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魔鬼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魔鬼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把手举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男归男,女归女,分两列靠墙站好!”

香香抱着她的小手枪,吆三呵四的说道,清脆的声音在迪厅显得分外突兀,众人这才注意到,仙女手里也拎着一把小手枪。仙女是警察?仙女也当警察?

几百道目光的注视下,静哲有些害羞,又有些紧张,她想配合香香,手里的枪却抬不起来。众人对她的善意和仰慕精灵感觉的到,她如何忍心对他们呵斥甚至举枪相向呢?就算这一屋子的人都是罪犯,静哲也会装作看不见全都放掉。

见所有人都肃然站立着不听自己的命令,香香挺生气,难道我的枪不能杀人吗?她待要鸣枪示警,从领舞台上传来一声低哑而嗜血的咆哮。

刚才领舞的帅哥双眼通红如同浸透了鲜血,**的上身后背有两团隆起,伴随着两片血雾一对血淋淋的肉翅刺穿皮肤伸展开来,额头上钻出一对弯曲尖锐的犄角,嘴中的犬齿长达寸许,混合着鲜血的唾液沿着犬牙滴落。

肢体的急剧变化让帅哥痛苦不堪,躯体颤抖扭曲,四肢趴伏地上,一双血红的眼睛却阴沉的盯住静哲,目光没有丝毫闪动。静哲像是被毒蛇盯住的鸟儿,脸蛋惨白,却一动不敢动。

好在她的身边还有个天地不怕的香香,兴奋的哇了一声,“哇!是魔鬼!西方世界的魔鬼!静哲姐,快看!一会儿它被我打死,你就看不到了!”

小丫头兴奋莫明,努力把小手枪的准星对准长犄角的魔鬼,嘴里念叨:“别动,别动,一下就好!”

小手枪的照门、准星、魔鬼的脑袋就要成为一条直线,魔鬼忽然从照门的缺口中消失了,咦?哪里去了?

一阵惊呼让香香抬起头,看到魔鬼张开三米多长的肉翅,像一片乌云凌空压了过来,魔鬼双眼嗜血的凶光以及呲出的尖牙,让香香感到了没顶之灾的威胁,她尖叫了一声挥手把小手枪砸了出去,双手在胸前一团,能量球飞快的形成,再一推,能量球闪电一样轰向半空的魔鬼。

“打!打!打!”香香娇叱连连,能量球连成串,一股脑的飞向魔鬼。

半空的魔鬼被能量球接连命中,每被击中一次身体后退一分,十几次命中后,它又被香香轰回领舞台。

魔鬼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吼,四周的探灯被震的纷纷破裂,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尖叫着四处逃命。

静哲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魔鬼的血瞳,身子簌簌发抖,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惊恐把精灵尖叫的力气都轧出了体外。

香香意犹未尽,双手一转,又一个能量球形成,在她手心中不断膨胀直到排球大小,“打你个王八蛋!”

小姑娘用出吃奶的力气猛的向前一推,能量球呼啸着飞向魔鬼。

魔鬼的一双血瞳从未离开过精灵,随意伸手把香香的能量球抓住。

“炸死你!”香香大叫一声,能量球应声爆炸,强烈的气流混杂着杂物搅的迪厅一片狼藉。这是香香的得意功夫,吸收了星海能量后才练成,她自得的看着眼前的混乱,嘿嘿,炸成碎片了吧?

当气流渐渐消散,景物显露出来,领舞台被炸平,魔鬼也不知道炸到哪里,舞池里除了凌乱的碎片,空无一物。

哈!香香挥舞拳头,我蛮厉害的!

“不要!”

香香突然听到静哲的一声尖叫,被身后一股大力推倒,紧跟着又听到静哲一声惨叫,小姑娘心中一颤,静哲姐!

她翻身看,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静哲被第二只魔鬼扑倒在地。这只魔鬼和刚才的不同,是女性,一双裸露的**上布满了几寸长的尖刺,她正要把静哲搂入自己的胸膛,尖锐的獠牙则咬向精灵洁白的脖颈。

“操你妈!”香香红了眼,能量球急剧在手中形成,足有脸盘大小,挥手砸向女魔鬼。

一阵风声掠过,男魔鬼从屋顶落下插入双方之间,肉翅一扇,把香香和能量球扔到一边。

香香眼见着静哲就要遭遇毒手,忽然间静哲脖子下发出柔和的白光,一股熟悉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星海?香香吃惊的望着白光想。

男女魔鬼都愣了一下,他们本能的分辨出,这气息对他们大有益处,可以提高他们的力量。女魔鬼把静哲松了松,想看清白光是从哪里发出。

白光一闪,女魔鬼的手里的精灵不见了。

受星海气息的鼓舞,静哲终于从恐怖中摆脱出来,重新飞翔于空中,只是精灵不敢停顿,她受不了两只魔鬼那凶残的血瞳,像只蜜蜂一样不停在空中飞舞。

男魔鬼大步走向摔倒在地的香香,肉翅像一面钢铁盾牌,把香香射来的能量球一一打飞,几步跨到小姑娘身边,探手去抓。

静哲脸色惨白,嘴巴紧闭,心中克制不住对魔鬼的恐惧,却依然鼓起勇气飞了过来,闪电一样从魔爪下抢走香香。

两只魔鬼鼓动肉翅飞起来追赶精灵。

负担了香香的体重,静哲不再拥有超音速,只能依靠灵活机巧,间不容发的躲过魔爪。

在迪厅中,两只魔鬼和一名精灵较量起飞行技巧,肉翅带动的气流让闭塞的迪厅充满了乱流,地面上的巴台桌椅也被掀起乱飞,更让静哲和香香惊险万分。

不知道什么时候,迪厅里进来几个强悍的青年男子,目光如电如刀,紧紧跟随空中追逐翻飞的身影。

“动手吧?”一个男子问。

“不急,她胆子太小,正好多磨练一下。”另一个男子回答。

“靠,反正你媳妇,我们操什么心?”第三个男子说道。

香香发现了他们,大喜过望,“森哥,快来救我们!”

静哲百忙之中看了一眼,见是她的森哥到了,心里有了依靠,一直强行提起的勇气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身子一软从空中摔落下来。

香香啊的一声大叫,顺便还骂了曹森一句。

两名魔鬼一抖肉翅,要扑向静哲。

曹森兄弟几个手里的枪就像炒暴豆一样开了火,不停吞吐的枪焰照亮了迪厅,几十发九毫米手枪弹,把两只魔鬼的脑袋打的像漏勺。他们对付异类生物已经颇有经验,魔鬼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子弹会起作用,所以曹森有把握在伤害到静哲和香香前能阻止它们。

齐学富打的兴起,一个弹夹打光,打光的弹夹还没有落地,他手里的枪已经换上新的弹夹并上膛开火,连带着候峰也打光了第二个弹夹。

再看两名魔鬼,脖子上的物体已经称不上脑袋,像是六月的西红柿存放到九月,又被人踩了一脚。

静哲很委屈的爬起来,拉着香香也不理会曹森,赌气跑出迪厅。

曹森就像没有看到一样,对几名三大门的弟子说:“你们看看吧,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不行就把门长请来看一下,要找出它们是怎么来、从哪里来的。”

几名弟子应声答应,苦着脸去查看魔鬼的尸体,头都打成这样了,恶心不恶心?这几位老大怎么就不知道节约子弹?

香香突然又跑回来,在地上划拉着找到两枚魔鬼头上的犄角,攥在手里又跑出去,临出门前抄起一把咖啡壶砸向曹森,一溜烟的跑了。

曹森侧身躲开,“学富,猴子,你们跟着她俩保护一下。”

齐学富“靠”了一声,和候峰去了。

几分钟后,大批武装警察赶到,看到迪厅里魔鬼的尸体吃了一惊,又看到梅苑几位老大都在这里,噼里啪啦的敬礼。

刑警大队长苦笑着向曹森敬礼,“操,我这队长没法干了,杀人作案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曹主任,要不你把队长兼职吧,我给你跑跑腿。”

“呵呵,别谦虚了,没我们你们队上一样能解决。”曹森打着哈哈,简单介绍了事情经过。

樊山进到冷柜的时候,他听到了那声惨叫,他以为是玩虐待的人玩过了火,没有多想,进入底层后才发现,昨晚弄来的那流浪汉根本不是人,正在下面大开杀戒,手段极其残忍。樊山连忙呼叫自己手下,却都是白给,好歹也算用猎枪抵挡了一阵,就在他也要丧命时,曹森带着人赶到,一嗓子就把流浪汉震倒。然后他们回到迪厅,目睹了魔鬼和精灵之间的追逐战。

队长忙问那流浪汉呢。

曹森叫过一名三大门的弟子,弟子拎着一个羊皮口袋,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颗人头,眼珠子咕噜乱转,呲牙咧嘴的要咬人。

队长吓了一跳,忙让那弟子把口袋扎紧,心中咒骂,又一个怪物!

他问曹森:“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要让我的顾问看了才知道。”

“曹主任,嘿,兄弟有个不情之请,嘿,你看能不能把梅苑的那些顾问让给我几位,我重谢你曹主任!而且保证他们的待遇比我还高。要不,兄弟这刑警队真对付不了这些东西。”

曹森笑着拍拍队长的肩膀,“那你要给上面打报告。”

队长大喜,“我明天就给局长写报告。”

曹森摇摇头,“局长级别不够。”

“省厅?”

曹森还是摇头。

“总局?”

曹森笑而不答,队长不敢往下问了,他终于清楚了一件事情,梅苑和警察总局是直接挂钩的,怪不得独立办公室的规格这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