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威压(上)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威压(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解剖室在前年就安装了监控设备,起因是对一件自杀鉴定有争执。”周鲁平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当时死者家属坚持说是他杀,声称法医在尸检中徇私舞弊,之后局里就加装了监控设备,但凡有尸检,实时监控录像存档备查。实际上,没有谁通过监控看尸检的过程,除非有了争议才调出录像看看。”

曹森坐在副驾驶席上静静的听着,郭敬和乔娅在后排,警花似乎有些紧张,不时的偷眼看看身边的郭敬,再瞄一眼前面的曹森,她似乎没有准备好与两个铁血硬汉近距离相处。

“但今天却有不少人聚在监控室里,不知道谁暗中组织的,”周鲁平继续说,“其中有几名督察,还有咱们办公室的一个人,他们都通过监控看到郭长官在解剖室,和郑队长有了争执,突然拔枪打死了他,又杀死了正在工作的法医,而你曹长官,不仅没有制止郭敬的恶行,还无缘无故的开枪把解剖床上的沈路尸体毁容。”

曹森默默的听着不发一言。

“咱们办公室的人看了连忙打电话告诉我,我赶到监控室的时候,监控室空无一人,我想调出录像查看真伪,却发现那段录像被人抹掉了。而这时,两名督察闯进来,责问我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抹掉重要的证据。”周鲁平苦笑了一下,“长官,咱们是被人算计狠了,我操!”

“他们什么时间通过监控看到我们杀人?”曹森问道。

“我推算了一下,是在我从地下室出来以后。”周鲁平回答,“圈套做的很精确,严丝合缝。”

“他们怎么知道我和曹森要去解剖室?”郭敬问了一句。

“哥们,”曹森替周鲁平回答,“这是个连环套,从调查组进梅苑就已经开始了,不管咱们今天来不来警局,他们都有办法把我们调出梅苑,好制造我们在解剖室杀人的假相。而我们恰巧真就来了,算是好好配合了他们一把。”

“没错,”周鲁平说道,“我也这样认为,而且,要想完成这连环套,他们在梅苑一定有内线,沈路就是被他杀死的。”

“是谁?”郭敬吃惊的问。

“要慢慢查。”周鲁平回答。

曹森看看车外,正好经过一条偏僻的小路,“老周,停车,让乔娅下去。”

“我不!”乔娅小脸通红,紧紧抓住车顶的把手,“长官们被陷害,我要帮忙平冤昭雪!”

“小乔,你跟着我们不但帮不了忙,反而是我们的累赘。”周鲁平温和的说,“你在警局,可以替我们提供内部线索,听长官的话,下车。”

乔娅有些犹豫,忽闪着眼睛不知道要不要听话。

“注意,注意,”车载警用电台突然呼叫起来,“各单位注意,紧急通报,紧急通报!”

车内的人安静下来,同时看着电台倾听下文。

“原三级警监、独立办公室主任曹森,一级警督郭敬,一级警督周鲁平,三级警司乔娅,因涉嫌杀人,持枪在逃,请各单位协同抓捕!重复,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

四个人面面相觑,警局的动作怎么这么快?

“老周,以前警局的动作也这么快?”曹森问。

“嘿,长官,这是人家给咱们早就下好的套,一步紧跟着一步的实施,否则就凭你三级警监的警衔,警局绝对不会莽撞的颁布抓捕你的命令。”周鲁平苦笑着,“也不知道是哪帮孙子,对咱们步步紧逼,连喘口气的时间都不给我们留!”

这时曹森的手机响了,曹森一看是腾飞的号码,就把手机给郭敬,让他解释发生的事情,自己继续和周鲁平商量接下来的行止。

“下面怎么办?”他问周鲁平。

“先躲一躲,咱们在明处太吃亏。”

躲?曹森扬扬眉毛,凭什么躲?老子又他妈的没做什么,他摸了摸身后的枪柄,真想找到下套的人硬拼一场,可让他苦闷的是,根本不知道谁在阴自己,空有一身的本领、吃了这么大的亏却无法报复还击,这让曹森心中的火苗一点点升高。

霸悍的曹森心中有了怒火,即便坐在那里不动,身上如刀锋一样锐利的气势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坐在后排的乔娅首先经受不住,她就感觉曹森的后背越来越大,大的像一座山,兜头盖顶的向她压了过来,乔娅承受不住如山岳般的威压,哇的哭了出来,这一哭就如梨花带雨分外可怜。

乔娅的哭声,让曹森清醒了一下,他已经不是当年一味强悍的少年,懂得了收敛,明白了适时退让可以获得更大的回转空间,于是长长的嘘了口气,把心中的怒火缓缓吐出。

周鲁平一直用眼角观察曹森的神色,他想看看这位年轻的上司有没有足够的城府,如果在阴谋前曹森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周鲁平就要考虑退路了,跟着一位不懂得策略、没有心胸气度的人混,又牵涉到一个庞大、凶残的阴谋中,不及时退出下场是很惨的。

曹森的表现让周鲁平满意,这位年轻的老大显然已经具备了一代枭雄的心胸。只是,刚才在曹森的怒火前,周鲁平一样心惊胆战,这个老刑警阅人无数,见过多少穷凶极恶的歹徒,却没有一个让他感到害怕。但在曹森动怒的时候,即便不是针对他而发作,周鲁平也怕,真的怕。他甚至怀疑,曹森到底是不是正常人,一个普通人无论如何不会有这样的气势。

“不要回梅苑,我们去……去西郊。”曹森不想牵连梅苑,“出了市区找个公用电话再和他们说我们的去向。”

曹森一说话,车内的压力突然消失,乔娅就像一只团缩成一团、受尽了委屈的小猫,回到安全的窝里,身子松弛下来,泪眼汪汪的看看曹森和郭敬,最终选择了郭敬那宽阔的胸膛做枕头,一头扎进郭敬怀里大哭起来。

因为美丽,因为优秀,乔娅一直是娇娇女,被家里疼着,被众人呵护着,即便她的无赖哥哥,有钱的时候也是百般呵护她,她哪里经受过眼前的事情,又受了曹森的惊吓,女孩需要抱着个让她踏实的东西发泄一下心中的紧张。

“嗨!嗨!你他妈的干吗?”郭敬先是手足无措,继而拎着乔娅把她扔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