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扬名(四)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扬名(四)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晚八点,上津市华灯初上,这座被誉为全世界最美丽的灯光城市,让所有人徜徉在流光异彩中。

莲花会展中心的多功能餐厅,迎来峰会的第一场酒会,酒会按国际惯例以自助的形式举行。这是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比较头疼的场合,酒会不像召开会议,所有来宾都乖乖坐在指定的座位上,像一群听话的小学生。在酒会上,来宾们要吃、要喝、要交谈、要去洗手间……他们是流动的,像幼稚园的小朋友,到处乱跑,场面就比较难以掌控。

因此所有的安保人员严阵以待,迎接第一场酒会的考验。

数不清的豪华车在餐厅前开进开出,数不清的闪光灯频频闪亮,国际的顶尖人物在此聚集一堂,他们有着各式各样的目的;而他们的夫人,无论在酒会开始后如何表现,下车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争芳夺艳。当女士们挽着自己的丈夫进入餐厅前,都会露出最迷人的笑容,留下最灿烂的身影,不管她是年过七旬还是风华正茂。

两旁的记者把闪光灯当做通用机枪,咔哒咔哒,手指按快门的速度比机枪的射速还快。一些有经验的记者,脖子上挂着几部相机,不仅有长短炮,也为了节省时间。一个胶卷拍摄完,没有时间更换胶卷,马上端起第二部相机继续狂摁快门。

餐厅里,用珠光宝气来形容大厅里的奢华都显的寒酸,曹森一身西装站在角落里突然有个想法,要是有谁把这里打劫了,国际顶级珠宝界的价格会有多大的浮动?

腾飞端着一杯白水笑眯眯的走过来,同曹森碰一下酒杯,“盛会啊!”

“盛会!”曹森抿了一口酒杯里的白水,很贵族的回应。

“兄弟们都就位了。”腾飞小声说。

“再去挨个提醒一遍,千万不要轻易拔枪。”曹森不放心的说。

如此规模如此级别的酒会,如果不是梅苑的特殊性,他们至少要再训练两年才有资格进入外围,想进入大厅,也许一生都没有机会。没经历相关的系统训练,曹森担心兄弟们过于紧张,做出荒唐的举动。

腾飞处理完军备区的事情,带领所有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上津市,连和曹森讲述处理情况的时间都没有,就加入了酒会的安保工作。

十九名特战队员,曹森的所有好兄弟都混进了酒会;三位门长还有能力强的十几名弟子也在场,他们都着华丽的晚礼服或盛装,表面保持微笑,内心非常紧张,毕竟,这样的场面他们都是第一次经历,如此重大的责任第一次承担。

胖老头在各国嘉宾中应付自如,目光不时扫过梅苑众人,他也紧张。让这样一群没有经历系统训练的人进入会场,他肩膀上担的风险一样巨大。但这风险他不能不承担下来,万一酒会里出现阴灵,在场的保镖不能有效处理,那后果……胖老头一口把酒清空,得体的同一位黑人朋友寒暄了几句,走到曹森身边。

“没发现问题吧?”

“没有,长官。”

“告诉兄弟们别紧张,峰会后,好好犒劳你们这些有功之臣。”

“呵呵,谢谢长官,我记住了。”

看到曹森能笑,胖老头欣慰,自己没看错人。许多经过多年训练的保镖,第一次加入这样级别的酒会,哭、笑都不会,甚至有的会紧张的失明、失聪,上洗手间分不清男女。

胖老头和一个金发碧眼的高个老头热情的拥抱,曹森慢慢退到阴暗处,再次用喉麦提醒梅苑所有人,不要紧张,不要走神。

梅苑的人分成了两部分。异能者充当来宾,真正混入嘉宾中,当然,他们不会和外宾交谈,只是在酒会中逛来逛去;曹森等十九个兄弟无论穿什么衣服,身上的气质改变不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保镖,他们就是今晚身穿盛装的卫士,统统靠边站,墙根下、大门边是他们的位置。

云婆婆穿了身旗袍,花白的头发整齐的绾成发髻,倒也有几分韵味,她不时向外宾礼貌的点头微笑,手里的酒杯纹丝不动,酒却微微荡漾,显示心中的紧张。

老道穿了民族传统服饰,扮作云婆婆的老公,在云婆婆身边充当护花使者。没错,是护花使者,云婆婆年轻时显然也是大美人一个,精心打扮后再次焕发美丽。外宾中一些追求异国情调的花花老头,并不介意在应酬之余,给自己找点浪漫。但都被老道挡驾,而且颇不客气。

石达一身燕尾服,气宇轩昂,被外交部一位女副部长看中,拉着当了自己的男伴,告诉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当她举杯时,他就微笑点头,也举杯;当她和某人拥抱时,他就上前握手。石达没有推辞,有模有样的履行自己的职责。

三位威震异能界的门长,渐渐融入到华丽的酒会中。无线耳机的使用,让三位门长从外表上看不出一丝保镖的样子,他们身上没有曹森兄弟那刀锋一般的气质。

实际上,酒会中有无形的圈子,国家元首不会找副部长聊天,金融大鳄也不会理会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就是有想趁机巴结的,大人物身边也有专业处理这类事情的人,把他礼貌的请走。所以,梅苑的人基本接触不到超重量级的人物,在这个酒会里,胖老头都是兵。

然而事情总有例外,当国家领导人出场时,他身边的女伴,竟然是梅芳!这让很多人惊讶万分,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香香。

领导人的妻子身体突然不适退出了酒会,作为主人孤身出席酒会是失礼的,于是外交部要负责给领导人找一位合适的女伴,安全部的人还要审核,这需要时间,领导人就在休息室中安静的等候。

休息室外的走廊里有三位盛装美女路过,身着三种不同的晚礼服,一位雍容高雅,一位清丽脱俗,一位秀气俏皮,她们正是梅芳、静哲和香香。

国家领导人休息的地方有多少重警卫?她们不知道,因为她们有黄金徽章,因为她们迷路了。

原本三位美女是要和三位门长一起进入酒会,但香香晚饭的时候喝多了一种她非常喜爱的饮料,要去洗手间,女孩毕竟是年龄小,在这样的场合一个人不敢去,拉着姐姐一起。

静哲也紧张,也想去洗手间,于是三个人同道。

贵宾和服务人员用的洗手间是分开的,她们三个在寻找洗手间的过程中,被外交部的人引错了地方。怪就怪梅芳的气质过于高雅,静哲过于美丽,香香挑选的晚礼服过于昂贵,外交部的礼宾很有把握的把她们三个领入贵宾区。

进入贵宾区不仅需要有礼宾引导,还要有保全人员的认可。香香非常喜欢自己的黄金徽章,就把徽章当作胸针别在了礼服上。黄金徽章是峰会认可的标识之一,代表的是梅苑,梅苑在峰会中的任务又非常独特,数层警戒圈都以为三位要执行什么任务,连问都没问就放行。

双重误会下,三人误入贵宾区。

从洗手间出来后,三人就傻了眼,那个刚才一直微笑引路的人去哪里了?她们可没有曹森兄弟的本领,路走过一遍就记住。

礼宾是不会一直等候她们,领到洗手间他的任务就算完成,实际上礼宾也没有资格进入贵宾区,他只能大概指引一下。

接下来怎么办?三个人就想自己找路偷偷溜回餐厅,却误撞入国家领导人所在的区域。

她们马上被领导人的贴身警卫拦截下来,在这里黄金徽章不好用。

香香不满意警卫的态度,就和警卫吵了两句,清脆的女声在走廊里挺响亮。

国家领导人正想出来走走,就看到了这一幕,被香香噘嘴可爱的样子逗乐。

“这位小姐,谁惹你生气了?”领导人和蔼的问,具有穿透力的男中音听上去很有磁性。

香香平时贪玩,对国家大事漠不关心,看电视除了动画片和言情剧其它一概不看,几个国外领导人她认得是因为网上论坛里有他们的照片和flash,国内的她就不关心了,哪里知道眼前这位挺帅的中年男子是国家的领导人?便挺不乐意的回答:“我要从这里过去,这大个子不愿意,凭什么呀?”

“呵呵,是没有什么凭据,但……这是规矩。”

“规矩?谁家的规矩?”香香不屑一顾。

梅芳认得眼前的男子,把妹妹拉到身后,微笑着说:“长官,我妹妹还小,她不懂事。我们这就离开。”

领导人愣了一下,眼前的这优雅的女士,和自己妻子年轻时何其相似?尤其那带着忧郁的高雅,简直神似,当初自己正是被这独特的气质所打动、所着迷,才有了几十年始终如一的爱情。他一时无语,默然看着如梅花绽放的梅芳。

“芳姐,咱们走吧。”静哲也认得眼前是何人,不想给曹森惹麻烦。

领导人再愣一下,今晚怎么了,女士中的尖子都跑到这里来?

梅芳轻轻对领导人点头致意,转身要走。

领导人看着梅芳单薄的身体,略带寂寞的背影,突然说了一句让他自己都吃惊的话,“请等一等。”

梅芳回身看着他,领导人转瞬间已经做了决定,“如果您是一个人来参加酒会,我能请您做我的女伴吗?”

梅芳大吃一惊,静哲大吃一惊,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只有香香又撇着嘴,打我姐姐主意的人多了,原来这家伙也是一个,色狼!香香在心中给了个外号。

“谢谢您的邀请,我愿意。”梅芳目光一转,笑语嫣然。

这次是连香香在内都大吃一惊。

领导人的保镖、助理、秘书等等都额头见汗,这……如何是好?

两名当事人却谈笑自若,在对方的邀请下,梅芳进入休息室小憩,领导人用幽默的用词提醒了梅芳在酒会中需要注意的事项。

安全助理马上让人调查梅芳的身份,很快知道了一切,警察总局局长被叫来询问。

胖老头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笑着说:“这又如何?难道他就没有一点自由?”说完转身要走,又回头加了一句,“梅芳堪当大任。”这才施然而去。

当有人要阻止时,梅芳已经挽着领导人的胳膊出现在酒会。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静哲小声给香香说了一句,引起她一声惊呼,“啊?色狼是……”

静哲急忙捂住她的嘴。

曹森在来宾中响起第一声诧异的感叹时,目光就扫了过去,正好和梅芳的目光相撞,看到她清澈的眸子中带着一丝笑意。曹森先是吃惊,接着向梅芳伸出大拇指,嘴里却小声的说,“腾飞,去查清楚怎么回事。”

然而,另所有人包括梅苑的人在内都没想到的是,让他们惊异的事情还在后边,一位谪落凡间的仙子出现,把众人的目光从领导人和梅芳的身上挪开。这位仙子就是静哲。

静哲从没有机会完全展示自己的美丽,今天无意中做到了。女士的晚礼服,是所有服饰中最适合在夜色的灯光下,衬托女士的娇美和艳丽。柔和而明亮的灯光,让晚礼服就像有了生命的绿叶,把主人衬托的格外动人。

美丽的精灵第一次向众人完全展示自己的美丽,那纯洁、纯粹的美,打动了所有人的心,人们惊叹、赞叹、感叹,甚至是感动,感谢上天让他们有生之年能看到如此美丽的女人。

人们心中都冒出同一个问题:她,是谁?

静哲胆小,怕鬼,怕黑,但同时她也身出世家,从小就在众人的目光中长大,听了无数的赞美。在这个世界最顶级的名利场,面对众人,她内心最深处的表现欲望被激发,脸蛋仅仅是轻轻红了一下,一种从未有过的精神气质如沉睡的种子发芽一样,在精灵身上飞速生长、茁壮,她的眼睛向四下轻轻一扫,目光所到之处,人们感到周围亮了起来,目光移开后,四周还是那么的亮,于是酒会因为一个精灵的出现,照亮了会场。

看到静哲在无数道目光中,微笑着把黄金徽章别在自己腰间,曹森咽了口吐沫,老将出马,一个顶仨;静哲出马,顶起整个梅苑。从今天起,梅苑扬名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