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调查
章节列表
第十章 调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事态似乎在朝着不利于梅苑的方向发展,警局血案发生24小时后,不仅抓捕曹森等人的命令没有取消,省里又派了个调查组进入梅苑,这次的规模可就比董虎的调查组大多了,足有五十多人,人员也都是由省里直接派下来,他们都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特征,硬邦邦本着一张脸,而且都阴沉沉的。

香香一看就给他们起了个外号:铁皮脸。

铁皮脸的主要工作有两个:一是彻底清查天林公司和曹森;二是调查沈路的死。他们的工作得到了省市的支持,梅苑只能配合,从他们进驻梅苑的那一刻起,梅苑里的所有活动都被他们所控制。

马爷尝试和铁皮脸私下里沟通,就像碰到铜墙铁壁;想和以前的关系网联系,却都躲闪着他,关系网关系网,网的是利益,当利益消失只有麻烦的时候,网自然就会破裂。马爷找腾飞拿主意,腾飞告诉他一个字,等。

铁皮脸的工作很有策略,开始并不接触梅苑的核心人员,而是从基层查起,层层递进,他们先询问梅苑的厨师和服务员,带到梅苑的两台测谎仪同时工作,对每一名闻讯的人都使用测谎仪。

梅苑因为曹森实施了准军事化管理,厨师和服务员基本同梅苑隔离,厨师只能呆在厨房,服务员也只能在严格规定的时间内做完分内的工作,他们知道的实在可怜,调查组并没有问出多少东西。

之后查三大门的人。这些异能者已经被门长叮嘱过了,就说是梅夫人的朋友,其它一概不能说,测谎仪什么的不去管它。

铁皮脸问了几十名异能者,得到的唯一答案就是——朋友,大家都是朋友,从五湖四海来相聚在梅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乐也。有多嘴的弟子还对铁皮脸说,你们也是朋友,来梅苑的人都是朋友。

铁皮脸什么也问不出,测谎仪有时测出对方在撒谎,他们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因为说谎就定罪吧?

普通的弟子还算是对调查组客气,经过曹森**出来的甲乙丙三组组员可就难对付多了,他们对曹森被追捕很不满意,拥有异能的修炼者本来就对世俗的政权不怎么放在心上,心中有了不满自然就发泄出来。

一名组员看着铁皮脸来气,又不喜欢桌子上那台破机器,他正好知道一些操控金属的法门,就把测谎仪里能破坏的金属部件统统损坏掉,铁皮脸的测谎专家发现测谎仪失效,打开一看,内部损毁严重,他不由的咒骂某个临近的岛国,这些矮子生产的产品就和它们的汽车一样不经用。

另一名组员能够精细的隔空操控细小的物体,并且也看测谎仪不顺眼,当他被闻讯结束后,铁皮脸的另一名测谎专家惊异的发现,测谎仪记录笔绘制出的扫描图竟是一幅古装仕女!

测谎专家被惊的目瞪口呆。

调查组似乎对这些怪异事件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因此中断调查,测谎仪不能用,他们便采用传统的问讯手段。尽管来梅苑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其后进行的询问调查仍然让铁皮脸头疼不已。

一个铁皮脸看香香清秀天真,就想从她身上打开突破口,找到不利于曹森的证据,便提出了别有用心的问题。

“你和曹森什么关系?”铁皮脸问。

“嗯……让我想想,”香香歪着头,一本正经的考虑,“曹大哥把我当小妹妹,我把他当未来的老公。”

那铁皮脸不动声色,“曹森是不是非常喜爱枪支?”

“是的。”

“那么,你和曹森相处多长时间了?”

“大概有200多天吧。”

“你了解他吗?”

“了解!”香香得意的说。

“他为什么在警局杀死警察?”

“因为……我怎么知道为什么?”香香发觉自己说错了话,有些恼怒,“谁说森哥杀死警察了?”

“曹森会躲到哪里你知道吗?”

“切,森哥不会躲起来!他谁都不怕!”

“你是在说曹森一向胆大妄为?”

“靠,你什么意思?”香香上火了,“拿话引我是吧?”

“曹森在没成为特警前就杀过人,对不对?”

“不对!”

“曹森在念大学时,就拥有枪支,对不对?”

“不对!”

“天林公司的幕后人是曹森,对不对?”

“不对!”

“你姐姐梅芳和曹森关系暧昧,对不对?”

“你放屁!”

“沈路的死你姐姐事先不知道,对不对?”

“不……操你妈!”香香火大了,这个铁皮脸明显欺负她年龄小玩弄语言游戏,她险些又说错话,小姑娘恼羞成怒,脏话就像她森哥手中的XM8,一连串的射向铁皮脸。

这铁皮脸有着丰富的审讯经验,见惯了疑犯在他的逼问下色厉内荏的样子,也不计较香香发飙。可香香的骂人脏话就像涛涛黄河一样无穷无尽,用词也越来越难听,越来越不像话,铁皮脸有些挂不住了,当他听到香香说自己家里上数十八代祖宗就开始**,生下的孩子都不会笑只能板着一张铁皮脸后,他实在忍不住,拍案而起,还未等他呵斥,香香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泪花横飞的呼救,吵着被非礼了。

对香香的审问不得不草草结束。

月儿为了多和曲江相处,暑假没有回家住在了梅苑,也被牵连进来。对她的问讯,同样没有任何结果。月儿其实挺喜欢和铁皮脸聊天,她喜欢说话,像这样有人提问并眼巴巴等着她说话的谈话方式她更喜欢。只是月儿的话实在罗嗦,又和铁皮脸的问题风马牛不相及,谈了一个多小时,铁皮脸变成了苦瓜脸。

四天的时间,调查组在梅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调查和问讯,其中滋味真是酸苦辣咸麻,五味杂陈,唯独没有品尝到一点甜头。也就是该调查组都由经验丰富、心机深沉之辈组成,否则早就被折磨成神经病。他们白天要面对梅苑各路神仙,晚上被异能者操控梦境恶梦连连,仅仅四天的时间,铁皮脸都变成了铁锈脸。

最终调查组决定从梅苑的最核心人物梅芳身上打开突破口,他们精心准备,特意挑选沈路被杀的那间会议室做见面地点,并布置成审问室的格局,挑选出十几名最优秀的调查员组成审问小组,要和神秘的梅夫人正面交锋。

梅芳走入会议室后,扫一眼端坐在一长排桌子后的调查员,静静走到一把孤立的椅子前,迎着十几双盯向自己的目光平静的坐好。

调查组长清一下喉咙,刚要说话,门哗的被推开,进来十二名全副武装的特警,黑色面罩下露出一双双锐利的眼睛,和梅芳宁静的目光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对比。

特警们往梅芳身后一站,排成个圆弧把她护在中央,原本调查组形成的以多对少的局面赫然扭转,几名调查员不安的扭动一下身子,这支特警队的大名他们当然听说过。

“你们有你们的职责,”腾飞冷冰冰的开口了,“我们有我们的职责,互不干涉。”

“我们的工作是国家机密!”组长也用冷冰冰的腔调说道,“请你们离开!”

“这里曾经发生过凶案,我不能让夫人独自身处险境。”腾飞寸步不让。

调查组组长暗呼大意,他在发生凶案的地方询问梅芳,原本是想利用女人胆小的弱点,更容易击溃梅芳的心理防线,不成想却给了特警队保护梅芳的借口。

一名调查员说道:“我们绝对可以保证梅夫人的安全,你们必须离开!”

“我只相信我的战友。”腾飞的声音越来越冷,目光也愈加冷冽。

“不像话,这实在不像话!”又一名调查员愤怒的说,“谁给你的权力不听从我们的命令?说谁是你的长官,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解除你们的任务!”

“我的长官是曹森,只要他同意,我们马上离开会议室。”

“曹森是通缉犯!你们身为警察,竟然以通缉犯做长官?放肆,无法无天!”

“哼!”腾飞冷哼一声,“通缉犯?你说谁是通缉犯?通缉令在哪里?我也没接到曹森长官被免职的命令。”

曹森的确没有被免职,也没有被通缉,他只是被警方下达了抓捕令,至于他的官职,南泉市警局没有权力任免,省里有权力任免却迟迟没有下达命令,让所有关注此事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上边在干什么。

腾飞就是利用这点,带着兄弟们给梅芳来助威。

询问进行的很艰难,特警手里的枪口时不时掠过铁皮脸的脑袋,尤其当提问的语气和用词稍有严厉时,某个兄弟手里的枪就会哗啦一声上膛。铁皮脸都知道,他们的老大曹森可是真杀了警察,谁知道眼前这些人会不会走火?

当提问到曹森,梅芳又是泫然欲泣的样子,一对清丽的眸子里含着若有若无的泪珠,让铁皮脸产生一种错觉:他们就是以前的地主恶霸,在欺凌一名娇弱的女子;而腾飞等兄弟就像古代的侠客,路见不平挺身而出保护弱小。这让铁皮脸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底气,腾飞一众人却掌握了正义占据了道义,双方的气势此消彼长,询问实在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最终调查组长一声长叹,“梅夫人,请回吧。”

调查以失败告终,梅苑势力组成的特殊性,让它具备其它组织不具备的强大力量,除非动用军队且要下定决心剿灭,否则,任何和平手段对梅苑来说都没有作用。

调查组撤了出去后,梅苑自己进行的调查便彻底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