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蝎子沟(三)
章节列表
第八章 蝎子沟(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虎看了眼前众多猎物不躲不跑,为首几人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成了猎物,心中升起怒意,嗷——!

第三声虎啸过后,两位专家惊异的看到,为首几名特警竟然把手里的长枪放到地上,难道他们要缴械投降?对一只老虎投降?

“腾飞、涛涛上,别杀了它,那是国家保护动物。”曹森发话了,“其他人小心防备,还有一只虎没有露面!”

郭敬无奈的后退一步,端着枪给二人掠阵,不甘心的喊了一声,“涛涛,别用狮子吼!要不你让我上!”

丁海涛不错神的看着那虎,嘴巴不输人,“我用狮子吼我就你弟弟!”

腾飞瞪了丁海涛一眼,意思是你别和我争,他抢先一步向老虎逼近。

丁海涛和他拉开距离,转到老虎侧面,双手紧攥着树枝,瞄着老虎的脑袋,盘算着一棍子把老虎闷晕。

老虎的耳朵后贴,脖子上的毛炸起,前爪回缩按住地面,做势欲扑。

腾飞一声大喝抢先下手,猛的往前跃了一步,老虎身子一动,他滑步变向往虎身侧面跳跃,想按住老虎的脖子。

丁海涛高高举起手里的树枝也冲向老虎。

老虎彻底被激怒,胸腔中发出一声沉闷的怒吼,突然腾空而起,前爪扑向腾飞,铁棍一样的尾巴横扫向丁海涛。

看到老虎一招攻击两个人,曹森等兄弟一声好喊了出来,好——!

和猛虎搏斗的两个人可就没这心情了,真对上才知道老虎的威势,腾飞几乎是直面猛虎,仅仅是虎身带起的疾风就让他呼吸一滞,粗大的前爪露出如钢钩一样锋利的爪子,血盆大口里的犬牙森然反射着寒光,腾飞心中一寒,不敢正面交锋就地侧滚躲开。

丁海涛手里的树枝还没有砸下去,虎尾已经扫到,他一矮身,正抽到树枝上,鸡蛋粗细的树枝喀喳断成两截,上半段被扫出去有多远。

老虎落地,后胯一掀,强壮的后腿蹬向丁海涛,丁海涛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个滚躲开,沾了一身的烂叶子。

老虎后腿落地,前爪又抬起,伸出右爪闪电般拍向腾飞。

腾飞躲的稍慢些,腰部被虎爪蹭到个边,被带着原地打了个转险些摔倒。老虎再想补一爪子,腾飞发了火,他就势扑向老虎头部,竟然合身把老虎连头带肩压在下面,他双腿较力两臂发狠,想把老虎按住,可哪里按的住?老虎一声闷吼,猛的挺身扬头,把个腾飞硬是甩到空中。

当老虎想直身探爪把空中的腾飞开膛破肚时,丁海涛从后面急速扑到,用肩膀狠狠撞在老虎的后背上,砰!老虎被砸回地面,丁海涛被反震到老虎后腿处。

看到他们二人吃紧,李度和郭敬扔下枪扑了过来,哥两个一人一边赶到老虎身边,四只手死死按住老虎肩膀狠命的往下压。

嗷——!老虎怒吼,身子一抖把二人震开,扭头就要咬郭敬,丁海涛跳起扑到老虎背上,双手抓住老虎耳朵,两腿夹住虎胯,双臂发力硬是把一颗虎头给掰了回去。

有丁海涛占据了制高点,腾飞、郭敬、李度纷纷扑了上去,按头的、压后胯的、帮着丁海涛稳定身体的,抽冷子腾出手来就是一拳,哥四个把一只斑斓猛虎压在身子下面一通猛揍。

猛虎心有不甘咆哮不止,终归奈何不了四条壮汉,被牢牢压在下面,四只爪子把地上的腐败烂叶刨出一个大坑,露出下面的烂泥,四人一虎都陷到泥坑里,几乎和地面的落叶同一高度。

曹森紧张的看着兄弟们和猛虎搏斗,手里的XM8已经上膛打开保险,真要是有危险,别说是老虎,就是大熊猫他也先击毙了再说。

那老虎似乎不知道疲倦,摇头摆尾的拼命挣扎,腾飞四人平日里苦练此时见了功夫,把一只猛虎摁到泥里痛揍。

郭敬被猛虎激发了凶性,一双大手什么也不做,只是揪住虎头往泥里塞,他要用烂泥憋死猛虎。

这时临齐市借用的雀鹰也飞到蝎子沟上空,原本是想来帮助曹森调查蝎子沟的,正好看到沟底的人虎大战,直升机上的所有警察都看的瞠目结舌,赤手空拳就和一只猛虎搏斗,还稳稳占据上风,梅苑的这些特警着实不是正常人!如果是一只普通老虎也就罢了,警察们在空中看的清楚,这只老虎明显比动物园里见过的要大两号,如果换做他们面对这样的巨型老虎,别说四个人,就是十四个人也不敢空着手围边。

老树皮躲在曹森背后渐渐看出点门道,那老虎就要被郭敬给憋死,它肯定要拼命挣扎,这样下去的结局不是老虎被憋死,便是被兄弟几个活活打死,就高声喊道:“郭敬,你松松手!老虎要被你憋死了!”

郭敬此时哪里听的到旁人的喊声,还是一个劲的往泥里摁着虎头。曹森却被提醒,是啊,再这样打老虎肯定是个死,四个人打死一只虎有什么,真打死了反倒是落了梅苑的名声,要抓活的!

他上前两步看看老虎已经没了多少力气,就跳进泥坑把郭敬拉开,“行了,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听了曹森的话,兄弟四人才停住手,靠在泥坑上呼呼的喘粗气。

曹森试探着把虎头从泥里拉出来,那老虎鼻子、嘴里塞满了烂泥呼吸微弱,刚才还凶光四射的虎目此时软弱无神。靠,难道已经不行了?曹森担心的想,看个头不小,怎么如此不经打?

“我操!这……这家伙……是他妈的虎吗?这么大的劲?呸!”李度吐出溅到嘴里的烂泥喘息着说。

“森哥……还有一只虎……等会可全靠你了!”腾飞思虑周密,累的话都说不连贯,还是提醒曹森注意第二只虎出现。

这次来蝎子沟,因为有两名昆虫专家,又叫上了老树皮,雀鹰上只能再坐五个人,腾飞他们四个已经筋疲力尽,再来一只虎,曹森就要单枪匹马的应付了。

“妈的,再来一只,直接崩了完事,这东西实在凶,呸!”丁海涛吐出一口泥,有气无力的踢了老虎一脚。

老虎闭着眼没有反应,浑身上下被烂泥裹的像个超大号的泥猴子,曹森看着它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倒是不怕第二只老虎现身,手里有枪,就是再来二十只曹森也不在乎,他是想尽快带着老虎离开蝎子沟,等兄弟们缓过劲,或者回开元寺叫上其他兄弟,再来蝎子沟逮第二只虎,他还没试过空手斗老虎,怎么也要过过瘾吧。如果现在不走等第二只虎出来,他只能用狮子吼把虎震晕,或者开枪击毙,那就失去了空手搏虎的乐趣。

“雀鹰二号,你马上送机上警员回开元寺,再带姜波飞回蝎子沟,注意,不要再带其他人,我要空运老虎。”曹森用喉麦下达命令。

雀鹰二号盘旋了一周飞走了。

老树皮试探着走过来,站在坑边往下看,“曹老大,这虎怎么这么大个头?比我以前看到的老虎块头都大。”

“大小回去再讨论,先捆起来。”曹森说道。

兄弟四人喘息一阵恢复了些体力,用登山绳把老虎捆成个泥粽子。捆的时候曹森感觉这家伙死沉,怎么也有个四五百公斤重,好在仍然在雀鹰的承载能力之内。

片刻后,雀鹰二号飞了回来悬停在空中,姜波操控着机上的绞盘垂下两根空降绳,众人一起动手把空降绳牢牢连接到老虎身上的登山绳上,腾飞用手势指挥姜波慢慢收起空降绳,当把老虎吊升到距离雀鹰三四米的高度时,雀鹰二号慢慢飞走,看飞行姿态似乎略有吃力,但总算还是平稳。

曹森松了口气,心中有略有几分得意,这虎可是赤手空拳抓住的!

嗷!又一声虎啸从灌木丛深处发出,吼叫中夹杂着惊恐和痛苦。众人连忙取枪在手循声察看,只见灌木丛中断枝残叶横飞,虎啸声声中,又只庞然大物正向这边飞速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