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意外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意外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周鲁平狠扭了司马德一把,让他清醒过来,低声说了几句,两个人兵分两路,向麦田迂回包抄。

曲江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强压着去救丁海涛的冲动,据枪给两个人提供掩护,他必须在敌人前抢先开枪,决不能再让兄弟受伤了。

郭敬匍匐爬出凹坑,把丁海涛拖了回来,他摸索着试探丁海涛的脉搏,脉搏极其微弱,探手往他怀里一摸,郭敬心里一凉,是穿甲弹,已经穿透了防弹衣,准确命中心脏部位,他还怀有一丝希望,希望防弹衣分散了子弹的动能,子弹没能达到心脏位置。

然而丁海涛突然抽搐了一下,轻声骂了句:“操,我不甘心!”就此一动不动。

郭敬大哭,哭声撕心裂肺。

乔娅不甘心,手忙脚乱的给丁海涛包扎。

雨继续下着,郭敬的哭声在雨夜中传出去多远。曹森被哭声惊醒,艰难的睁开眼,郭敬哭了?他不可思议的想到,他也会哭?不好!是哪个兄弟出事了?是涛涛还是司令,或者曲江?

曹森想起身查看,胸口的剧痛让他一皱眉头,咬牙硬是坐了起来,他感觉有一件很轻的物体伏在自己身上,低头一看,一双如雪洁白的纤纤玉手紧紧按在自己的伤口,即便在黑夜中,这双手依然清晰。

静哲?曹森想拍拍她,手却没有碰到任何实体,直接从空气中穿过。

“静哲!”曹森大惊,他用手在那双玉手周围划拉着,什么也没有碰到,在地上却摸到一件遗落的长裙,“静哲!”

石达赶到曹森身边扶住他,“兄弟,你的伤怎么样?”他在曹森身上摸到大把的血,心中不由的一沉,心中祷告,你千万别再有事了!

“我几个兄弟怎么样?”曹森反问。

“丁海涛……”石达默然。

曹森马上明白了郭敬为谁痛哭,他的心疼的一缩,大量鲜血从枪眼流出,眼前一阵眩晕,“我的枪?”

石达听曹森这三个字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忙劝他:“你受伤了,不要乱动。”

“枪!”

石达叹口气,把刚刚拣到的丁海涛的步枪递到曹森手里。

嗒嗒!不远处传来XM8独特清脆的射击声,还有科洛克手枪的射击声,紧跟着枪声大作,在麦田里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曹森想把石达推倒,手上软弱无力,勉强抬腿把他踹倒,“别动,玩枪是我们的活!”

他就地滚动一下,把身体探在土领子上,探出枪口,用枪上的夜视瞄准镜搜索敌人。

砰!嗒嗒!山坡上的郭敬和曲江猛烈射击,子弹呼啸的没入麦田中,带起一声声惨叫。

曹森没有急于射击,他知道自己力气不多了,要用在最关键的地方。出乎他意外的是,战斗很快结束,周鲁平摇摆着身体打出最后三发照明弹,搜索了整个区域,没有发现新的敌人。

司马德找到一个垂死的敌人,一刀削掉他半个手掌,“说,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疼的喘不上气来,哆嗦着想说又说不出话。

司马德恨极了他们,枪口顶在那人脑门上,猛扣扳机,把他打的血肉横飞。

郭敬抱着丁海涛跑到曹森身边,放下丁海涛抱住曹森的身体,翻过来一看,他干嚎了一声,“森哥!”

曲江也跑到曹森身边,扑通跪倒,头深深的埋下去不敢再看一眼曹森,他认为所有的伤亡都是因为他没尽到责任才造成。

在照明弹的光亮下,可以清晰的看到曹森左胸有个和丁海涛一模一样的枪眼,一双半透明的小手还紧紧按在上面。

涛涛!曹森看着丁海涛的尸体**,多少年的好兄弟,多少次一同出生入死,难道就这样死了?

还有静哲,静哲难道也……

曹森看看自己的胸口,绝不肯接受好兄弟的死以及静哲的离开,他心中巨浪滔天,怒火充盈,只要我曹森有一口气在,没有谁能夺走朋友的性命。

司马德抱着一个人走到曹森身边,轻轻把他放下,呜咽着说:“是老周,中了三枪。”

曹森看到周鲁平手里还紧攥着一把信号枪,眼中一热,泪水终于流了下来,“操你妈!老天爷!”

随着这声惊彻天地的咒骂,曹森喷出一口鲜血,愤然起身站立,心中的悲愤让他全身的血液在燃烧,也让大地震颤,方才逃窜隐藏起来的阴灵被惊动,发出怪异的尖叫纷纷往更远的地方逃窜。

在燃烧弹落地的瞬间,曹森的目光正好扫到这些阴灵,怒火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如果不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他们兄弟根本不会分开,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论玩枪,他们怕过谁?

曹森的心中像有火山爆发,雷鸣一样大吼:“杀——!”

石达等周围站立的人,头脑一晕,统统站立不住被震倒在地,方圆百米的雨水竟被这声吼反震回天上,高高抛起才落下,形成了更密集的大雨。

所有的阴灵被这声吼震的魂飞魄散,刺耳的尖叫此起彼伏,无论怎样挣扎也逃离不了被毁灭的命运。

曹森自己也被震的口鼻流血,胸口的枪眼里鲜血飙出多远,他全然不顾,仰天对着满天的乌云大喊:“老天爷,你他妈的想好了!老子做人天地不怕,老子成了鬼,要让你天翻地覆!”

天上的乌云剧烈翻滚,似乎被曹森的气势吸引,纷纷向他头顶汇聚,一道道闪电在其中钻进钻出,沉闷的雷声隆隆作响。

云越聚越厚,几乎成了粘稠的胶状,和星海里的星云倒有几分相似。曹森看了最后一眼,他脑子里突然掠过星海的景象,可惜它融入到九坤降魔阵中,否则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只要能救回丁海涛、老周和静哲,自己死了也安心。

这是曹森脑子里最后一道意识,因为带有死前的强烈不甘和极度的祈望,这道意识出奇的强大,穿透云层直至苍穹。

东郊梅苑里的梅芳突然从梦中惊醒,一身的冷汗,她快步来到窗前凝望西方,曹森他们没事吧?心里……怎么有这样强烈的不祥感?

云婆婆刚要歇息,被突如其来的强烈怨念吓了一跳,谁能发出如此强烈的怨念?这要是成了鬼,天下谁能制服的了?

然而令她震惊的还在后面,久违的星海气息在怨念传来的方向出现了!

石达他们看着头顶的天空目瞪口呆,浓稠晦暗的乌云中出现了一方纯净的蓝天,蓝天中明日与群星共处,皆发射着璀璨的光芒,于阴云中投射下明亮纯白的光线,把一块百米长宽的区域照的如白昼一样,地上躺着的所有人都被纯净的白光照亮。

石达是其中唯一的修炼者,仰望头顶的蓝天激动的嘴角颤抖,星海,星海又出现了,它的形态发生了第三次转变,已经不是单纯一方天空,而是窥测一个全新宇宙的窗口,目光所及极远处,仍可以看到有无数的群星发射着冷冽的白光。星海,它到底蕴藏了多么宽广的世界,蕴涵了多少未知的秘密?

然而,另所有人惊讶的是,星海再次发生变化,它倏的收缩成长条形,在地上投射出一条长条形的白光带,快速的一扫而过,郭敬几个人在白光扫过身体的时候,感觉这白光穿透了自己的五脏六腑,如沐春风般的温暖徜徉全身。

司马德心里说了一句,舒服!

星海再次扩张恢复方才的形态,其中的星日光芒大盛,耀眼的光芒让整座山坡犹如数个太阳同时照射般明亮异常,温度也在急剧上升,几秒钟后亮度达到了极限,石达努力运足目力去看许久未见的星海,却什么也看不到,眼中是白茫茫的一片。

这时,光似乎静止,时间也停止不动,一切处在绝对的静寂中,渐渐的,郭敬他们听到了点点滴滴的声音,开始轻微后逐渐加重,砰,砰,砰,充满节奏的声音听起来分外耳熟。

心跳,是心跳声!曲江判断出声响的类别,他热泪盈眶,知道星海出现的原因,是来救曹森的。

静哲原本消失的身体在星海上空出现,优美的曲线在光芒的照射下像天使一样完美,她盘旋着上升,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愈加炙热的白光染成亮白色,流动着如水波一样晶润的光泽。她在一颗明亮的星星旁边停住身形,好奇的用手去抚摸璀璨的明星。

当她晶莹到几乎透明的手碰触到那颗星星,星星轻微摇晃一下,竟落到她手中。

静哲惊喜的轻轻叫了一声,捧着星星细看。在她的娇嫩的手心,一团白光渐渐敛去了光华,一颗如黄豆大小的浑圆明珠静静躺在手心,珠子极其剔透润泽,表面光亮无丝毫暇疵,像朝阳下的露珠,微微颤抖着凝结在静哲比花瓣还娇嫩的玉手上。

静哲喜爱到无以复加,快乐在空中接连盘旋了数圈,紧紧把明珠攥在手心,看看四周,有好多星星啊!可以多摘几颗串成一挂项链,还要送给芳姐姐、香香妹妹、鸭鸭她们。静哲飞舞着又靠近一颗星星,却不成想,那星星同自己掌心的明珠产生了强大的排斥力,静哲轻叫一声被弹出很远。

知足常乐吧!静哲安慰自己,就把这颗珠子送给芳姐姐好了,想到这里她有些不舍的,转念想,梅芳对曹森做了那么多,送给她是应该的,就当替森哥感谢她好了,森哥?森哥刚才中弹了!

静哲掉头往下飞,匆忙中并没有注意自己浑身**,在耀眼的强烈白光中,静哲找到了安静躺在地上的曹森。

此刻的曹森身体中仿佛又蕴涵了一个星海,从体内往外发散着白光,露出衣服的皮肤被光穿透,根根血管清晰可见,可以看到其中的血液夹杂着丝丝光束飞快的流动,在他的胸口,一个若有若无的光球浮动与心脏上方,血管中的光丝汇聚与此,又流入胸腔,如此往复循环。

静哲惊喜的瞪大眼睛,难道……星海在给他治疗伤口?森哥的伤很快就会好了?静哲对星海喜爱的无以复加,脱口说了一句:“星海,我爱死你啦!”

此话一出口,星海的天空震动了一下,星日移位,天地似乎跟随晃动,转眼又恢复了原状。

静哲哪里有功夫注意其他的东西,心思都在曹森身上,探手拉开曹森外衣,看到左胸的枪眼依然存在,只是已经止血,静哲失望的叹口气,“唉,星海的本事也不是多厉害,连个枪眼都补不上。”

星海又震动一下。

乔娅陪着郭敬在看丁海涛,她不认识星海,也不在意天上的异像,和长官们在一起,稀奇古怪的事情见多了也就不以为怪。丁海涛的枪伤也已经止血,和曹森不同的是,他的胸口没有那光球。

乔娅想到了曹森,被刚才曹森一嗓子震倒的影响还在,她站立不起来就爬过来查看,却看到一个精美绝伦的美女,半跪在曹长官身边自言自语,美女的身段和肌肤在亮光下纤毫必现,每一处线条都几乎臻与完美,乔娅看着呆了一下,天下真有这样的美女?是……静哲?她怎么一件衣服也不穿?那条漂亮的白裙子呢?

乔娅忙爬过来,先问曹森的情况:“静哲,曹长官怎么样了?”

“好像比刚才好了些。”很担心的语气。

“那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谁?我?啊!”静哲忙抱住胸口,惊惶失措的左右四顾,搞不懂身上的衣服哪里去了。

“在这里!”乔娅发现不远处有件连衣裙正躺在地上,爬过去给静哲拣回来。

静哲慌忙接过,触手发现自己的内衣也在里面,面红耳赤的赶紧穿起来。

乔娅奇异的盯着静哲的胸口,手指着“啊啊”两声。

静哲低头一看,裙子原本沾了不少曹森的血,此时如同有了生命一样,以颗粒的状态脱离裙子,就像一团红色的烟雾向曹森飘去,没入他的枪伤中不见了。

再看周围的地面,一滴血迹都不见,显然也被吸收到曹森体内。

血液是生命的源泉,这道理静哲和乔娅都懂,此情景更加证明了星海的出现的确是治疗为目的。

石达慢慢走过来,先查看了曹森的枪伤,皱眉说:“子弹还在体内,星海处理不了它。静哲,你马上赶回梅苑,让老道把能控制金属的弟子全派过来。”

静哲尽管不愿离开,还是答应一声飞走。

她刚离开,星海唰的收缩,凝聚成一个光点,在天际划出一道流星消失不见。

距山坡五六公里的一座小山头上,胡老和朱建军各自站在一架小型天文望远镜前,远远的观看这里发生一切。

“建军,有些麻烦啊,星海神秘莫测,曹森有它的帮助,想消灭他们还要想新的方法。”

“我操,本来已经成功了,”朱建军失望又恼怒的说,“胡老,咱们花这么大的功夫,就空欢喜一场?”

“哼,管好你的嘴巴!”胡老不喜欢脏字。

朱建军心里骂:穷毛病!嘴上说:“都是星海把我气的。”

“咱们爷们要小心了,”胡老抽出一根粗大的雪茄点上,“这段时间调动的人物太多,曹森这帮小子肯定能顺藤摸瓜。他不死,咱爷们不会有好日子过。”

“胡老,要不我们就……收手?我心里不太踏实。说到底,我和曹森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这样搞下去……”

“小子,怕了?”胡老吐一口浓烟,“干到现在,你不杀曹森,就是被曹森杀,没第二条路走。”

朱建军心里叹口气,懊悔不已,当初真不该受胡老的蛊惑,要打九坤降魔阵和星海的主意,没这想法,后来的许多事情就不会发生,说不定今天就在哪里左拥右抱花天酒地。偏自己鬼迷心窍,非要听胡老的,对上了曹森这样强悍的对手,想一想曹森的个性和本领,以及他所作所为,朱建军打了个寒战,竖起衬衣的领子。

“建军,曹森就算侥幸逃过此劫,他也未必就能活下去!”胡老眯着眼,脸上的肥肉几乎把眼睛堆成一条缝,“就算能活下去,知道了谁在背地里对付他,也找不到我们藏身的地方。就他那几个兄弟,成不了多大的气候。”

朱建军没有说话,心中反驳:没多大的气候,也没见你把他们收拾了!

“这世上的事情向来计划不如变化快,”胡老继续给朱建军打气,“咱们的计划不可能处处都落到实处,有点变动是正常的。”

“这我明白,也相信胡老的能力,我朱建军跟着你沿这条路走下去了!只是……胡老,别把我家里人牵涉太多了,这次动梅苑的势力,他们肯定有麻烦,以后我不想再牵连他们。”

胡老眼中闪过一道冰冷之极的目光,扫过朱建军的后脑。

朱建军又打了个寒战,“胡老,山区的夜太凉,我回去了。”

东大附近一处偏僻的小院里,退休了的老清洁工孙德容遥望西方,浑浊的目光穿透城市里的所有建筑,牢牢盯着星海消失的方向,喃喃的说:“星海,你是福还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