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调查
章节列表
第五章 调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对这样一支神秘的新兴势力,董虎实在不敢大意,冰山露出水面的,往往是很小的一角。

乘坐着两辆商务车,董虎带着检查小组成员来到东郊的梅苑。看着眼前占地广阔、防卫森严的堡垒式建筑,董虎心中苦笑,这是普通人住的地方吗?天林公司的董事长梅芳,谁都查不到她的底有多大的来头,这样一家公司,我怎么查?查到什么程度?

查天林公司查到什么程度,省里没有给他这个组长透底,只是说秉公处理,就把董虎一脚踹到梅苑来,仿佛自从他董虎接受这个任务后,就成了某种麻烦人物,谁也不想和他多谈。董虎轻轻叹口气,这不是个好差事啊!

调查组的副组长沈路是个三十出头的经济学博士,年轻有为一腔热血,一直没受到重用,常感叹英雄没有用武之地,这次来查帐,他是铆足了劲要表现一番的。

沈路在梅苑的电动大门前来回走了几步,鼻子哼了一声,“就凭这座山庄,他天林公司就有问题。”

沈路的话传到董虎的耳朵里,他心中一喜,原来如此!董虎想起临行前,躲了几天不肯见面的顶头上司突然出现,临时让沈路加入调查组,并委与副组长的重任。此时董虎听了沈路的话,终于明白了顶头上司的用意,这是个热血青年,二百五,派他来,就是当枪用的!

董虎马上在心里把自己降职,让沈路当组长,“于博士,我们进去?”

“好,进去,我们来个突然袭击,别让他们有了准备。”沈路很经验的说。

董虎听了险些笑出来,“对,于博士说的对,咱们马上进去!”

一名调查员去拍大门,却听头顶哗啦一声响,从上方探出一个摄像头,灵活的扫视一遍所有人,接着一个威严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这里是私人重地,闲人免入,否则后果自负!说,你们从哪里来,来做什么?叫什么名字什么身份想见什么人,说!”

一连串的问题把调查组的人搞的晕头转向,沈路回过味来气的不轻,我们是来查你们的,现在反倒查起我们来,看来是平时为非作歹惯了,根本不把政府放在眼里,这次非把你们办了不可!

见正组长董虎不做声,他这个副组长便挺身而出,用更加威严的声音把来意和身份说了一遍,并亮出了自己证件。

“重复,这里是私人重地,闲人不得入内!”扬声器里又重复刚才的老词,“要进入梅苑,一,市警局签发的介绍信;二,天林公司董事长的邀请函。除此以外,概不接见。”

董虎一听,好,真牛。他不动声色,看沈路如何应对。

“里面的人听着,不要和政府作对,我们代表的是国家!”沈路愤怒的说,“难道你们要我带警察来?”

这话管用,梅苑的一个角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穿警服的中级警官,肩上的两杠三颗花在阳光下反射着银亮的光芒,此人正是丁海涛,他严肃地问:“你们谁找警察?”

董虎看了强忍住笑意,这梅苑的人还真会耍人玩!

沈路没想到梅苑中会有警察,还是个一级督察,他有些不知所措,求助的看着董虎。

董虎知道该自己出面了,“这位警官,事情是这样。”他上前把来意说清楚,又出示了证件和相关的手续。

丁海涛啪打了个敬礼,“抱歉,误会了,请进吧,不过要接受一下安检。”

接下来的安检程序让调查组的人感觉惊讶,一是安检器材的先进,很多物件是他们没见过的;二是严格,比上飞机还严格;三是实施检查的人竟然都穿着警服,不远处还有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虎视眈眈,如果不是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调查组的人会认为他们在进入某国家秘密基地。

调查组被领到一处小会议室,茶水、时令水果、精致可口的点心紧随众人的脚步摆到会议桌上。

丁海涛依然严肃的说:“我们各有任务在身,请诸位配合我们的工作,在梅苑不要随便走动,否则后果很严重!”

“请问警官,你们也是来调查天林公司的?他们犯了什么案子?”沈路心怀侥幸的问。

“我的责任,是保护梅夫人的安全,保护梅苑的安全!”

看着丁海涛转身离开,沈路搞不懂了,这天林公司和梅夫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再说,眼下他们根本就没有行动自由,如何查帐?

董虎知道这是梅苑在给调查组下马威,不过这威势的确够分量,不是哪个公司都能摆出来。但也引起他心里的反感,你天林公司再牛,梅夫人再有能量,也不能明目张胆的用警察耍威风,这样做就过火了吧?

刘三麻子笑眯眯推门进来,手里拎着几册账本。先自我介绍了一下,再请教了调查组成员的职务和称呼,表示完全配合调查组的工作,把账本放下就离开了。

腾飞一直在监控室里观看调查组的实时监控录像,他要核实调查组的真实身份,防止别有用心的人趁此机会混入梅苑。老树皮则混入大门口的安检人员中,目的是查看调查组中有没有异能者,他那双眼睛是能够看到各种异能量的。

最终两个人给了曹森一个放心又疑惑的答案:调查组成员没有问题。

曹森不相信事情就仅仅一个调查组那么简单,还不知道后面有什么阴谋。他决定主动出击,查!

一直以来曹森能感觉到身边阴谋若有若无的影子,只是意外一件又一件的发生,他腾不出手来去调查,现在是时候了。

和几个兄弟一碰头,郭敬陪曹森出去调查,腾飞和丁海涛在家中坐镇。临走前,腾飞建议曹森先去警局请教一下周鲁平,看看这个老刑警有什么意见。曹森深以为然。

到了警局,曹森和郭敬进入办公室的时候,正赶上乔娅红着脸垂着脑袋出来,身后跟着一名全身都在晃悠的青年男子,就像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滩的瘪三一样。乔娅垂着头没有看到曹森和郭敬,青年男子看到了就当没看到,两个人前后离开办公室。

曹森奇怪的看一眼青年男子,这是周鲁平新招的手下?怎么这德性?

“你站住。”曹森说对青年男子说。

乔娅身子一震,循声回头看,急忙敬礼,一张俏脸红的像鸡冠花,小声说:“长官,我没看到你。”

曹森不理会她,看着继续往前走的青年男子平静的说:“我让你站住。”

乔娅焦急的拉住男子,“哥,他是我长官,你别让我为难。”

“哈,好,哥给妹妹面子,”男子的声音很轻佻,回过身把两根指头贴在额头上往外一甩,油腔滑调的说,“长官好!”

曹森看看这对兄妹,长相上着实没有相似的地方,他在脑海里快速翻阅乔娅的资料,年幼时父母离异,随母亲再婚,因此多了一个大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嗯,那么就是此人了。他不愿让属下过于为难,也就没有计较乔娅哥哥的浪荡做派。

“你去吧。”

“是,长官。”乔娅感激的看了曹森一眼,拉着哥哥走了。

见到周鲁平,曹森把调查组的事情说了一遍。

周鲁平沉吟着,半晌才说道:“长官,以前有个经济大案,几方面联合调查了三年,掌握了部分证据,但不足以起诉,就派了调查组查帐,打草惊蛇,再顺藤摸瓜,最后一网打尽。”

“你怀疑……”

“没错。”周鲁平点点头。

“审计署你有没有关系?”

“有几个朋友,但这样的事情,他们分量不够。”

“去问问董虎是什么背景,别的你不用多管。”曹森想起刚才的事情,“我们这办公室,机密程度很高,以后不相干的人不要让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