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扬名(六)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 扬名(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零幺,零幺,老K报告,顶楼处理完毕,回到自己位置。”

“收到。”

曹森返回会场刚才的位置,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领导人身边的梅芳瞥一眼曹森,轻轻吐了口气。

香香不乐意的给曹森一个白眼,又一场战斗错过了,她裙子下面偷偷带了把小手枪呢,就像电影那些美女侦探一样,枪套绑在大腿上,粉嫩雪白的腿和黑色的枪套对比后,更性感更富有魅力,可惜,没人看到,她最想让森哥看,更可惜,小丫头没那胆量,而且她也知道,她的森哥即使看到也不会去注意她修长粉嫩的腿,而是把枪没收,再狠狠训斥一顿。至于小手枪,是她偷偷抓了马爷一个手下,硬逼着他给淘来的。

曹森不知道香香脑子里的各种念头,他很紧张,多次出生入死养成的直觉告诉自己,今晚的酒会绝对不会平静,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黑胡椒粉和吸血鬼事件,都是某种阴谋或行动的征兆,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白莲会展中心在面临什么样的威胁?

安全事务总指挥也察觉到了危险,应急方案一个接一个的实施,酒会内歌舞升平,会展中心外就像成了兵营,各种军用车辆、装甲车已经把方圆几里的区域变成禁区,与会展中心相邻的所有建筑上都布置了狙击手,大批的武装警察和军人封锁了所有的道路。

“老K,我是零幺,酒会现场可否实施B方案?”

“可以实施!”曹森回答。

“收到。”

“老K,注意苏国总统浦京,刚刚得到消息,苏国国内的分裂组织派出了精悍杀手,要在上津市刺杀总统,会场中,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零幺的声音很紧张。

“老K明白。”曹森向外交部的一名高级礼宾招招手,把他叫到身边。

“你把我的人介绍给浦京总统,尽量安排他们在一起。”

礼宾为难的说:“用什么身份引见?”

“道教领袖、周易大师、星象学泰斗、神秘自然学家,随便你怎么说都行。”

礼宾知道曹森的身份独特不敢不答应。

“涛涛,你扮作老道和云婆婆的弟子,去保护浦京总统。”

“是,长官。”

片刻后,礼宾笑容满面的带着三人出现在浦京总统面前,卷起舌头操着苏语把老道三人介绍给他。

老道知道自己的任务,张嘴就问了一个让浦京总统目瞪口呆的问题:“总统先生,您知道星象和贵国大选的关系吗?”

接下来达济老道滔滔不绝讲述一番,把总统牢牢吸引在自己身边,总统听的兴趣盎然,礼宾翻译的吃力万分,老道说出的那些词汇他翻译起来实在困难。在丁海涛的引导下,几个人慢慢向安全通道口移动,在通道里,有大批特工在等待命令,万一有情况发生,总统就会被人墙包围,撤到安全区域。

苏国的保镖也接到通知,四五个人高马大的彪形壮汉同样等候在安全通道里。

国家领导人的身边同样没有被曹森忽略,石达领着自己的女伴就在她附近晃悠,静哲和香香也被调动,由梅芳把她们介绍给领导人。

领导人和两个女孩相谈甚欢,尤其是香香把自己开始给他起的外号告诉领导人,他听的哈哈大笑,多少年了,“色狼”这个称呼距离他太过遥远,突然听到和自己重叠,领导人很开心呢,要知道他也是男人,而且是要步入老年的男人,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色狼称号未必就完全是贬义,还能说明了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

郭敬不再站在墙根处,而是混入人群,距离领导人只有几步的距离。

曹森的目光就像探照灯,来回扫视会场,突然他发现一对黑影,很小的黑影出现在地面上的人群中,像是一对麻雀从空中掠过。他双眼一缩,眉毛一扬,在光源和黑影间打个转,如同在战场上循着弹着点寻找隐藏的狙击手一样,找到了黑影的主人。

那是一对蝙蝠,无声无息的掠过大厅上方,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落了下去。

人群阻挡了曹森的视线,但那个位置是司马德附近。

“司令,三点钟位置,一对蝙蝠落下!”

“收到。”

“零幺,零幺, B计划准备!”

曹森分别向两人发出呼叫。

与此同时,石达突然轻轻跺了下脚,云婆婆的脸上掠过一层阴云,藏在左手下的右手变的虚幻而朦胧。

精灵静哲的脸蛋有些发白,她本能的用大眼睛去找曹森的位置,只要看到他,静哲什么都不怕。

司马德小心按照曹森提示的方向搜索,右手放在左腋下,腋下枪套的搭扣已经打开,手枪半拔出枪套,左手反握格斗刀,深蓝色的刀刃藏在袖筒中。

在蝙蝠刚刚消失的地方,两名白种人、一男一女缓慢站立起来,男的英俊潇洒,女的艳丽风情,两个人就像一对天使,结伴微笑着混入人群。只是在女士的嘴角,残留着被擦拭过的、淡淡的血迹,刚才石达的泰山神力并非没有作用。

司马德急忙靠了过去,却被一群矮人无意挡住了去路,嘴里咕噜咕噜的叫唤着,色迷迷的目光盯着那女士的腰臀。

我操你全岛的女人!司马德被挡住路线,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这群倭人,从来就不干人事,不论过去还是现在。

这不是普通的酒会,里面随便哪个人在本国、本地都是名人,是民众瞩目的焦点,即便发现了危险,也只能不动声色的解决。司马德只好绕过人群,却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

曹森站着不动,目光并没有仅仅局限在一对男女身上,他监控着全场,小声命令:“腾飞小组行动!云婆婆准备,其他人坚守岗位。”

两名苏国的特工向曹森点头示意,大步走向他们的总统,看来是得到通知,要把总统保护着离开。

曹森点头回应,再次扫一眼全场,他发现安全通道处,几名挂着“保全”工作牌的苏国特工眼神中稍带有迷惑,曹森心中一动,马上赶往安全通道相反的方向。

他一动,李度和候峰也跟了过去。

香香看出点门道,也跟了过去,心中已经跳成一团。

吸血鬼男女迈着悠闲的步伐,看上去是闲庭信步,速度却出奇的快,几步间已经靠近了苏国总统浦京。两人挽在一起的手,已经露出比剃刀还锋利的利爪,他们的目光,一个落在浦京总统的脖颈,一个落在心脏部位。

他们忍受住石达第二次发动的泰山神力,再向前迈了一步,距离浦京总统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按照他们刚才行走的速度,这点距离如果全力突击,连半秒的时间都不用。

就在这时,腾飞带人赶到挡在两人面前。

“对不起,女士、先生,”腾飞微笑着用国际通用语言说,“我们需要请你们出去一趟。”

几名队员贴身围上去,几把刀尖隐蔽的刺破吸血鬼的外衣。

“我们当然乐意配合。”男吸血鬼的微笑高雅而诚恳,“请!”

话音一落,他们突然发动攻击。

周围的人根本没看到什么,也就眨眼的时间两名吸血鬼已经错步绕开了几名队员,直扑向浦京总统,在他们的背和前胸,插着几把战术刀直没刀柄,吸血鬼动作快,队员们的动作也不见的慢到哪里,但几把刀并没有让吸血鬼丧失行动能力。

眼见男吸血鬼的利爪就要碰到浦京总统,云婆婆突然抬手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吸血鬼脸色大变,从手腕到肩头,血肉就像被抽干很快萎缩下去。

达济道长的手微微摆动了一下,女吸血鬼身形一顿,肩头隐隐现出拂尘的拂丝,对侧肋下稍稍突起,竟是拂尘柄的末端,就这一眨眼的时间内,道长已经把拂尘斜着打入她的体内。

腾飞带着几名队员赶到,用身体围住两名吸血鬼,架着就往外走,绝对不能让来宾看到异常情况。

苏国的两名特工也到了,低声给总统说了句什么,左右护着总统往安全通道相反的方向走。

曹森笑着挡住去路,用蹩脚的外语说:“浦京总统,我们领导人要和你谈一下。”

总统愣了一下,有些茫然。

李度和候峰斜着插入总统和特工之间,把浦京架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一名特工愤怒的质问。

曹森上前一步,右手按住特工拔枪的手,左手刀尖点在他的肋下。

另一名特工也做出拔枪的动作,眼中露出必死的杀气,目光盯住浦京总统的后背。

而此时,其他队员、特工最近的也在十几米远的距离,中间还间隔着不少来宾,在一无所知的畅快交谈。

就在曹森要不顾一切的用出狮子吼时,香香小跑着赶到了。

小姑娘笑嘻嘻的跑到那特工身前,贴的很近,手里的小手枪顶在特工的小腹下,“别动,嘻嘻,小心你的小弟弟!”

特工听不懂眼前美丽小姑娘的话,但能感受到硬硬的枪管所点中的位置,脸色一暗,知道这次精心策划的行动又失败了。

曹森瞥一眼小姑娘手里的小手枪,差点踹香香一脚,保险没打开,上膛指示器显示着子弹没有上膛,她此刻手里的枪还不如一把水果刀好使!

好在两名特工的视角受限制,看不到这细节,而且其他队员也赶到了,很隐蔽的下枪、带出会场。

梅芳一直关注这边的动静,看到浦京总统茫然又疑惑的样子,她小声给身边的静哲说了一句。

于是浦京总统就有幸和整个会场最美丽的小姐相谈甚欢,过渡了刚才的险情。

随后,他被不着痕迹的引到安全通道,在苏国贴身特工的保护下离开了会场。

监控室的总指挥在电视监控上看的汗如雨下,直到浦京总统安全离开,他再也站立不住,全身精力被抽干一样坐倒椅子上,无力的下令:“全体注意,B计划取消。”

酒会外,一些扮作记者的安全人员都松了口气,用闪光灯当作武器他们还真不习惯,好在命令被取消。

还是有人注意到围绕浦京总统身边的异常,神情有些紧张,梅芳敏锐的把握住会场的气氛,微笑着邀请领导人共舞一曲,领导人欣然同意,和梅芳才摆出交谊舞的姿势,柔和的舞曲就已经响起,会场里洋溢着欢乐和温馨。

不久,浦京总统又返回了会场,直奔美丽的精灵而去,邀请她共舞。

精灵看一眼曹森,曹森对她点点头,静哲向总统伸出了白瓷一样的玉手,脸上的微笑让总统小小的晕了一把。

总指挥接到苏国安全官员的电话,那官员告诉他,浦京总统百分之百的相信贵国的安保能力,所以他坚持返回会场。

这是一国之元首对另一个国家保卫工作的最高肯定和赞扬,明明知道有针对自己的刺杀计划,还敢再次回到险些被刺的地方,说明了浦京总统的胆量,也说明了他完全彻底的相信会场的安全。

总指挥就像被打入了激素,突然来了精神,操,今晚所有的来宾,一根毫毛也不让损伤。

实事上,苏国的安全官员注意到刚才发生的危险,如果换作他的人,官员知道自己的人不能完成保护总统的重任,让总统回到会场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他一方面叮嘱手下更严密的保护总统,一方面从国内紧急征调异能人士,在这这前,他是从来不相信所谓异能者的能力,这次他相信了。

酒会一直进行到晚十一点,取得圆满成功,但曹森他们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要继续保护几位重要人物,比如浦京总统,比如小犬首相。这些一国之领导人,被集中起来入住了金贸大厦,由梅苑的人全程保护。峰会进行了四天,曹森等人马不停蹄忙了四天四夜,几乎连眼睛都没有闭过。

每个重要的会场,每次重要的场合,都可以看到身带黄金梅花徽章的曹系人马,黄金徽章就像是一面大旗,无论插到哪里,都代表着安全。只是梅苑的人对小犬首相似乎不是很友好,尽管也尽心尽责保护其安全,但那是为了国家的声誉,不能让客人在自己家里受什么伤害吧?保护的同时曹森他们也没少给小犬下绊子,最出格的一次曹森借口安全问题,把小犬首相困在洗手间整整三十分钟。虽然小犬的随从对此事抗议过,可惜没有谁理会他们,即便有也不好挑曹森的理,谁知道如何判别灵异恐怖活动是否存在?

刁难小犬首相,似乎是曹系人马的精神放松剂,不可多喝,亦不能或缺,四天四夜九十六小时的高度紧张工作能坚持下来,小犬首相还是有一点功劳的。

当看着各位老大的专机腾空离开上津机场,梅苑的人几乎都虚脱了,摇晃着回到酒店,随便找个地方呼呼大睡。

胖老头就像对待国宝一样,让特警再对梅苑的人提供全方位的保护。

这次上津市的经济峰会,梅苑的人在特工界可是大出风头,不仅挫败了灵异攻击,而且在食物中做手脚的阴谋,也是曹森最先察觉到,此事件的调查结果曹森他们不关心,只要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就可以了,调查是别的部门要操心的事情。

因为梅苑人的杰出表现,可以说梅苑是此次峰会顺利召开的最大功臣,不仅当初怀疑梅苑存在的声音消失,政务院的特勤一处和二处还希望能把梅苑调拨给政务院,或者干脆在政务院成立一个独立的部门,保持梅苑一切编制不动,只要能协同两个处完成任务就好。

胖老头哪里肯放手,他讲出一个有一定道理却是莫须有的理由:梅芳是梅苑的名誉领导者,如果调入首都,调入政务院,会让很多人产生误会,认为梅芳和领导人之间……

这个理由让很多人哑口无言,一处和二处恨的牙痒痒,这明摆着是警察总局不肯放手,却拿这样荒唐的理由来搪塞。

那位国家领导人就此事亲自给梅芳打了个电话,询问梅芳的意见。

梅芳征求了曹森的意见后,答复说:我们希望留在南泉市,如果国家需要,我们愿意去任何地方执行任何任务。

领导人不想勉强,也就不再过问,只是希望梅芳和两个妹妹经常到他家作客。

政务院的两个处哪里肯善罢甘休,就算领导人也无法干涉他们职权范围内的事情,硬是把梅苑的黄金徽章也列入自己的体系,同时要求三大门派合适的人选,帮助组建他们直属的异能者部队。

开始三大门并不想参与其中,尽快返回南泉市寻找星海和胡老是正经,但曹森给三位门长说,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可以把三大门的影响力扩展到全国,异能界的哪个组织想借助国家的势力发展,不就要先经过三大门的审核吗?

老道等人深以为然,给交好的门派发出了邀请,邀请他们加入政务院。一些门派动心,又羡慕三大门现在的成就和地位,就应邀赶来。

于是梅苑在上津市的人马又开赴首都,帮助政务院的一处、二处完成遴选工作,并传授和特警配合的经验。

曹森兄弟闲不住,利用此机会和首都的最精锐特战部队交手,在不使用异能的前提下,两胜三败,不由得感叹天下英雄豪杰的厉害。

期间香香和静哲最开心,黄金徽章如今是通行天下,她们拉着梅芳把首都中所有普通民众不能去的地方逛了个遍,玩的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