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人性化管理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二章 人性化管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事情总喜欢扎堆,史龙的弟弟事情了结不久,曹森另一名兄弟家里出事了。他哥哥的儿子被人贩子拐走,小孩才三岁,和爷爷奶奶逛公园,爷爷去买棒棒糖,奶奶低头在随身携带的提包里给孙子找喝的,就这一会儿功夫,小家伙迈着两条小腿跑开了。

奶奶再抬头,眼前人来人往哪里有孙子的影子。当时老人就急了,满世界的寻找孩子,爷爷回来也傻了眼,老伴和孙子都不见了,随身携带的东西却都在地上扔着。

好在老人心里明白,直接打电话向在梅苑工作的小儿子求助。

曹森知道后马上行使超越指挥权,让梅苑的调度中心和警局指挥中心联网,在网络上公布小家伙的照片,命令全市各交通要道严加盘查过往车辆;车站机场全面搜查;又发动南泉市地下社会的影响力,寻找人贩子团伙。

事情发生不过三个小时,孩子被救,两名人贩子被抓获,在他们手里还解救了被拐骗的其他三名幼儿,其中一个已经奄奄一息。

对此事反应最强烈的是梅芳,咬牙切齿的下令,人贩子一个不留!

梅芳是梅苑的名誉老大,实际上也不仅仅是名誉上的,她说话,梅苑还真没有几个想违背的。既然老大发话了,曹森就严格执行命令。于是在抓捕人贩子返回途中,罪犯“突然”袭警抢夺枪支,在鸣枪无效继续顽抗的情况下,几名刑警“被迫”把他们击毙。

这还不算,梅芳又要求把人贩子列入梅苑黑名单,不管是谁,只要干上买卖儿童这一行,就在黑名单上榜上有名。

腾飞照办,向全国发布。

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在南泉市极其明显,南泉市的所有幼儿都像进了保险柜,再也没有人贩子敢踏进南泉市一步。

这两件事发生后提醒了曹森,不论你的势力有多强大,不论你自身有多大的能耐,对家人、对朋友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因此他让腾飞制定了一个“威慑行动”,拉出梅苑的特警,在南泉市几处繁华地带进行演习,演习结束后并不直接回梅苑,而是去拜访十九名兄弟的家人。

演习进行了四次,分四批把所有家庭都走了一遍,目的就是让周围人看清楚,这家和梅苑关系密切,谁也别惹;如果是倚仗梅苑的势力欺负人呢?对不起,您就要忍着、受着,哪个不服气就到梅苑来评理。

人都知道好歹,梅苑如此给自己撑脸面,谁好意思给梅苑抹黑?再说,那种无赖家庭教育长大的孩子,也不可能成为曹森的兄弟。

曹森带领几个兄弟又去了趟霍云家看望老人,想把二老接到南泉市来。但人老了特别恋土,霍云的父母说什么也不肯搬家,曹森只好作罢。

对马爷,曹森格外礼遇,带所有兄弟和三大门门长去拜访其家人,这位江湖骗子出身的江湖神棍,感动的同时也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和梅苑绑在一起了。

腾飞看到这样做有利于鼓舞士气、稳固后方,就把类似的行动制定成制度,只要属于梅苑的正式成员,不管是三大门的弟子,还是马爷的手下,统统由有权佩戴黄金徽章的人去拜访慰问,哪怕是住在南极北极,也去。

杨馨又提出过生日啦、关心婚姻大事啦等等人性化管理,曹森一概照准,反正不用自己操心。

如此一来,梅苑的凝聚力空前提高,有关心部下生活的几位老大,有着光明的前途,有着丰厚的、双份薪水,异能者今后还有可能得到星海的帮助,谁不想呆在梅苑?谁想离开梅苑?

凝聚力提高了,工作热情和效率也上来了,许多事情都是抢着做。原本就只管打仗不管具体事务的曹森,更无所事事。他挺奇怪,梅苑那么多员工子弟,怎么就没有人来找他解决个人问题呢?也好让他有点事情做。

这一点也不奇怪,一些家里有麻烦、有问题的人,一是不想打扰曹森,二是这位老大做事如暴雨雷霆,如山崩地裂,他一出马动静太大。找腾飞、找马爷的人相对就多一些。

曹森感觉自己现在对梅苑唯一的用处就是一台造血机,他还真想找点事情做。去财务部帮忙做帐,被杨馨赶了出来;去公关部帮马爷搞外交,马爷苦笑着讨饶,他一出面排场太大,等于增加公关部的工作;去监察部,面对几个时刻板着脸的三大门长老,曹森自己退了出来;后勤部他转了转,繁杂的琐事让他头疼。最后还是去了安全部,把郭敬叫来一同折磨那些新近招收的退伍军人,曹森终于找到了感觉,天天和退伍军人混在一起训练。

这些退伍军人大部分是侦察连或者特种兵,都是原在部队的尖子,马爷把他们挖到梅苑来没少下力气。曹森在其中挑选了十八名最优秀的人才,成立了第二支特警队,上报总局后,正式归入梅苑建制。

于是,梅苑就有了两支特警队,第一队是曹森兄弟,负责外出执行任务;第二队则负责看家。

训练这些退伍军人并不能让曹森满足,他又把许多三大门的弟子拉出来军训,尤其甲乙丙三组队员,曹森一直以来就没对他们放松过训练,现在更是狠练,让一些弟子叫苦不迭,私下给曹森送了个别号:曹阎王。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曹森参加了高中同学的聚会,老同学见面自然亲热,畅谈以往的生活。不少同学艳羡曹森现在的地位和名声,让曹森颇为陶醉。一个往日里就喜欢说风凉话的同学出于嫉妒心理,说了一句:人人都有难念的经,位置越高,需要操心的事情也就越多。

很多同学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多少人想像曹森这样去操心还没有这机会。可曹森听了心中却受震动,自己最近是不是松了劲?人生如逆水行舟,放松一分,就要被水流冲击的倒退一步。自己可是拿命在博,不仅是自己的命,还有许多兄弟、许多好朋友的命,都在自己肩头上担着,心里的弦可松不得。

聚会结束后,曹森一直在想这件事,孙德荣的话又回响在耳边:你可别把你的兄弟往沟里领……懂点子似是而非的狮子吼,就敢和狼皇对阵……去找星海,它才是你的宝贝,想活到我这把年纪,就要找到星海!

老人说的话回想起来,明显在暗示什么,那就是今后会遇到更大的威胁,现在梅苑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对抗,需要星海的帮助。也许这威胁已经迫在眉睫,自己却过着悠闲自得的日子!

曹森越想越感到自己在放纵自己,越想越感到危险的临近,出了一身的冷汗。参加了上津市的安保工作,得到上面人的认可,自己有些飘飘然忘乎所以。成为警察总局局长眼中的红人、得力干将,受到政务院特勤处的重视和尊重,在南泉市称王称霸,这一切的基础是什么?是梅苑超越常人的异能力,是和普通人相比较才显得强大。

但如果和孙德荣相比,和水井镇的狼人群相比,自己还算强大吗?还有隐藏暗处的胡老,他每一个阴谋不都让自己陷入险境?不过运气好一些才活到今天。而且胡老为什么要算计自己,不知道;胡老躲在哪里,不知道;将来面对什么样的威胁以及如何应对,更不知道。

三个不知道,让曹森汗流浃背。在黑暗中他翻身而起,点上烟静静的总结、反思以往的行为。

第二天,曹森叫上老树皮和静哲,要到太峰山走一趟,星海是从那里得到的,他希望能从那里找到星海的线索。

叫上老树皮,是因为他对异能量感觉敏锐,叫上静哲,是因为曹森回想起在地下俱乐部,从静哲身上散发出的星海气息。而且因为星海,静哲才从鬼变成了精灵,她和星海的关系同他一样紧密。曹森希望能使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尽快找到星海。

和腾飞打过招呼,三人驾车赶往太峰山。

太峰山的金秋美景如画,曹森没有心情欣赏,驾车一路飞驰赶到了古道。远远的曹森就看到古道入口处颇为热闹,有不少车辆停在附近。

难道又有异能者聚会?或者古道的异能量又恢复了?曹森心存疑问,慢慢停好车。车刚刚停稳,就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过来敲车窗。

“停车费,十块!”女人底气十足的说。

停车费?曹森奇怪的看着女人。

“交钱,交不起就把车开走!”女人不耐烦的说。

“大姐,前边山洞里有什么可以看的?”曹森装糊涂。

“这都不知道?”女人蔑视的看着曹森,“一年前,天降大雷,炸开巨石,露出神仙洞府,里面有仙人居住的神仙居,年轻人,进去看看,诚心许个愿,包你心想事成!”女人说书一样来了一段,“在我这里买门票,打八折,你们几个人……三个人,连停车费一共一百块!”

曹森无语,交了一张大钞,下车后颇有感慨,没想到山里人的经济头脑和演绎水平如此的高。

女人收了钱脸上就有了笑模样,看到静哲惊的她连连咂嘴,“年轻人,你媳妇?真是个漂亮媳妇!”

静哲很喜欢,抱着曹森的胳膊做小媳妇状,曹森没有更正女人的话让精灵心中充满了欢喜。

老树皮笑眯眯的看一眼女人,眼神里颇有些暧昧。老树妖口味非常独特,只要是异性,他都有兴趣。

“走了,进洞。”曹森提醒老树皮。

三人慢慢走入山洞,来到千年古道。

古道里已经被人为的修葺过,金大锤他们住过的茅屋改造的更古香古色,并用木栅栏围了起来,每座茅屋前都有公德箱和香炉,前来烧香敬献公德的游人还不少,有些人在虔诚的烧香许愿。

“感觉到什么没有?”曹森问老树皮。

老树皮摇摇头,目光在女性游客身上溜达。

嘿,如果有异能量,肯定会吸引异能者,这些普通游客怎么可能进来?曹森叹息了一声。

嗯?曹森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穿着长衫拐过一间茅屋,在哪里见过?

老树皮倒是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小声对曹森说:“老大,你看到刚才那人了?穿长衫的。”

曹森点点头。

“一个异能者。”

曹森领着静哲信步走过去,他想搞清楚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森哥,这就是香香经常提起的古道?真漂亮呢。”精灵左右四顾,“以后我们能住在这里就好了。”很向往的语气。

曹森仿佛没有听到,目光在搜寻,对于陌生的异能者他不敢掉以轻心。

突然,三人同时停住脚步。他们同时感觉到再迈一步,就会踏入某种陷阱中。

曹森凝目向前看了一会儿,抬腿迈了进去。

景物不着痕迹的恍惚了一下再变的清晰,曹森看到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露出小腹,很多人围着自己,身边站着金大锤、梅芳和香香他们。霍云义愤填膺的在说什么,随后发生了冲突,一人逃跑,自己拔枪,枪响,那人一头栽倒在地。是当初曹森初到古道的情景,就像一场真实的电影在眼前上演。

曹森已经不是去年的曹森,对幻境并没有感觉过于神秘;施放幻境的人似乎也没想迷惑他,更没有恶意,而是在提醒曹森一段往事。

“是古道中哪位老朋友?”曹森气定神闲的问。

“曹先生还记得古道?”

随着一个干涩的声音,幻境消失恢复了真实景象,一个瘦小枯干的人从茅屋后转了出来。

“金大锤和霍云可好?梅芳姊妹和卢迪怎么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