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以柔克刚
章节列表
第三章 以柔克刚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森哥的伤很重吗?”静哲焦急的问。

紧跟着腾飞询问的声音在曹森耳边像走了调的曲子,听上去怪诞模糊,他心中明白,自己撑不了多久,勉强示意要离开这里,迷迷糊糊的接连两次控制白云,让众人返回地厅后,地厅里的射灯晃花了曹森的眼睛,他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梅芳的卧室里,一鼻子的中药味,看看自己的身体,到处是绷带,能动的部件,除了脖子,就还剩一只胳膊,上面还挂着点滴。他习惯的抬手去摸腋下,哪里有抢,碰到的全是绷带。

“不许动!”一个清脆的声音命令说。

曹森大怒,谁?谁让我不许动?难道还要我缴枪不杀?

静哲那张美丽到极致的脸探了过来,关心又生气地看着曹森,“怎么醒来就乱动?大夫和达济道长都说了,你全身上下都不许动!”

曹森松口气,自己脑子迷糊了,把哪里都当成了战场。

静哲呆呆的看了曹森一会儿,突然大声喊:“森哥醒了!森哥醒了!你们快来啊!”

曹森本来以为会有很多人涌进来,围着他嘘寒问暖,关心他的伤势,不成想,应声进来的只有梅芳和香香,还有霍云和小卢迪。

梅芳看到曹森气色不错,坐在床边轻声的说:“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不会照顾自己?还让我处处操心。”

曹森听了心里一哆嗦,梅芳不会又把我当儿子了吧?这词、这语调,怎么都像母亲对儿子的口吻。

香香机灵的很,“哈,我姐这是关心爱护你,森哥,你可是我姐身边的头号保镖。呐,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了?”

小姑娘说着,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细而白嫩的手指上挂着一把科洛克手枪,晃来晃去。

“呵呵,还是香香知道我需要什么。”

曹森想抬手接枪,两只手同时按住他,是梅芳和静哲。

静哲脸红,缩回手退了一步。

梅芳替曹森顺顺手臂的姿势,让他更舒服些,“这两个星期,静哲可是一直守在你身边的。”

两个星期?曹森惊讶的望着梅芳,他躺了那么久?

香香孩子脾气,抢着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老道、云婆婆、老树皮和许多人一起给你会诊,又定了一个什么治疗方案,先把你的骨头弄回原来的地方,又熬了一大锅浓浓的中药糨糊,抹了你一身,然后再裹起来,就像木乃伊那样。”

“我就这样躺了两个星期?”曹森问。

“哪有这样简单?”又是香香抢在静哲前面说,“糨糊要天天熬,绷带要天天换,难闻死了!”

“这次你受伤,三大门的人可没少花心思,”梅芳浅浅的笑,淡淡的说,身上有股说不出的雍容,“不少擅长治疗的弟子轮番对你施展异术,我在旁边都看到了,他们可是尽了全力的。”

得,又欠了个人情。怎么我年纪越大,本领越大,人情反而越欠越多?曹森郁闷的想。

“嗯……大夫说……不让他多说话。”静哲小声地提醒。

“对,你需要静养。”梅芳把手枪放在曹森的枕头边,“安心养伤,再过一个星期,你就可以下床了。”

还要一个星期?曹森感觉身上一阵燥热,受伤的部位传来阵阵难忍的瘙痒,他强迫自己忍住挠痒的想法,明白这是在异能者的治疗下才有如此短的疗程,如果在医院里,他至少躺上三个月。

想询问恶战以后的事情,梅芳拉着妹妹走了,霍云和小卢迪用目光慰问了曹森,也走掉了。静哲倒是守在身边,却紧闭着嘴,一个字不说。

曹森知道她们是为了让自己静养,也不愿强逼静哲开口。

片刻后,梅芳又进来,手里拎着个热气腾腾的紫砂锅,阵阵粥香让曹森肚子咕噜乱叫。

喂粥这种事情,梅芳是不放心任何人,她自己动手,一勺一勺仔细的送到曹森嘴里。吃到一半,曹森的胃里有了底,就有闲功夫去看梅芳,看她专注而小心的样子那么的熟悉,恍惚时间倒转,又回到天天躺在梅芳怀里的日子,其实,曹森想,那样的日子也挺不错。

“嘿嘿,兄弟,醒了?”郭敬拄着双拐走进来。

“回去!”梅芳头也不回的命令。

让曹森吃惊的是,郭敬真的就转身走了!这个骨子里比自己还要硬气的兄弟,为什么如此听梅芳的话?

“别瞪着眼看我,”梅芳小心把最后一勺粥送进曹森嘴里,“明天大夫看过了,只要大夫同意,你们可以聊两句,但今晚不行。睡吧,这是药膳粥,有帮助睡眠的作用。”

梅芳最后一句话,曹森听起来有些朦胧,他嘟囔了一句,沉沉的睡着。

太阳又一次高升,曹森又一次睁开眼睛,浑身的瘙痒让他紧绷了下身子,妈的,痒痒还不如疼来的舒服。他四下一看,静哲正侧卧在一张小床上睡得香甜。

奇怪,这丫头以前从来不需要睡觉,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曹森不想惊动静哲,小心的试探受伤的部位,用力,再用力,狠用力,哈!曹森心中大叫一声,老子已经没事了!

连续躺了两个多星期,曹森全身的关节肌肉都憋着一股子劲,憋的他心里难受,不想征求医生的同意,曹森七手八脚的拆掉身上的绷带,活动一下四肢,感觉神清气爽,就象退掉身上一层破旧的壳。他想用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来结束床上的生活,动作做了一半,身子发虚腿发飘,扑通落回床上。

静哲被惊醒,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曹森。

“静哲,别声张,别让梅芳知道。”曹森低声叮嘱。

“你……你……怎么自己把绷带拆掉了?”静哲愤怒的说,“你知不知道我们费了多少心力照顾你?你还想不想再拿枪?”

曹森板起脸,“静哲,还轮不到你教训我。”

没想到,一向胆小温柔的静哲也有了性格,根本不怕曹森,她大叫着跑了出去,“梅姐,曹森他自己拆掉绷带了,快叫医生!”

等静哲带着不少人返回来时,听到的是曹森洗浴的水声。

被医生和几名擅长医道的异能者彻底检查后,曹森先被梅芳和杨馨狠批了一顿,然后部分获得了自由,准许他在同一层楼道内走动。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兄弟们,却发现只有郭敬一个人可以说话,其他兄弟要么不知道去向,要么在接受大夫的治疗。曹森就问郭敬其中的缘由,郭敬苦笑着说出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同彘兽苦战后,伤员们都被送回了梅苑,由于三位门长和曹森都昏迷不醒,腾飞一众兄弟大多有伤在身,梅芳和杨馨两个女人出面挑起大梁,指挥梅苑上下对伤员们进行抢救。

为了以策万全,杨馨建议梅芳请些专业医生来,梅芳立刻采纳了杨馨的建议。

当天的黎明时分,马爷接到梅芳严令,命他带人火速把南泉市最好的医院,连大夫加护士,还有各种医疗设备全部搬到梅苑。马爷知道梅芳的地位,执行她的命令毫不含糊,正好有家顶级私人医院就在梅苑不远处,他们被迫集体搬入梅苑。医院搬家的过程中,院长偷偷报警,报警的结果让他跌碎了下巴,出警的是巡警大队的郑队长,郑队长亲自带队,一下警车就怒吼:还愣着干嘛?快搬!

恶战后的第二天上午,三位门长逐一苏醒,同老树皮嘀咕了半天,四位不顾所有的伤员,带着大队人马再次赶赴东大,郭敬没有机会参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事态严重,丁海涛他们全都跟着去了。

之后达济老道带着部分人返回梅苑,全力给伤员治疗,尤其照顾曹森兄弟们,治疗时一概优先。在这过程中,丁海涛的A组和没有受伤的队员一直没有露面,三大门除了留下必要的守备弟子,竟然都不知去向,就连马爷和刘三麻子也看不到人影,整个梅苑显得空荡荡。

两个人正说着,腾飞和司马德一个坐轮椅,一个拄着单拐进来,见面后先是互相笑骂了一顿,羡慕曹森蟑螂一样的身体,又交流了最近的境况。

司马德和曹森差不多,一直被媳妇杨馨严加看管,哪里都不准去,直到曹森从梅芳手里获得解放,杨馨才允许司马德坐着轮椅出来转转,限时二十分钟。

腾飞和郭敬被梅芳监管。腾飞还好说,不给梅芳惹麻烦,郭敬哪里是坐的住的人,憋了一个星期就大发雷霆,打了给他换药的护士。梅芳知道后什么也没说,亲自动手,接连给郭敬换了四五天的药,饮食起居也一概负责,就连去洗手间,梅芳都要扶着郭敬去,这让郭敬受不了,一个比石头还硬的男人哪能接受女人这样的照顾?所以,郭敬只有老实的配合治疗,这也是昨天他非常听梅芳话的原因。梅芳以柔克刚,把这小子收拾的服服帖帖。

曹森笑眯眯的看着郭敬,目光中是打趣和幸灾乐祸。

郭敬有些恼,但想想曹森曾经被梅芳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几个月,他也就平衡了,这小子受的苦比我多多了,让他发泄一下也好,郭敬很通情理的想。

“东大那边怎么样了?”曹森又问。

嘿,腾飞兄弟三个都苦笑。

“哥们,你不知道,你睡这两礼拜,我们完全是犯人,外界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司马德倾倒着苦水,“就刚才郭敬说的那点事,还是香香这丫头偷着讲给我们听的。”

腾飞说道:“梅芳怕我们兄弟几个呆不住,不允许把任何消息说给我们听,只要我们静养。其实,我们的伤早就好了,三大门的治疗能力比那些什么重点医院强太多了。”

说着他扔掉拐杖稳稳站立,司马德也从轮椅里站起来,郭敬坐着没动,双腿却做了个剪刀脚的动作。

“时间到了,回各自房间休息。”

梅芳的声音传了进来,司马德急忙坐回轮椅,腾飞也捡起拐杖,郭敬把腿摆到床上伸的笔直。叱咤风云的三条汉子,竟然在梅芳一句话面前,乖的像三个孩子。

曹森心里靠了一句,准备去健身房活动一下四肢,一出门看到梅芳静静的看着自己,他心中有点发虚,讪讪的说:“我……回去休息,嘿,腿脚还真有点发飘。”

曹森身后传来兄弟三人的大笑声。

实际上,兄弟四人的身体远没有康复,只是他们性子硬,不肯把自己的虚弱表露出来。假设此时让他们上靶场,能不能打光一个弹夹都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