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夜探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夜探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太峰山下一座小镇,以过往游客为主要财源,饭店、旅馆一应俱全。在一家能停车住宿的旅馆,曹森和腾飞等人汇合。

对曹森所说的异像腾飞他们并没有太放心上,对曹森和静哲关系的突飞猛进,众人非常感兴趣,不知道在太峰山上发生了什么,让硬汉著称的曹森确立了恋爱关系,这对梅苑来说绝对是重大新闻,猛料暴料。

对这一事情的强烈好奇心,甚至让兄弟们对可爱的精灵都下了狠手,腾飞把曹森调离静哲身边,李度和丁海涛哥几个非要让嫂子说出情定太峰山的经过,对善良的精灵轮番轰炸。

开始精灵很害羞、很不好意思,后来被问的狠了,就拿出大小姐的架势来,凶巴巴的反问:“干吗?干吗?你们有本事去问曹森,欺负我显你们本领了?”

这话让众兄弟愕然,他们眼前的女子还是那个一向羞答答的娇柔女孩吗?怎么不论谁和曹森沾了边,就从骨子里带出点霸气来?

丁海涛转转眼珠,“问就问,你以为你森哥有多厉害?我们兄弟一起动手,他敢说个不字?静哲,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把什么话都问出来!”

“随便!”静哲硬邦邦的甩下一句走了。

老树皮急忙跟了上去,不用曹森叮嘱,他主动承担起保护美丽精灵的重任,这可是巴结静哲的最好机会,等回到梅苑,美女军团都比较反感他,根本没有接近静哲的机会。

兄弟几个互相看着,心里都有类似的想法:梅苑从此又多了头母老虎!

傍晚时分,众人一起吃晚饭,饭桌上曹森正式宣布了和静哲的关系,并声明此事已经报告给长官备案,这时精灵很聪明的显出小鸟依人的样子。

众人恍然,原来此事早就暗中进行,不过两口子瞒着其他人而已。

静哲也是才知道曹森把他们的关系上报,心里更加踏实、更加甜蜜,手里的筷子如蝴蝶飞舞,把桌子上最好吃的菜肴不断夹到曹森碗里。

李度大呼:“抗议,严重抗议!上阵有父子兵,没听说过吃饭有夫妻兵的!”

曹森一瞪眼,“嫉妒?嫉妒就赶紧自己找个媳妇!”

冯祥看着他们兄弟之间亲密无间,更反衬出自己的孤单,心中非常羡慕,轻轻叹口气。

“冯先生,请。”静哲心细,看出冯祥的失落,把一盘红烧狍子肉移到靠近他的位置。

石达赞许的对静哲点点头,静哲脸蛋一红,埋头吃饭。在曹森面前受到别人的认可,心中甜滋滋的。

“抓紧吃饭,晚上我们有任务。”腾飞说道。

李度和丁海涛这才把话和饭菜一同咽进肚子里。

饭后,曹森和腾飞用笔记本电脑调出太峰山的小比例军用地图,研究晚上的行动方案。

划子岭在太峰山脉中只是一座海拔不足五百米的小山头,但它山脚下却有一条颇深的山沟,东西纵向近两公里,最宽处有七八十米。询问了老树皮和冯祥,二人都说那里草木密集,多虫蛇乱石,尤其多蝎子,当地人就把这山沟叫做蝎子沟,即便市场上活蝎子价格高,本地人也不去那里抓捕,因为传言蝎子沟是以前的乱葬坑,人去了要折寿。要进入的话最好在白天,晚上行动会非常麻烦。

曹森和腾飞自然不会相信这些,但也不喜欢密集的植被碍手碍脚,蝎子也很麻烦,晚上尤其如此。和石达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晚夜探开元寺,划子岭和蝎子沟白天再去,把梅苑的直升机调来,空中侦察就方便许多了。

对于城市长大的曹森兄弟来说,城市作战能力远比丛林作战熟悉,对开元寺这样的建筑展开侦察行动,随便一个兄弟都能制定一套完美的行动方案,今晚的行动对他们并没有什么难度。对此,多次和曹森兄弟并肩作战的石达最清楚不过。让石达佩服的是,曹森和腾飞没有一点掉以轻心的样子,还是制定了详细的行动计划,并因地制宜制作了简单的沙盘,把所有参加行动的人叫来,仔细的分派任务。石达想,曹森兄弟能战无不胜,和他们的小心谨慎不无关系,即便再简单的任务,他们也总是全力以赴,把可能的危险降到最低。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

夜幕降临后,腾飞、丁海涛、李度和石达带领三大门的弟子假装上香拜佛的香客,曹森带领其他的特战队员,全副武装潜入开元寺周围,寻机进入寺庙,也担负着接应腾飞等人的任务。

如今的石达和三大门弟子,尤其是当初曹森一手训练出的甲乙丙三组队员,抛开异能不说,本身的作战能力并不亚于普通的陆军士兵,或者有过之,有不少弟子在经过曹森兄弟考核后,也有了持枪的资格。这些弟子在曹森这个超级枪迷影响下,身上的配枪同样二十四小时不离身,他们正在朝着一支非常独特的武装力量发展。

开元寺不论隐藏着什么秘密,在这样一支拥有强悍战力的小分队面前,似乎是没有招架能力的。

腾飞和石达几人漫步走入开元寺,寺内灯火通明,大殿里外被几组射灯照的如白昼,大殿中央的观音像上方有盏发射金黄灯光的射灯,把观音菩萨照的宝相庄严又金光熠熠,更添威严。

腾飞特意站在观音正前方,没有看到菩萨脸上有曹森所说的阴险,看一下四周,正做开光法事的和尚、信徒、维持秩序的小和尚也都正常。

石达也在左近转悠,手里拿着几把香,像模像样的在香炉里上香,一把香点燃后,右手握香,左手握右手,虔诚的拜几拜,用左手轻轻插到香炉中,退三步,再拜。

丁海涛去请了一尊观音像,捐了功德,老老实实的在一边排队,队伍中有一名非常秀气的女子引起他的注意,这次倒不是他好色,而是按照曹森所说,这寺庙里也许是一个暗藏的淫窝,目标是那些来敬香的漂亮女子,丁海涛便盯上了那女子。

李度看腾飞向后院走去,他不远不离的跟在腾飞身后,再后面是石达、史龙,还有几名三大门的弟子,都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溜达着向里进走。几个人把第二进院落逛了个遍,依然没有发现问题。

此时,曹森带领着其他人已经在寺院外就位,狙击手姜波占据一处制高点,狙击枪枪口下的的开元寺,像一名座完全不设防的开放性建筑,明亮的灯光更给他提供了良好的视野。在他的战术马甲中,妥善的放着两个压满子弹的特殊弹夹,里面的子弹弹头呈亮金色,如同黄金打造,那正是用曹森血液处理过的特殊子弹,梅苑的人习惯称作血弹。作为狙击手,姜波的血弹和其他人使用的还不相同,是用足够量的血液渗透处理的,对灵异生物的杀伤力并不弱于那些金色的匕首。

姜波通过枪瞄,选择开元寺远近不同得几个点看了几眼,射击诸参数就印到脑子里,他轻轻的推弹上膛,眼睛贴在枪瞄上,人、枪就像黑色岩石雕像,融入到夜色中。他的身边是起观察和保护作用的齐学富,两个人搭配成的狙击小组给所有人提供火力支援。

曹森趴在草丛中,脑子里回想一遍今晚的行动有无漏洞,审视一遍感觉满意,静静等待腾飞的信号。

腾飞和石达几个人一边在个个偏殿中给各位菩萨上香,一边注意观察。他们注意到开元寺的第三进院落看不到一点亮光,显然晚上那里是不让游客、信徒进入的。不让进去,那就更要进去看看。腾飞隐蔽的打了个手势,李度看到,装作四处浏览的样子靠近第三进院落的大门,伸手一推,是闩死的。

史龙也踱着步子走过来,装作互相不认识的样子问了一句,“哥们,这里不让进?”

“可不,一张门票八十,和白天一个价,就让我们看一半,这不是坑我们吗?”李度不满的说,“咱们找那些和尚评理去,凭什么不让进,不让进就要退钱。”

史龙不善于演绎,只是点头认可。

砰砰,李度用力拍着大门,“有人吗?出来一个,我们要进去拜佛烧香!”

一名青年和尚跑了过来,“施主、施主,您千万别喊!”

“为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进?”李度对那和尚怒目而视。

“因为这是大师清休的地方。”一名中年僧人稳步走了过来,正是白天接待过曹森的得空和尚。

李度心中警惕,他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这和尚走路就像猫。

“白天也不让进?”史龙问到关键处。

“白天宏基大师在后山静修,晚上在这里,所以不能对外开放,还请二位海涵。”

“门票你可是收一样的价格,我们来你开元寺诚心礼佛,你却借口什么清休,不让我们给所有的菩萨上香?”李度不满的反问,“我和这位兄弟就是进去烧几柱香,绝不打扰哪位大师的修行,这道门,我必须进!”

腾飞和石达等梅苑的人也围了过来,除了石达自重身份,其他人都纷纷声援李度和史龙。

中年和尚手里挂着一串佛珠,一颗一颗的在手里捻动,当转到绳节处,他霍然看了李度一眼,目光精气逼人,“那么我就给你们退票,算是我们开元寺待客不周,但这院子,你们休想进去!”

“嘿嘿,好一个霸道的大和尚!”腾飞开口了,同时他外面的曹森发出了信号,语带双关的说,“我还就是要到第三进院子里去看看,现在想起退票,晚了!”

曹森轻轻一招手,带领埋伏的人马无声无息的向后院靠近,如果有人看到他们的行动会毛骨悚然。这些人都是黑兰色的全身特战服,手持长枪,动作敏捷、队形完整,每一步、每一个动作干净利落又充满力度,仅仅五个人组成的小队,却有着无可抵挡的气势。仅仅是眨眼的功夫,五个人就来到后院的围墙处。

曹森手指一点围墙,一名队员下蹲双手握在两腿间,另一名队员放下手里的XM8,抽出手枪上膛,然后跳起在他的双手上一垫,借着对方托举的力量腿上发力,人轻轻巧巧的搭在了高愈四米的围墙上,一手扒住墙头,一手举枪观察院内的动静。

占领制高点的姜波,枪口早就覆盖了后院,在他昼夜两用的枪瞄视野中,任何可疑的东西都不会放过。

那队员翻过墙头落地,第二名队员已经出现在墙头上,曹森倒数第二个攀上墙,手一抄把最后一名队员拉上墙,五个人全部进入后院。这时可以清楚的听到腾飞和李度还在院门外不依不饶的与和尚理论。

“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既然我花钱买了门票,这后院你是让进,我也进,你不让进,我还是进!”这是李度的声音。

“门票是什么?门票就是一纸和约,同样的门票白天有效,晚上也有效,拿到我手里,我就有权看遍所有的院子!”腾飞的声音。

门外的喧闹更反衬了院内的寂静,曹森五名队员并没有急于行动,而是靠墙形成一个半环形防御圈,目光跟随着枪口把后院搜寻一遍。

后院分成三个独立的院落,一个院子供奉的是文殊菩萨和几位金刚,房屋把院子围出一片天井,种了几棵梅树和石榴;一个是供留宿的客人居住的客房,七八间平房也围成一个院子;还有一个是僧人们起居的地方。在后院的东南角还有一道小门,门后边另有座小院,曹森的怀疑就集中在那小院上,白天静哲很可能会被领入那里,单独和住持会面。

五名队员按照事前的计划,交替掩护着把后院查了一遍,有两名队员带着夜视仪,查看有无可疑的东西。后院搜索完毕,他们就集中在那座小院落门口。

一名队员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样小巧仪器,拉出数据线接入自己的夜视仪,再把软窥镜的镜头从院门下的缝隙中伸了进去,两三分中后他收回窥镜向曹森做了个OK的手势。

曹森在自己的喉麦上向腾飞连敲了三下。

院门外,李度收到腾飞暗示的目光,猛的去踹院门,又大喊道,“开门!快开门!”

曹森点头,一名队员纵身跳上院墙。内墙不过两米高矮,对这些特战精英来说完全可以搭手就过,为了安全,那队员还是先沉了沉观察动静,这才无声无息的进入后院。其他人依次跟入,没有谁走院门。

“老K,目标有动静,你们所在院子后有动静!”

曹森耳机里突然传来观察手齐学富的声音。

曹森敲了敲喉麦,发出询问的代码。

“有人从后院跑出去!目标已被惊动!”齐学富用夜视望远镜观察着,由于有建筑物阻挡视线他看不到具体情形。

曹森挥手,一指院落里那座孤零零的禅房,队员们散开队形扑了上去,各自就位后,曹森一马当先撞开房门。

“别动!警察!”曹森大喝一声,加入了稍许狮子吼的功夫,把一间小小的禅房震的嗡嗡作响。

队员们依次进入房间,屋里空无一人,只有地上一张蒲团。曹森一摸,还是热的。

“搜!”曹森命令,“看有没有暗门密室!侯峰,你跟我来!”

两个人出了禅房,直奔围墙,相互配合着翻过四米多高的围墙,落地后两人并不急于四下搜捕,队员侯峰据枪戒备,曹森取出夜视望远镜观察。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开元寺的侧后方,面前一片舒缓的坡地,向下延伸二三十米后坡地突然倾斜下去,两侧则是起伏不定的山体,长满茂密的松林,连绵百米后地势拔起又成了两座山头。

“学富,看清楚那人往哪里跑没有?”曹森通过喉麦问道。

“没有,但只有两个可能,沿坡地下山,或沿围墙绕到开元寺前边。”

“老K,发现秘道!”禅房里一名队员汇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