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减负(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减负(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果把曹森兄弟比喻成一把锋利的刀,那么梅芳就是让刀锋芒尽掩的刀鞘。在梅芳的监督下,所有伤员老老实实的呆在梅苑养伤。

在向梅芳递交了文字保证书,保证不偷偷跑出去以后,曹森了解到最近所发生事情的经过。

当时老树皮和垂死的彘兽进行了交流,彘兽告诉老树皮,原本它是阴阳界通道中,阴界一方的守护兽。几百年前阴灵在人间造成大规模屠杀后,引发了阳界修炼者的报复,他们大举进攻阴界,同样在阴间制造了大规模的屠杀,于是阴阳界之间的战火点燃。

九位道行极深的修炼者担心阴灵再次荼毒人间,因而穷天地灵气,制造了九坤降魔大阵,永世镇守阴间。

彘兽在大阵修建到第四层时,趁修炼者不备、大阵不完善冲开禁忌窜入人间。它本想和其它阴灵内外夹击彻底破坏大阵的封锁,却被人类修炼者给封印。

不久前,一个非常神秘而强大的阴灵打开了封印,并告诉彘兽,阴界的大兵已经突破到大阵的第四层,让它前去汇合。彘兽没有多想,直入大阵,冲入第四层。当它发现并没有什么阴界的大兵、自己被骗后,想冲出降魔阵回到人间,因而触发了第四层黄土界发威。

九坤降魔阵奥妙无穷,既是封印也是陷阱,阴灵可以自由进入大阵的每一层,但进去后就别想再出来,也就是说,大阵是单向的,只许入不许出。彘兽想往外冲,大阵即刻发作,把它牢牢钉在当地动弹不得。对于人来说,黄土是一生的最终去处;在降魔阵中,黄土界一样是阴灵的葬身地。

彘兽无可奈何,只能蜕变肉身,如果它以阴灵形态和曹森等人相遇,彘兽完全可以秒杀众人。

老树皮还从彘兽那里了解到,那个打开封印的强大阴灵,极有可能图谋一件阴阳界双方都想不到的事情,策划着一个阴谋,而这些都和大阵相关。它希望老树皮能把大阵彻底封闭起来,让阴灵连进入的机会都没有,这就可以在源头堵住阴谋的产生。彘兽还告诉老树皮,与山河图相邻的石室,看似空无一物,其实就是彻底封闭大阵的枢纽。

老树皮再想多问,彘兽拒不回答,只要求让它痛快的死去并掩埋尸首。

回到梅苑,等三大门长清醒后,老树皮把彘兽所说叙述了一遍,这才引的三位门长重返东大。能困住彘兽的封印肯定相当强大,而那阴灵竟然可以破除封印,足见其可怕。门长们不敢冒险随便把彘兽的话当做谎言,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返回东大探测。

在彘兽所说的石室中,也就是当初腾飞命名为天厅的地方,异能者们仔细查找,在老树皮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隐藏的阵中之阵,并发现了前人留下的注释,也就是天厅的使用说明书,证明彘兽所言不虚。

既然可以防止阴灵自由进入降魔阵,又不阻碍人类进入,这样的事情三大门长怎么会不做?何况现在星海还在大阵中,万一阴灵进入吸收了星海的能量,即便吸收过程非常缓慢,门长们也不想冒险。在曹森昏迷的两个星期里,丁海涛带领能作战的队员,和三大门的人一起筹备封闭九坤降魔阵。所以郭敬他们看不到丁海涛等人,梅苑内也是空荡荡的。

了解到事情的经过,曹森如何不急?什么保证书他根本不在乎,原本那就是哄梅芳开心的。当曹森想偷偷去东大帮忙的时候,却看到丁海涛和大批三大门的弟子浩浩荡荡开回梅苑。

梅芳早就给曹森算好了日子,等到东大那边基本完工,才让曹森知道了确切的消息。按照杨馨的话说,我和梅芳都是看你长大的,你肚子里有几根筋,我们还不知道?

面对两个女人,以往事事占先的曹森一点脾气都没有。他突然发现自己一个很大的弱点,那就是他常用的手段和计谋,都是针对男人世界,对待女人,似乎除了冷漠外没有别的招数,当碰到了让他无法以冷漠相对的女人,曹森真是毫无办法。

丁海涛见到曹森第一句话就是:“森哥,您牛,您实在是牛!”

曹森没好气的回答:“别找不自在,你森哥烦着呢!”

丁海涛仔细看看曹森的表情,讶然问:“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知道什么?”

“靠,我们都在东大,扔下你们一院子的伤病号,我们怎么会放心?”丁海涛很仗义的说,“但有了军区的牛爷给你们保驾护航,兄弟就放心了。”

曹森吃惊的看着丁海涛,难道说军区的特种兵三个星期来,一直在暗中保护梅苑?

丁海涛一副你才知道的表情。

“谁带队?”

“老教官。上次和咱们动手的牛爷都来了。”

曹森哑然,又欠人情了,怎么又欠下人情了?!牛爷们不分昼夜的护了梅苑三个星期,我竟然连根烟都没上!梅芳啊梅芳,你瞒的我太苦了!

“还有,森哥,向你汇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丁海涛把脸上的表情肃整一下,严肃的说,“九坤降魔阵出了问题。”

“怎么了?”曹森吃惊的问。

“不见了,它不见了。”丁海涛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发动了天厅的阵法后,整座降魔阵消失了踪影,我们稀里糊涂的就回到地下室仓库里。”

曹森站起来注视着丁海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丁海涛回答:“废话,这种事情能乱开玩笑?”

“走,我们去找老道他们。”

曹森拉着丁海涛来到老道的房间,敲门进去后,曹森一看老道的脸色就知道丁海涛没有开玩笑,老道脸上的表情,就象一个财迷失去了全部的存款,一个色狼患上了阳痿不举。

“老道,怎么回事儿?”曹森不和他客气直接提问。

“没有差错,我们没有出差错,可它就是没了!”老道既是喃喃自语,又是回答曹森的问题。

“有什么后果?”这是曹森最关心的。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老道继续用有气无力的腔调回答。

“关系重大,老道,你给我说清楚,有什么后果?”

听到曹森语气中的不满,老道似乎回过神来,“不用担心,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降魔阵只是隐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它,并不是它本身消失,它仍然在执行封印阴阳通道的使命。”

“证据呢?”曹森继续问。

“证据?证据就是今晚不会有铺天盖地的阴灵进攻梅苑。”

那就好,曹森松口气,只要别把阴灵搞的遍地都是,他就容易向上边交待。至于大阵和星海什么的,曹森不去关心,反而希望星海就此消散才好,他不想再次怀上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