,八成是那种锯短了枪管的双筒猎枪。

“森哥,马上来,俱乐部里有问题!”丁海涛打通曹森手机。

“马上到!”曹森招呼其他队员集合,在静哲和香香房间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带她们。

曹森一行人飞快赶到俱乐部,和丁海涛三人汇合。由丁海涛引导,他们来到俱乐部的厨房。除了操作间和储藏室,没有其他出路。

曹森的十九个兄弟中,这次来了六个,除了丁海涛他们,一个叫齐学富,一个叫候峰。候峰是兄弟中性格最温顺的一个,而齐学富的脾气火爆,属于没有火星子都能着的人。

齐学富拉过一名厨师,凶神恶煞的问,“刚才那些人都跑哪里去了?说!不说老子让你蹲一辈子大牢!”

厨师似乎被樊山警告过,被齐学富吓的嘴唇发抖脸色发白,哆嗦着就是不敢说一个字。

郭敬做过刑警,知道如何同黑帮分子打交道,他隐蔽的向齐学富做了个手枪的手势。

齐学富哗啦子弹上膛,单臂较力拎起厨师,科洛克顶在他的脑门上,“你说了,至少现在没事,你不说,马上就有麻烦!”

这话管用,厨师看着也到了火候,对方拿枪动刀的,自己就算泄漏了老大的秘密,将来也能凑付着向樊老大交代,便指了指储藏室边上的冷柜。

曹森几个简单的手势,兄弟六人就知道了各自的位置,郭敬打头,候峰和齐学富左右护卫,其他人依次跟进,最后是几名三大门的弟子,众人顺序进入了冰柜。

他们进去后,墙角拐弯处露出香香的半张小脸,探头探脑的看了看,确认曹森不在,手里拎着小手枪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后面是同样攥着把小手枪的静哲。

“我们是女子特警队的,”香香模仿曹森霸气的样子,对一众厨师杂役耀武扬威,“说,你们谁发现了可疑的线索?”

厨师们面面相觑,这二位说是模特队的有人信,说特警队的,实在不像。刚才进去的那几位,不用谁说,那动作那眼神那气势,摆明了是久经训练的特警,有他们比着,两个女孩那业余生硬的拿枪姿势,看过几部战争电影的都知道她们是超级菜鸟。

见没有人理会她,香香很没面子,哗啦子弹上膛,一双小手紧抱着小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乱点众人,“说!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再是菜鸟,枪可是真的,这个没有谁怀疑,小手枪也是枪,挨一下子也抗不住,刚刚招供的那名厨师又指了指冷柜。

香香挺得意,蛮威风的嘛。她转转眼珠,决定不进入冷柜。曹森带着兄弟还有三大门的弟子进去,什么东西也经不住他们三拳两脚啊,就是进去了,也不过是看个结果,还要挨曹森的骂,不如……去别的地方转转,兴许能抓住个漏网的呢?

“你们都听好了,原地抱头蹲下,谁也不许动!一会儿我回来录你们的口供!”香香威胁着众人,拉着静哲从原路走了。

两个美女刚走,厨师们扔下手里的活,一边脱着工作服一边跑。俱乐部摆明出了大问题,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至于香香的威胁,众人就当是一声黄鹂鸣翠柳。

香香拉着静哲的手,东绕西绕胡乱撞到了迪厅。此时俱乐部里看场子的打手马仔俱都消失不见,没有谁注意到两个女孩手中捏着小手枪,反而有诸多人把目光集中到静哲一头如丝如缎的银白长发上,当看到静哲那黑如点漆的一双秋水剪瞳,再也移不开目光。

静哲的美在于轻灵飘逸,不着一丝人间烟火,即便在欲望横溢、杂乱喧嚣的迪厅,她那精致到极点的美,也像夜空的明月一样皎洁清亮,迪厅在刹那间笼罩在她的光辉中,度上一层淡淡的亮银,消退了众男女的欲望,平静了他们燥热的心。

两个女孩自出现在迪厅门口,迪厅在几秒钟内就寂静下来,DJ终止了音乐,灯光师关闭了乱舞的射灯,他们都不想这些唐突了突然下凡的仙女、美丽的精灵。

灯光师把一道洁白的光束打到静哲身上,她那出尘的美即刻被衬托的更加脱俗,人群中响起一片压抑的赞叹声。

DJ有着良好的乐感,他感觉此时此刻、此情此竟应该播放点什么,这画面才更加完美,DJ推开一堆摇滚唱片,抽出一张CD,点播了其中的陈淑桦演唱的“青蛇”,立刻,空灵的乐曲回荡在迪厅,DJ得意的看着仙女,也就这曲子能配的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