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狍鸮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狍鸮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他的功夫讲究举重若轻,越是重拳,动作就越轻柔,这轻飘飘的一拳相隔数十米打在狍鸮身上,狍鸮一声怪叫,从头到尾巴尖窜起无数细小的电火花,像触电一样哆嗦了一下,身子一抖,把电火花抖落一地,在雨水中发出滋啦的声音。

石达面色凝重,双手双臂膨胀粗大,一拳紧跟着一拳击出,脚下大步向前,等打出了十几拳,他已经距离狍鸮不足十米。石达仰天长吸口气,胸腔猛然鼓起,双臂上围绕着十几条细小的闪电变成手腕粗细的明亮电光,在双拳汇集成一条利剑一样的闪电,石达一声虎吼,双臂前推,闪电准确的没入狍鸮的头部。

狍鸮腋下的眼睛冷冰冰的看着石达施为,这样级别的异能攻击他还没有放在眼里,权当给自己热身。

闪电在狍鸮半透明的身体内啪的炸开,狍鸮巍然不动。

然而一道极其细小又极其明亮的闪电在爆炸中窜出,所过之处发出火烧皮肉的焦臭味,这让狍鸮痛的直刨蹄子,腋下一双阴狠的眼睛泪水涟涟。

石达心惊,他已经尽全力一击,只是把狍鸮打疼,如何才能消灭它?石达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怀疑,动作停顿了一下。

狍鸮恰在此时反击了,血盆大口倏忽而至,两排利齿咬向石达的头部。

呔!一声大喝让狍鸮头脑一晕,四蹄发软,连退数步。

曹森兄弟三人赶到了,曹森一声大喝,喝退了狍鸮。

石达惊异的看着曹森,这是什么功夫?有如此之威?

曹森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他见了狍鸮就很不爽,很想大声骂两句,不大声骂出来胸口就像堵了什么东西一样,认真骂一只畜生他又不屑为之,就大喝一声。

呔!呔!呔!曹森挡在石达身前,正面面对狍鸮,接连又是三声大喝,狍鸮又是连退三步,曹森心里这才舒服些。

他舒服了,狍鸮的火大了,如果一只羊羔咩咩叫着吓退了一只狼,狼也不会开心,狍鸮此刻的感觉就同狼一样,它感到了侮辱,恼怒自己的胆小,待要发作时,身后两侧又传来两声断喝,这两声虽然没有曹森的一喝之威,但狍鸮依然被吓了一跳。

是郭敬和丁海涛左右夹击,学着曹森的样子各自来了一嗓子。

石达看着着实纳闷,今天这是怎么了,人类的天敌狍鸮,竟被三个普通人简单的几声呵斥震慑住,如果事情反过来那是正常,眼下却是怪异非常。他仔细观察曹森的一举一动,沉吟着暂时放弃了进攻。

曹森三人没打算放过狍鸮,他们分三面鼎足而立,把狍鸮包围在中央,就像清晨早起的老人喊山一样,你一嗓子,我一声大喝,把个嗜好吃人的狍鸮吓的狼狈异常。

渐渐的狍鸮身上的暴戾和血腥气息消失,换之柔弱无助的悲鸣,它的声音原本就是婴儿的啼哭声,凶恶之气一消,就显出了彷徨无助,甚至有几分可怜。

静哲和乔娅也来到附近,听了狍鸮可怜兮兮的叫声,她们的母性被激发心中不忍。

“它怪可怜的,森哥,放过它吧,”静哲做过鬼,格外体恤狍鸮,“再说它也没伤害我们。”

乔娅心里也有相同的想法,只是在曹森兄弟面前害羞,不好意思把心里话说出来。

和两个女孩爱心过剩不同,曹森三人对面前的阴兽有着本能的敌意,狍鸮再可怜,他们也要杀死它,静哲的话他们全当没有听到,三人默契的半蹲,枪口上举,对着彷徨无助的狍鸮扣动了扳机。

嗒嗒嗒!三支XM8轻快的鸣叫,三串子弹从三个角度同时射入狍鸮的头部。

砰!一枚曳光弹也呼啸而至,狙击手曲江也动手了。

啪,又是一枚照明弹升空,周鲁平为他们照亮了战场。

狍鸮的身子晃了两晃,无声无息的半跪在地上,腋下双目流露出痛苦和怯弱,呜咽着无力甩着头,样子极其可怜。

静哲大为不忍,她飘到狍鸮上方连连摇手,“别打了别打了,它多可怜!”

“静哲,回来,它是狍鸮!”石达看到精灵不知深浅,急忙大声提醒,“这东西以人为食,虐杀成性,快离开它!”

静哲疑惑的看看脚下的阴兽,它有这么坏?

“石达,怎么杀死它?”曹森看到子弹对狍鸮的阴灵没有多大的作用。

“至刚至阳之物都可以杀死它。”

“静哲,你躲开!”曹森做了个手势,郭敬和丁海涛同时后退,他们要使用枪榴弹。

曹森的命令静哲不敢违背,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离开。

狍鸮突然昂首咬向空中的静哲,腋下的双眼射出阴森恶毒的目光,静哲吓的大叫一声,唰的高高飞到云层里。

狍鸮一击不中,紧跟着冲向乔娅。

乔娅吓的花容失色,总算没有忘记在警校学到的东西,就地一滚,要躲开狍鸮的利齿。但狍鸮的动作有多快,眼见她就要被咬中,郭敬石破惊天的吼了一声,狍鸮被震的一顿,石达已经赶到了,一手拉开乔娅,一手成拳,对准狍鸮的鼻子砸了下去。

狍鸮错口咬向石达,曹森又赶到,眼里凶光闪烁,几乎把嘴巴贴到狍鸮的耳朵上,惊天动地的一声吼!

狍鸮哀鸣一声,一口利齿仅在石达手臂上蹭了一下,便无力的摔倒在地。曹森这声吼叫,直达它灵魂深处,几乎震散它的魂魄。

而石达的右臂,仅仅是被蹭了一下,依然被带下大块的皮肉,鲜血呼的喷涌而出。

砰!一声沉闷的枪声在远处响起,一颗子弹呼啸着几乎同时到达,准确的击中曹森左胸口,他被打了个跟头,摔在山坡上滚了下去。

“敌人,狙击手,隐蔽!”司马德大喊着。

砰!砰!那枪声再次响起,两枪一枪打曲江刚才隐藏的地方,一枪打向吓呆了的乔娅。

郭敬飞身扑过去抱着乔娅就地翻滚躲开了子弹,好在敌人是第三枪才打向乔娅,这给了郭敬时间,否则,看弹着点,乔娅的肩膀一定会被击中。

丁海涛看的清楚,这是专业狙击手,击伤乔娅而不要她的命,让同伴去救援,再趁机击杀其他人。

砰!山坡某处,曲江的枪也响了,还击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刚才他就转移了阵地,敌人并没有击中他。

“我掩护!”司马德的声音也不在原来的位置,他打出一个长点射吸引敌人的火力。

郭敬趁机拉着乔娅跑进一处凹地,丁海涛拖着石达躲在一块巨大的山石后边。

“森哥!森哥!”丁海涛扯着嗓子喊。

山坡下的曹森一动不动。

“曹森,说话!你伤的怎么样?”郭敬也心急火燎的喊道。

“静哲,快去看看森哥!”丁海涛想起了精灵。

静哲已经在曹森身边了,她颤抖的把曹森翻过来,伸手一摸他胸口,呜呜哭了起来,“森哥……呜呜……森哥流了好多血……呜呜……”

“先给他止血,别光他妈的哭!”郭敬焦急万分,扔下乔娅不管想去抢救曹森,身子刚一动,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他头皮掠过。郭敬只好重新趴下。

砰!曲江枪响,“目标清除!”他在夜视枪瞄中核实战果。

“清除目标!”司马德也用夜视望远镜确认了战果。

丁海涛从巨石后边窜出来就往曹森那里跑。

砰!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丁海涛一头栽倒在地,XM8摔出去多远。

“操你妈曲江!”郭敬双目通红,“你清除的什么目标?”

司马德没想到对方有第二狙击手,自己一时大意却害了丁海涛,他疯了一样站起来,操着XM8向刚才闪耀枪焰的地方猛扫,“我日你祖宗!”

周鲁平飞身把他扑到在地,嗖——!一颗子弹呼啸着擦肩而过。

曲江更换了第三处狙击阵地,牙齿咬的咯嘣响,双手却沉稳依旧,在枪瞄中仔细观察刚才响枪的位置。

敌人藏身的位置大约在二百米开外的小麦田里,隐藏的非常好,曲江一时找不到他的位置。

“涛涛!”郭敬喊着,“丁海涛!”

丁海涛趴在地上纹丝不动,曹森也没有回音。

“静哲,把曹森拉到土领子后边!先给他止血!”周鲁平喊道。

“森哥死了……呜呜……森哥死了……呜呜……”静哲趴在曹森身上只是哭。

郭敬心急如焚,两个好兄弟生死未卜,唯一有可能救他们的精灵却只知道哭,什么也不会做。

“静哲!”乔娅毕竟经受过警校的专业训练,多少知道些战场常识,“听鸭鸭的话,快把曹长官拉到土领子后边,给他止血!想让他活下来,你就别哭!你要做点什么!”

静哲的哭声小了些,呜咽着努力拖着曹森,眼看就要把曹森拖到菜地里的土领子后边,砰!敌人的枪又响了。曲江的枪几乎同时打响,两声枪响几乎合并到一起。

敌人对准静哲开了一枪,子弹透胸而过,静哲身子晃了一下,继续拖动曹森,勉强把他拖到土领子下,双手颤抖着脱掉曹森的战术马甲和防弹背心,再撕下裙子的下摆团成一团堵在枪眼上,合身压了上去。

做完这些,她的脸色苍白,胸口中枪的地方有个明显的小洞,洞在不断的扩大,所过之处,静哲原本已经实化的身体渐渐变的透明。她感知身体的变化,泪如雨下,脸轻轻贴在曹森脸上,轻轻的说:“森哥,静哲要走啦!”

曲江一枪把敌人第二个狙击手爆头,司马德不顾一切的要往丁海涛那里跑,被周鲁平死死抱住,谁知道有没有第三名狙击手?不能再死人了!

就在这时,那只狍鸮又站了起来,仰天发出凄厉的嚎叫,像婴儿泣血,稚嫩的声音里含着无尽的杀意,它记着是谁一声大喝几乎喝散了它的魂魄,狍鸮对着山坡下的曹森冲去,它要把能威胁到它的人类咬成碎片!

当经过丁海涛趴伏的地方时,丁海涛突然翻身爬起,双臂一张拦住狍鸮,一双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凶光,“老天爷,我操你二大爷!”他和着血沫子大喊着扑向狍鸮。

轰隆隆,天空中电闪雷鸣,粗大的闪电直直的劈落下来,同时击中了丁海涛和狍鸮,丁海涛胸口的枪伤和嘴中鲜血飞溅,那血液如同被闪电击沸,溅落在狍鸮身上冒出屡屡青烟,狍鸮痛苦的大叫。

“我再操你二大爷!”丁海涛拼尽全身的力气又骂了一声。

闪电第二次击中丁海涛和狍鸮,丁海涛不吭一声扑通摔倒在地,而狍鸮全身被电成透明,哀鸣一声被强烈的闪电彻底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