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触动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触动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就……就这样走了?被一个老人几句话给打发了?眼前的一幕让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石达看向老人,双目似乎被老人身上看不见的东西打了一下,忙眯起眼运足泰山神力再看,他诧异的发现,自己竟然不能锁定老人准确的位置,似乎老人一直在做没有规律的振荡,石达不能把目光聚焦,这是什么本领?

“孙老师!”曹森和郭敬规规矩矩的过去问好,当初曲江和女友月儿在东大遇险,就是这位老人搭救了他们。而且,静哲曾经和老人一同生活了几十年,一直由他照顾,曹森也要向老人表示敬意和感谢。

“咳咳……人老了……咳咳……”孙德荣摆着手连连摇头,弯着腰费力的咳嗽,“你是曹森,你是郭敬,老头没记错吧?”

“孙老真是好记性。”曹森笑着说,“您怎么到水井镇了?您不来,我们兄弟就交代到这里。”

“你这是客气话,老头听得出来,”孙德荣看看四周,“可你还真说中了,我不来,你们这一院子人一个也活不了。年轻人呵,没长进啊!”

曹森佩服老人刚才展露的那一手,不战而屈人之兵,几句话吓退了群狼,但他这样说,曹森心中不服气。

“把你的战友都请下来,让老头看看。”老人又说道。

曹森对楼顶招招手,楼顶上的姜波、李度等队员生怕错过了高人指点,也不走楼梯,在排水管、窗台之间倒几次手、蹬踏几下,人就下到平地,排成一排站在老人面前。

“都不错,都不错,咳咳……曹森啊,你可别把你的兄弟往沟里领,”老人说话不见外,但听起来也够人喝一壶,“你们知道刚才面对的是什么?是狼皇,在异界最狡猾凶残的生物,谁见了它都让着三分。你们知道异界有多少强大的生物吗?咳咳……懂点子似是而非的狮子吼,就敢和狼皇对阵……咳咳……”

狼皇?什么东西?异界,又是哪里?曹森一头雾水。

“就这点子人手,自保也许没问题,可你们挡的住狼人冲入楼内吗?狼人拿那些娃娃威胁你们,你们怎么办?”

兄弟几个刚才打的痛快,没时间也没功夫去考虑这个问题,现在想想,别说不让狼群冲入楼内,再打下去就连自保都有问题,可是谁又知道突然间来了这么多怪物?

“曹森呐,来来,咳咳……我告诉你。”老人向曹森招手,身子咳的弯了腰。

曹森连忙上前去搀扶老人,刚走近老人一米之内,眼前突然一花,扑通摔了个狗啃屎。他本能的想翻身起来,身体却像被万斤巨石压住,一动不能动。

“你听好了,以后想活命,就别拿狮子吼做宝贝,那是佛家用来喝醒沉溺红尘的小和尚,那些妖魔鬼怪是小和尚吗?你对它们咋呼管用吗?你现在对我来一声狮子吼,让我听听!”

曹森被压地上呼吸都困难,哪里能做狮子吼?

“你不服气吗?说你呢。”老人一点郭敬,“来一声,让老头我听听。”

郭敬性子硬气,他自然不服气,也不想想老人多大的年纪,张嘴就是一嗓子。老人身后的半面院墙原本就被狼人破坏的差不多,这一嗓子过去彻底散了架,老人全身上下却纹丝不动。

“你说什么?咳咳……我老头耳朵背。”

老人一句话把郭敬羞的面红耳赤。

“起来吧,以后好好照顾静哲,去找星海,它才是你的宝贝,想活到我这把年纪,就要找到星海。”他说着往外走。

“孙老,那些狼人怎么来的,还会来吗?怎么找到星海?”曹森爬起来急忙喊着问道。

“狼人的事不用你管,咳咳……挺好的个孩子,就是有点子糊涂……咳咳……”

老人佝偻的身影在咳嗽声中渐渐消失,姜波目测了老人走动的速度,暗中伸一下舌头,好家伙,比汽车还快,时速至少二百公里。

李度晃着脑袋陶醉的说:“高人,世外高人啊!”

曹森却在想着怎么把黄金徽章戴在老人身上,他不愿佩戴,掖兜里也行。

石达看的有些眼晕头晕,他一直想锁定老人的准确位置,却一直没有如愿,直到老人离开了,他才好过些。石达心中骇然,此人到底是谁?还有,他是不是人?

曹森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把所有队员和三大门弟子点了遍名,让他高兴的是没有谁受伤。

看到郭敬还在出神**,曹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孙老的意思是碰到强敌狮子吼没用,碰到个小偷小摸什么的,吼两嗓子还是管用的。”

“你怎么知道谁是强敌?狮子吼什么时候管用?”郭敬反问。

“吼过不就知道了?”

“靠!”

突然四楼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位于四楼最外侧的一处房间火光四起,被炸碎的玻璃和杂物下雨一样掉落下来。接着就听到耿队长撕心裂肺的哭声:孙局——!

曹森知道不好,急忙往楼上冲,来到四楼一看,楼道里跪了一地人,那些年轻的父母都跪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耿队长被两个刑警按倒在地,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孙局”,一边挣扎着想冲入大火中,那两个刑警也是泪流满面。

怎么了?孙广华怎么了?曹森焦急的想,他冲到大火旁,一看现场就知道是TNT爆炸后引发的大火,“怎么回事?!”

一名刑警哭着说了事情的经过。

老人吓退狼群后,孙广华惦记孩子的安全,就到四楼安置孩子的房间查看,水井镇的镇长意想不到的蹦了出来,身上捆着炸药,抓了两名孩子做人质,让孙广华提供逃跑的车辆。双方正在僵持中,郭敬应孙老的要求在楼下来了声狮子吼,镇长被吓的一愣。孙广华趁机扑了上去,一手攥住镇长绑着导火索的手,一只手把两个孩子救下来。

镇长一看人质没有了,就拼命拉着了导火索。镇长并不是专业罪犯,导火索点燃到起爆还有几秒钟的时间,原本孙广华是可以逃生的,但四楼的各个房间里都有孩子,只有楼道顶头的厕所里空无一人,于是孙广华紧抱着镇长冲入了厕所,轰隆一声响,两个人被炸的粉身碎骨。

曹森听了心中说不出的难过,一个好警官、好局长没了,没死在凶恶的狼人手里,反倒是和不起眼的镇长同归于尽,而这镇长,在平时随便哪名刑警都可以对付的了,可他硬生生拉着一位尽职尽责的警官一起离开,操!

郭敬等人俱都难过默默不语。

周鲁平招呼大家先把火扑灭了,众人一齐动手,把大火扑灭。

曹森看着狼藉的现场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回想自己刚见到孙广华时,嫌弃他一口方言像个土老冒,嫌弃他不懂官场礼节、不会说场面话,嫌弃他车里有汗脚味,心中看不起他。可就是他,做出了舍生救人的壮举,曹森感到自己误会了一个真正的汉子,冷落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可他再也没有机会弥补自己的错误,心中充满了悔恨。

孙广华的死,也触动了曹森心底的正义感和责任感,也许,他应该为这个社会多做些事情,因为社会或者说上天给予他的,远远超过普通人。孙广华的死,让曹森认识到身上的责任和肩上的重担,他再也不能忽视这些。

周鲁平小声的提醒曹森:“长官,问问警所的人,镇长是怎么藏到这里来的,以后再查,恐怕难度更大,孙局的牺牲,还有其中的谜团就……”

曹森点点头,他知道周鲁平还有层意思没说出来,镇长在狼人袭击前把孩子骗出家,也许是针对孙广华,也许是针对他和梅苑的人,这必须尽快查清楚。

“把今晚警所值班的人都叫到二楼,我在那里等着。”

“是!”

看到郭敬等人不用说,就自动把整座楼又搜索了一遍,曹森心中更感到这些兄弟的可贵,失去了一个好大哥,今后可不能再失去这些好兄弟,星海,我一定要找到你!

他来到二楼,找了间办公室进去点上烟沉思,先不管镇长受谁的指使打的电话,先要考虑清楚镇长这样做期望看到什么样的结局,如何才能逃避日后的调查,然后再反向推理回去,就有可能发现什么。

把几十个孩子骗出家门,知道这事情的肯定就不止这些孩子的父母,还有爷爷奶奶等等,镇长不可能全部灭口,他如何在事后解释自己的行为?

曹森左思右想,只有一个可能:镇长知道今晚会出现大批狼人,警力不够用,再用小孩分散兵力,好让狼人顺利杀掉刑警和梅苑的人,之后他就可以说,把孩子送到镇办公大楼是孙广华甚至是他曹森的命令,反正死无对证,那时他只要找一两个证人证明他说的话就可以了……等等……证人?警所可能有镇长的同党!他跳起来抓起枪往外跑,要命令封锁这里。

迎面碰到周鲁平和耿队长,以及不少义愤填膺的刑警,押着两名鼻青脸肿的警察,看样子没少吃苦头。

周鲁平和耿队长都是断案的老手,曹森想到的,他们不可能想不到。尤其耿队长对水井镇很熟悉,三下五除二就把心怀侥幸的两名镇长同党排查出来。

曹森问清楚了,看着两张龌龊的脸,又想起孙广华的音容笑貌,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人给了个窝心脚,把两人踹的直吐血。

其中一人哀求着:“长官,我错了,我该死,求求长官,您别打了,别打了,您也是警察,警察不能打犯人!”

“我打的就是你们!你们可以去省里告我,去总局告我!”曹森恶狠狠的说,“只要你两个明早能出的了这座楼!”

“我该说的都说了,求求您,长官,留着我还有用,放我一马吧!”那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周鲁平手脚很快,证词已经搞好了,递给曹森看。

曹森扫了一眼,证词和自己推断的基本一致,但关键点并没有涉及:谁指使他们这么做的;事后栽赃孙广华还是他曹森。这才是证词中的关键点,知道了前者,可以顺藤摸瓜找到最终主谋;知道了后者,可以搞清楚这场阴谋针对的谁。

曹森用心平气和的声音询问两个人,这声音比恶声恶气更令他们胆寒,指天发誓说自己的确不知道,他们只是被人利用的小卒子。

耿队长双眼通红,抽出电棍把两个人电的满地乱滚,口吐白沫直翻白眼,“你们这群杂碎,眼看着这么多同僚、娃娃要去送死,你们的良心让狗吃了?!”

这质问两名内奸实在找不到理由辩解,干脆装作晕过去逃避。

曹森望一眼周鲁平,用目光询问两名内奸还有没有用处。

周鲁平摇摇头,这样恶毒的计划,在计划没有出来结果前,镇长都很有可能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就更别说两名小小的喽啰。

看看屋子里这些愤怒的刑警,曹森认为让他们出出气也好,也算是给孙广华一点补偿吧。他示意周鲁平一同出去,临出门前,曹森装作有件事情突然想起来,“耿队长,请你出来一下。”

两名内奸一看三位长官都要离开,再也不敢装晕,哭嚎着救救他们。

曹森三人就当作没听到,把门重重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