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制器
章节列表
第四十九章 制器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梅苑地下室的密室里,新增添了一台冰柜,里面存放的不是食物饮料,而是一排排整齐的银质子弹。

子弹做工精良,表面光洁的就像镜面,弹头顶部有十字刻槽,内部包含了一枚精钢打造的弹芯,弹芯中空,注有曹森的血液,整个弹芯的结构就是流线形的注射器。弹头的底部再包覆银甲,避免弹芯直接承受子弹发射时火药的推动力。

银弹有三种尺寸,一种是9毫米的手枪弹,一种是5.56毫米的步枪弹,最后一种是7.62毫米狙击步枪专用的加重枪弹。三种子弹数量并不多,总数不过一百发,原因是血液的保质期。人的血液在最佳保存状态下不过保存35天,子弹造多了一个月没有使用就要报废,大量制造曹森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而且这种子弹还没有经历过实战的检验,制造太多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所有的兄弟包括曹森自己,都想找只怪物来练练手。

事情往往是这样,当你想找一样东西时,偏偏找不到,不需要的时候又随处可见,鬼怪不要说南泉市,就是整个国家也没听说哪里出现异常情况。倒是南泉市警局虚报过两次案例,不过是普通的恶性案件,曹森派几个异能弟子顺手解决。

银弹是由军区的军械所制造的,他们对梅苑制造这种独特的弹头很感兴趣,不知道用来做什么。为了保密期间,血液是在梅苑注入再把弹头的底部封死,为此梅苑从军械所定购了三台专用设备。这就更引起了军区的兴趣,甚至司马德的父亲司马将军,亲自登门拜访曹森,希望得到梅苑最新的神秘武器。

出于自身血液安全的考虑,曹森没有透露实际情况,只是说正在研制一种可以克制灵异生物的新弹种。

对于灵异生物军区上下丝毫不敏感,即便是丁海涛展示过狮子吼的威力,他们还是相信手中的枪、身边的重炮和天上的战机。

应付了这些后,曹森在考虑制作一种新的武器——冷兵器,给兄弟们防身用。自古铁匠就有用鲜血祭炉的记载,曹森考虑是不是用自己的血,也可以打造出一批刀具来,对没有实体的灵异生物构成足够的杀伤性,这倒是受香香的启发。

他不管兄弟们的劝阻,静哲的心疼和梅芳的反对,找到一家高精密冶金研究所,提供了200cc的鲜血,让他们想办法制造几把刀具。他曹森欠兄弟们的太多了,别说一点鲜血,只要能增加面对异灵生物时兄弟们生存的可能性,卸他条胳膊、腿的曹森也毫不犹豫的去做。

冶金研究所的人很快送来几把样刀,但言语间对曹森这种做法很不以为然,已经是数字时代了,还有人迷信血液祭炉这一套,实在愚蠢可笑。他们曾经对这几把刀做过硬度、韧度和耐磨性等方面的测试,和没加入血液前无有不同。

曹森要求三大门的人再次出击,去抓鬼魂。门长们对曹森所作所为也颇有微词,认为他是异想天开,银弹也就罢了,刀具是金属如何溶入鲜血?但他们还是派出了善于捉鬼的弟子,在全省一气的折腾,辛辛苦苦抓回了五只倒霉鬼。

这次试验聚集了许多人,曹森亲自提刀上阵,唰唰几刀下去,那鬼魂安然无恙。这结果早在众人意料之中,倒是没有太多失望。

曹森不灰心,又抽了200cc的鲜血,再次找到冶金研究所,让他们借鉴在钢材表面渗碳、渗氮工艺,把血液溶入到金属材料中。

这实在是个难题,但梅苑的名声已经传遍天下,他的身后不仅是警方做后盾,还有政务院,研究所不能不用心。所长就请了最出名的血液专家、高分子专家会同所里的冶金专家一同组成了研发小组,对这一技术难题进行攻关。

其过程繁复复杂,先要把血液中的血细胞提取出来,使其成微粒状,期间尽力避免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的损伤,经过超低温快速降温,使其坚硬,再用超压压入已经制造好的刀具表层。

经历多次失败、对渗透工艺多次改进,又给曹森要了200cc的鲜血后,终于试制成功一把样刀。这次研究所的所长再来给曹森送刀的时候,脸色微红、呼吸急促。

在曹森梅苑的办公室里,他告诉曹森,这把刀有着极为独特的特性,材料的晶相组织排列极其规律,不仅硬度、刚度、韧性、耐磨性等指标远远超过普通钢材,而且经过渗透处理后,它表面呈鲜艳的桔黄色,挥舞起来就像一团明亮的火焰。他曾经尝试切削结构钢、工具钢甚至是高碳钢,无不一刀两断,可以说是真正的神兵利刃。所里用其他血液进行类似处理,别说对钢材没有影响,根本就渗透不到钢材里。因此所长一个劲的追问,那血液是从哪里来的。

曹森微笑着说,我自己的。

所长哪里相信,他认为这是曹森在为血源保密,不管那是不是曹森的血液,谁敢打他的主意?

当曹森接过所长递过来的刀时,他也抽了口冷气。喜欢特战的人没有不喜欢刀的,一把好刀是保护自己生命的最后手段。曹森收集了世界上所有的名刀,但没有一把能和眼前这把相比,单从外观上看,就能判断出这刀的不凡。

刀成剑形匕首状,刀把用黄铜精磨包聚氨酯制成,刃长二百毫米,开双锋,锐利无比。刀身呈现从未见过的、异常明亮的桔黄色,拿在手里就像攥了一道熊熊燃烧的火焰,在阳光下轻轻挥舞,有丝丝明黄色的光纹在刀身游走。

曹森看第一眼就彻头彻尾的爱上了这把刀,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随手挽了几个刀花,几朵亮黄色的菊花在他手里绽放。

好刀!曹森喝彩。

看着所长艳羡的目光,曹森心中一动,微笑着说:“所长,这种材料是国家高度机密,你不要有所保留才好,否则……”

“啊……啊……对了,呵呵,曹主任,我所里还有一把同样的刀,在做进一步检测,检测工作一结束,回头就给您送过来。”

曹森的脸一本,“就留了一把?”

“真就一把!”

“好,来人!”曹森喊了一声,顺手把刀收到怀中。

郭敬和齐学富应声进来,两个人是一十九名特战队员中最猛的两位,四道目光往所长身上一看,所长的身子抽了一截。

“你们陪同所长回单位,把我们的刀取回来。”曹森并没有说几把刀。

所长也不敢再提,就像刑事犯一样被两条猛汉押了出去。

不久,兄弟两个回来,空着手,对着曹森上上下下的猛瞧。

曹森被看的心中发虚,“看什么看?”

“从小时候尿尿玩泥巴就在一起,曹森,没看出来你是个宝。”

齐学富弯腰从小腿处拔出一把刀,寒光一闪,明黄色的匕首插在曹森的办公桌上,“森哥,无论这刀能不能降妖除魔,刀我是要定了!谁给我抢,我给谁动刀子。”

郭敬甩手也把刀插在桌子上,刀和刀交相辉映,在四周映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辉。

曹森取出自己那把,把玩着说,“嘿,我看那所长不地道,果然,隐藏起一把来。”

“用了多少血打了这三把刀?”郭敬问道。

“二百毫升。”

“去除他们试验用去的血液,二百毫升应该能打造五六把。唔,你体内至少有四千毫升的血,算上点损耗,还可以打造90把刀,森哥,你就无私一回吧。”齐学富玩笑着说。

曹森原本就没把自己的血当自己的,他和兄弟们血肉相连、生死与共,出点血算什么?不过当他看到郭敬对刀爱不释手的样子,话到嘴边又改了口,“郭敬,你也会狮子吼,是吧?”

郭敬没理会曹森,继续把玩手里的匕首。

齐学富说话了,“郭敬的血液样品已经留在研究所,结果明天就能出来。”

曹森自我解嘲的哈了一声,起身去梅苑的医务室。

看着暗红的血液从自己身体流出,沿着塑料管注入血袋,曹森仿佛看到了十几把亮黄色的匕首,锋刃上闪着耀眼的寒光,他的脸色却渐渐有些发白。

医务室的小护士有些担心,“曹大哥,已经600CC了,不能再抽了!”

“没事,继续,抽到800!”

“可是……你前两天刚抽了200,大大前两天还抽过200……”她说着把针头拔了下来,用止血棉按住针眼,“梅芳姐说过的,不能给你抽过量的血,今天我已经抽多了,要挨骂的。”

曹森感到一阵轻微的目眩,也就不再勉强,站起来的时候双腿发软,身子晃了两晃。

小护士的脸马上吓白了,伸手去扶他,被曹森一把打开,故作稳健的走出医务室。

晚上,他被梅芳狠狠骂了一顿,又灌了一肚子老母鸡汤,“曹森,你这个月要再敢抽血,我就离开梅苑。”

静哲插嘴,“我也走!”

香香拿着曹森的匕首,没心没肺的说:“森哥,嘻嘻,这刀给我吧,好不好?”

这句话招来了梅芳的一顿呵斥,小丫头把匕首随手一扔,噘着嘴跑掉了。

梅芳和静哲继续对曹森进行教育,直到曹森不耐烦的答应她们不再抽血,才总算让两个人安静下来。

临走的时候,梅芳恨恨的说:“静哲,给我看住了他!一个月最多200cc,多一滴,我就离开梅苑!”

静哲拿到了圣旨,紧紧攥着曹森的胳膊哪里也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