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助人为乐(下)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六章 助人为乐(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他指着从甲壳虫里下来的曹森和郭敬,“怎么是你两个?”

巡警回身一看,啪的立正敬礼,“长官好!”

曹森和郭敬穿便服,不便回礼,就笑着说:“兄弟辛苦了。”

巡警激动之下差点喊出为人民服务,这可是传说中的特警中的老大,他只从照片上见过,见到真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曹森喊了声胡老师,接过巡警手中的违规记录看了看,没犯什么大错,违规超车而已。

“这个,兄弟,胡老师来找我有急事,是公事,你看……”

“哈,误会,原来是误会,我把记录划掉,马上划掉!幸好还没填罚单。”巡警兴奋的说,拿起笔把胡老师的记录划掉,又把车本还给胡老师,却站在那里不走。

“还有什么事情?”曹森微笑着问。

这时驾驶巡逻车的巡警也赶到了,他看到曹森和郭敬也忙着打敬礼,刚才的火气早扔到云彩里。

“这个……这个……”先前的巡警期期艾艾的不肯把话说完。

“兄弟,有事情你尽管说。”曹森鼓励他,和基层兄弟打好关系的必要性,郭敬和曹森都明白。

“我想看看长官的黄金徽章,这个……长官,不知道有没有这眼福……啊……长官,我不是怀疑你的身份,就是想开开眼!”巡警生怕曹森误会,急忙解释。

曹森乐意替梅苑宣传,掏出徽章很信任的递给他,去和胡老师交谈。

“胡老师,你瘦了。”曹森握着老师的手,大学四年多的点点滴滴掠过心头。

胡老师感慨万千,自己的学生,已经成为威震八方的警界精英,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需要自己时常操心的学生,他心里突然冒出一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浪死沙滩上。嘴边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想当年,他这个老师可是和学生一起嫖过娼的,妈的,我算什么狗屁老师?

见老师笑的有趣,曹森也想到当年和郭敬他们故意灌醉老师,还下了**,让老师一连点了两个小姐,呵呵,他也笑了起来。

郭敬在一边也笑,但目光若有若无的盯着两个巡警的手,黄金徽章不能出任何意外,它代表的是梅苑,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和权力。

两个巡警小心翼翼的瞻仰了一番,恭恭敬敬交还给曹森,打了敬礼继续巡逻,这下回队上可有的吹了,嘿嘿,黄金徽章你们谁见过谁摸过?兄弟见了,也摸了!

“胡老师,你这是去哪里?”曹森看看老师娇小的雪铁龙微型车。

“嘿,见到你们光顾着高兴把正事忘了,我就是来要找你们,碰巧在这里碰上。”胡老师高兴的说,他听过传言,梅苑的大门别说一般人,就是二般也很难进去,防卫森严,他很担心自己空跑一趟,也担心以前的学生不认自己这个老师。

“什么事还要老师亲自跑一趟?打个电话不就成?”曹森不是说客气话,当年在东大,胡老师和他关系很好,师生两个非常投缘,不是胡老师帮忙,他被开除三次也有了。

“有这话就行,有这话就行!”胡老师心中发热,也高兴,掏出烟来要发烟。

郭敬抢先给老师上烟,又点上,自己也来了一颗。

“靠,我呢?”曹森空着嘴问。

“老师,他薪水比我高一个档次,还问我要烟,你当年真该让东大开了他。”

胡老师笑的很开心,给曹森也点了一颗,但没有开口说找学生要做什么。大学老师无论如何开通,总是有几分书生式的自尊。

“胡老师,有事情你尽管吩咐。”曹森也不是当年的曹森了,人情世故更加的老练。

“咱们靠边站站,我说给你们听。”胡老师拉着两个得意门生走到人行道上,说出他的来意。

胡老师的一个叔叔在安泰市做警局副局长,负责一市的刑侦工作,也是个威风八面的角色。最近几天他碰到一个疑难案件,也是连环杀人案,全部招数都动用了,就是破不了案,上上下下的压力让他吃不下、睡不着。后来听从别人的建议,偷偷请了个农村的神妈妈来看看,神妈妈来了一看就翻了白眼吐了白沫,说这是恶煞显灵,她的法力不足,要马上回家,再问,她死活不肯多说,只要求赶紧送她回家,否则有性命之忧。

叔叔没有了办法,想起侄子在省城教书,认识的人多,又听说梅苑的几位老大都出自东大,就想请他帮忙,看能不能联系上梅苑的人。也是巧了,正好曹森郭敬都是胡老师的学生,胡老师进东大当老师就是叔叔帮的忙,他不能不帮叔叔,就试探着来东郊找曹森。

安泰市和南泉市相隔不远,百十公里的路程,是个农业大市,其蔬菜远销全国各地。梅苑的名声能传到安泰市,曹森并不意外,毕竟南泉市是省会,前段时间的警局血案在同一个系统中也传播的很快。他意外的有两点:一是听胡老师话的意思,安泰市似乎也有鬼怪作祟;二是胡老师的叔叔为什么不用正常的途径申请南泉市警局的支援?虽然都是市局,但南泉是省会,规格上比安泰市高一级,人力、物资配备也不是安泰市可以比的,更没有独立的特警队处理非常恶性案件,向南泉市警局求援并不丢人,他为什么要动用私人关系呢?

胡老师不是钻进象牙塔里的学究,人情世故上并不弱,小声给曹森说,“明年安泰市警局局长要选举换届,我叔叔和另一个副局长……”他做了个对掐的动作,“所以我叔叔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把这案子破了,请你们去是帮私人一个忙。”

曹森恍然,他早就听父亲说过,越是下面的官场,派系就越严重,大型城市吏治要清明许多。反正左右无事,去安泰市走一趟正好练练手,也算报答胡老师当年对自己的照顾,还扩展了梅苑的影响力,何乐不为?

又想起警局总长说过的话,曹森脑子转了个圈,有了计较,“胡老师,我们私下里跨地区执法总不太好,这样吧,我以南泉市警局的名誉邀请你叔叔来我们这里做个交流,再给省厅打个招呼,我们一同返回安泰市,这样就等于给咱叔叔壮了声威,你看行不行?”

“行行,怎么不行?曹森,你可老练成熟多了。”胡老师喜出望外。

“甭夸他,一个痞子官僚。”郭敬搂着老师的肩膀,“胡老师,曹森最近刚升了一级,你让他请客,我沾光。”

“是吗?那要请!”胡老师欣喜的说,“曹森,升官不请客,官路走到头,这客你必须请。”

曹森原本也没想回梅苑,爽快的说,“您说,南泉市哪里都成。”

“久久红!”

“一条龙!”

郭敬和胡老师哈哈大笑,胡老师笑的尤其畅快,现在不是师生关系了,一起嫖娼没有一点心理压力,又是喜事请客,爽!

两个警察败类,一个斯文败类,在久久红夜总会玩到天擦黑才各自打道回府。兄弟两个一身酒气的刚迈进梅苑大楼,就被梅芳叫去狠狠批了一顿,把两个人骂的哑口无言,腾飞、司马德拍手称快;丁海涛、李度落井下石,说他们身上有香水味。

梅芳大怒,严辞逼问;兄弟两个咬牙不招,这种事情当然是打死也不能认帐的。最后还是杨馨出面替两个人解围,但也夹枪带棒的刺挠了兄弟两个一通。众人都为着梅苑忙碌,曹森和郭敬溜出去逍遥,是惹了众怒的。

静哲则去查看自己的爱车,尽管精灵能飞,但女性谁不喜欢甲壳虫这样乖巧的东西,闻到车里刺鼻的烟酒味,五识分外敏感的精灵气的脸蛋通红,再看到车身到处飞溅的泥巴,她就眼泪汪汪了,一个人跑回自己的房间偷着哭。她不是不舍的爱车,而是伤心曹森不珍惜她的心爱之物,不在意她的感受,没把她放在心上。

乔娅和月儿去找静哲玩,知道此事后皆是气愤,月儿就跑去找梅芳告状,梅芳亲自押着曹森和郭敬给静哲洗车,洗完了还要用干净的棉布把车身擦一遍。

梅苑大楼的很多窗户里,都探出幸灾乐祸的脸,司马德干脆跑到现场指手画脚的挑刺,说这里有黑点,那里不干净。

有梅芳在旁边押着,曹森和郭敬一点脾气都没有。曹森听梅芳的,是心甘情愿;郭敬为自己找借口,不能和女人一般见识,何况这个女人曾经是曹森的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