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减负(下)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减负(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就好,曹森松口气,只要别把阴灵搞的遍地都是,他就容易向上边交待。至于大阵和星海什么的,曹森不去关心,反而希望星海就此消散才好,他不想再次怀上星海。

“东大怎么样了?”

丁海涛在旁边回答,“放假了,也太平了,三个星期我们没发现一只阴灵。”

“你们都出去,我要一个人静一静。”老道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自从经历了同彘兽之间的恶战,三大门和曹森兄弟的关系成为了生死之交,你救过我的命,我救过他的命,他又救了你的命,以命换命,其中的债务关系比三角债还复杂,也没人去细心梳理,总之是过命的交情了。有了交情,说话就直白了许多。

曹森和丁海涛不好再留下,兄弟两个离开老道的住处。

去云婆婆和石达那里转了转,询问大阵消失的情况,他们的语气和用词几乎和老道一个模子刻出来,都在心疼奥妙无穷的大阵消失,还拐带了星海一起私奔。

从门长那里回来,曹森感到一阵轻松,九坤降魔阵就像冥冥中有谁压在他肩上的重担,大阵的失踪,就等同于卸下肩头的责任,曹森感觉非常畅快,又在病床上闷了三个星期,就有些躁动不安了。

“兄弟,”曹森看看四周没人,“今天晚上有没有空?”

曹森的表情和语气说明了他要做什么,丁海涛很仗义又严肃的回复:“刀山火海,兄弟们一起闯。”

“我去找郭敬,你找腾飞,”曹森压制心中的兴奋,“晚九点在停车场见。”

“不叫上司令?”

“有媳妇的人,要守男道,不叫!”

“哈,正好,我的A组今晚值夜,让这小子替我带队。”丁海涛眉飞色舞。

夜幕降临后,曹森和三个兄弟聚集在梅苑的停车场,郭敬直奔一辆警车而去,被曹森一把抓了回来。

“脑子进水了你?嫖娼有开警车的?”曹森压低声音说。

“谁?谁在那里?口令!”

一声喝问从不远处传过来,只闻其声,却看不到人在哪里。梅苑在曹森的组织布防下,更像个军营。

“月亮,回令?”丁海涛压低声音反问。

“海潮!”

喝问的人不吱声了,兄弟四个心里感觉挺怪异,他们一手创建的警戒网,防止了敌人渗透,也网住了自己。

梅苑的停车场很大,停着上百辆各种类型的汽车,腾飞心细,早就准备好了今晚的坐驾,他领头冲着一辆黑色大奔走过去,那是达济老道的专车。

滴的一声轻响,大奔车灯闪烁了一下,腾飞得意的向其他三人晃晃手里的电子钥匙,拉开驾驶室的门钻了进去。

丁海涛心中嘀咕,什么他妈的的特警,就一偷车贼。

大奔车身晃动了几下,兄弟四人已经坐了进去。

“我靠,我是不是被梅芳精神控制了,怎么总感觉她在窗子边看着我们?”郭敬不安的往梅芳卧室方向看了一眼。

曹森坐在后座上很不满的拍了郭敬一巴掌,说这个干吗,搞的他心里也不舒服,很像小时候背着父母去做明知道不对,却又想做的坏事。

丁海涛没有被梅芳看押治疗的经历,但他一直很尊重梅芳,不说别的,就冲她当初舍了命的照顾木木,丁海涛就高看梅芳一眼。但尊重梅芳和今晚去嫖娼不搭界,他不耐烦的催促腾飞,“动作快点,快点!去晚了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

腾飞疑神疑鬼的又看一眼梅芳卧室方向,终于发动了汽车,雪亮的车灯把停车场照的通亮。

“关灯!我靠!”三个人异口同声的骂。

靠!腾飞关死车大灯,自己骂了自己一句,不就一梅芳吗?你紧张什么你?

临出梅苑大门的时候,两名三大门的弟子挎着霰弹枪示意停车检查,他们是今晚当值的甲组组员。

看到四个大哥坐在达济道长的专车上,弟子们尽管有些奇怪,还是连忙放行。

兄弟四个被这一拦心里却更不舒服,感觉怪怪的。

“下次去逛窑子,白天就出门!”曹森发狠一样念叨了一句。

在梅芳的卧室里,杨馨和梅芳并肩站在窗前,看着大奔黑着车灯扬长而去,杨馨哈的笑了一声。

“妹妹,他们还真怕你,偷着溜出去连车灯都不敢开。”

梅芳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唉,说到底,曹森他们还都是些大孩子,却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出去放松一下也好。”

杨馨忍住笑,你梅芳才多大?还不如这四个“孩子”大。不过,自从木木消失后,梅芳整个人就像衰老了十几岁,一直沉默寡言,直到曹森兄弟负伤,她才有了些精神,一心照顾这些“孩子”。

也许,杨馨推测,梅芳把对木木的感情,转移了一部分到曹森兄弟身上,为了让他们安心养伤,梅芳把能用的招数全用上了,累心劳神,原本就瘦弱的身子更加单薄。这换来了曹森兄弟对她的尊重和敬畏,但这对梅芳本身来说是好事吗?曹森这些极其强硬霸悍的人,能容忍梅芳多久?

如果……如果哪天他们厌烦了梅芳的束缚,杨馨不敢想象梅芳会是什么样子,唉,希望这样的事情永远不要发生!

司马德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右手搭在XM8的枪带上,看看窗户边被月色披上银纱的两个女人,心中感叹,真是风景,我媳妇美,梅芳也美。

“夫人,不早了,休息吧?”司马德提示媳妇该让梅芳休息了,最近她太累太操心。

梅芳抱住消瘦的双肩没有说话,月光下,淡淡的泪痕若隐若现的湿润了她苍白的脸。

似乎老天爷记恨曹森喜欢骂他二大爷,九坤降魔阵的问题仅仅是暂时搁置起来,一个新的问题就压在曹森头上。

有人举报,天林公司大量财产来路不明,有非法占有国家资产、诈骗钱财的行为。

省里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马上下派联合调查组,清查天林公司的帐目。这让曹森很是恼火,他的性子不喜欢这些阴谋伎俩,对这种动作非常反感。

是,没错,天林公司的发家史就是一本充满了江湖骗术的经典诈骗案例,但联合调查组真的为此而来吗?肯定不是,曹森心知肚明。马爷当初选定的目标,要么是动动嘴巴就有几十万收入的人,要么是大摇大摆把国家的钱成车往家里拉的人,他们根本不在乎拿百八十万买个安心。就算其中有人报案,目的也绝对不是钱。

一定是有人瞄上了自己,或者说盯上了梅苑这个集体,要下手开刀了。不过,曹森心中有底,那位曾经来过的超重量级人物说的明白,只要能处理好国家需要你解决的问题,不会和梅苑计较一些鸡毛蒜皮的事。

所以尽管曹森恼火,但表面上还是配合调查小组的工作。

小组的组长董虎是位经济界的老油条,省里有名的“查帐专家”,长官真想办的案子,他办的铁案如山;应付舆论和稀泥的差事,等他处理完后,任谁再也查不出问题来。

但来梅苑查天林公司他心里有些发怵,曹森领导的独立办公室虽然没办过震动全国的大案子,但其名声早在省里传遍了。几乎不加限制的权力,年轻的出格的领导人,这两样随便占哪一样,都会在权力层引起注意,更何况曹森他一人独占两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