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凶杀案(上)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凶杀案(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周鲁平笑了笑,“我知道了。不过小乔的哥哥实在有些过火,天天堵着警局门口给小乔要钱花。小乔不给,他就在大门口耍无赖,要不是小乔在独立办公室工作,门卫早办了那小子。”

曹森一身的硬气,最看不得吃软饭没有骨气的男人,“办了他就办了,一个混混……老周,不对啊,”曹森说着说着琢磨出味儿来,“你是故意让我遇到他,好让我帮乔娅甩掉这麻烦,对吧?”

“哪里,我哪里敢算计长官,真是巧合。”周鲁平笑的很舒畅,他认为曹森不会计较他的这些小动作。

“知道心疼下属,我也不怪你,这事我会安排的。”曹森微笑着说,“老周,咱们办公室平时没什么事,碰上了就是大事,你和其他人别松懈了,抽时间多练练腿脚枪法,两个星期后,我让郭敬带一个小队和你们切磋一下,用橡皮子弹。”

周鲁平噌的站起来,“长官……这……这就不必了吧,郭长官他们有重任在身……”

曹森不再理会他自顾出门,留下愁眉苦脸的周鲁平,他哪里敢和郭敬他们“切磋”,警局上下谁不知道曹主任手下的特警队,连军区最精锐的特种部队都不是对手。切磋,不是变相体罚吗?他苦笑着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位年轻的上司不允许手下对他耍花招,哪怕是没有恶意的。

郭敬在和几个警官聊天吹牛,他原本就在刑警队工作,认识不少人。看曹森从周鲁平办公室出来,用目光询问去哪里。

去哪里?曹森心中有些茫然,想要做的调查从哪里着手呢?他毕竟没在政府里工作过,对一些政坛伎俩并不熟悉,更没有足够的关系网。在调查工作上,他能发挥的作用既比不上周鲁平,也比不上马爷。曹森开始注意到,自己不是万能的,一些事情让专业人才来做,要比自己亲自出面好。

曹森一时间不知道下面要做什么。

好在老天爷也没打算让他清闲下来,曹森的手机响了,来电提示的声音还是一片枪炮声。

“森哥,马上回来,调查组的副组长沈路死了!”是腾飞焦急的声音。

“什么?!”曹森吃惊的问,“怎么死的?”

“还不清楚,像是氰化钾中毒,老树皮说的。”

“我马上回去,报警了吗?”

“给刑警队打过电话,他们应该在路上了。”

两个人的对话看起来似乎有些荒唐,梅苑有十几个特警,发生了命案却依然要报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曹森兄弟不能只手遮天,梅苑出了命案,连曹森在内都有嫌疑,外人会怀疑调查组发现了什么问题,副组长因此被灭口,所以他们必须请刑警队的人来处理。

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曹森的对话,郭敬忙问曹森,“怎么了?”

“嘿,调查组的人死了一个。”曹森说着回到周鲁平的办公室,“老周,跟我走,梅苑发生了命案。”

周鲁平吃惊的看着曹森,“谁死了?”

“调查组的副组长。”

“那就好,”周鲁平嘘了口气,接着他又说,“麻烦大了。”

三个人急匆匆往外走,正赶上乔娅回来,郭敬眼看着警花低着脑袋走过来撞在自己身上。

“老周,以后别招这样的警员。”郭敬不满的说。

走路低着头,连前面有没有人都不知道,能指望她做些什么?

周鲁平用目光安慰了泫然欲泣的乔娅,跟随兄弟两个走了。

三人风驰电掣的赶回梅苑,已经有不少警车停在梅苑外的空地上,来到案发现场,刑侦上有不少人在忙碌。

因为梅苑的特殊性,更因为死者肩负的特殊任务,这案件显得非比寻常,不要说刑警队长,就连警局的三位局长先后脚的都来了。

曹森皱着眉头站在小会议室门口往里看了看,示意周鲁平也加入到侦测现场的工作中。

刑警队长想说什么,嘴巴动了动,最终没有说出来。

看到技术中队的人忙完了,曹森把法医叫到面前,“怎么死的?”

法医知道面前年轻人的身份,不敢不回答,“死者身上呈鲜艳的红色,这是氢化物中毒的特征,确切的结论要经过化验才能知道。”

“嗯,你去忙吧,出来结果给我送一份来。”曹森仿佛不知道身处嫌疑之地,不仅没有回避调查的意思,他还要插手。

“是,长官!”法医敬个礼走了。

局长慢慢踱过来,曹森打了个敬礼。

“小曹啊,怎么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看,唉!”局长没有说不让曹森插手此案,“我相信梅苑的人,也相信天林公司的人,当然了,这是我的个人看法。梅夫人没有受到惊扰吧?”

腾飞回答:“夫人希望尽快侦测此案,洗清公司和梅苑的嫌疑。”

“那是,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绝对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局长说道,随即他压了压音量,“夫人现在有没有时间?”

“这个……”腾飞知道局长的用意,南泉市很多官员都想交接神秘的梅夫人,局长倒是选择了个好时机。

“夫人最近心情不太好,梅苑又发生了凶杀案,”曹森接过话题,“我看换个时间,等夫人心情好的时候,局长也可以多和夫人坐一会。”

局长有些失望,梅夫人不仅神秘,而且是个神秘的美人,他心中惦记很久了,如果不是忌惮曹森兄弟的强悍,也许他已经是梅苑的常客。

“哈哈,也好,”局长打个哈哈,“等这案子结了,一定请梅夫人……”正说着,局长的手机响了,他道了声抱歉,找到没有人的地方接听电话。

“腾飞,”曹森小声说,“让马爷查调查组所有人的底细,尤其死了的这位。”

“好,”腾飞也小声说,“去见见梅芳,她在等你。”

曹森要走,一位副局长笑着走过来对兄弟俩个说:“在梅苑杀人,这不是老虎头上拍苍蝇吗?”

曹森和腾飞同他都比较熟悉,当初马爷最早控制的,就是这位副局长,算是曹系人马中的边缘势力。而局长只是和梅苑进行利益交换,马爷在局长身上没少下本钱。

腾飞接着话题和副局长聊,曹森寒暄了几句坐电梯到楼上见梅芳。

梅芳的屋里,老道等人都在,香香也和姐姐坐在一起,看的出,在自己住的地方发生了凶杀,这个小丫头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有些兴奋。

见曹森进来梅芳问道:“下边怎么样了?”

“正在调查取证。”

“我们能做什么,你尽管说。”老道说。

“你们的弟子中有没有能看穿人思维的?”曹森问。

三个门长都摇头。

“异能没有那么玄妙,不过是会些别人不会的东西罢了。”云婆婆解释。

“案件很麻烦吗?”梅芳又问。

“要尽快破案,越快越好,”曹森说,“三位,你们召集门下的弟子,问问有没有发现异常情况的。”

门长们答应了。

“曹森,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梅芳用手指指自己的眼睛,意思是自己可以使用精神控制来帮助审问一些人。

曹森却不想让梅芳出手,他不希望梅芳牵扯到案件里,嘴上却说,“行,需要你帮忙我一定说。”

“我也要给你帮忙!”香香跃跃欲试。

“别给我帮倒忙就成。”曹森敷衍了她一句,又对大家说:“既然凶手能潜入梅苑杀人,我们都要小心,饮食上千万注意。从今天起,所有的食物和饮用水都要有我们信的过的人专管,以后要形成一条固定的制度,案件侦破了,也不要废止。老道,你来管这事吧。”

老道不想管闲杂事物,他的兴趣在异能和九坤降魔阵上,既然曹森说了,他也不好拒绝,含糊的应了一声。

“别不当回事,老道,这案子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曹森提醒一句,“咱们梅苑的防卫够严密了,普通人根本进不来,更别说在我们眼皮底下杀人。”

“唉!”香香叹口气,幽怨的说,“怎么没人来杀我呢?”

梅芳皱起眉头,“不要胡说!”

“如果凶手找上我,就让他知道一下我的厉害!”香香挥舞着拳头。

门开了条小缝,静哲无声无息的飘进来,一手攥着一袋玻璃海苔,嘴巴里嘎吱有声吃的香甜,看到屋里正在开会,曹森不满的目光也正看着自己,她灵活的在半空打了个旋,想钻出屋子。

“静哲!”曹森轻喊一声。

“我没听见!”屋外传来静哲的敷衍,听她的声音早已经跑远了。

香香知道静哲是来找自己分享零食的,一溜烟的跑出去找她了。

“三位,静哲身上的变化还会继续下去?最终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曹森问三位门长。

“不好说,星海对静哲的影响很大,她早就脱离了阴灵的范畴,现在又可以进食,这样的事情我没见过。”老道回答。

“请曹先生放心,我们会关注静哲的变化。”云婆婆慢慢摸透了曹森的脾性,这人是外冷内热的性格,只要被曹森当作了朋友,幸福是大大的,如果不幸被他当作了敌人,那倒霉也是大大的。

曹森想问问静哲既然可以进食,那如何消化食物并如何把残渣处理掉,又一想这问题有点那什么,就闭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