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开元寺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开元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越野车缓缓开动,车上坐着曹森、静哲、冯祥和老树皮。此次太峰山之行虽然没有发现星海的蛛丝马迹,能招揽到冯祥这位奇人,也不能说没有收获。

“静哲小姐,开元寺你游览过没有?”冯祥对精灵很有好感,不想让她错过一处名胜。

“没有,这里我是第一次来。”坐在副驾驶上的静哲看一眼曹森说道。

“那该进去看看,里面的白檀木雕千手观音非常出名,尧舜禅位的壁画也是国内最早的五彩壁画之一,久负盛名的。”

“是吗?”静哲又看了曹森一眼。

她的眼睛会说话,曹森读的懂就笑了笑,“老树皮,咱们要是进开元寺,你刚刚认识的那位朋友,能不能让我们免票?”

老树皮脸不红,心却多跳了两下,知道曹老大的眼睛越来越厉害,虽然没有特意注意他的行踪,不过他和那女人的事情曹老大多少看出点眉目来。

“嘿嘿,只是聊了几句,还谈不上什么朋友。”老树皮掩饰着说,“三位要想去,我请客。”

“我就不进去了,你们去就行。”听到老树皮要请客,冯祥不想让他多花钱,怕对方挑他占便宜的理。

“冯先生,别和我们客气,”静哲回头微笑着说,“森哥有的是钱,让他请我们。”

老树皮连连点头。

“嘿,静哲,胳膊肘向外拐?那好,咱们就进去瞧瞧。”曹森说罢,脚下给了一脚油门,越野车提速向开元寺驶去。

四个人买票进入开元寺前,曹森扫一眼入口处的游览指南,把开元寺的平面图记在脑子里,这是他做特种兵养成的习惯。

开元寺建于晋朝,几经变迁已经不是初建时的规模,占地近三十多亩,前后三进院落,在每个院落中又用矮墙围成若干独立单元,供奉着西方诸神佛。正殿里是观世音菩萨的千手法相,用一块高愈两米的白檀木雕刻而成,极具大慈大悲的神韵。

四个人跨过一尺多高的包铜门槛,步入正殿。其中烟雾缭绕,檀香扑鼻,一名法衣芒鞋的大和尚正在主持开光仪式,给一名信徒请奉的观音木雕开光。

“从这里请的观音菩萨木雕据说非常灵验,”冯祥小声解释说,“请回家里诚心供奉,七七四十九天后,就可以保佑一家人心想事成。”

曹森还没有说话,静哲先开口了,“真的?那我也请一尊好了。”

冯祥笑着摇摇头没说什么,异能者是不太相信神佛之说的。但在大殿里此类不敬之语是不能乱说的,至少要对他人的信仰有些尊重吧?再说静哲请观音像的用意不需多猜也能知道,肯定和曹森的姻缘有关,他就更不能多嘴了。

“灵,真的灵!”老树皮人老成精,心中早把静哲当作曹森的夫人来看待,他当然要好好巴结,“我这就帮你去买。”

“什么买啊?”静哲撅着嘴巴,“是请,再说这样的事情也不能让别人代劳的。”

“带钱了?”曹森问道。

静哲点点头,“等我一会儿。”她小跑着出了大殿。

曹森看一眼老树皮,老树皮会意,忙跟了出去。

冯祥从简单的对话和眼神动作中,能感受三人之间的亲近,心中竟然有些羡慕,便有话没话的和曹森聊起白檀佛像的神奇之处。

“曹森,你看,”他指着观音像说,“千手观音的手臂,还有座下莲花,都是活的,有发条和机关控制,每逢盛会或重大法事,手臂和花瓣就会上下舞动,就像真的观音菩萨下凡一样。”

作为一名机械系的研究生,曹森第一眼看到佛像就感觉里面肯定有机巧,佛像身后那些手臂和身体连接处有类似真人关节一样的结构,听了冯祥的讲解,心中释然,道一声果然如此。

“了不起,这样的结构非常复杂,设计和加工都需要非常高明的手段。”他说着走到佛像正面观看。

观世音菩萨双目微闭,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眉目间带有淡淡的悲天悯人,非常传神。曹森似乎被感染,想像着佛像身后所有手臂舞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一丝凉意,心中怪异的泛起一个词:群魔乱舞。再看观世音,竟然感觉面目有些阴森。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冯祥站到曹森身边,一口气把菩萨的圣号念了出来,“她幻相万身,渡化世间万民,圣像有慈眉善目,也有雷霆之怒。”

曹森沉吟不语,冯祥的解释自然有道理,但无论菩萨如何变化,面目上不应该带有阴森之气,如果说是酆都的鬼神还差不多。他再细看过去,观音佛像又恢复了慈悲相,哪里有一分阴戾之气?

这时静哲开心的跑进来,怀里抱着一尊用红绸子包裹的观音像,老树皮在身后跟着,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香炉,还有几柱“高香”。

所谓高香,真的就是很高很粗的香,也不知道是从哪年开始的,敬佛拜神的香越做越粗、越做越高,老树皮手里的高香有一寸多粗,一米多高,不过是中等规模罢了。

“一会儿开光的时候,我在这里拜观音,你去烧香,要心诚哦,不许想别的,还有爸爸妈妈都要装在心里。”静哲一手抱着观音,一手费力的把高香从老树皮手里接过来递给曹森。

曹森笑着拿到手里掂一掂,好家伙,够分量,可以当武器用了,不知道抡圆了能不能把人砸晕。

一名小和尚过来先合什对静哲鞠了个躬,“女施主,开光请排队领牌号,捐功德请投入功德箱。”

他说着一指大殿外右侧,那里有条排队的长龙,人人手里都捧着一尊佛像,不下四五十人。

曹森一看,好家伙,这要多久才能轮到静哲?看大殿里这位开光的,大和尚一卷经念下来,至少需要个三四分钟,排队的人都加起来不需要两个多小时?

“我等,多久我都等!”静哲固执的说。

“小师傅,要是多捐些功德,能不能提前开光?”曹森不想在这里多耗时间。

“施主,功德多少全凭诚心,多捐多得善果,不捐菩萨也不会怪罪。不过,心诚,可以单独接受佛光普照,单独在观世音前开光许愿。”小和尚嘴皮子很溜,这番说辞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

似乎要配合他这番说辞,大殿里的开光法事已经告一段落,在另一名小和尚的安排下,鱼贯进来三名等候开光的人。

哈,曹森哑然失笑,原来如此。多花钱,就可以单独接受菩萨的祝福,花钱少的人,只能共同沐浴我佛慈悲。

静哲就怕曹森心不诚,看他脸上有了笑容就不答应了,靠过来用脚轻轻踩了他一下。

曹森心中好笑,女人就是相信这些,好吧,就顺着静哲一回,她跟着自己没少吃苦。于是曹森从身上取出钱包,把里面的钞票捻出一半投到功德箱里,估摸着这些至少有一千五六。

那小和尚跟着过来,扫一眼曹森投入的钞票,把一枚杏黄色的小木牌交给他。

静哲高高兴兴的抓过木牌去排队了,老树皮忙跟了过去。

“走,冯先生,我们四下逛逛,轮到我们还早呢。”

曹森拎着那几根高香,和冯祥在寺中各处观赏,两个人不时谈一些异能界的奇闻轶事,曹森也简单介绍了一下梅苑最近经历的事情,等逛遍了所有的地方,时间也过去几十分钟,冯祥就建议回大殿看看,免得误了开光的时间。

两人信步往大殿走,走着走着曹森感觉有些不对头,周围的建筑似乎和进寺前的游览图不太吻合。他记忆地图的本领可是磨练过的,一张作战地图,数条进攻路线、撤退路线还有地图内的火力点、标志物、地形地势,几分钟就能牢牢印在脑子里,一张几个方块组成的游览图不可能记错,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游览图绘制不准确。

曹森走着四处看一眼,发现了建筑和游览图哪里不同,是比例。实际的建筑比游览图绘制的要大一号,至于大多少曹森就没兴趣细究了。

回到大殿前,静哲站在队伍的前端,正东张西望的寻找曹森,看到他回来,欣喜的招手。

曹森笑着点一下头却并没有过去,走到硕大的香炉前点燃了手里的高香,等静哲去开光就插到香炉里。

当!一声悠扬的钟声,从大殿里走出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尊观音像,脸上带着控制不住的喜悦,似乎怀里抱着的不是雕像,而是好运。

看到静哲肃容进入大殿,曹森就要把香插到香炉里。

冯祥笑着拦住他,“要等大和尚开始唱经的时候再上香。”

“嘿,我这是头一次,不懂。”曹森收回手往大殿里看,心中也想把这次开光做到位。等回家告诉母亲,说在太峰山的开元寺烧了高香为父母祈福,母亲一定会非常高兴。他是孝子,举手之劳就能让母亲开心,何乐而不为?

过了几分钟,大殿里并没有进行开光的法事,静哲反而跟着一个青年和尚走了出来,曹森上前问其中原因。

“施主,佛法无边,只渡有缘人,”青年和尚低头顺目的说,“这位女施主和我佛有缘,我家住持宏基法师要亲自为她在小佛堂举行法事。”

此话一出,一些也来开光的人哄的一声,七嘴八舌的羡慕静哲的福气,也有人说宏基法师如何法力高深,想见一面千难万难等等。

“森哥,那我们就去吧。”静哲心中得意,期望的看着曹森。

“抱歉,只能女施主一人前往。”小和尚垂首说道。

曹森看看这青年和尚,面对静哲天人一样的美丽,还能保持一分平和,有些得道小高僧的味道,这里又是旅游胜地人来人往,应该不用担心精灵的安全,就答应了。

静哲大喜,催着小和尚快走。

小和尚转身方要迈步,呼!三柱高香夹着风声和火星突然横在小和尚面前,和尚一惊,忙退了一步,抬头惊讶的看着手持高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