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水井镇(一)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水井镇(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胡老师的叔叔第二天就赶到了省会,他被凶杀案逼的喘不过气来。尽管他急于见到曹森,但还是依据规矩,先拜见了三位局长,留了点“土特产”,之后才来到曹森的独立办公。曹森已经在恭候。

和曹森想象中的不同,胡老师的叔叔同胡老师的长相没有丝毫相似之处,胡老师的职业长在脸上,一看就是白面书生;他的叔叔像是白山黑水间的绺子,高大、粗旷,典型的一张张飞脸,黑里透红,下巴上布满钢刺一样的青胡茬,环眼厚嘴唇,眼里有着永不消退的戾色,曹森心中嘀咕,这样的人怎么穿上的警服?活生生一个张飞落草。

两个人都露出最真诚的笑容,相对大步相迎,热情的伸出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一番寒暄,通报了彼此的姓名。

副局长姓孙,孙广华,曹森这才知道他和胡老师不是真正的叔侄。

孙广华的口音带着浓厚的地方味道,“俺就知道,曹主任不是普通人,一见面就是这么回事儿,你这个老弟,俺是交定了!”

曹森没太听明白,总之不是坏话,笑着把刚才的话敷衍过去,请他落座,乔娅进来上茶。

孙广华看着乔娅进去出来,一对大眼珠子瞪的像牛眼,“曹老弟,你们省会的警察素质就是高,这闺女真俊!”

什么跟什么?曹森真的怀疑对方怎么混到副局长的位子上,怎么常规的官场场面话都不会说。

“胡老师是我的恩师,孙局长是胡老师的叔叔,都不是外人,有用的着我的,孙局长尽管吩咐。”

孙广华听了这话一愣,勉强笑了笑,“没什么别的事儿,就是一件案子砸手里了,要请曹主任帮忙。”

曹森暗道,这人还不是太离谱,听得出我保持距离的意思。

“咱们都穿警服,天下警察是一家,别说什么帮忙,而且还有胡老师的托付,我一定尽力。”

“俺就先谢谢曹主任了。”

“孙局长太客气,以后我有了麻烦,请孙局长援手,我可不和你客气。”

“好!俺就是喜欢爽快人!曹主任,你什么时候有空,带俺观光一下省会,俺听说这里的四喜春饭菜全国都有名气。”

曹森心想,来了,感情这位局长不是不懂官场上的规矩。他的话明着说让曹森带着观光,实际就是要请客。他一堂堂副局长,省会不知道来了多少趟,哪里用的着曹森带着观光。

“下次吧,案情急如火,咱们先把凶手绳之以法,其他以后再说。”

“中!”孙广华站起来,“晌午饭俺在安泰市请你。”

曹森知道这些饭局不可避免,就笑着应承了,方要出门,孙广华从他那个大号夹包里掏出一包东西,塞到曹森办公桌里,“安泰的土特产,棒子(玉米)地里长的人参。”

曹森也不推辞,连声称谢,两个人走出办公室。

外间是独立办公室的公用办公区域,摆放着十几张办公桌,此时没有几个人,周鲁平招纳的干警,都被派出去调查胡老和朱建军。

孙广华称赞几句办公室的人员忙碌勤于工作,曹森谦逊着,一同下楼。让曹森意外的是,这位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人,也不习惯坐电梯,很自然的就往楼梯间走。

“曹主任你别笑话俺,俺就是觉着坐那玩意不踏实,真掉下去,就是一张肉饼子,你随意,随意,在一楼等着俺就行。”

“哈哈,彼此彼此,我也不喜欢那玩意。”曹森笑着和孙广华一同步行下楼。

警局的院子里,郭敬和周鲁平带着六名特战队员,石达带着六名弟子已经在等候。彼此介绍了一下,曹森让孙广华带的案件资料交给周鲁平,上车出发。

看到孙广华自己开车来的省会,曹森又意外了一次,这年头自己开车的局长实在不多。出于礼貌,他钻进孙广华的越野车里。一进去曹森就后悔了,车里有股子浓重的汗脚味,熏的曹森差点跳出汽车。

孙广华浑然不觉,一边开车一边继续和曹森谈笑。曹森听的出这位五大三粗的汉子在迎合自己的话题,尽量要把气氛搞融洽,但他越来越受不了车里的气味,点上烟还是压不住那股子味道,最终不顾车里开着冷气和车外的热浪,把车窗玻璃按了下来。

孙广华不知道是没有发觉其中的原因,还是装糊涂,继续聊着一些自认为好笑的话题。

曹森忍耐着心中的厌恶,接住孙广华的话头,不让两人之间出现冷场。

出了南泉市市区,孙广华就打开了警灯,呼啸着引领车队前行。遇上挡路的车辆,他常常摁下车窗一通狠骂,一副县城土霸王的架势。这样一来,车队的速度倒是真的加快,很快拐上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栏杆升的稍慢一些,又招来孙局长的喝骂。

一路上骂骂咧咧,百十公里的路程没用一个小时就跑完。孙广华并没有把车队引向安泰市市区,而是沿着一条双向车道,向一片连绵的山丘疾驰。

“案子发生在水井镇,一连七天,杀了四个,重伤一个,重伤的还在医院昏迷,什么线索也问不出来。”孙广华介绍案情。“死的那四个,妈的都被挖出心肝,也不知道是吃了还是扔到哪里。”

曹森倒是挺欣赏孙广华雷厉风行的作风,不像一些县市的官僚,公事扔到一边,拉交情攀门路放到首位。

“是晚上发生的?”他问道。

“验尸说是凌晨一点左右,都是把人从家里拖出来杀掉。有一个汉子,一米八多将近二百斤,和媳妇睡一张床,被拖出来杀死开膛,他媳妇一点动静没听到。”

“受害者有没有共同特征?”曹森又问。

“拣壮的下手,”孙广华说道,“水井镇最壮实的五个男人,一个死的比一个惨,操!俺把整个镇子抄了底,疑犯前后抓了三百多,还是继续死人。”

“水井镇人口有多少?”

“住在镇上的,三十万多。”

曹森听了,牛,安泰市的警局实在牛!三十万多人的镇子,一个案子就抓了三百多人,要按照这个比例在南泉市抓人,舆论不要吵翻了天?

孙广华开车也像开坦克,水洼凹地一冲而过,车速就没掉下过90,越野车颠簸的就像渔船遇上八级风浪。

曹森没有抱怨路况差,他现在的身份等同于警局局长,受关注程度就是南泉市市长也比不上他,一些话不能随便说。

“案发现场有没有线索?”他只说和案件相关的问题。

“指纹脚印什么都没有,现场就像屠宰场,这是让俺怵头的地方,要不也不麻烦你曹主任。”

总算说了点和专业靠谱的话,曹森皱着眉头想,一会儿这位局长别给自己添乱就好。

“那个神妈妈怎么回事?”

“操,那老娘们就像神经病。还没到案发现场就抽了羊癫风,满嘴跑火车,曹主任别听她瞎白活。老子就不相信,这青天白日的能有鬼!就算是有鬼,俺就是专抓鬼的钟馗!”

曹森心中叹了口气,孙大哥啊,这世道变了,别说鬼,兄弟前两天刚打死俩魔鬼,希望镇子上的东西别是什么远古怪兽就好,那些东西实在不好对付。

车队呼啸着前行,中午时分到达了水井镇。

一进入水井镇,曹森明白了孙广华为什么这么着急。整个镇子规模颇大,看的出原本的繁华,可现在冷冷清清,不时有农用车辆拉着家具拖家带口的离开。整个镇子除了巡逻的警察,很少看到居民活动的身影,竟像进入一座死城。

看到局座的车来到,几名警察围过来,一名精瘦的警察黑着一张脸打开车门,“孙局,今天凌晨又有一名受害者。”

“什么?!你们都他妈的吃干饭的?操,老子撤了你的职!”孙广华暴怒,跳下车,“你什么狗屁刑警队长?带着一百多号人,眼皮子底下还死人,你他妈的干什么吃的?!”

队长低着头不说话,太阳穴上的青筋霍霍跳动。

“什么时候死的?怎么不通知俺?”

“早晨才发现,那会儿你已经去省城了。”

“真他妈的废物点心!”孙广华怒气勃发。

“孙局长,先别发火。”曹森也感到案情严重,“这位是?”

周鲁平此时下车,惊讶的喊了一句,“老耿?真是你?你怎么在安泰市?”

耿队长看到周鲁平,眼睛亮了一下,苦笑又爬上他消瘦的脸。

“他是我的刑警队长,当年也号称破案能手,现在看,狗屁不是。”孙广华怒气不消。

“我求求你了长官,让俺们走吧!俺求求你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哀求。

曹森循声看过去,见到几个警察拦住一辆货车,车上大包小包的装了一车,显然也是一家逃离水井镇的人。一名四十多岁的妇女苦苦哀求一名挂着二级警督衔的中年警官。

那警官严肃的说:“你们要相信政府,相信警方,我们有能力保一方百姓平安。发生了恶性案件,你们应该积极配合警方工作,怎么能独自逃生?”

孙广华大步走过去,一把推开那警官,挥手示意货车开车。

那警官不服气的看着孙广华,“孙局,是市长刚刚下令,不准许镇上的居民撤离本镇,要注意政治影响!”

“影响个屁,谁愿意走都行,只要交代清楚自己和案子没关系,都给我放行!操,没本事抓凶手,就别腆着脸挡人家的路!”

那警官气的脸通红,“这可是市长的命令。”

孙广华不理会他,转身回来,他看到曹森时愣了一下。

曹森已经换上夏季特战服,手里端着XM8,露出的小臂精壮有力,双目如电,扫一眼那警官,那警官打了个寒战,后退数步,惊疑不定的看着曹森。

“孙局,去看看现场。”曹森对孙广华的称呼亲近了些,刚才他的做为,让曹森改变了一些对他的看法。

孙广华又看一眼曹森身上眩酷的装备,“老曹,让你们受累了,水还没喝上一口。”

曹森笑着摆摆手,在耿队长的带领下众人步行过去。曹森兄弟七人都是特战装备,行走间自然就展开了队形,彪悍的气势发于无形,让左右接连遭受挫折的警察都是精神一振,他们知道,孙局搬来的救兵到了。

他们对石达几个人没看懂身份。三大门的人有意无意的在模仿曹森兄弟,他们也穿了特战服,但没有挎长枪,也没有短枪,而是手里拎着几个包袱,那是弟子擅长使用的法器。虽然他们的气势也不同于常人,但和曹森他们相比自然就弱了些,也没有那股子精悍霸气的味道。安泰市的警察们搞不懂他们是些什么人,不过这些人左胸上都统一佩戴了一枚黄金徽章,非常引人瞩目,走动间反射着金色的阳光,角度巧合的人还可以看到金光组成的“梅”字,这奇异的现象,立刻让十几人的队伍凭添了几分神秘和气势。

孙广华和耿队长大步流星,带领众人来到一处四合院,院子破烂不堪久没有人住的样子,还没有进院子,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扑了过来。

石达和弟子们都皱起眉头,他们察觉到院子里残留的阴气。一名弟子取出罗盘,指针不指北向南,而是对准了院落。

他惊呼:“小心,它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