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淫窟(下)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淫窟(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一座相当广阔的地下大厅,近三十米长二十米宽,四周的墙壁上有明亮的节能灯,把大厅照的通亮,四壁和脚下都是青石铺就,不少棉被整齐的铺在大厅的一面墙下,还有一些日常饮食用具,除此以外,在一面墙壁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木门。

曹森一点一名队员,再点木门,两个人无视地上的裸体美人,据枪向木门靠近。另一名队员原地不动,提防着地上有假装昏迷的人暴起发难。

突入木门后,里面是一条地下清泉,叮咚轻响着流入一处尺许宽的暗道,曹森推测这应该是被囚禁女子方便的地方。他检查四周,都是厚实的岩石没有暗门之类的事物。

两个人出来看着那些美女叹了口气,这开元寺的住持真是会享受,囚禁了这么多的美女,还有一个洞天福地给他享乐,如果不是被发现,还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这花和尚蹂躏。

“你们留下照顾她们,我去上面看看。”曹森说着往外走。

“我们两能做什么?”一名队员无奈的问。

“把她们都抱到棉被上去,这地上多凉,你们怎么不知道怜香惜玉?”曹森说道。

靠!那队员心想你曹森就懂了?想当初就你对女孩最硬。另一名队员已经抱起一名女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棉被上,那谨慎仔细的样子,就像在抱自己的情人。

曹森回到禅房,把下面的情况给两个留守的队员说了一下,兄弟两个抽了口气,好家伙,这住持着实不得了,等逮住了,先不送上法庭,绑结实了扔给受害的女子,嘿嘿。

留下他们留守地道,曹森一边向前院走一边思考,囚禁这么多女子,单吃饭就是问题,住持一个人绝对应付不过来肯定有同党,而且不是一两个,这开元寺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个心狠手辣的花和尚。

正想着,突然寺外传来砰的一声枪响,附近扑通有人倒地,曹森就地侧滚举枪寻声瞄准。

“清除!老K,你三点钟方位,二十米。”

姜波沉稳的声音在曹森耳机中响起。

曹森过去一看,一名年轻的和尚仰面躺在地上,眉心有个枪眼,脑浆和鲜血喷了一地,不远处扔着一把上了弦的弩,弩槽内有只纯钢猎杀长箭,狭长锐利的箭身在战术灯光下反射着幽幽寒光。曹森知道这种弩箭的厉害,三十米内可以穿透汽车的车门,极具杀伤性。

曹森感觉背上发凉,幸亏这和尚是在姜波的视野内,如果他换个相反的方向,因为建筑物的阻挡姜波很难发现他,这一箭要是射出来,如此近的距离自己能否躲过去可就难说了。

“全体注意!不要单独行动,小心暗箭!”曹森一边警告战友,一边抽出不久前打造的金色匕首,挥刀斩断弩弦,不敢一个人再呆在后院,急忙去和腾飞他们汇合。

狙击手在很多时候担负着半个指挥官的角色,在姜波的提示下,前院的史龙和李度拎着枪赶来支援曹森,兄弟三个碰头后返回后院,交替掩护着把整个后院彻底搜索一遍。

前院的腾飞也让得空和尚把整个开元寺的灯全打开,寺里灯火通明,再集中所有的和尚点查人数,发现少了三个人,除去被腾飞打晕的得远,还有住持以及另外两名得字辈的和尚。在得空的指认下,姜波击毙的是其中一名,另有一名叫得尘,却不知所综。

开元寺占地广,曹森这几个人搜索不过来,就通知了当地警方。

太峰山脉所在的临齐市警局,得知梅苑的人不声不响的来到开元寺,还侦破了一起重案,急忙调集能调集到的警力,风风火火的赶到开元寺,二百多名警察荷枪实弹的把这座古刹包围的风雨不透。两位正副局长也赶到现场,感谢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请曹森帮他们向省厅遮掩一下。这样的案子发生在临齐市,临齐市警局却一无所知,如实报到省厅,两个局长身上要担不小的责任。

曹森笑着告诉二位局长,事情的起因是临齐市的警局发现太峰山有异常,向梅苑申请帮助,才最终侦破了开元寺的重案,所以临齐市警局并没有失察的责任。

二位局长对曹森感激的无以复加,跟屁虫一样跟着曹森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曹森想起霍云的父亲所在的县就归临齐市管辖,县官不如现管,便委托二位局长日常里看顾一下霍云的父亲。二位局长一连声的答应了。

腾飞利用这段时间基本把案子审清楚,得远醒来后把事情的经过全撂了出来。

原来这开元寺的住持宏基法师原本倒也真是位高僧,他有四名弟子,得空、得远、得明和得尘。得空是大弟子,品行端正一心向佛,最小的弟子叫得尘,人聪明却耐不住寺里的清淡生活,看着来往寺里的美女起了色心。开始他不敢向那些城里来的美女下手,勾引上附近的几个村妇,尝到甜头胆子也大了,就看准机会强奸了一名孤身来上香的女子,正巧被得明撞见,在得尘花言巧语的引诱也破了**,二人把那女子**,后又杀死抛尸。

之后二人无意中发现了师傅禅房里的秘道,秘道不知道哪个朝代修建,原本是寺里的和尚躲避战乱用的,他们就把那里改作了淫窝,再有看上眼的孤身女子,就掠到里面长时间享乐,时间稍长被他们的师傅宏基发现。宏基几十年的修行没有经的住美色的诱惑,竟也加入进来,还把第三名弟子得远也拉下水,后来又有两名了字辈的弟子加入,师徒三代六人在那秘道中总共囚禁过几十名年轻女子,玩腻的就拉出去杀死抛尸深山。

由于宏基是住持,三名得字辈弟子在开元寺分别担任重要职司,还有两名小和尚帮衬,基本把得空法师架空,事情竟做的滴水不露。如果不是得尘看中静哲,想对静哲下手引起曹森注意,还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落入魔手。

曹森看了审讯记录想起一位古人曾经说过的,天下最淫者莫过僧人,无衣食之虑,无杂务缠身,每日清闲无忧,最易宣淫无度。这话虽然偏颇,但用在宏基师徒身上倒是再贴切不过。

临齐市二位局长看了审讯记录后大汗淋淋,幸亏发现的早,否则这案子会变演变成惊天大案,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就是现在也已经是临齐市史无前例的大案。他们忙着指挥部属搜集证据,挨个审问所有的和尚,倒是让曹森耳边清净了许多。

曹森漫步走到正殿,看着莲花宝座上的千手观音想到,白天他看到观音脸上阴森的表情,是不是含冤死去的冤魂怨气凝结所致?他无意中替那些冤死的女子报仇,这观音像应该再也不会有那样的表情了吧?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观音像,观世音菩萨一如既往的慈祥,真有容纳芸芸众生的气度。曹森心中忽有所感,走到供桌前看到上面的铜磬,拿起木槌轻轻敲了一下,磬声清越,悠悠不绝。面对着大慈大悲的菩萨,曹森想到了一个人,已经牺牲的安泰市警局副局长孙广华,那个看起来粗放的老警察其实也有一副菩萨心肠,对于民间普通大众来说,多几个这样的官员,也许比一尊菩萨像更有用。

唔,也许我该在官场上爬的更高些,多任命一些孙广华式的官员,也算是对社会的回报。

对这突如其来的想法,曹森想一想颇为可笑,怎么会从大慈大悲的菩萨身上联想到官场?

既然想到这些,曹森就顺着思路往下想。如果说让自己坐到警察总局局长的宝座上,哪怕是三十年后,曹森也知道自己绝对受不了,他天生不是当官的脾性,总局局长肯定没有机会拎着枪上战场。他做官,独立办公室的主任就已经到头了,如果去掉“独立”二字,他宁肯加入三大门。

做一个孙广华式的官员他更做不到,曹森反复思考过如果水井镇那一幕重演,他绝对不会为了陌生人去死,最多把伤亡减少的最低限度。当时在水井镇被孙广华的壮举所震撼,才会有想当第二个孙广华的想法。

腾飞走进大殿看一眼观音菩萨并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曹森身边,“森哥,开元寺的案子还有许多疑点,咱们继续帮临齐市警方,还是撒手不管?”

曹森想,就算达不到孙广华的思想境界,但可以为社会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于是他说道,“能帮咱们就多帮一些,不行的话把周鲁平调过来,他是断案老手。”

“临齐市的刑警里也有几把好手,审案子没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寻找受害者的遗体比较难办,几个和尚抛尸地点大多在深沟山涧,要想进去收敛尸骨,最好有直升机,直上直下的方便。搜捕宏基和尚与得尘,直升机也可以派上用场,据得远交代,这两个花和尚都有一身好功夫,他们真要是漏网,对社会危害非常大。”

“明天把咱们的两架直升机都调过来,一架借给临齐市警方,一架咱们自己用……和那二位局长说一下,等案子审完了,把得远和尚交到那几名受害女子手里。还有,把宏基、得尘列入梅苑的黑名单,这两杂碎,多逍遥一天也是对受害者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说完曹森看一眼观世音菩萨,又补充了一句,“地道里那些受害者尽快送回家吧,整套法律手续走下来,够她们受的。”

“靠,你第一次发善心就没了条理,要是尽快把她们送回家,她们哪里有机会收拾得远?”腾飞说道。

“你把得远伤的厉害吗?”曹森想了想问。

“没多大事,就摔断一只胳膊半条腿,还有几根肋骨。”腾飞回答。

“靠!”曹森心想,就这伤势再送到那些女子手里,两三下得远的小命不就没了,他可是重要的证人,想让受害者出口气的想法只能作罢。

“咱们撤,下山去睡觉,明天还要搜索蝎子沟。”

和临齐市警方打过招呼,曹森等人下山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