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水井镇(三)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水井镇(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夏天的太阳最辛劳,晚七点多的时候还在天边露着半张脸。曹森坐在镇警所里叼着烟,盼着天尽早黑下来;水井镇的居民却怕天黑,奢望太阳永远挂在天上。

天终于黑了下来,曹森等人都坐在了车里。第一辆车里坐着石达,他微眯着眼,全神贯注的感受水井镇里可能出现的阴气。

后排座的曹森怕打扰了他,小声问身边的孙广华,“镇上都通知到没有?”

“都通知到了,晚上没有出门的。”孙广华小声回答,目光不时扫过石达宽阔的背,这人有什么能力可以感知凶手出现?

另一辆车里,周鲁平也在向耿队长核实水井镇的准备情况,他问的更细致,尤其是下午镇子在曹森的要求下进行的大扫除,把那些路边可以移动物体都搬开,以清理视野和射界。

耿队长一一回答,说都做到了。

周鲁平摇摇头,“老耿,你们队上不团结,镇长似乎也不是很配合我们,他们是不是……?”

“没错,刑警队里有几个警官是孙局竞争对手的死党,镇长和我们孙局也不对眼,和另一位副局长倒是好的像亲兄弟。市里对孙局也不满意,唉!”

“干的不顺心,我帮你调到省城来,你看你现在瘦的。”周鲁平说道。

“唉,孙局对我有大恩,我离不开啊!再难干,也要把这一摊给他撑起来。”

“一会儿出现情况,你和你的人别稀里糊涂的往上冲,看我们曹长官的命令,老耿,今晚对付的不是人类,咱们那些活,不中用了。”周鲁平殷殷叮嘱。

耿队长没有回答,夜色下,他干瘦的脸上一双眸子熠熠发亮,手枪一直紧紧攥在手里。

周鲁平知道老友的脾气,叹口气没再劝他。只是心里替老朋友冤的上,就骂了月亮一句来发泄:“这破月亮,偏今晚是满月,操!”

曹系人马加上安泰市刑警队的人,坐满了三十多辆汽车,车队像条长龙,安静的卧在镇子中心,就等凶手出现。因为凶手为鬼怪,曹森不敢分兵几路,安泰市的刑警再多,没有对付鬼怪的经验也是送死。

时间嘀哒嘀哒的溜走,渐渐临近午夜时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还隐隐伴随着小孩的哭声。

“怎么回事?”孙广华猛的坐直身体,“哪里来的孩子?”

石达疑惑的回头看看曹森,他没有感觉到有阴气出现,搞不懂这声音从哪里出来的,不是已经宵禁了吗?

曹森果断的说:“开车,过去看看!”

李度发动汽车,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行驶,后面的车队缓缓跟上。

没开多远,借着月色看到的情景让车上所有的人都呆了!

马路上,竟然有几十名孩子由父母带着匆匆忙忙的迎面走过来,这些小孩大多三四岁左右,甚至有的还不会走路,由妈妈抱着往这边走。父母们看到车队,原本惊恐紧张的脸上有了希望和笑容,跑着往这边赶,有些人干脆喊起来:警察!长官!我们在这里!

曹森脸色铁青,孙广华暴怒。

“谁让你们出来的?还带着孩子!不要命了!?”他下车低声怒吼。

父母们愣住了,有人嗫嚅的说:“是镇长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晚上十二点,准时带孩子出门,送到镇政府大楼里,说小孩在家不安全。”

对对,其他人也附和着,都说接到这样的电话,才出门的。

一些年轻的妈妈知道出了岔子,已经吓的哭起来。

操,老子毙了那个王八蛋!孙广华恶狠狠的在心里骂道,这不是拿小孩当枪使吗?这明摆着是要把孩子骗出家门,增加警方的负担,干扰侦破工作。

“安泰市所有刑警下车,把车让给孩子,马上!”孙广华用对讲机下令,“镇警所的人马上在全镇广播,所有人不许离开家一步。”

父母们都明白了今晚的电话出了问题,家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他们竟然带着孩子离开了安全的窝,跑到没有遮挡的马路上来,于是人们争先恐后的往最近的车挤,仿佛车内就是安全世界。

曹森看场面有些混乱,急忙下车,在车身上两个蹬踏动作已经站到车顶,“都别动!”

年轻的父母抬头看着站在车顶上的特警,他手持长枪、目光如炬,刚毅的脸庞在月色下如钢铁铸就,一轮圆月斜挂在他的身后,像是专为他而升空,从头到脚镀了层亮色的银边,烘托着他身上强大、坚定、无可战胜的气势,人群被震慑住,也感到了依靠,渐渐安静下来。

“分左右在马路两侧站好,听我命令再上车。孙局,你让兄弟们回到车上。”曹森说道。

父母们带着孩子,安静的分成两队。孙广华也听从调遣。

曹森跺跺脚,李度稳稳的发动汽车,当车头到达人群末端时,他再次跺脚,车停了下来。

“警察下车护卫,父母带着孩子上车!”

交换在有序的进行,曹森侧身看着那些年轻的父母,战战兢兢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即便坐到警车里,不少年轻的妈妈还是浑身发抖,尽可能的把孩子往怀里搂。看到这些,曹森回想起当初在太虚幻境中,梅芳在别克车内为了保护木木,用自己娇柔的身体阻挡木偶人的铁拳,还有当身体被击穿时那滴不甘的泪水。

操!是谁耍的诡计?不管是冲着我曹森还是孙局,这人都该杀!他心中不由的怒浪滔天,目光如出鞘的利刃扫过夜空,强悍的威势如潮水涌向四周。

他这一怒不得了,周围安泰市的刑警仿佛胸口压了巨石,胆小的双腿已经发抖。就连石达心中也惊了一下,稍稍调运泰山神力才稳住心神。

他连忙提醒道:“曹森,别打草惊蛇!”

话音未落,一声凄厉的狼嚎在镇子西边响起,紧跟着东、南、北三面都有狼的嚎叫声,凶残、阴森的嚎叫声似乎把整座镇子包围。

“狼人!”石达低声惊呼。

一名刑警指着天上喊:“看,月亮!”

众人抬头看,天上原本金黄的圆月不知道何时抹上了一层血色,把整个夜空渲染的诡异而充满血腥气息。不少刑警心中打鼓,惊惶的看着四周。

不远处,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惨绿发亮的狼眼,还能隐隐听到狼特有的、压缩在喉咙里的咆哮。

“都他妈的稳住,不就是狼吗?”孙广华也学着曹森的样子跳上车顶,“子弹上膛,先把孩子送到镇警所!哪个孩子掉根毛,老子饶不了你们!”

对这个命令没有谁有异议,保护孩子,永远是第一位的。而此时,没有时间把孩子们一一送回各自的家,镇政府大楼虽然是镇子上最坚实的建筑,但距离较远,只能先到镇警所保护起来。

石达站在车踏板上小声对曹森说:“很歹毒的计谋,狼人喜欢挑强壮的人下手,人被咬死后尸变,才能成为强壮的狼人。现在,镇子上最强壮的人是我们;我们身边却有几十个孩子,这是狼人最喜欢的食物。”

曹森嘿了一声,如果孤身面对,他不担心,但有诸多孩子在身边,难免顾此失彼,最稳妥的方法是尽快赶到镇警所,房子的墙壁总比车身结实。

“掉转车头!神枪手上车顶!”他大声命令道。

三十多辆车一同掉头,场面倒也壮观。调整好队形,不少刑警爬上了车顶,剩余的刑警在车队左右护持。

“门长,你坐郭敬的车,到前面开路,梅苑的人,分开,一半跟我,一半跟门长!”曹森又说道。

石达应了一声,跳上郭敬的越野车,郭敬一踩油门超越其他车辆往前赶。一半队员和异能者也随后跟了上去。

“走走走!”孙广华看调度停当,催促着车队行进。从现在的位置到镇警所,不过两三千米的距离,抓紧时间是第一要务。

车队的速度不是很快,要照顾两边徒步的刑警,此时就看出孙广华和耿队长对刑警的管理来,车队以快跑的速度行驶了一千多米,没有一个掉队的,甚至还有余力照看四周的情况。

又开出了一千米,镇警所大门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打头的郭敬车上的XM8吼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