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扬名(五)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扬名(五)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酒会中,胖老头和安全部部长凑到一起交流现场情况,顺便聊天。

“你怎么不把梅苑弄到总局里?”部长不无嫉妒的问。

“嘿,放南泉市安全,梅苑性质过于特殊,位置提的太高……哈哈。”胖老头打起哈哈。

部长明白总局局长的潜台词,梅苑的人如果到了总局,影响力会更广,和上面接触的机会也多,对国家安全、对总局局长权力的安全都有隐患,不如放在南泉市,召之即来,挥之既去,万一有问题,还可以用省厅缓冲一下。老奸巨猾!部长心中给胖老头下了个评语。

只是,曹森带领的梅苑,会乖乖按照胖老头的构想发展吗?至少从静哲现身后,事情就超出了胖老头的控制范围。

到会的各路金融豪杰中,有不少钻石王老五,静哲身边总是围满了人。静哲开始招架起来还力不从心,慢慢便驾轻就熟。尤其她接受的外语教育,是上个世纪初的老式教学,很多用词和语句显得古老典雅,如果是普通的沙龙或酒会,静哲所讲语言会被认为不合时宜、卖弄学问,但在这里恰恰凸显了她的高贵身份和贵族气质,把几个百年豪门出身的单身大亨迷的晕头转向,没用多少时间,静哲就婉拒了一艘豪华游轮、一幢带森林的别墅和一条伊丽莎白女王曾经佩戴过的钻石项链。

香香也很吃香,因为她的胸前有和静哲一样的标志,尽管香香不懂外语,但可以用手比划啊,她毫不客气的和明着找她搭讪、实则来打探静哲消息的人碰杯,碰了就要干掉,哪位不喝的一滴不剩,小丫头只要稍稍表露不屑的目光,那边的酒杯立刻清空。

重任在肩,曹森没功夫在意静哲她们,目光时刻在处处搜寻,他的身边有名三大门的弟子,手里托着一盘精美的点心,点心不能吃,里面放着罗盘,曹森给他的命令是眼睛片刻不能离开罗盘上的指针,一秒钟都不行。在旁人看来,那弟子就像从来没吃过蛋糕,捧在手里不知道从哪里下嘴,只有干瞪眼。

曹森的无线电和负责会场安全的国家政务院特勤一处、二处时刻保持联系。一处负责针对国内犯罪分子可能的威胁,二处负责国外某些恐怖组织可能的威胁,两个处下属的精锐特工,其常规攻击力还要在曹森兄弟之上,那是一国之精锐。三方紧密协调,把莲花会展中心把守的像铁桶一样。

然而再严密的铁桶也有空隙,想钻空子的人要做的远比保全人员简单。

酒会现场总体上是不规则的梯形加上一段圆弧,曹森所在的位置是梯形上底边的端点,视野基本可以笼罩全部会场。他着重注意非常规异常情况,但到现在,最异常的就是静哲的美丽,其他一切正常。

“老K,老K,我是零幺,会场房顶有异常,你去查看。”现场安全总指挥呼叫曹森。

“零幺,老K明白。”

曹森呼叫了郭敬和司马德,又对会场里的石达一点头,后者马上礼貌得体的向那位女副部长道歉,跟在曹森身后出了会场。

四人匆忙进入工作人员专区,从维修通道赶往屋顶。当曹森就要踏上楼梯的时候,一名挂着工作牌的男性工作人员引起他的注意。

此男子神态稍微有些慌张,眼神躲避曹森审视的目光。

“你,别动!”曹森停住脚步轻声喝道。

那男子额头见汗,慌张的站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引起曹森误会的动作。

“零幺,我是老K,工作区维修通道入口,有人需要核查。”

“零幺明白,老K立刻去屋顶。”

“老K明白!”

曹森看到一处的两名特工走过来,对他们一指那名男子,转身上楼。

把楼顶里外搜索了一遍,原来是一只喜鹊不知如何钻入顶层,飞动的声音惊动了震动探测仪,来搜查的特工又找不到震动的来源,害怕有意外就呼叫了支援。

石达用极其轻微的泰山神力把喜鹊惊出藏身地,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曹森不敢掉以轻心,此时别说是只喜鹊,就是一只蚂蚁不该出现却出现了,也要把它的蚂蚁洞找到刨开看一看。

“门长,清理一下吧。”

石达点点头,运起泰山神力,轻轻一跺脚,整个楼顶轻微波动了一下。见没有异常,石达又是一脚,还是没有异常,曹森终于放心了。

“零幺,老K报告,安全。”

“收到,老K回到岗位。”

“是。”

曹森把抓住的喜鹊交给一名总局的特警,这里是他们的控制区域。这只倒霉的喜鹊下场如何就要看安全官员的心情了,如果碰到一位极端小心的官员,喜鹊会被解剖检查。

和总局的特警打了招呼,曹森四人下楼,来到工作区,那名引起曹森注意的男子已经走开,一处的两名特工还在那里巡视,见曹森下来,就解释说那工作人员把一整袋、十斤完好的黑胡椒粉,当作过期食物处理了,会场黑胡椒粉不够用,正紧急从仓库调拨,他担心被发现自己的失误,所以紧张。

曹森笑了一下,十斤胡椒粉,嘿,一般家庭需要吃几年?

回到会场自己的位置,曹森总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哪里不对又说不清楚,仔细梳理一遍刚才的经历,他恍然,那工作员有问题,扔胡椒粉的借口不对。在这里的食品原材料,都是经过几道检验才能进门,检验员恨不得把每一粒面粉都放到显微镜下检验,根本不存在过期的可能!

但是,这个借口也最能迷惑人,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事情俯拾皆是,可以说他是利用了安全人员的下意识,自然而然的认为理所应当。

“零幺,老K呼叫,食品加工区有问题。”

“请讲!”

曹森讲述了自己的看法后,在无线耳机里,他清楚的听到安全总指挥骂了声:“操!”

可以想象,一处的特工现在肯定像战场冲锋一样寻找那名工作人员。

“曹森,罗盘有动静了!”一直站立在曹森身边的弟子紧张的声音都走样。

“哪里?”曹森血液也加快了流速。

那弟子把蛋糕直接扔到地毯上,竖起罗盘看着指针,和刚才水平指示的方向重叠,“侧上方!”他指着屋顶一个位置说道。

操!曹森心中也骂了一句,双管齐下啊!

“郭敬、李度、司马德、候峰、姜波跟我来!”曹森小声命令,又给石达做了个眼色。

这次石达没有看到,那位女部长却看到了,不等曹森用无线电呼叫他,女部长说话了,她早猜测出自己临时请的男伴是什么身份,用很温柔的轻轻说:“先生,您的朋友在叫您。”

石达侧头一看,急忙赶了过去,一个隐蔽的手势,身后跟了五名弟子。

一共十一个人,在曹森带领下往刚才去过的工作区赶,曹森边走边向总指挥汇报,又提醒楼顶的特警,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酒会现场里,所有留守的梅苑人马都得到了警示,进入临战状态。异能者法器在手,腾飞等人把手枪保险打开,真要有意外发生,半秒钟的时间都耽误不得。

梅芳发现了自己同伴的异常,不露声色的把领导人往云婆婆和老道身边领。

曹森等人来到顶楼,看到所有特警都如临大敌,曹森做一个后退的手势,让特警们藏到他们身后。

因为所在位置外观是一瓣莲花,所以顶楼的空间很不规则,面积不到三百坪,最大高度却有近十米,固定支撑的钢管如蛛网纵横交错;地板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橱柜、杂物,把地形搞的非常复杂。出入只有一条楼梯和一部货运电梯,曹森让总局的特警守住楼梯和电梯,他带人小心的搜索。

石达感觉不到异常,而罗盘却告诉大家,这里有阴灵存在,而且罗盘上的指针不停的旋转,说明那东西在不间断的转换藏身的地点。

石达想用大范围的泰山神力把阴灵直接杀死或逼出来,曹森轻轻摆手,他已经发现了一个目标,是一只半尺多长的蝙蝠,在钢管组成的网中灵巧的盘旋飞舞。从表面看它和普通蝙蝠没有任何区别,但曹森却注意到它的目光在有意无意的往下看,而谁都知道蝙蝠的眼睛基本是摆设。

曹森抽出小腿上深蓝色的战术刀,对郭敬示意了一下。

郭敬看一眼蝙蝠的飞行轨迹,弯下身在裤脚一摸,扬身甩手,一道蓝光直刺蝙蝠,蝙蝠灵巧的侧身躲过,却没躲过第二道蓝光,是曹森紧随其后甩出了飞刀。蝙蝠被沉重的刀柄击中,翻着跟头摔落到一堆纸箱中,溅起一团尘土。

司马德和候峰马上据枪跟进,枪口笼罩住纸箱。郭敬的战术刀准确的穿过几根钢管间的空隙,在空中划了个弧掉落下来,他紧赶两步手一顺已经把刀接住。而这时,曹森的刀已经回到手里。整个过程中除了蝙蝠,两把刀没碰到一样东西

总局的特警心中叫好,明白这一手的难度,他们谁也做不到。这就是特警和特种兵的区别之一了,用刀技巧在特警中应用并不是很多。

曹森和司马德持刀,刚要划开纸箱,石达突然低吼一声,遥空一拳击出,几名弟子的攻击随后跟到,一柄木剑、一把日月轮、一道气刃带着呼啸钻入纸箱。

砰的一声响,纸箱四裂,一条人影冲天而起,两道蓝光紧随其后,还有一团火球和一支冰箭。蓝光是曹森和郭敬的刀,火球和冰箭是三大门弟子的攻击。

那人影动作敏捷迅疾,一碰触到钢管突然转向躲过攻击,却忘记了下面还有位三大门门长之一的石达。

石达又是一拳凌空击出,人影后背上溅起几朵闪电的火花,他闷哼一声坠落,在空中露出十只利爪顺势扑向石达。

石达未及挥拳,李度、姜波甩手投出格斗刀,噗噗两声没入人影,曹森腾空而起,身体在空中180度旋转,右脚挂着风声踹到人影身上,不及人影落地,木剑、日月轮、气刃又呼啸而至,同时命中目标。

扑通!人影摔到地板上,绛黑的血液还没有散开,司马德和候峰揉身而上,蓝光一闪,又是两刀插在身上。

一名弟子过来很利落的用一根墨线把人影捆个结实。这时众人才看清楚,他是一只吸血鬼,全身已经被打的体无完肤。

电光火石的瞬间,如苍鹰博兔、鱼鹰掠水的博杀,也幸亏总局的特警久经训练看的清楚,无不惊叹,这些人,到底怎么训练出来的?各种攻击手段不仅花样繁多闻所未闻,且配合默契、攻击精准,天下谁能从这样的进攻中逃脱?

“说!”曹森蹲下身一声低,用上了狮子吼,“你们有多少人?来这里什么目的?”

吸血鬼被震的绛黑色血液不断从口鼻中喷出,蔑视的看一眼曹森,却一字不答。

“看看这是什么?”曹森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闪光灯,闪光灯下有个点摁开关,曹森两根指头搭在开关上,“给你留个影?”

吸血鬼瞳孔收缩,想向后躲避,被郭敬一脚踏住。

“我没有时间和你罗嗦。”曹森闭上眼摁下开关。

沙的一声轻响,顶楼闪亮了一下又恢复了原来的亮度。

吸血鬼脸上出现条条裂纹,原本英俊的一张脸像被锋利的匕首狠狠划了十几道伤痕。

曹森手指再动,又是一个闪电划过,吸血鬼脸上冒出清烟,一张脸已经不堪入目。

石达看着吸血鬼紧紧咬在一起的破裂嘴唇叹口气,“曹森,去忙吧,他什么也不会说。”

郭敬嘿了一声,拔出吸血鬼身上的一把战术刀,唰唰挥动两下,卸下吸血鬼的两只胳膊。看一眼刀上的编号,随手扔给李度。

李度抿掉刀上的血迹,嘴里嘟囔了一声:“脏了我的刀,怎么不用你自己的。”

收拾好个人的武器,曹森留下一名弟子协助总局特警看守奄奄一息的吸血鬼,带领人马下楼。总局的特警自动给这支从没有见过的部队让路,此战给他们的震撼过于强烈,不仅是因为梅苑人掌握的各种奇怪攻击方式,还有他们对待敌人的狠辣和干净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