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情定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章 情定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曹森看着眼前的男人,鸠形鹄容面如菜色,只有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细看上去瞳孔中氤氲升腾飘忽不定。

“请问这位师傅怎么称呼?”曹森很客气的问。

“你知道我是谁?”男人问。

“去年在这里,你帮助一个人从我枪下逃生。”曹森目光罩住男人的全身从容的说道。

“你就不担心我让你再次陷入幻境?”

曹森没有回答,反而介绍身边的人,“这位是槐崖子,这位是我的女友静哲。”

美丽的精灵大喜过望,曹森可是第一次对外人宣称自己是她的女友,过于突然的幸福让她有些眩晕,把曹森的胳膊抓的更紧。她可不知道,政务院已经把她和曹森的事情备案了。

老树皮也有些惊讶,曹森什么时候做的决定?这对梅苑来说绝对是大事,不知道梅芳知道此事后有什么想法。

那男人对此倒是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曹森毫无敌意的态度,还有曹森身上气质的变化。第一次在古道见面,曹森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霸气逼人;今天第二次会面,曹森像一座巍峨险峻的山峰,退去了几分杀气,但更让人感到了威压。

“在下冯祥。”他自报家门,双眼中的氤氲雾气渐渐的变的清明。

“冯先生也到这里来看看?”曹森问道。

“嘿,不怕你笑话,我就住在这里,靠收门票打杂混口饭吃。”冯祥的样子有些落魄。

曹森对他生出一丝敬意,以冯祥随时随地可以制造幻境的能力,想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是举手之劳,他却安贫守道,这可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老冯?老冯?”停车场的女人咋呼着找了过来,“你不在洞口收门票,躲这里来做什么?就这一会儿功夫,多少游客逃票?”

冯祥有些尴尬,他听说过梅苑的事情,好歹都是异能者,你看人家混的,再看自己混的,被一个山野村妇呼来喝去的,真是没面子,太没面子了!

静哲出面说话了,精灵要在曹森面前表现自己,“这位大姐,我们和冯先生是老朋友,许久没见面了,我们想好好聊聊,大姐,您看行吗?”

精灵的魅力不仅仅针对男性,对女人一样有威力,她那纯粹的美和纯净的气质,对所有人都有感染力。女人连忙说好好,你们聊会儿。

曹森心里有种很新奇的感觉,是那种夫唱妇随的温馨感,这种感觉他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不过其中滋味蛮不错的,他喜欢。

看看眼前的茅屋,隐约记得是梅芳姐妹曾经住过的,曹森就说,“我们进去聊。”

看着曹森要往屋里走,那女人哎、哎了几声,这可是仙人曾经住过的地方,怎么能让凡人随便进去?可面对气度非凡的曹森和天仙下凡一样的静哲,女人又不敢说出这理由。

老树皮知道自己的位置,和曹森出来他就是跟班,要处理好老大不屑与处理的事情。

“拿着。”老树皮掏出几张大钞塞到女人手里,趁机在女人手上捏了一把,眼睛色咪咪的看着女人鼓鼓囊囊的胸部。

那女人年轻时似乎也是风月人物,见了钞票和老树皮的目光,声音就甜的发腻了,“吆,这位大哥,那可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文物,你朋友进去,我要担着天大的责任呢。”

老树皮偷眼看看四周,把身体贴过去又掏出几张大钞塞到女人手里,顺势在女人臀部蹭了一把,“这些够不够?”

“坐一会儿就出来,别让人家为难。”女人在老树皮怀里蜻蜓点水的靠了一下,硕大的胸有意无意的碰触到老树皮的胳膊,轻盈一个转身,像一只肥胖的老燕子,扭着水桶腰走了。

老树皮心里痒痒的很,他就喜欢这种陌生人之间的T情,至于其它的,只要是异性他都不在乎,看曹老大他们三个已经进入到屋里,就屁颠的踩着女人的脚印跟了过去。

茅屋里的物品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打扫的也干净,静哲紧靠着曹森坐下,安静的听两个人说话。

曹森先是回答了冯祥询问金大锤、梅芳他们近来可好的问题,笑着向他发出了邀请,“冯先生就不要屈身在这荒山里了,到梅苑小住几天,和金大锤那些老朋友聚一聚。”

这话里有招揽的意思,冯祥却摇摇头,“曹先生,关于梅苑的事情,我在深山里也听到一些传闻,恕我直言,我并不赞同梅苑的行事风格,万物有灵,不应该任意夺走任何一个生物的性命,哪怕它是阴灵。”

冯祥的话静哲在心中同意,表面上却微微的摇头。

“当初冯先生以幻境帮助打我主意的人逃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曹森问道。

“我不能让杀戮发生在眼前。”冯祥郑重的回答。

妇人之仁,曹森心中鄙视了一下,脸上自然不会流露出来,“冯先生说的没错,要珍惜每一个生命。”他不想在这话题上多做纠缠,“冯先生在这里住了多久?”

“你们离开后我就一直住在这里。”冯祥神色黯然,他除了会制造幻境身无一技之长,家无余财,如果不是山民想起开发古道给了他口饭吃,冯祥不知道能否坚持住自己的道德底线——不用异能获取个人利益。

曹森看他的装束和精气神就能推测到对方的生活状态,佩服冯祥的操守,如果换作自己,早早就利用异能成为富豪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对于这样的人,曹森不想让他流落在梅苑之外受苦。况且,冯祥的异能非常独特,如果被胡老他们利用起来,对梅苑是很大的麻烦,冯祥是必须加入梅苑,愿意要去不愿意也要去。他正措词想如何开口,静哲又出面了。

静哲起身在茅屋内轻盈的飞了一圈又回到曹森身边,“冯先生,我们都是异能者,对赖以生存的社会也都有相同的看法,我和森哥很敬佩您的德、行,您是静哲的榜样。”

同样是称赞的话,从精灵口中说出来冯祥就特别喜欢听,毫不怀疑这个纯净的女孩在说恭维话。

“在梅苑,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所以,森哥和我真诚邀请您去梅苑作客,请您千万不要拒绝。”说完,精灵一双大眼睛期望的看着对方。

冯祥不是神仙,抵挡不了静哲的目光,心中答应了嘴上还犹豫着。

“好,就这样决定了,冯先生一会儿就跟我们走。”曹森很干脆的给冯祥搭好了台阶。

“我也真想金大锤这些老朋友,他们都过的好吗?”冯祥不会傻到再推辞,语气也亲近了许多。

“很好呢,香香和小卢迪还去上学了,就是香香总是逃课,把森哥和梅芳姐气的不轻。”静哲轻笑着回答。

曹森第一次主动握了握静哲的小手,她今天的表现很出乎曹森的意料之外,是个非常称职的贤内助。

冯祥也笑,他能想象出让香香念书的难度。

“这个……曹先生,你的星海……”冯祥欲言又止。他一直住在深山中,对外界的了解仅限于道听途说,星海的变化自然无从得知。

“星海?没了。”

曹森把过去的事情简单讲述了一下,冯祥这才知道梅苑汇聚了异能界鼎鼎有名的三大门,要去梅苑看看的想法更强烈了。

“太峰山和古道有没有异常的情况?”曹森问道。

“古道已经变成一条普通的峡谷,”冯祥指指门外,“香火倒是不错。至于太峰山,前段时间我感觉有些不对的地方。”

“在哪里?”

“开元寺以东的划子岭,晚上偶尔有非同奇特的嚎叫声,还有很淡的能量波动。我曾经去查看过一次,没有发现什么,附近的居民里也没听说有谁碰到恶鬼阴灵,只是那里人迹罕至,就算有异常普通人也发现不了,我一个人能力有限,也不太敢仔细调查,我建议你们去看看,没事情当然最好。”

“除了划子岭,还有其它地方有异常吗?”曹森问。

“曹先生,千万不要忽视我说的情况,太峰山脉自古就流传有怪兽出没,未必完全是空穴来风。划子岭现在可能看起来正常,但我去看过,知道那里非比寻常,如果你今天不来,我再观察一段时间,就要去请你们来。”

“能具体说一下吗?”曹森说道。

“我能力有限,说不上来。但我的异能你也知道,可以模拟场景。通常我看过的,或者脑子里能想像的出的场景,我都能模拟出来,但划子岭附近的景物我无论如何也模拟不出来,其中的原因搞不清楚,总之,那里很怪异。”

见冯祥这样说,曹森本来想说一会儿就去看看,但看到身边静哲他改变了主意,他不想让精灵跟着去冒险,“好,一定去。我们先回梅苑调集人手,然后在去查看划子岭。冯先生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我们在古道入口汇合返回南泉市,你看时间上来得及吗?”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我们一个小时以后再见。”

三人说着出来,曹森两人看着冯祥寂落的身影消失在洞口,静哲拉着曹森在古道里乱逛。

当静哲和曹森单独相处的时候,曹森不久前介绍她身份的那句话总是回响在耳边,精灵的心被巨大的幸福淹没,又担心这不过是曹森一时的托词,心中惴惴不安,想开口求证,却实在害怕听到曹森肯定的回答,一时心里竟然乱成一团。

忽然手一紧,曹森拉住了她。

“静哲,再走可就走进男厕所里去了,我倒是真要进去一趟。”

精灵抬头一看,自己想着心事领路,竟然走到男厕入口处,顿时羞的脸通红,差点在众目睽睽下飞起来,还好被曹森拽住。

静哲小跑着躲到一边,等着曹森出来,一颗心跳动的频率像超音速,反复在心中下着决心,等曹森一出来就当面问个明白。

当曹森真的出来了,精灵又失去勇气,脸红扑扑的,粉雕玉琢的鼻头上有几粒晶莹的汗珠。

“呐,这是你的。”曹森从衣兜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了静哲。

“什么?”静哲不敢看曹森,低着头接过来,身份证?自己的身份证?

“没这东西,你将来怎么嫁人?早就让市警局办好了,一直忘记给你。”曹森笑呵呵的看着精灵。

“我……”静哲此时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心跳快的像超音速火箭,他刚才说嫁人,是对我求婚吗?怎么没见到鲜花?订婚戒指呢?嗯……就算没有这些,我也答应他。

突然一直有力的手臂揽住了静哲的腰,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倒在一个强壮又充满强烈男子气息的胸膛上,精灵的世界在这一瞬间幸福的坍塌,融入到一个男子的世界中。

“嘿,也就是静哲,才能配的上我曹森,嘿嘿。”

曹森的声音让精灵整个身子绵软无力,没有曹森手臂的支撑,她就会瘫软在地上,眉目间的娇羞让曹森无法自持,眼见两人就要吻到一起,老树皮风急火燎的跑过来。

“曹老大,我刚才去转了转,查看有没有异常……啊?啊!我……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老大您继续。”

等曹森转过身,老树皮才发现他怀里娇羞无限的美人,知道坏了老大的好事,一连声的道歉转身跑掉。心中琢磨,曹老大终于下手了,这份儿耐心可真不得了,早知道老大和我干一样的事情,我干吗跑来自找麻烦?

曹森把精灵紧紧搂在怀里,一个长吻让她彻底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