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怀疑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怀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曹森笑着说:“小师傅,我久仰宏基法师的大名,领我一同前往,可好?”

静哲想说话,却被老树皮暗中拉了一下,便不再吱声,只是嘟着嘴不乐意的看着曹森。

“施主,这万万不能,我住持不会见闲人。”青年和尚不敢看曹森的目光,一颗光头垂的要多低就有多低。

“嘿,你告诉他,南泉市梅苑的曹森来拜访。”

“施主,您不要误了女施主的机缘,这可是……”

“去!”曹森轻喝一声。

青年和尚一哆嗦,不敢多说,小跑着去了。

“森哥,你这是干吗?”静哲埋怨道。

曹森不理会她,反而把老树皮叫过来小声的问:“你在这山里呆了很久吧?”

老树皮茫然的点点头,他是千年树妖,在太峰山生活了有多久他也记不得了。

“开元寺的声望一直很好?”曹森接着问。

“这个……这个……曹老大,我喜欢到左右的山村里,给村民解决些难题,开元寺附近我不大常住,也没太注意它,它的香火倒是一直很旺,名气也大。”老树皮支吾着说。

曹森略一想就知道了其中的原因,这个老色鬼肯定是跑到山村里去占那些村妇的便宜,开元寺香火旺,来往的大多是闻名而来的山外人,这些人见的世面多,来时又呼朋伴友,老树皮不好下手,所以才跑到深山里去。

“怎么,你怀疑这里有问题?”冯祥问道。

曹森摇摇头,刚才他看到那小和尚听到静哲可以去小佛堂时,目光飞快的掠过精灵的胸口,其中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欲望,这引起了曹森的注意。一个和尚,即便修行不深俗心未免,在美丽的精灵面前举止失措正常,脸红紧张也正常,但表面不动声色,在静哲就要单独面见住持的时候暴露色心就未必是正常了。曹森怀疑住持单独把静哲叫到佛堂的用心,哼,如果存心不良,嘿!

很多前来敬香拜佛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曹森,都认为这年轻人不知好歹,也有听说过梅苑名声的人,则认为曹森是冒牌货,对曹森指指划划,言语中颇有不满和嘲讽。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舆论是无形的力量,冯祥感受到压力,不安的挪动着脚步。老树皮的脸皮如其外号,毫不在乎的回看众人里的女子,怡然自得。

静哲低下头想了想,做了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举动,她跑进大殿,把佛像恭敬的放在供桌上,合什拜了三拜,反身跑回曹森身边,抱着他的胳膊依偎在身边,用行动表明她的立场。尽管她不理解曹森的做法,尽管这样做可能要失去神佛的庇护,但她仍然要和男友站在一起。

这一举动换一个地方也许是平常事,但在有着众多信徒、香火鼎盛的开元寺,那就难得了。曹森心中感动,随手把三柱高香插到香炉里,再握住静哲的小手,暖流掠过心间。

这时从大殿后转出一个中年和尚,虽然步履匆匆,却不失浑然大气,眉目间也灵气逼人。不少敬香的人都认识他合什向他行礼,中年和尚单掌立胸,左右回礼。

“他很有名气,”冯祥认得此人小声对曹森说,“法号得空,名气仅在住持之下。”

曹森目光扫过得空和尚,看到他脚步匆忙,却稳健如一、步距相等,落地抬脚如行云流水,显然是练过某种功夫,这开元寺还真是藏龙卧虎,竟然有武僧。

“抱歉,让几位贵客久等了。”得空和尚上前来深施一礼。

曹森松开静哲,也还礼道,“打扰得空法师。”

他不肯在礼数上输给对方,这一礼行的足工足料,大大出乎静哲和冯祥的意料。

老树皮在旁边看着暗中称赞曹老大高明,要是此时还硬邦邦的,就显得曹森以权压人,道义上可就落了下风。

“不敢,”得空和尚一双眸子精润如玉,明亮又不逼人,淡然看着曹森,“曹先生来开元,是公务还是游玩?”

“我女友来请一尊观音回家敬奉,不想惊动了住持宏基大师,宏基大师佛法深湛慧名远扬,我想借机拜见,却又惊扰了得空大师,莽撞,莽撞了。”曹森说的非常客气。

“佛法讲究一个缘字,缘未到不好强求,我代住持向曹先生致歉。”得空和尚说着又施一礼。

曹森又回了一礼,“这样我就不再打扰,请回吧得空大师,时间不早我们也该下山。”

得空不留,也不提佛像的事情,恭送曹森等人出了寺门,目送越野车驶下盘山公路才返回寺院。

曹森开着车说,“冯先生,我记得你说过划子岭有异象,那划子岭距离开元寺有多远?”

“直线距离不超过五里地,你认为和开元寺有关?”冯祥感觉曹森有些小题大做,甚至是借题发挥,原本他以为是曹森不满住持宏基只邀请静哲,曹森吃味故意刁难,但后来看他和得空和尚的应对,似乎又不是这原因,冯祥一肚子的疑惑,但因为相识不久也不好多问。

曹森也不解释,要通了梅苑的调度中心,说明了这边的情况,让梅苑派后援来。他主要是想调查冯祥所说的划子岭,开元寺当然也要查,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白天那小和尚邀请静哲去单独会见住持时,那偷看的一眼,分明是饿狼看小白兔的眼神,如果不是和静哲确立了恋爱关系,曹森未必能注意到,但他以男友的身份对此就敏感了。

再加上和实际建筑不相符的游览图,大殿里观音法相阴森的表情,邀请静哲独自一人和住持相见,这些都促使曹森下定了决心。因为涉及古寺以及佛教,他还是要征求一下别人的意见。

“老树皮,你认为开元寺怎么样?”曹森问道。

“一切正常。”老树皮知道曹森话里的意思,在问他有没有发现异能者之类的灵异东西。

“曹森,你终究在开元寺发现了什么?”冯祥实在忍不住了,同时他也想帮助曹森。

“嗯……只是一种感觉没有真凭实据,冯先生,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开元寺香火很旺,来烧香开光的人白天接待不过来,一年前,也就是你们都从古道离开后,开元寺二十四小时接待香客,晚上也是香火不断。”冯祥回答。

“什么?”老树皮吃惊的问,“晚上也有烧香的?深夜烧香敬的是鬼神,古时很多邪教才在半夜举行仪式,那个时间哪有敬佛的?”

“寺里的说法是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天地广大,不如佛法无边,夜晚祈祝,更容易超度亡魂。”冯祥倒是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嗯,以前我家里的佛堂,早晚三炷香,也在晚上上香啊。”静哲说道。

“唉,那是家里的菩萨,和庙里的不同,除了一些特殊的日子,寺庙晚上通常不会再接受香客的香火。”老树皮说道,“这开元寺是要查一查。”

曹森的手机发出几声清脆的枪响,静哲拿过来看看,“森哥,是短信,我能看吗?你开车不方便。”

看到曹森点头,静哲心中小小得意一把,她要一点一滴的涉足曹森的生活,哼,以后他的手机所有信息我都要检查!

精灵翻开信箱念道,“腾飞、石达带队,共计十五人支援。”

呵呵,曹森心想,腾飞这小子终于耐不住寂寞,也要出来试试身手了,不知道是谁替他留守梅苑。

“金大锤和霍云他们不来?”冯祥问。

“他们大多陪着梅芳姐,很少出任务的。”静哲回答。

冯祥失望的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