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鬼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鬼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饭一口口吃,调查也要一点点的来,在杨馨和腾飞的主持下,先从沈路的死亡入手调查。

综合曹森那天听到的法医和沈路之间的交谈,以及警局血案后又一次进行尸检的结论,沈路的死亡原因是氢氰酸中毒。

腾飞向周鲁平请教过,这种剧毒极易挥发,且毒性猛烈,进入人身体后很快就毒发身亡,周鲁平据此分析,沈路当时一定在调查帐目时被人下毒,而同一屋内的其他人安然无恙,说明凶手有控制氢氰酸针对一人下毒的的手段,这样的手段有很多,但在不引起同屋人注意的前提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杀沈路,周鲁平想不出有什么手段能做到这点。

腾飞马上想到了异能,三大门的弟子异能千奇百怪,也许有操控气体的能力。他找到云婆婆和老道一说,老道霍然而惊,他门下真有这样一人。当老道让弟子去找此人时,却发现他失踪了。

梅苑马上展开搜索,并把这情况告知曹森。

曹森一直隐藏在一处偏僻的小山村里,他的身边除了郭敬、周鲁平和乔娅,还有石达、司马德以及后来赶到的丁海涛和狙击手曲江,腾飞给曹森配置的人手刚好组成一支精悍的特战小组,还有石达门长坐镇对付可能出现的阴灵,加上老于世故的神探周鲁平,这些人聚在一起,能做许多事情。唯一的弱点,就是警花乔娅,按照腾飞的意思,要把乔娅悄悄的转移到梅苑,把这样一个娇娇女放在曹森和郭敬身边,既是累赘,又会让两个硬汉心烦。

无奈,乔娅说什么也不离开,话稍稍说重些,她就哭,哭的曹森束手无策,只好答应了她。

静哲也来到曹森身边,已经变身成精灵的静哲,继承了做鬼魂时的速度,那可是超音速,她的到来,让曹森和梅苑有了最安全的通信手段,两方有什么话要说,都是让静哲飞来飞去的传话,尽管一个在东郊,一个在西郊,中间相隔一座南泉市,但以静哲的速度打个来回并不需要多少时间。有了静哲这个超级信使,如果有人针对梅苑的通讯监听,起不了任何作用。

静哲和乔娅一见如故,两个人都是娇弱的性格,静哲突出的是胆小,乔娅是娇气,她们在曹森这样的铁血硬汉面前,自然而然结成了好姊妹,两人寸步不离,好的像一个人。

周鲁平看着这对姊妹花,像一对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在曹森兄弟身边窜来窜去,感觉她们就像进了狼窝,而小兔子似乎偏喜欢惹狼上火。

“我就要跟你们去!”乔娅垂着头,声音像蚊子哼哼,语调却坚决。

“我也要去!”静哲在曹森身边飞快的绕来绕去,一句话说出来让曹森听的像环绕立体声。

曹森突然伸手,准确的拎住静哲的脖子,“你和乔娅留下,否则就回梅苑。”

他不容置疑的说,“你两个要是偷偷跟着我们,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罢,他带着所有人全副武装的出发了。山村里的土狗被曹森等人惊动,声嘶力竭的叫了一阵,渐渐沉寂下来。

眼泪在眼里转了几圈,乔娅低头看看手里的小手枪,泪珠终于扑扑簌簌的落下来。

静哲看看窗外漆黑的夜,心里有些发紧,忙飘到乔娅身边,用安慰乔娅来安慰自己,“鸭鸭,他们是为了我们好,怕我们受伤,只是他不会说话,你别怪他。鸭鸭,别哭了。”静哲连声叫着自己给乔娅取的外号。

“我……我真没用,什么也帮不了他们。”乔娅继续呜咽着。

“哈,我早习惯了,在他们面前,女人就是没有多大用处,可是,鸭鸭,你看,我不是过的挺开心的?”静哲把脸凑到乔娅面前,做了个鬼脸。

“没皮没脸!”乔娅被静哲逗笑了,感觉自己总爱哭很没用,就嗔了静哲一句。

“嘻嘻,鸭鸭,咱们是好姐妹,我告诉你一个和曹森相处的秘诀,这个秘诀对石头一样的郭敬也有用哦。”静哲神秘的说。

“什么秘诀?”

“没皮没脸!”

“你……!”乔娅生气的打了静哲一下。

“这不是我说的,是梅苑一位女诸葛说的。”静哲委屈的辩解。

“女诸葛?”

静哲转转眼珠,“鸭鸭,你晚上做的那种小咸菜真好吃,我还想吃,如果一会儿我能吃到小咸菜,还能喝到喷香的野菜粥,我就把女诸葛的事还有梅苑的许多事情都告诉你。”

乔娅擦擦眼泪,不发一言的开门走进院子,去厨房忙碌了。

静哲得意的在原地转个圈,忽然发现屋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唬的她急忙去厨房找乔娅。

这是一处农家小院,面积不大,打扫的格外干净,院子里除了三间坐北朝南的正房,东西各有一间厢房,西手的当作了厨房,东手就是乔娅和静哲的卧室,曹森他们分别睡在三间正房里。

从警局血案后,曹森几个人就一直住在这里,这所住宅,是马爷用一名手下的名字购买的,原本就是准备万一有什么问题时,可以做一个隐蔽的藏身处,所选择的地点位于一片群山中,而且请了村长家的老太太负责院子的卫生,每个月给颇高的报酬,实际是变相的拉拢村长,马爷又在这里展现过一两次神鬼莫测的手段,被村民们敬为世外高人,位置偏僻又有了群众基础,所以曹森他们在这里并不担心被警方发现。

也许老天爷真的不想让曹森闲着,他们隐藏的小山村附近正在闹鬼,晚上经常听到山里鬼哭狼嚎,让整个村子人心惶惶。村长一看马爷的朋友来了,又都是气宇轩昂的人物,就苦苦哀求曹森出手降妖除鬼。

周鲁平不想多事,他从精灵静哲身上已经发现了,传说中的鬼魂等的确存在,山村里的鬼魂多半真有其事,如果曹森真的出手解决了鬼魂,这样的事情在农村传播的极快,他们的行踪就有可能被有心人察觉。

曹森却坚持要动手,石达也要动手,两个人的道理很简单,你我他都是人,面对阴灵,人和人之间不互相帮一把,人性哪里去了?

于是,在抵达山村的第三个晚上,曹森和兄弟们全副武装,带着石达和周鲁平进山去抓鬼,静哲和乔娅非要跟着凑热闹,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看着乔娅变戏法一样把常见的青菜变成可口的小咸菜,静哲快乐的在空中转了个圈,“野菜粥呢?野菜粥什么时候做好?”

乔娅却看呆了,凌空飞舞的静哲一身洁白的冰丝长裙,风托裙摆,如雪莲绽放,烟熏火燎的厨房因为静哲的存在,竟有了几分出尘不染的玉洁冰清。

“静哲……你真美。”乔娅喃喃的说。

“什么美不美的,野菜粥你什么时候做?”

“哼,猪!”乔娅不满静哲破坏了眼前的意境,“野菜没有了,想吃自己去野地里摘。”

静哲飘到院里四处张望,小山村里的人休息的早,也舍不得那两电费,村子和群山黑压压的,让静哲心里发毛,眼一闭,唰的飞回厨房。

“算了,就喝玉米粥好啦,鸭鸭做的,什么都香!”静哲讨好着说。

“胆小鬼!”乔娅总算在超级美女前找到自己的强项,我不如你美丽,但我胆子比你大,“你乖乖在屋里等我,我去摘野菜。”

“不用了,不用了,喝点玉米粥就行。”静哲有些不好意思了。

“呸,我是为了长官回来有夜宵吃,你以为是喂你这只馋猫?”

乔娅回屋抓起自己的小手枪,攥着强光手电往院子外走去。

“鸭鸭,别去了,外面太黑,还要下雨了!”静哲不想一个人留下,又不敢跟随乔娅一起去,想说服乔娅留下。

“乖乖在家看门,鸭鸭一会儿就回来。”乔娅挽起一个柳条筐,很勇敢的闯入黑暗中。

似乎山雨欲来,黑夜中隐隐看到乌云低垂,偶尔有细弱的闪电在乌云中闪过,空气中渐渐酝酿着越来越浓厚的不安,汇同潮湿沉闷的空气,团团把乔娅包围起来。该死的静哲,也不知道追出来和我一起去,乔娅抱怨着,今晚的夜宵一口也不让她吃!

走着走着,乔娅心里越来越虚,她想回去叫上静哲壮胆,摸一摸腰间的小手枪,咬牙继续走。

一向自负容貌的乔娅,发现自己无法和静哲的美丽相提并论,便想在某个方面胜过静哲,胆量是美丽的精灵不具备的,乔娅要让自己变的勇敢,否则她真要被静哲压的抬不起头来。

沉闷而寂静的山村小路上,孤独的光束照亮了一双孤独的脚,乔娅紧紧咬着牙,脸蛋因为紧张变的绯红,汗水渐渐湿透了上衣。她并没有注意到,村子里的狗没有吠一声。

终于来到村子西头的菜地边,土领子上和菜地旁稀疏的树林里,有不少翠生生的野菜,乔娅用手电照一下,看到眼前的野菜她轻轻吐了口气,为了你们这些小东西,本姑娘吓出一身的冷汗,拔光你们!

乔娅把柳条筐仔细的放到脚边,一手照亮,一手拔野菜。她很细心,只拣最嫩的叶子摘,慢慢手里抓满了菜叶,想往筐里放,咦,筐子呢?

她用手电在自己脚下照了一圈,明明放在脚边的筐子不见了踪影。眼角似乎瞥见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用手电一照,是自己的柳条筐。讨厌,什么时候跑到那里去了?乔娅蹲着挪动身子,想去抓筐子。

“鸭鸭,别动!”

突然一个细细的声音在乔娅耳边响起,她急忙回头看,看到静哲苍白的脸,眉目间是焦急和……惊恐!

“快跟我走!”静哲的声音发颤,冰凉的手抓住乔娅就跑。

乔娅一颗心跳成一团,也不知道为什么害怕,手电和柳条筐在慌乱中都扔下不管,摸着黑紧跟着静哲飞快的跑,也许这是她有生以来跑的最快的一次,但从静哲手上传来的力度看,她明显觉着自己跑的太慢,实在太慢。

突然静哲凝住身形不动,乔娅一头撞在她身上,两个人摔倒咕噜噜滚作一团。

乔娅感到静哲紧紧抱着自己,用力把头压到她的胸口,“好鸭鸭……闭上眼……别看……千万别看!呜呜……森哥!静哲遇到鬼啦!呜呜……森哥……快来救我!”

静哲开始是小声的叮嘱乔娅,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后来变成了连哭带喊,音量虽然很大,音调却是颤抖的,身子抖的像筛糠,连带着乔娅也哆嗦起来。

鬼?什么鬼?乔娅胆战心惊的想,静哲怎么来的,她怎么知道是碰到了鬼?

“森哥!曹大哥!再不来救静哲,静哲就要吓死啦!啊——!”静哲闭着眼,放开喉咙拼命的喊。

乔娅感觉到静哲怕的要死,却仍然摆出了母鸡护小鸡的架势来保护自己,尽力用身子护住自己,她心里着实感动,静哲的胆小她是知道的。一股热流和勇气同时掠过她的心,乔娅伸手抓住自己的小手枪,用力拔枪,忙乱中不忘推弹上膛,奋力挣脱了静哲的搂抱,翻身坐起双手据枪,眼睛往前一看。

“啊——!”

“啊——!”

乔娅和静哲先后放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