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水井镇(四)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水井镇(四)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K,”曹森耳麦里传来郭敬的汇报,“发现狼人,子弹有效,很难击中,动作极端敏捷!”

“明白,全力冲击,吸引狼人注意!”

“是!”

车队前两辆车身一错,成了并排行驶,突然提速,三杆XM8狂风一样怒吼着,冲向前方。

车内的异能者在石达的约束下暂时没有参与进攻,在攻击距离上,异能比不上枪械,他要保留力量保护车顶的特战队员。

在最后一辆车上,曹森稳稳站在车顶,他的目光和一对惨绿色的狼眼对峙。这双狼眼远远的发散荧荧碧光,像是地狱入口的风灯,带着阴寒之气,位置飘忽不定,不时露出择人而弑的凶光。每当狼眼里的凶狠杀意最浓时,就被曹森一眼瞪过去,狼眼就有稍许犹疑之色,稍稍按耐后,再蠢蠢欲动,又一次被曹森的目光阻止。

两对目光在无声的交战,没有决出胜负前,车队的末端没有枪声。

李度偶尔向后看了一眼,这条多次出生入死的汉子、精锐特种兵,被那双狼眼唬了一跳,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怎么包含了如此深的杀戮和仇恨?

一阵饱含了血腥的阴风刮过,夜空的血月被一片愁云遮蔽,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中,高速由远而近的一片低沉咆哮声中,表明车队正陷入包围。

“开车灯!”孙广华大喊一声。

车队大灯全部打开,把一条马路照的通亮,数不清的半狼半人怪物从四面八方扑向车队。两侧的刑警急忙开枪射击,却无法阻止狼人的脚步。

曹森察觉到危急,“郭敬,车顶,狮子吼!”

在明亮的车灯中,长龙一样的车队两端,各站立着一条汉子,同时仰天吸气,带起一阵轻微的啸声,当轻啸声达到顶峰,两条汉子发出巨雷的咆哮——呔!

吼声如雪崩、地裂、山塌,整座水井镇被震动,属于人类独有的阳刚和霸气让血腥的黑夜都在颤抖。即将扑到车队的狼人哀鸣呜咽,粗大的尾巴夹起来在原地徘徊不敢向前。

车队趁机驶达镇警所,孙广华和耿队长跳下车,指挥着刑警掩护孩子撤入警所内。

和曹森对峙的一双狼眼绿光大盛,直至转变成浓稠的血红,一声凄厉的狼嚎奔雷一样由远而近掠过车队上空,四周的狼人跟随其一同嚎叫,水井镇一时变成恶狼荒岭。

姜波不知何时出现在警所的围墙上高高站立,一杆狙击枪端的稳如泰山,砰!清脆的枪声在一片狼嚎中撕裂一条缝隙,加重的狙击弹呼啸着击中那对血红狼眼的中央,顿时狼的嚎叫威势大减。

孙广华等刑警被三条汉子的强悍所鼓舞,在四周狼吻环绕下,加快速度帮助孩子撤入警所。

又有三对凶光四射的狼眼从三个方向逼近众人,石达下车,闭目吸气,胸腹间倏忽鼓起,他抬腿在地上轻轻跺了一脚,一道看不见却可以感受到的震波向四周扩散,十几辆车的车灯跟随着颤动,狼群中一阵骚动,泰山神力对它们有相当的震慑力。

此时,曹森七名兄弟已经占据镇警所的七处最高点,他们就像七尊罗汉,牢牢扼守着警所的要害,不时用精准的点射逼退敢于进犯的狼人。在他们的庇护下,刑警们终于把孩子和父母都撤入警所,把大铁门牢牢关闭,孙广华又指挥着众人把警所内所有重物都顶在门后,再把手持长枪的刑警布置在警所四层楼的各个窗口。

一阵低沉粗重的呼吸慢慢逼近镇警所,曹森用枪侧加挂的强光手电循声照过去,只见一头三米多长、壮如野牛的狼人一步步走了过来,它有一对血红的眼睛,在额头中央还嵌着一枚子弹,蜿蜒而下的血水,让它更显狰狞;浓密油亮的浓黑皮毛掩盖不住一身粗壮结实的肌肉,身体两侧一双变异的爪子几乎全部由锋利如刀片一样的利爪组成;而它的标明身份、凸出的狼吻中,布满尖锐的犬齿,在灯光下反射着白光。

这头狼人比其它在警所四周乱转的狼人大了两号,且是直立行走,它的出现,让狼群兴奋,引起一片嚎叫声。

狼人王!石达认出它的身份,提醒曹森:“小心,它力大无穷周身似铁,很难对付。”

曹森站在围墙上,目光在狼人王身上打了个转,没有急于开枪,他在欣赏狼王的一身肌肉,心中颇有些可惜,一会这身肌肉就要变成死物,实在可惜。

狼王不知道曹森在想什么,但曹森的目光激怒了它,张开血盆大口对着曹森一声嚎叫。

曹森也一声吼叫针锋相对,两道强力声波在空中相遇碰撞,竟发出如实体相撞的声响,引发的气流搅的尘土飞扬。

一道巨大黑色的身影在尘土中如闪电射向曹森,曹森怒骂一声,XM8加挂的枪榴弹发射器和步枪同时射击,一串子弹伴随着榴弹一同命中目标,爆炸声中,狼王被打回地面,曹森也被气浪冲击从墙头跌落院内。

然而他马上又翻上围墙,硝烟中,墙头多了个人,一身的杀气,是郭敬。

狼王胸腹间被曹森打的血肉模糊,但它并不在意,直立的身子稍稍弓起,做势再扑。

兄弟二人面对彪悍的狼王,同时吸气……狼王眼中抹过一丝警觉,不容他们发出狮子吼,抢先腾身扑向墙头。

曹森和郭敬一声断喝,身体旋风般回转腾空,借着身体旋转惯性和跃起的力量,同时向狼王踹出一脚,正中狼王厚实的前胸,发出“咚”的巨响,像两把重锤敲响一面巨鼓。狼王一声怒号,又被踹了回去,兄弟二人也被弹下围墙,很快又翻了上去,依然和狼王对峙。

警所楼上的刑警们看着眼前的一幕,都抽了口凉气,心中对狼王的恐惧变成对曹森和郭敬的敬佩,还有震惊,这二位是人吗?

李度在楼顶看的心痒难忍,妈的,下次做战,老子说什么也要选一个靠近森哥的战位!他四处看看,怎么就这么一头狼王?再来一头到楼顶上来,也让我过过瘾。

实事给了他个巨大的惊喜,又有三头狼王在三面现身,同曹森和郭敬对峙的狼王相比,它们稍小些,但也有两米多高,直立着身子,狼眼森然、杀气四溢。

我靠,一下来三只,我真乌鸦嘴!

巨大的狼王显然不想再单挑围墙上的二位硬汉,仰天嚎叫,发出了总攻的命令。

狼人潮水般涌了上来,两米多高的围墙对它们来说就像一道门槛,抬腿便过。

曹森和郭敬首当其冲,狼人的利爪和狼吻不给他们发动狮子吼的时间,只能用突击步枪和拳脚应付,一时手忙脚乱。

孙广华指挥刑警们射击,阻击跃入院子里的狼人,分出人手给曹森和郭敬提供火力支援。

石达带领弟子固守警所办公楼的一层,一名弟子的武器是罕见的兵器日月轮,正好在这里大显身手,两团寒光裹住他的身体,在楼门口左右盘旋,靠近的狼人都被他削成两半。

石达见曹森和郭敬压力过大,猛吸口气,遥遥向二人的方向挥出一拳,围攻兄弟二人的狼人怪叫一声,被打开一个缺口。

“快退回来!”石达喊道。

曹森和石达却不肯跳下围墙,那只巨大的狼王一直没有参与围攻,他们知道狼王在寻找战机,二人撤入楼内,狼王就会趁势发动攻击,它的巨大破坏力,会给楼内的人员带来极大的损失。

抓住石达造就的间隙,郭敬替曹森挡下狼人攻击,曹森默契的吸了口气——呔!

一声狮子吼,把周围的狼人震的四肢发软、屎尿齐流,二声狮子吼,附近的大批狼人被生生震死。

狼王不给曹森第三次机会,狂风一样冲过来,却不是扑向曹森,而是一头撞在围墙上。

单薄的围墙已经摇摇欲坠,哪里经的起狼王的一撞,砖土横飞中,大片的围墙被撞塌。

曹森和郭敬临危不乱,在空中吸气准备一同对狼王使用狮子吼,震死狼王。

可是还有三只狼王,此时以闪电般的速度冲过来,其中一只被狙击手姜波一枪打了个跟头,另一只被李度乱枪阻挡,第三只最狡猾,从曹森背后扑了上去,其他人都在和狼人缠斗无暇分身,眼见那张利口就要咬中曹森的脖子,一个老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定!

那狼王一声哀鸣,身子竟然凭空定住,全身用力挣扎,不能移动分毫。

从围墙的缺口中可以看到,一个老人佝偻着身影、拖着疲惫的步伐,一步步走过来,身后的圆月不知何时恢复了清明,随着他的脚步一点点移动,老人每走一步好像都承担着月亮的重量,每迈出一步,明月也就往下坠落一分,当他走到院墙边,月亮已经落在他的身后,仿佛老人是从月亮中走出来。

这老人,就是久未露面的东大退休清洁工——孙德荣。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都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的世界。”老人声音不大,口齿不清,但每个字都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巨大的狼王低声咆哮着,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看老人的眼睛。

“还不走?难道要我老头大开杀戒吗?”

狼王心有不甘的怒号一声,所有的狼人齐声嚎叫,让人如同置身于荒山野岭中。

“走!再也不要回来!”

老人的声音含有雷电之威,不可抗拒的威严,所有狼人的耳朵向后贴伏,目光犹疑不定的看着狼王。

狼王似乎在衡量,最终下了决心,长嚎一声,带领狼人潮水般消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