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淫窟(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淫窟(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们回去。”

曹森和侯峰又回到禅房,一名队员已经把暗门打开,露出地上黑黝黝的洞口。见曹森过来,队员打开枪上战术手电,光束投入到地道中。

靠!曹森看一眼地洞在心中骂了一句,地洞一米见方,四壁直上直下由巨石砌成打磨的异常光滑,深有七八米的样子,底部竖立着十几根近一米长的锋利钢筋,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很难有活命的机会。古怪的是,在洞的一面侧壁上还开着个入口,距离洞底有三米的高度,光束打进去,那洞口修建的也非常规整,且非常干净,像是经常有人出入的样子。

看到这里曹森松了口气,这次行动针对的是名声在外的古刹,如果行动落空,开元寺追究起来是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发现了这诡异的秘道,就有充足的理由了。

“腾飞,涛涛,暗捕!”曹森下达了命令。

院门处,腾飞看着陆续赶来阻止他们的大小、高矮和尚,冷笑一声亮出了黄金徽章,李度和史龙就知道要行动,唰的抽出手枪,哗啦子弹上膛,分左右把七八名和尚用枪口点住。

石达目示两名带枪的弟子,让他们去大殿前帮丁海涛。他自己和几名弟子也亮出徽章,把左右来看热闹的香客劝走。

丁海涛此时隐蔽的拔枪在手,一人堵住了开元寺的寺门,凡是光头的别想从他身边溜出去。

“梅苑特警,”腾飞清晰的说道,“你们寺里有严重犯罪行为,现在我要查封你的寺院,所有人必须配合我们调查。”

得空和尚很意外,“你们有什么证据?”

“没有证据我们会打扰佛门净地?”腾飞再展示一下黄金徽章,“你们谁主事?这徽章知道代表什么?”

“我法号得空,住持以下由我负责杂务,黄金徽章的大名也听说过,不过请你们出示我寺犯罪的证据。”

腾飞收起徽章,“证据你会看到,现在你要配合我们,把寺里的游客清空,再集合所有僧人。得空法师,为了开元寺,千万不要抵触我们的执法行动。”

得空是明白人,看了对方的神态就知道有备而来,方才从住持的禅房中传来的那声大喝他也听到了,梅苑今晚的行动显然是经过周密部署的,对方说的没错,配合他们的行动要比不合作更有利于开元寺。

“了帆,了慈,你们配合警官,把香客请出开元寺,就说我们今晚加了晚课。你们要注意言词,莫慢待了他们!”

得空这话明着是嘱咐两个小沙弥,其实也在暗示腾飞等人,不要野蛮执法。

两个小和尚气鼓鼓的应声要走,另有一个年轻和尚也要跟着去。

“你,别动!”李度枪口一点。

“得远,你就不要去了。”得空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们把寺里的人都当作了疑犯,不会同意随意走动。

那叫得远的和尚迟疑了一下,转身却走向腾飞,“长官,我有事情要……”

话说了一半,他突然扑向腾飞,左手虎爪锁喉,右手成拳击打小腹,上下双管齐下,眨眼就到了腾飞眼前。

腾飞哼了一声,不闪不躲,双手闪电般擒住对方的双腕,转腰抖肩就是一个过肩摔。得远怪叫一声身子腾空,在半空中他腰部发力想控制身体,腾飞又冷哼一声,双手往怀里一拽再往外一送,卸掉得空腰部的力量,双臂较力往下发力一抖,得远狠狠砸落在地面上。

开元寺的地面都是一尺见方的青石铺就,腾飞手上用的又是极狠的招数,那一拽一送说着简单,但紧接着过肩摔使出来就是狠招了,把腾空的人身体抖散,让身体毫无防备的摔落地面,再加上腾飞向下抖的力量,就是个铁人也摔坏了。这种招数来自军队,普通士兵是不会用的,通常都是负责抓俘虏的尖兵才有可能掌握,此招一出,不要说摔在青石地面上,就是身下有厚厚的棉垫子也能震的七荤八素。

得远和尚倒霉,他实在不该偷袭腾飞,曹森兄弟都有个习惯,要么不动手,动了手就让对手彻底丧失行动能力,得远落地后果然丧失了行动能力,别说动一下,就连哼一声都做不到,直接给摔死过去。

得空看了眉毛一跳,好狠的手段,好厉害的身手!

“得空法师,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再尝试反抗!”腾飞沉着脸说,慢慢把枪拔出来,哗啦上膛。

得空叹了口气,他有一身好武艺但不想反抗,梅苑代表的是政府,就算把眼前的人都打倒了又能怎样?何况单腾飞一人他就没有把握能收拾的了。得空也不相信开元寺有犯罪行为,事情总会水落石出,那时再理论不迟。

“都不要轻举妄动,配合警官的工作,了帆,了慈,你们去吧。”

两个小和尚看了地上的得远一眼走了,得远砸在青石地面上那沉重的一声着实让他们心惊肉跳,不知道得远还能不能活下来。

前门处,丁海涛拦住两名神色惊慌的和尚,“我是警察,请你们配合……”

话未说完,其中一名和尚抽出一把尺许长的砍刀兜头就剁,丁海涛闪身躲过,第二名和尚手里拎着一把锋利的手斧又砍了过来,丁海涛再躲开,心里犹豫着是开枪呢,还是徒手解决。他看的出,这两名和尚的功夫相当不错,自己一人未必好收拾,枪口还没有扬起,不远处传来砰砰两声枪响,两个和尚应声栽倒在地。

石达派来的两名弟子端着枪跑过来,“丁大哥,没事吧?我看他们要伤你,就忍不住开了枪……啊!打死了?”

不愧是曹森郭敬训练出来的人,枪枪夺命,一个和尚太阳穴中枪,一个和尚左胸中弹。

丁海涛看着两名弟子夸赞了一句:“不错,枪法不错。你两个谁打的脑袋?”

“我。”一名弟子说。

“下次记住,往上半身打,就算打不中要害,也搞他个半身不遂。”

“是!”

后院里,曹森明白了那些锋利钢筋的用处。那是防备有人从地道中爬出来的陷阱,真正的地道是位于中间的入口,出入都由一条软梯上下,软梯就是那蒲团,用的时候抖开,不用折叠起来罩上一层棉套就是蒲团。没有这软梯,就是曹森也无法用四肢支撑着洞壁上下,在垂直的洞壁上,细细涂抹了一层黄油,滑不溜手,根本没有借力的地方。

曹森和一名队员用自身携带的登山绳荡到洞口两侧,发现地洞水平的延伸进去很深,用战术手电一照,在距离洞口二十几米处有道严严实实的铁门,曹森一马当先钻进地道,捅开门上的铁锁小心的打开门,扔进去两枚闪光弹和震荡弹,马上关门。让曹森惊讶的是,这铁门的隔音效果出奇的好,在门的另一侧几乎听不到震荡弹爆炸的声音,要知道这玩意在地道一类的建筑中最具威力,强大的声波足可以把壮年男子震晕。

开门,又是两枚震荡弹,然后曹森和两名队员才小心翼翼的沿着地洞搜索前进。

前行了二十米多后,地道拐了个弯,眼前的场景让他们一呆。

地道的尽头竟然还有一道铁门,刚才的功夫白忙活了,如果里面有全副武装的敌人,那是彻底的打草惊蛇,只期望这第二道门和第一道一样有绝佳的隔音效果,里面的人没有听到声音。

期望归期望,曹森不敢往最好里想,只能往最坏里打算,认为这道铁门后正有黑洞洞的枪口等着他们,于是把门打开条缝,嗖嗖又是一枚闪光弹和震荡弹扔进去,再顶住铁门。等了两三分钟,曹森猛的开门再猛的关上,再开门可就是真的突入了。

人进去了,曹森就后悔了。

眼前的场景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没有敌人,没有反抗,反而是有十几名年轻的女子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耳朵来回的翻滚。震荡弹在密闭空间的效果是可怕的,即便久经训练的战士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也经受不了那强悍的震波,更何况是柔弱女子?

紧跟着曹森进来的两名队员也被眼见的景象看呆了,这些女子尽管脸上非常痛苦,却掩不住她们的美丽,更让他们意外的是,所有的女子都是裸体,流畅的曲线、细嫩的肌肤一览无遗。眼前突然出现十几位裸体美人,而且还是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其诱惑力足可以让大多数正常男人的大脑暂时缺氧。

曹森兄弟似乎不算是正常男人,当然不是说他们的性能力和性取向,而是神经的坚韧,仅仅是一愣,三个人马上恢复过来,据枪搜索四周。

这是一座相当广阔的地下大厅,近三十米长二十米宽,四周的墙壁上有明亮的节能灯,把大厅照的通亮,四壁和脚下都是青石铺就,不少棉被整齐的铺在大厅的一面墙下,还有一些日常饮食用具,除此以外,在一面墙壁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