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蝎子沟(五)
章节列表
第十章 蝎子沟(五)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腾飞他们也跳下直升机,和曹森一起研究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搞不清蝎子沟里有什么奇异的吸引力,让蝎群和猛虎都不肯离开。

那名救了曹森的昆虫专家也走下雀鹰,看着二十米多外的蝎群喃喃自语,“变异,变异,它们是变异!”

曹森挥手让雀鹰升空,避开直升机发动机的轰鸣,“你说什么?什么变异?”

“长官,你看沟里的蝎子,分明是东亚钳蝎的变种,东亚钳蝎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专家侃侃而谈,浑然忘记刚才舍命救人的惊险,“因其后腹部尾节上的纵沟形状和问荆的茎相似,所以又叫荆蝎,是世界著名的蝎种,在我国分布非常广泛,最适合家庭养殖的良种蝎。眼前的蝎子就符合这特点,它们肯定是东亚钳蝎的变种,而且是向优良品种的进化。”

曹森听的头晕,“这个东亚钳蝎为什么会这么多?我看足有上万只,在其它地区也这样?”

“不不,长官,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变种,什么原因导致它们发生变异需要慢慢研究,长官,我们发现了一个生物学的藏宝库!”专家兴奋的脸色通红,双眼冒光。

腾飞别的没在意,“藏宝库”三个字他听到心里去,“你是说这些蝎子很值钱?”

“无价之宝!”专家肯定的说。

腾飞和曹森互相看了一眼,这蝎子沟非常邪门,也许可以利用一下,财务部的杨馨给他们说过,最近一段时间财务上比较紧张,要是把这些蝎子都逮了卖出去,肯定是笔不错的收入。

郭敬和李度对那只趴着的老虎感兴趣,眯着眼琢磨着怎么逮住它,眼前这只比捕获的那只还要大一号,看上去足有五米长,要是空手逮住这样的猛兽,那绝对是一生中最值得夸耀的事情。

“先逮老虎,再逮蝎子。”腾飞说道。

“我先上,你们掩护我。”曹森把枪交给腾飞,猫着腰慢慢接近巨虎。

他先从远离巨虎一侧的方向,靠近了那道无形的屏障,试探着看蝎子会不会越过屏障出击,小心的试探了几次,蝎群虽然因为他的靠近焦躁不堪,甚至不少蝎子喷射了毒液,但没有一只肯越过那条无形的屏障,有不少蝎子被后面的同类挤出屏障一侧,马上惊慌万分的爬了回去,引起蝎群的骚动,就像褐色水面上泛起凌乱的水波,让曹森看着眼晕。

既然蝎群暂时没有威胁,那么下面就要对付猛虎了。曹森谨慎的围着巨虎庞大的身躯绕了一圈,决定从侧后发起进攻。

郭敬和丁海涛也凑了过来,李度找了跟碗口粗的树干,也跟着过来。兄弟四人心中都没有底,不知道能不能像刚才一样制服眼前的猛兽,它看上去比第一只更难对付。

那巨虎的反应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仅没有做出反击的姿态,反而把硕大的虎头往地上一贴,两只前爪抱住脑袋,身子拼命缩成一团簌簌发抖,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曹森想,不是一种战术吧,示敌以弱,伺机反扑致命一击,不过它装的也太像了些,有这演技还是老虎吗?

李度举起树干,瞄准巨虎的后脑,小心的靠近运足了力气、抡圆了树干,呼!树干挂着风声砸了下去。

砰!

嗷呜——!

曹森等人揉身而上,管它是不是真怕,先摁住了再说。等上了手才发现,那虎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一味的发抖、哀鸣,至于李度那一棍子砸在它后脑上,似乎也没什么实质的伤害,反倒是把树干折断、反震的李度双臂发麻,巨虎哀鸣的声音也稍稍大了一些。

曹森有些恼火,靠,就这样投降伏软了?他用力踢了巨虎一脚。

虎又一声哀鸣,身子下发出哗哗的声音,曹森提鼻子一闻,一股腥臊气,再看虎身子下,渐渐洇出一片水迹,它竟然被吓的小便失禁!

“我靠!”曹森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这什么胆儿?空长了一副大个子。

“是不是和离开山谷有关系?”腾飞过来看着几乎要吓晕过去的巨虎说。

“谁知道,弄回去再说,让雀鹰二号再回来。”曹森说道。

正说着,雀鹰二号已经飞了回来。众人一起动手,用三条登山绳把巨虎绑结实,挂在雀鹰二号垂下的空降绳上,慢慢吊离地面,渐渐飞走了。整个过程巨虎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甚至是……很乖。

另一边的昆虫专家在捕捉蝎子的样本,他的捕虫器早丢在蝎子沟里,这却难不倒他,用根树枝挑出一只蝎子,不等蝎子爬回去,右手闪电般捏住蝎子的尾钩,拎起来放入一个玻璃瓶中,眨眼的功夫已经抓了五六只。蝎群中有向他喷射毒液的,却都被他轻巧的躲过。

曹森兄弟看着有些傻眼,如果让他们这样做,他们还真不敢伸手,这就是学有所专,各家有各家的绝活。

老树皮一直躲的远远的,总站在距离直升机最近的位置,只要曹老大不召唤他,他是不肯接近危险场所的。

等那专家示意样本已经足够用了,一行人乘机离开蝎子沟,从半空往下看,蝎群密密麻麻的铺满了三十多米长的沟底,即便是在直升机上,众人还是心惊肉跳。

回到开元寺,雀鹰降落后郭敬一脚把那骂过曹森的昆虫专家踢了下去,这家伙虽然为了保存性命逃得快、骂了人,但也算是情理之中没有过于出格,郭敬也没有再为难他。他也懂的自己已经无法再和梅苑合作,灰溜溜的走了。

曹森一下飞机,姜波就在耳机里告诉曹森,最好到开元寺里看看静哲,她在给老虎洗澡。

啊?曹森吃惊不小,如果老虎暴起伤人,谁能救得了她?急匆匆赶到开元寺,只见在一处花坛旁,精灵挽着袖子光着脚丫,裤腿卷到膝盖露着晶莹如玉的小腿,手里拿着一根橡胶管,正全神贯注的给一只老虎冲刷皮毛。那虎正是被腾飞四人制服的第一只猛虎,大半个身子的污泥已经被洗干净。在精灵不远处,还趴着另一只体形更大的巨虎,身上的绳索已经完全解开,老老实实的趴在一边,一双巨眼不错眼珠的看着精灵一举一动。

姜波、元远和齐学富端着枪,成三角形把精灵和两只虎圈在中央,看到曹森匆匆赶到都松了口气。

“你媳妇不得了,两只虎见了她乖的像小猫,她非要给老虎洗澡,我们谁劝也不听。”齐学富对曹森说。

见三个兄弟保护静哲,曹森稍稍放心,原本肚子里的焦急和恼火也消散了些,“哥们,让你受累了。”

齐学富摇摇手,用目光示意曹森尽快把静哲从老虎身边劝走。

别看现在它们很安分的样子,谁知道哪会儿要暴起伤人?

“静哲,洗干净没有?”曹森手指搭在扳机上慢慢接近精灵,他怕惊了猛虎反而伤到静哲。

“森哥?”精灵这才看到男友回来了高兴的说,“你看,它们多乖!”

呜!猛虎看到曹森接近,马上做出戒备的样子,嗓子里发出威吓的呼噜声,硕大的虎嘴往后咧开,露出两寸长的犬牙。

“不许这样!”静哲生气的拍了猛虎脑袋一下。

就这一动作险些让曹森扣动扳机,“静哲,快离开它!”

“森哥,没事的,它通人性呢,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精灵爱惜的摸摸猛虎的脑袋。

猛虎并不因为精灵的安慰就放松了警惕,依然警惕的注视曹森,但也没有做出伤害静哲的举动。

脚步声响起,腾飞、老树皮他们也到了。

嗷——!猛虎看到仇人分外眼红,仰天发出一声长吼,身上的毛根根炸立,猛的转身做出攻击的姿态。

静哲不小心被撞了一下,呀的一声摔倒,眼见要跌倒在泥水里,却灵巧的一飘,又稳稳站在地上,“你们千万别再打它,它很懂事的!”

曹森沉着脸拉着静哲向后退了几步,“谁让你给它们解开的绳索?”

静哲从来没被曹森声严色厉的说过,红着脸垂下目光,嗫嚅的说:“我看它们好可怜,还浑身是泥巴……”

“胡闹!”曹森把静哲拉到身后,准备第二次和老虎较量一番。

“曹老大,等等,”老树皮走过来,“静哲是精灵,为万物之灵,再凶猛的猛兽,只要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物,都不会伤害她,也会听她的话,现在没必要动手。”

曹森迟疑的看看老树皮,“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把握?”

老树皮看一眼静哲,挺起胸膛说,“用我生命做担保。”

“森哥,真的,它们见到我都很乖,很乖很乖,我都给它洗了很长时间了,它一点也没有伤我的意思!”静哲一口气的说出来,生怕曹森伤到两只老虎,她非常清楚曹森可怕的攻击力,也许比所有人包括腾飞兄弟都了解,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但就是知道。

元远最看不得美女受委屈,更何况是静哲呢,就开腔帮着说话,“没错,森哥,开始我们也紧张,但后来发现,老虎在嫂子面前就像小猫,我们才……”

腾飞瞪了元远一眼,怎么这么不懂事,万一呢?万一猛虎咬了静哲怎么办?

“不行,必须把它们关起来!”腾飞不想冒险。

郭敬嘿了一声把枪放到一边,就准备动手。

“别,别,它们很听话的!”静哲急得泪珠在眼眶里转来转去,想过去护着老虎,却被曹森牢牢抓住。

“曹森,槐崖子说的没错。”石达一直在附近看着,此时也走了过来,“精灵对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物来说,就像人类对待天使一样,这两只虎应该不会伤到她。”

“对啊对啊,石大哥一直在旁边看着呢,一点危险都没有。”静哲连忙说道。

曹森心中感动,喜欢毛茸茸的动物,是很多女孩的共同爱好,对石达和兄弟们来说,也许是最无聊的一件事。为了自己女友,几个好兄弟一直陪着,连门长也跟着受累。

石达出面劝说,曹森不能不重视,他想了想,“静哲,你要是能让这虎和我表示友好,我就同意你照顾它们。”

“真的?”精灵惊喜的问,“那太简单了……不过你不能故意吓唬它!”

曹森心中苦笑一下,他正想这样做,好有借口把虎和静哲分开。看到女友脸上开心的样子曹森不想再用心计,就跟着静哲慢慢靠近猛虎。

“嗨,是我,大家伙,别怕,他们都很喜欢你。”精灵柔柔的向猛虎说道,“别这样,不然我生气哦!”

也许是猛虎听懂了,也许是精灵柔和的声音让猛虎感到了安全和爱意,渐渐的,它炸立的毛贴伏下去,虎目中的仇恨换做了疲惫,全身的肌肉不再紧绷着慢慢放松下来。

“真乖,来,我介绍个朋友给你。”精灵蹲在猛虎旁,伸手要去摸虎头。

看着猛虎硕大的虎头和女友纤细的脖颈,曹森心突然一紧,握着静哲的手也紧了一下。

静哲晃晃曹森的手示意不要紧张,慢慢把自己的小手放在猛虎头上,轻轻的抚摸,“这就对啦,不许再发脾气啊。你看,他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让他摸摸你行吗?”

精灵的话猛虎听不懂,但它懂的对方目光里的含义,曹森又没有参加围捕它的行动,漠然看了曹森一眼,并没有敌对的表现。

静哲把曹森的手放在虎头上,引着他的手摸一摸虎头。曹森心里泛起怪异的感觉,就像和战场的敌人握手言和一样。

“你看,我做到了!”静哲非常开心。

此情此景非常独特,两只猛虎,一位美女,七八位全副武装的特警,尤其腾飞四人一身烂泥,如同刚从生死战场上下来更显彪悍与杀气,这所有的一切因为静哲却能和谐共处。

“还有一只虎,你要让我看到它也能和平相处。”曹森又设置了一道障碍。

“它呀?”静哲指着巨虎问,“哈,森哥,你别看它个子大,可胆子小的可怜。就算我不在它身边,它也比猫咪还无害。”

精灵说着走到巨虎身边,拍拍它那巨大的虎头。

那巨虎立刻享受的闭上眼睛,用鼻子拱拱静哲的腿,竟有点撒娇的味道。

“嗯……那好吧……,”曹森还是有些犹疑不定,不知道能不能放心让静哲和猛兽相处。

“放心,老大,有我呢。”老树皮适时的凑过来说道。

曹森看了他一眼,目光里的东西让老树皮心中一跳。

“那好吧,这两头虎,就由你暂时照看。等临齐市动物园的人来了,再移交给他们。”曹森终于下了决心。

静哲原本要欢喜雀跃,听到后一句顿时失望溢于言表,“动物园?我不能养着它们吗?”

“梅苑不是动物园!”曹森扔下这句话走了。

静哲失望的叹口气,摸摸身边猛虎的脑袋,“原来我们就是一天的缘分。”

老树皮也叹口气,曹老大,你什么时候懂的哄女人?也就幸亏静哲原本是女鬼孤单了几十年,又因星海变成精灵,否则换成一个普通人类,以她的容貌如何能容忍你?

元远是最看不得美女失望的,事关曹森他又不好多嘴,心里就像自己被拒绝一样难受。

老树皮晃悠到他身边,似乎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要是梅夫人在这里就好了。”

元远眼睛一亮,找没人的地方打手机去了。

曹森离开,他的好兄弟们也跟着离开,院子里清静下来,猛虎也彻底放松趴到湿漉漉的地上一动不动。

静哲爱怜的拍拍它,“乖,洗完澡擦干了,再好好睡一觉,乖,站起来。”

猛虎随着精灵的手势站起来,静哲拿起橡胶管轻轻哼着歌,用汩汩清水一点一点把老虎身上的污泥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