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助人为乐(上)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五章 助人为乐(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次稳固重组了梅苑,曹森开始寻找展示梅苑力量的机会。他很好的把握了长官的意图,也看透了人事的关键:胡老的阴谋暗算、上层的疑虑猜测、梅苑的生存发展等等,只要梅苑站稳了脚跟进一步扩大影响,这些问题都不再是问题,正像一位长官说的:发展才是硬道理。

于是,曹森把其他事务放手,一心放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展示机会上。南泉市他已经没有了兴趣,曹森的目光投向全国,他要让全国的公民都认识梅花徽章。

世界进入2006年后,西方国家陷入了极端民族主义的恐怖战争中,各种花样百出又残忍的恐怖活动星罗棋布于西方各个国家,给人民身心带来巨大创伤。同时,各国的特警、特种部队有了展示力量的最佳舞台,甚至成为国家尊严和安全的直接捍卫者,也成为代表国家的最强力的声音。曹森的祖国龙魂之国,因为执政党的清明、坚持和平外交政策,恐怖活动极少,难得有一两个恐怖组织露头,行动还没有实施,就被一网打尽,各地的特警都不是吃干饭的,这让曹森颇为寂寞。

而南泉市因为梅苑的存在,恶性案件都很少发生,更别说什么恐怖活动,曹森最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时间进入金秋,秋高气爽阳光明媚。这天一早,曹森在梅苑各部门转了一圈,询问了有关胡老和朱建军的搜捕情况,毫无进展,这两个人就像变成了空气,找不到任何相关的蛛丝马迹。

俱乐部出现的鬼怪,也找不到出处,异种生物的异度世界,不比人类所处的世界简单,它们如何跑到人类社会来,实在无从调查。梅苑秣马厉兵的准备后,竟没有了对手。

曹森从骨子里酷爱战争和铁血生活,平淡的日子与他来说,就像索然无味的政客演说,他甚至有些想念胡老和朱建军,怎么就没人来找点麻烦呢?星海呢?九坤降魔阵呢?那些远古怪兽都跑哪里去了?

在刚刚装修好的办公室里,曹森无聊的翻看各部门递交上来的报告,不过看了两三页,心里就一阵的烦躁。这些东西,还是找个专职人员来处理比较好,唔,我该配个秘书了。嘿嘿,乔娅那丫头不错,最近和郭敬挺热乎的,把她调到身边,没事审问一下郭敬如何表达爱情的,倒是个不错的消闲方式。

他掏出科洛克手枪,静静的看了几分钟,突然双手如风,把科洛克彻底分解,背过身子反背着手,哗啦声响中,科洛克又恢复了原貌。喀喇一声,曹森空弹上膛,把枪贴到耳边,手指缓慢加力,扳机平稳的滑过预加行程,啪嗒,撞针击发,嘿,真是好枪!可惜啊,你也寂寞好久了吧?

曹森实在坐不住,合上弹夹插好手枪,决定去警局转转,实在不行找刑警大队,要两个案子来,总比什么事情也没有强。

他看一眼衣架上的制服,肩章上又多了颗大花,已经是二级警监了。妈的,不穿它,穿了它到哪里都受关注,连个贼都碰不到。

出了办公室的门,正碰到郭敬无所事事的晃过来。

“兄弟,要出门?”郭敬问。

“你今天不当值?”曹森反问。

“涛涛那组守着夫人。”

“出去逛逛?”

“好啊!”

兄弟两个往楼下走,他们不习惯做电梯,梅苑的大楼有十二层,他们兄弟去哪里都是爬上爬下。

半路上碰到腾飞,手里抱着几份资料,身后跟着霍云,也拿着一摞子的文件。

“你两给我站住!”腾飞一脸幽怨的看着两个闲人,他没有轻闲的时候,每天都有大量情报汇总到参谋部,还要保持和市警局、省警察厅、警察总局的联系和情报交换,忙的脚不沾地。

曹森和郭敬知道他辛苦,装作什么也没听到,几步跑掉了。

腾飞叹口气,妈的,老子要到处挖人,要扩编参谋部!老子要……他看看手里的资料,向霍云苦笑一下,“走吧,一会省厅的电视会议要开始了。”

兄弟两个来到停车场,司马德正在一片空地上训练一批新招募的退役老兵,曲江在其中挑选合适的人选做狙击手。

曹森一拽郭敬,哥俩个转个弯没敢去开车,被司马德发现他们,一准抓他俩的壮丁。

不能步行去警局吧?两个人到处寻摸可以借用的车辆。自从严格管理以来,梅苑的车辆不准乱停放,除了停车场,其它地方严谨停车。梅苑的主楼后面一辆大红色的大众甲壳虫映入曹森眼帘,圆滑的车身漂亮的大眼睛车灯,嘿,就开它了。

静哲的甲壳虫是梅苑所有车辆中的例外,因为梅芳偶尔也开开它,而她是梅苑名誉上的主人,再加上静哲的美丽和精灵独特的身份,所以只有这个红色的大爬虫,可以在梅苑随意泊车。

曹森给静哲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精灵一头亮银色的长发出现在楼上一扇窗户旁,她探出半个身子,把车钥匙扔给曹森,眼睛一瞥,看到郭敬无所事事的站在自己爱车旁边,就抿嘴笑了一下,故意大声说,

“森哥,出去玩吗?到哪里去玩?”

曹森和郭敬听了这声喊,马上拿出战场冲锋的速度来,开车门、钻入汽车、发动行驶,几个动作一气呵成。

静哲清脆的喊声未落,楼上五六个窗户同时探出人头,纷纷喊着曹森的名字,要他去自己的部门帮忙,却只看到一道红色的背影绝尘而去。

梅芳笑吟吟的看着从窗外缩回身子的精灵,却不说话。

静哲脸蛋红了一下,低下脑袋迈着小碎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埋首一堆帐目里。

精灵这种上个世纪初小女儿式的娇羞做派,让梅芳看着分外舒服,她心中叹息了一声,唉!可惜,她不能生育。

曹森把甲壳虫开的像一辆坦克,在公路上左右超车。

“别说,这女士车动力也不错。”曹森说着一脚油门,超越了一辆老爷车。

郭敬叼着烟,想了想又把火机塞回衣兜,“别寒碜了,我都怕遇到熟人。你抓紧,到警局咱们换辆爷们车开。”

赛车一样速度的大红色甲壳虫在东郊公路上非常扎眼。两名巡警在处理一辆违章车辆,正拿着硬夹子做笔录,甲壳虫风驰电掣的在他身边掠过,带起的风把笔录的纸张吹起多高。那巡警惊讶的回头,却只看到一片红光火烧云一样飞走了。

“嗨!嗨!停车!”另一名巡警高喊着,一边对肩膀上的对讲机呼叫,一边跑向巡逻车,“违规车辆,红色大众甲壳虫,东郊公路自东向西行驶,路段XX,请前面协同拦截!”

做笔录的巡警对一旁陪着笑脸的车主说:“看了吗,又一个不知道死活的,把公路当赛车场,就开的再快,能跑的了他吗?一会儿我罚挺了他。”

“那是,那是,这样的害群之马就应该严办。”车主迎合着巡警,眼巴巴看着他的笔尖,希望在写罚单的时候笔下留情。

甲壳虫上的郭敬对曹森说:“刚才那违章的车辆似乎是胡老师的。”

“哪个胡老师?”

“靠,东大咱们系的辅导老师,你什么脑子?亏了他当初对你还不错。”

“不早说!”曹森扫一眼后视镜,手打方向盘,踩离合、拉手刹,甲壳虫横着身子在公路上划出几道长长的轮胎印,当车的冲劲消耗差不多时,甲壳虫已经完成了180度调头,即刻挂档点油门,窜入反向车道向来的方向疾驰。

驾驶巡逻车的巡警咒骂了一句,他可没有曹森的车技,只好慢慢调头,又拉着警笛远远的追了上来。

这边,巡警还在教育那位老实的车主,“开辆甲壳虫就了不起?法拉利也白搭!”

车主吃惊的看着巡警身后,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