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鬼中恶鬼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鬼中恶鬼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树林中的随便哪只恶鬼窜到人间,都会引起一片恐慌,几十只恶鬼凑到一起,在曹森兄弟面前却成了笑话。不远处观战的石达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曹森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对手缚手缚脚?石达很清楚的知道,树林里的恶鬼乃是僵尸鬼,介于僵尸和鬼魂之间,力大无穷又动作灵活,真要发作起来,即便他亲自出马也要忙碌半天。

可自从曹森出场后,先用气势一压,接着几颗子弹一打,僵尸鬼就乱作一团,几乎没有了威胁,这让身负异能的石达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三大门也领教过在曹森面前束手无策的感受,明明有不少拿手的绝活,却没有机会用出来,总让曹森压着一头。有时候石达心里很不服气,晚上想好了怎样怎样,等第二天真的见到曹森,又一点脾气都没有。

难道说,曹森身上有种不是异能的异能,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门长,情形好像不对。”司马德小声提醒石达。

曲江、周鲁平、石达和司马德伏身在一片小山坡上,一直关注树林里的战况。在司马德的提醒下,石达收回思路,凝目看下去,有股淡绿色的薄雾在向树林聚集。

“快打照明弹!”石达说道。

周鲁平抬手打出第三发照明弹,树林里再次照的纤毫必现。

“不好,是食魄鬼!”石达起身要往树林里跑。

曹森对付有实体的鬼怪有一定的优势,但食魄鬼却没有固定的形态,它们以生人的魂魄为食,自身虚无缥缈,几乎漠视一切物理性攻击,石达担心曹森对付不了它们。

司马德一把拽住石达,“门长,你的任务是保护他。”司马德一指狙击手曲江,“如果曹森需要帮助,他会给我们信号。要相信他们。”

石达慢慢蹲下身子,他不是很理解特战战术,出于对曹森信任勉强压住自己的冲动。

曲江趴在狙击毯上,双臂和手里的狙击枪如同长在一起,纹丝不动,“司令,帮我搜索目标!”

他的声音和枪一样的沉稳,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字字都在地上砸了个窝。

石达心里一动,他有些领悟到曹森强大在哪里了,无论他们兄弟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当对敌时,敌人都隐约的感受到他们身后那团结而强大的集体,在集体里的每个人,都是自己战位上数一数二的顶尖好手,他们汇聚起来的力量,任何生物都无法忽视。而曹森是这股力量的核心,是他用自己的强悍打造了一个同样强悍的团队,所以曹森身上的气势,真要发作起来,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抵挡。

大概是这样吧,石达总结自己的看法,不过他很清楚,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曹森身上绝对有隐藏起来的异能,只是曹森本人没有发现,他石达也没有发现。

树林里的静哲同样发现了食魄鬼的迫近,忙提醒曹森。

食魄鬼?曹森借着照明弹的光芒看看四周,不就是绿色的雾吗?老子实体鬼都不怕,还怕这些烟一样的东西?

绿色的烟雾逐渐形成一个宽广的圆形雾墙,远远的围住曹森等人,其内侧渐渐发亮,形成了像镜子一样的光亮面,照出树林里的一切,人、鬼、树木都清晰的映射在雾墙上,它忽然一转,曹森众人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脚下的大地和夜空中的乌云似乎同时反向旋转。

雾墙停顿不动,瞬间又反向旋转,转的曹森头晕眼花,身后的乔娅传来干呕的声音。

靠,视觉进攻!曹森左手一动,食指已经搭在枪榴弹发射器的扳机上,一声沉闷的发射声,枪榴弹高抛弧线,准确的落在雾墙内落地爆炸,气浪和冲击波让雾墙一阵飘摇,涌起上万个拳头大小的疙瘩,每个疙瘩都有一张锯齿形的嘴巴,一同呜呀呜呀的叫着。

嗵!嗵!丁海涛和郭敬也发射了榴弹,雾墙几乎被打散。

“坏了,是万人墙!”石达紧张的说,“我要去帮他们!”

司马德紧皱眉头,“门长,别动,它们不会让我们闲着的。老周,发射照明弹,留三发,其余都打出去!”

啪啪声中,照明弹一发发射向空中,四周几百米内都被照的通亮。

石达四处一看,大惊失色,刚才被黑夜笼罩的地方,竟然有大批阴灵现身,而他一点感知都没有,难道自己的异能力倒退了?

各种奇形怪状的阴灵目露寒光,不紧不慢的向石达四人围了过来。司马德一眼扫过去,心里有了大致的数目,足有一百几十个阴灵,或者说是恶灵,已经隐隐构成了一个包围圈,把他们四个圈起来。看来,今晚是有人不想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咱们要和曹森汇合,”司马德衡量着眼前的局势,“门长,咱们有机会冲进树林吗?”

石达看看四周,他们身处的山坡三面皆有恶灵,唯独面向树林的一面空荡荡的,对于冲破食魄鬼的包围和曹森汇合,他有这把握。

不待他回答司马德,一缕婴儿的啼哭声在空地中回荡,原本婴儿的哭声最能打动人心,这是人类爱惜同类后代的本能,但这声啼哭却有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嗜血和残忍,周鲁平被这一声哭,哭的脸色惨白,手里的枪一抖,竟然掉落地上。

又是一声啼哭,平地里起了腥风血雨,呛人的血腥味像粘稠的胶水,厚厚的糊在每个人的鼻孔上。

第三声啼哭,漫天的阴云变色,原本暗黑色的阴云,像被泡到血池子里浸透了鲜血,再捞出来挂在天上,湿淋淋的往下滴落着血水。

雨终于落了下来,却是让人毛骨悚然的血雨。

一只诡异的阴兽出现在石达和曹森两帮人之间,把他们汇合的最后一条道路堵死。

这阴兽人面无眼,虎嘴利齿,羊身尖爪,嚎如儿啼,石达一眼认出此物正是臭名昭著的狍鸮(注:音,咆哮。),它有另一个恶名——饕餮。

据传此物食人无餍,饱的实在吃不下,也要把人的身体咬碎咀嚼一番,在各种食人凶兽中,它以对人肉的极度渴求而排名老大。

狍鸮死后的阴灵,依然没有改变它的恶习,一现身,就把血淋淋的目光投到石达几个人身上,如虎的血盆大口闭合间,发出第四声婴儿的啼哭,一股肃杀的血腥气让石达四人险些背过气去。

曹森在食魄鬼的包围下,依然感到了山坡上气氛的变化,那股浓厚的血腥气已经扩散到树林里,而四声婴儿的啼哭,即便以曹森这样的铁血硬汉来说,听到后心里也打了个突。静哲和乔娅已经瘫坐地上动弹不得。

狍鸮发出的声音,与人类来说,就像羊羔听到狼嚎,鸡仔听到鹰啼,是对天敌发自内心的恐惧,曹森等人有此反应并不为过,而静哲虽然是精灵,但她做人的执念极其强烈,听到狍鸮的声音和普通人有一样的反应。

但人类之所以是万物之灵,是因为人类拥有其他物种所不具备的一点,那就是精神,精神其能量之大,往往让天地色变,让鬼神生畏。曹森的强悍,不是肉体上,也不是浮于表面,而是骨子里的强悍,是精神上的强悍,狍鸮的出现,虽然不曾照面,却激发了曹森的霸气,他绝不甘心让狍鸮在气势上压倒自己。

一股豪气自心而发,达于四肢又汇集于胸,曹森仰天长啸,啸声如雷鸣海啸,横扫天地,如同浸透了鲜血的阴云,被震的翻滚激荡,黑红的血色像是被挤出云团,满天的血雨竟渐渐变的清澈。

郭敬、丁海涛和曹森心意相同,兄弟二人被曹森的啸声引发了心灵深处的霸气,同时长啸不止,与曹森的啸声汇合一起,声达九霄!

狍鸮霍然而惊,扭身看向树林,什么人敢和我争峰?

僵尸鬼、食魄鬼还有四周上百阴灵,经受不住这充满阳刚霸气的啸声,竟然纷纷逃避,窜的比兔子还快。

静哲和乔娅也被震醒,崇拜的看着兄弟三人,女孩的心简直要跳出胸腔,这才是真正的天地男儿!

曹森止住啸声,目光盯准了山坡上的狍鸮,一步步迈出树林,凛然向它走去,郭敬和丁海涛左右护持,兄弟三人面对食人的魔王毫无惧色,弥漫周身的杀气反而把狍鸮逼的后退一步。

狍鸮奇怪,这事道真是变化快,食物竟然反过来威胁自己,还有没有天理了?它张嘴又要发出婴儿般的嚎叫。

砰!清脆的枪声回荡在上空,狙击手曲江的枪响了,曳光弹利箭般没入狍鸮腋下,这里正是它眼睛所在的位置。狍鸮是上古凶兽,吃过不少法师神僧,领教过不少降妖除魔的利器,却从未品尝过子弹的味道,它身子一震,第五声嚎叫硬是被这一枪憋回肚子里。

狍鸮大怒,谁他妈的敢打我?又要用嚎叫表达自己的愤怒,石达出手了。

石达运足了泰山神力,上前跨了一步,脚下内八字步站稳,轻轻向前送出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