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凶杀案(下)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凶杀案(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楼下警方的调查依然在继续,只是调查的方向有些违反常规,按理调查组副组长死亡,梅苑的人嫌疑最大,刑侦上的人却把调查重点放在了调查组内部上。董虎被局长、刑警队长还有周鲁平先后询问过。三位警官问话的语气如出一辙,都在若有若无的暗示、提醒董虎,仔细考虑一下是不是调查组内部的人作案,有谁比较可疑。

对副组长沈路的死,董虎毛骨悚然,久经世故的经验告诉他,调查组进驻梅苑,其目的压根就不是查帐,而是来送死!让调查组的成员死在梅苑,把火烧到梅苑头上。董虎甚至怀疑,如果不是顶头上司临时塞进个副组长,也许现在自己就是个死人!一想到这些,董虎身上就不住的冒冷汗。

还有让董虎玩味的地方,警方用侦破方向明确的表明了他们的立场,他们支持梅苑,哪怕沈路真的是被梅苑的人杀掉,警方也会想办法择清梅苑的嫌疑。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梅苑背后的势力!

既然梅苑有如此的背景,还有人有目的有能力让凶案发生在梅苑,他们又是些什么人?不管什么人,他董虎都惹不起,两边都惹不起。

可问题是,他已经深深的陷入两方势力的交锋中,作为调查组长,对天林公司帐目的调查结论对凶杀案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如果他查出天林的经济问题,那结果不言而喻;如果说没有呢?得出没有经济问题的结论,要对付梅苑的人会让他活着走出梅苑?这两种调查结论无论哪一种,董虎还要考虑梅苑的态度,既然已经出了人命,也许两方势力谁都不在乎再死一个。

董虎心里像开了锅,坐立不安。

警方这边周鲁平用严峻的语气对刑警大队长说:“鉴于目前的状况,我认为凶手没有归案前,调查组成员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我建议督促调查组尽快完成工作,同时严密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刑警队长看着过去数年来一直被自己搁置不用的老部下,心中感慨万千,人的命运真是变幻莫测,前两天周鲁平见了自己还要必恭必敬,现在却本着脸用上级的口吻和自己说话,没办法,人家现在是独立办公室的副主任,刚刚提升到一级警督,已经和自己平起平坐,甚至背靠曹森这棵大树,连局长都要让着三分,自己不能不识趣啊。

“没问题,老周,你是老刑警了,经验比我丰富,我听你的。”刑警队长笑着说。

周鲁平眼看着老上司笑脸相迎,心中爽快,嘴上却连称不敢,顺着队长的话往下说,“既然调查组在梅苑查账,我们办公室的特警队又在这里,就由我们保护他们吧。”

队长一听就明白了,周鲁平要利用眼下的机会把调查组监视起来,不管天林公司的帐目有没有问题,调查组不拿出让周鲁平满意的结论,休想踏出梅苑一步。

他也是官场中沉浮多年的人,梅苑凶案复杂的背景他看的一清二楚,无论案件怎样结案,得罪人是肯定的,队长自然不想趟混水,周鲁平的做法正给了他顺水推舟的机会,独立办公室可是具有超越指挥权,他听从周鲁平的建议,将来谁也不能说他不尽职责。

所以一向牛哄哄的刑警大队长,很干脆的全部接受周鲁平的建议,并告知自己的手下,现场指挥由周警督负责,案件调查也由周警督负责,他自己带两个贴心的亲信躲到梅苑外面,打着勘查可疑线索的旗号游览四处的风景。

马爷在曹森的授意下,说有情况要向三位局长反映,把局长们请到自己的小院子里,天南海北的一通神侃,什么都说了,就是不提梅苑的事情。

局长们比刑警队长更油条,乐得在马爷的小院里欣赏马爷稀奇古怪的收藏,品尝那里的香茗和美食。

于是案发现场等于没有了高级警官,能做主的都是曹系人马,这时曹森下楼,周鲁平清理了现场的所有刑警,三大门的门长还有老树皮一同来到案发现场,从异能的角度去查找破案的线索。然而让曹森失望的是,他们没有发现什么。

于是曹系重要人物聚在一起开会研究案情。

周鲁平对大家说:“我认为凶杀是内部人作案,外人根本没机会进入梅苑,更别说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

“你认为哪方面的人更可疑一些?”曹森问。

“调查组的人可能性不大,应该是梅苑的人。”周鲁平颇有把握的说。

“依据?”腾飞问。

“是经验和直觉,等验尸报告出来后,就可以知道死者死亡的原因,那时案件会有更多的线索。”

三大门有几百名弟子,曹森为了拉拢他们,除非梅芳住的那层楼,以及地下室的密室,其他地方弟子们可以自由行走,他们要是想杀死调查组的副组长,的确有空间上的便利,而且异能术花样繁多,众多弟子中,能不知不觉杀死沈路的人不在少数。

至于梅苑的厨师以及杂役,根本没有进入梅苑主体建筑的资格;负责卫生等杂务的服务员也有严格的时间限制,他们几乎没有可能下手杀人,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

所以,要想查清楚是谁杀人,怎么杀人,验尸的结果就成了最重要的线索。

曹森和腾飞突然站了起来,同时说道:“尸体!”

“老周,尸体已经送到警局解剖室了?”曹森问。

“十几分钟前刚运走。”

“马上给独立办公室的人打电话,”曹森命令周鲁平,“让他们在警局等着,尸体一到要严密保护。郭敬,走,咱俩去一趟警局。腾飞,这边交给你了。”

曹森说着就往外走,郭敬连忙跟上。

司马德不在意的说:“没必要吧,谁希罕一具尸体?”

“小心没大错。”周鲁平说着也跟在曹森身后。

三个人驾车往市区的警局赶,周鲁平试探着问曹森:“刚才一起开会的那几位在东大见过几面,我看他们的精气神和普通人有很大区别,长官,他们是从哪里请到的高人?”

曹森知道周鲁平问的是老道他们,他还没想把三大门的事情告诉周鲁平,他要再考察这个老刑警一段时间。

“几个朋友,住在梅苑,他们可以信任。”

周鲁平明白自己现在的地位,也不多问。

来到警局,运送尸体的警车已经停在院子里,三人便直奔解剖室。

警局的解剖化验室和停尸房都在地下室,即便是警察,对尸体也是忌讳的,除了地下室,没有更好的地方安置它们。

似乎和尸体有关的地方总是阴森森的,黯淡的光线和四季如一的阴冷是停放尸体处的共有特征。当曹森三人走在地下室的过道里,周鲁平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战。

停尸房和解剖室隔壁相邻,一大一小,外边还有间门厅,有警员24小时在门口值班。

曹森推门进入门厅,和坐在桌子后边的警员点点头打个招呼。

那警员年纪颇大,头发花白,脸色苍白,缓慢的抬头看一眼曹森,缓慢的点头回应。

“武叔,今天你老值班?”周鲁平认识这位老警员。

武叔对着周鲁平慢慢的点点头,慢慢抬手指指里面的解剖室,示意三人可以进去。

郭敬看着武叔近乎慢镜头的动作,心里想:妈的,警局从哪里找来的老头,这样的人能做什么?

曹森伸手去推解剖室的门,冰凉,凉的出乎曹森的意外,仿佛门的另一边是冰窟一样。门上的寒气如同电流,通过手传导到曹森身上,让他突然感到了寒冷。曹森本能的缩回手,这门怎么这么凉?

“怎么了?”郭敬问。

曹森摇摇头,再次伸手推门,一推,门竟然纹丝不动,像是被牢牢冻住。

此时的地下室温度骤降,周鲁平被冻的打了个寒战。

“不对,长官,这里冷的过头了。”周鲁平小声对曹森说。

“冷?”武叔缓慢的插话了,“不冷,人死了,就不冷!”

周鲁平悚然而惊,“你说什么?”

曹森右手插到后腰握住枪柄,凝目去看武叔。武叔只穿着夏季短袖制服,在寒气侵骨的地下室,却没有一丝怕冷的样子,在明亮的灯光下,曹森有种错觉,似乎这老人身上也在散发着寒气,他就像一个冰塑的人像,会说话的冰人。

周鲁平以前经历过不少恶性案件,却从来没有碰到过今天这样诡异的场面,他看着武叔,就像看到一个死人在说话。

郭敬嘟囔了一声,抽出手枪哗啦子弹上膛,“老周,去叫人!”

“没有人了!”武叔慢慢站起来,竟从桌子下拎出一把霰弹枪,枪口缓缓抬高。

砰!郭敬手中枪响,武叔眉心多了个小眼,他却连晃动一下都没有,霰弹枪依旧稳定而慢慢的举高。

周鲁平惊呆了,他的身体仿佛也被冰冻,对眼前的诡异事件没有任何反应。

曹森推开周鲁平跨步上前,轻快的一个垫步,腿部积蓄的力量猛然爆发,身体腾空回转,右脚借着身体旋转的惯性重重踹在武叔的胸口。

这是曹森的得意功夫之一,极具杀伤力,无论多强壮的汉子被这脚踹实了,至少会失去行动能力。可武叔只是被踹的晃动一下,浑然无事,霰弹枪枪口继续抬高,僵硬的四肢局限了他的动作,他放过攻击自己的曹森,对准郭敬扣动扳机。

郭敬侧身躲开,身后的门被霰弹打了个碗口大小的洞,一股白色的冷气如潮水一样从解剖室里涌出来,门厅的温度直线下降。

曹森腾空落地心中称赞,好家伙,够结实!再受我几脚!他运足了腿劲,连续猛踹武叔的后背,沉闷的击打声充斥耳膜。

郭敬从侧翼兜过来,欺负武叔动作缓慢,也绕到他的背后,和曹森两人相互配合,一二三,踹!

两只大脚一同蹬踏到武叔的后背,武叔终于站立不住,扑通栽倒在地,那声音就像一座小山倾覆。

周鲁平被枪声震醒,又被两个长官的勇猛激励,他亦是久经风浪的人,上前去夺武叔手里的霰弹枪。

枪如同长在武叔手里,周鲁平拽了两拽,霰弹枪纹丝不动。

曹森拉开他拔枪对准霰弹枪的扳机开了一枪,啪的一声,霰弹枪的扳机护圈内变的光秃秃,连扳机带武叔的一截手指都被打飞。对于行动迟缓的武叔来说,这样做等同于解除了武装。

周鲁平看着武叔额头的枪眼和断裂却不见流血的手指,惊异的说:“这……怎……怎么回事?”

“老周,看到的就是存在的,”曹森说道,“你快走,到能看到太阳的地方去,给腾飞打电话,告诉这里发生的事情,快去!”

郭敬拽过犹豫不定的周鲁平把他推出地下室,“快走,给梅苑要支援!”

兄弟二人互相看一眼,检查一下手里的枪支,越过在地上蠕动的武叔,分两侧慢慢接近解剖室。

冰寒的冷气仍旧不断从解剖室里冒出,两扇门后仿佛连接的是冰天雪地的南极,地下室的温度不断降低,很快就接近了冰点。

曹森和郭敬没有去注意温度的变化,两个胆大又强悍的人把精力都集中在即将面对的敌人身上。

解剖室里,会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