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谈情
章节列表
第五章 谈情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上午,两架轻型军用直升机降落在开元寺外的停车上,门一开,郭敬笑呵呵的走下来。

曹森等人已经开车在这里等候,看到郭敬也来到太峰山很吃惊。

“你怎么来了?”腾飞问,“梅苑怎么办?”

“不是有司令吗?有他还有特警二队,再加上老周他们,梅苑什么问题都没有。”郭敬左右看看,“曹森,你媳妇呢?”

“谁告诉你们的?”曹森知道这消息瞒不住,他也不想隐瞒。

“呵呵,香香这丫头知道这事后,非要闹着跟我来,”郭敬笑着说,“她说静哲抢了她老公,要找静哲算账。”

曹森也笑,“她哪儿是算账,就是想逃学来这里玩。”

这时静哲走了过来,郭敬哈了一声,“新娘子来了?给曹森当媳妇不容易吧?”

“你怎么知道,你试过?”静哲反击。

郭敬惊讶的看着精灵,这女孩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以前总是乖乖巧巧的,两天没见成了小辣椒。

临齐市的两位局长来感谢曹森对他们工作的大力支持,曹森就领着他们去和直升机驾驶员交代一下。那位副局长趁人不注意,在曹森的战术背心里塞了张卡,曹森不动声色,他知道这是临齐市警局感谢替他们遮掩失察的责任。

郭敬整理着身上的装备对腾飞说:“兄弟,不是说恋爱中的女人最温柔吗?”

腾飞回复:“你真够戗,这也不懂,那是对她们的老公温柔!”

“有道理,对老公温柔了,对别人就凶一些,一出一入,平衡。”郭敬点点头,颇有受教的样子。

“你和乔娅进展的怎么样了?”腾飞问。

“我正在考察她,看有没有资格做我老婆。”郭敬大言不惭。

“你脑子里有猪下水?还考察乔娅?乔娅能看上你,纯粹是你小子走字,不知道当了几辈子光棍修来的福分。”腾飞怒其不明事理,担心兄弟错失一桩好姻缘,“一会儿我说给曹森听,不,是回梅苑后告诉夫人,看她怎么他妈的教训你!”

郭敬吃惊的看了腾飞一眼,试探着说,“哥们……你要是看上了……我让……”

“滚!”腾飞有气说不出,真替乔娅不值。

郭敬啪的把手枪拍入大腿枪套,昂然去找其他兄弟。

曹森正好回来看到这一幕,就问腾飞缘由,腾飞气哼哼的说了一遍。

曹森感叹,“哥们,咱这十九个好兄弟中,真没长大的,就是郭敬这小子!”

“那怎么帮他?”

“嘿,通知马爷,让人盯住乔娅的交际圈子,有和郭敬竞争的,**钱砸,把威胁扼杀在摇篮里,有不识趣的就让他上梅苑黑名单!”曹森恶狠狠的说。

“这对乔娅公平吗?”腾飞疑惑的问。

“不给乔娅红杏出墙的机会,这也是在帮她!”

腾飞哭笑不得,曹森就是曹森,真霸道起来是没有道理好讲的。

静哲一跳一跳的走过来,靠在曹森身边,“你们说什么呢?”

曹森掏出那张卡塞给静哲,“别人给的,收好了。”

静哲看了看,是一张全国百货连锁店的购物卡,背后用很小的字写了串数字:200000。

“这么多?啊!你受贿!”静哲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左右看了看拍拍心口,“没有别人看到吧?”

看着精灵那患得患失的小女人样,腾飞哈的笑了一声。

静哲白了腾飞一眼,很仔细的把购物卡收到自己的口袋里。她也穿着一身特战服,特战服的一个特点就是口袋多,过了一会儿静哲似乎不放心,又把卡换了个口袋,再用手摁两下。

曹森终于也笑了出来,“丫头,咱们还没把这点钱看在眼里。”

“你知道什么,很快馨姐就要过生日了,还有齐学富的生日也快到了,还有……”静哲说出一串名字和生日日期。

“你都记住了?梅苑的每个人?”腾飞惊讶的问。

“你真笨,只要记这个月的不就行了,下个月的下个月再记。”静哲说道。

兄弟两个对看一眼,女人和男人果然不一样。

此时的开元寺附近像变成了警局总部,到处都是警察,一架直升机腾空而起,载着临齐市警局的人去寻找尸骨。另一架也发动了发动机,随时待命出发。

一名中年警察走到曹森身边,立正敬礼,自我介绍说是临齐市的刑警队队长,“长官,早晨我们发现了案子一个最大的疑点,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曹森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近一年来,前后有六十多名年轻女子在开元寺失踪,却没有一个受害者的亲人来寻找,更没有人报案,这不合常理。我们问讯了那些被解救的受害者,她们都说来过开元寺一趟后,就像中了魔一样,心里总有个声音要她们偷偷的回到开元寺,而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行踪。并且受害者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她们都曾经和开元寺原住持宏基和尚单独见面,谈的什么她们却都忘记了。”

“你们队上怎么看这事?”曹森问道。

队长颇有把握的说:“我推测,宏基和尚可能是利用年轻女子对佛教的信仰,用类似邪教的手段把她们身心控制,骗到开元寺。但其中有个问题,我实在想不透,他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彻底控制一个人的思想的,我请教了许多心理学专家,他们都说很难做到这点。”

“查过附近城市失踪人口记录没有?”曹森问。

“正在查,找不到尸骨也无法确认身份。”队长回答。

“好,我知道了,你再查一下开元寺的建筑,我感觉里面有问题。”曹森说道。

“长官,我们已经查过这问题了,开元寺几间房子的确改动过,原住持用仿古砖向外加厚了墙壁,为的是把地道的气孔彻底隐藏起来,也杜绝了从地道向外呼救的可能。”

原来如此,曹森点点头。队长离开后,曹森思考那些女孩的思维是如何被控制的,难道说,那住持宏基是个异能者,有控制人思维的能力?要是梅芳在这里就好了,曹森心中想到。

“案子侦破让当地警方做吧,咱们去划子岭看看?”腾飞建议。

“嘿,你是参谋长,计划你制定。”曹森把责任推到腾飞头上。

“哼,这是你说的,”腾飞说着点了郭敬、姜波、石达、丁海涛随他一起登上直升机,把曹森闪到一边。

“森哥,要不要我跟着去看看?我会飞,可以到直升机去不了的地方。”静哲自告奋勇。

“不行。”曹森没有考虑一口回绝,“今后你要记住,静哲,可能有危险的地方你绝对不要去!”

“我能照顾自己。”静哲小声的说。

曹森不管四周来来往往的警察,把精灵揽到怀里,“媳妇,听老公的话,你生的太过美丽,很多人要打你的坏主意,你要学会分辨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我本领再大,很多时候也照顾不到你,别让老公担心,记住了?”

见曹森关心自己,静哲心中感动又甜蜜,头靠在曹森坚实的胸膛上用力点头,嘴巴却硬,“谁是你媳妇?你是谁老公?”

“嘿嘿,太峰山的事情了结了,我带你回家喊爸妈,咱老爹和老妈可是挺有钱,改口费不会是小数目……嘿,李度他们在聊什么笑的这么开心?我去瞧瞧。”

听到曹森要领自己去见父母,静哲幸福的都要飞起来,原本想在男友怀里撒一下娇,却忽然被曹森推开,她讶异的抬头,看到自己未来的老公斜夸着XM8,歪戴着头盔,一边走一边掏烟,向着不远处李度兄弟几个走去。

精灵心中万分失落,怎么能在她动情的时候扔下自己不管,去和狐朋狗友混到一起?馨姐说的没错,曹森就是不解风情!看他走路的样子,活像个兵痞子!静哲感觉受了委屈,看曹森也就不顺眼,心头忽然没有来由的一酸,鼻子也跟着酸溜溜的,眼圈已经红了。她怕被人看到,急忙钻进一辆越野车。

老树皮一直关心这边的动静,看到曹老大扔下美女去找兄弟,急得他直想踹曹森一脚,哪里有这样对待女孩的?见精灵躲到车里哭鼻子,他就巅巅的跑过来,已经到了车跟前却又收住脚步,摸出手机拨打一个电话。

梅苑里,梅芳拿起不断振铃的手机,听了几句笑了,“知道了,我来处理吧。”

片刻后,美丽的精灵呜咽着拿起手机接听。

曹森哪里注意到这些,还自认为把静哲哄的很好,兴冲冲的加入李度等兄弟的话题。

李度他们在给一个兄弟出主意,这兄弟叫元远,外号圆圆,在曹森等十九名兄弟中心地最善良,是个贾宝玉似的人物,对美丽的异性极端爱惜,这在一众兄弟中绝对是另类。元远是昨晚跟随曹森进入地道的队员之一,他万分同情那些受害者,甚至对其中一名最美丽的女孩动了心,在言谈中无意带了出来,被李度察觉,于是几个人就给他出主意怎么得到美女的芳心。

曹森听明白了笑着说:“圆圆,这还不简单?”

他招手叫来一名临齐市的警察,让他把临齐市的警局局长请到这边来。局长来了后,曹森告诉局长,

“局长,那些受害者我有些问题要问,你们走完法律程序后,把她们交给元警官,由他负责这件事。”

曹森说着介绍了元远,局长哪里会不同意,连声答应了。

等局长走了,兄弟几个对曹森竖起大拇指,高!

在他们当中,没有谁认为元远不该对那女孩动心,也没有谁认为那些女孩因遭受了侮辱就不干净,曹森兄弟们有时是不太尊重女性,但绝对不是歧视。

眼见有和心仪女孩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元远没有欣喜反而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唉,这些女孩,真可怜,还有那些被抛尸荒野的女子,个个都花一样美丽,却被暴尸荒野,她们可都是父母的心尖尖啊!森哥,我想在太峰山给遇害女子修一座精致的花坛来悼念她们,森哥,你能不能……森哥、李度,你们去哪里?”

见元远又开始发呆,曹森等人都躲的远远的,他们兄弟哪里有这细腻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