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恶战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恶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曹森也是霸悍的人物,看到彘兽在头顶上撒欢,心里颇为不爽,个头大就牛X?趁着彘兽对天狂吼的功夫,他的XM8对准彘兽的咽喉就是一个长点射。队员们手里也不闲着,除了开枪射击外,郭敬看着彘兽大张的嘴巴很不顺眼,从胸口摘下枚手雷,开了火险拉开引信就扔了过去。

乙丙两个组没有白白花费曹森的心血,他们的攻击和队员们几乎同步,枪响的时候,他们的异能攻击已经发动,然后其他人的攻击才纷纷而至,彘兽和以前那条巨蟒一样,周身上下开了焰火晚会。而事先准备好对付阴灵的法阵,却对眼前的巨兽没有丝毫作用。

彘兽被激怒,吼叫声又被郭敬的手雷闷回肚子里,更是怒火万丈,它跃下高台,冲着人最多的方向冲过去。

十几名异能者首当其冲,他们的同道急忙支援,土操控者瞬间在彘兽和异能者之间升起几面土墙,被彘兽一爪拍散。趁这耽搁功夫,那几名弟子躲到粗大的土柱后边。

彘兽咆哮一声,一头撞向土柱,七八米粗的柱子竟然被它一头撞断,土块如雨落下,把几名弟子埋在下边。彘兽爪子乱刨,被埋的弟子危险万分。

石达几步抢到彘兽身后,运起泰山神力,抓住彘兽的尾巴,一生断喝,猛力往回拉。

彘兽的庞大的身体竟被石达拉的一僵,它低吼一声,后跨发力,碗口粗细的牛尾呼的甩到一边。

石达死死抓住不松手,身体随着牛尾甩动,双脚陷入黄土中划出一道深深的土沟。

云婆婆面沉似水,一只右手上虚无缥缈,她侧身让过石达,在彘兽尾巴甩到尽头的刹那,突然探手一抓,右手上如烟似雾的虚无手印马上蔓延到牛尾上,彘兽痛叫一声,它的一截尾巴被云婆婆一手抓断,掉落的尾尖攥在石达手中。

彘兽凶性大发,旋风一样掉过身子,胸腔间回荡着闷雷一样的低吼,对四下的攻击不管不顾,身子向后一坐,再猛的耸身,凝聚它全身力量的咆哮从血盆大口中冲出,无形而撕天裂地的声波高速扩展,所经之处,土柱纷纷崩裂折断,烟尘飞扬中,似乎整个黄土世界都要崩塌。

人类对危险的本能,让所有人都趴伏在地下躲避声波的攻击,即便如此依然被震得五脏六腑错位,三大门中个别体质弱的人竟被活活震死,就连曹森一众兄弟也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

而老树皮早早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进去,黄土帮助他有效的隔绝了声波的威胁。

云婆婆和石达受到彘兽的重点攻击,尽管他们调集了全身的异能来抗衡,但眼耳口鼻还是被声波震出道道血丝,杀人无形的声波如无休止的滔天巨浪,一浪高过一浪眼看要把二人淹没。

曹森在二人侧面不远处,看到他们生命危在旦夕,看到彘兽撕天裂地的威势,曹森热血沸腾,这样的战斗才是他想要的战斗,敌人越是强悍,他曹森越是喜欢。

曹森在龙卷风一样的声暴中强行站立起来,紧握手中枪,瞠目怒视彘兽,双手艰难的举枪,枪口一点点升高对准彘兽的双目扣动扳机,他要转移彘兽的注意力。

清脆的枪声淹没在如雷的咆哮中,飞射的子弹如逆水行舟,愈靠近彘兽飞行速度愈慢,最终竟被声波分解!

屹立不倒的曹森和攻击让彘兽暴走,四爪搅起漫天的尘土直扑向曹森。

危险!达济老道喊着,在烟尘中召唤过自己的拂尘,逆运丹田激出一口鲜血,异能力骤然提升,拼力一指,拂尘的拂丝暴涨,千万条银丝席地横扫,绊马索一样缠住彘兽四爪,哄然一声巨响,彘兽庞大的身躯前冲着摔倒,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土沟。

曹森躲避不及,正被彘兽压在嘴下,彘兽张嘴就咬,曹森拼力往彘兽脖子下滚动,躲避彘兽的獠牙利口。

一咬,再咬,彘兽两口落空,扭动着身子扬起脖颈,从拂丝中挣出一支前爪按住曹森,眼见就要被它咬到嘴里。

静哲大叫一声:“森哥!”流星一样射到彘兽头顶,对彘兽拳打脚踢,“放开他,放开他!你来咬我!来咬我啊!”

彘兽恼怒异常,万年前,所有生物见了它无不颤栗降服,如今怎么了?弱小的人类不怕它,连这不人不鬼的精灵也敢来捻虎须。它摇动头颅改变目标,咔咔声中一口口咬向静哲。

静哲长发飞舞,双眼圆睁大喊大叫,在彘兽血盆大口左右盘旋飞舞,以吸引彘兽的注意力给曹森逃生的机会。

曹森在彘兽爪下艰难的掏出科洛克手枪,套筒在身上一蹭子弹上膛,枪口直接顶在彘兽巨爪的爪趾之间,一口气把十八发子弹打光。

这正是彘兽薄弱之处,顿时被打的血肉模糊,钻心一样的疼痛让彘兽猛的缩回前爪,发出一声哀鸣。

郭敬和几个兄弟踉踉跄跄的跑过来,手里拎着长枪,和曹森一样对彘兽抵近射击,都把枪口顶在彘兽看起来薄弱的部位,手指压下扳机就不松手。

司马德和腾飞抢出不能行动的曹森,拖到安全区域返身回来,两个人举枪瞄准彘兽的鼻孔不断点射。司马德心狠,又转到彘兽的P股后,对准两股之间一通猛射。

狙击手姜波趴在一个土包上,调整好呼吸,把一颗颗7.62毫米重型狙击弹射入彘兽的双目。

乙丙两组成员也冲了上去,把拿手的异能攻击拼命往彘兽身上扔。

慢慢的,聚集在彘兽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每多一个人,攻击力就增强一分,彘兽的反抗也就减弱一分,尽管有不少人被彘兽击飞,但没有谁肯逃避。当老树皮从土里钻出来,也加入到攻击行列,彘兽已经没有还手之力,躺在地上任人宰割,全身上下千疮百孔,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

只是人类这边也损失惨重,三位门长过度使用异能昏迷不醒,曹森身上不知道被压断几根骨头,数名异能者被彘兽当场击杀,伤员更在一半以上。

老树皮这时勇敢的站了出来:“大家住手,都住手!彘兽已经不能伤人,都住手!”

实际上,能站着的人体力也基本耗尽,老树皮的话音一落,众人纷纷就地坐下,呼呼的喘着粗气。

老树皮灰头土脸也是一番苦战的样子,实际出了多少力只有他自己清楚。

“俺来问问它,怎么跑进大阵里来,来干什么?”

老树皮说罢,手贴在彘兽的头上,闭目和彘**流。

很久,老树皮面色凝重的收回手,找到一支步枪,枪口探到彘兽的耳孔里,狠狠扣动扳机,稍稍发闷的枪声回荡在这黄土世界,宣告一场恶战的结束。

“怎么样?”曹森看着走过来的老树皮问。

“它被骗了,和我讲了很多,咱们回头再说,先离开大阵,不少伤员拖不得。”

“怎么出去?”曹森再问。

“水生木,木克土,别忘了,我是树妖,恰好我手里还有枚水火珠。”老树皮得意的从怀里摸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这东西可是以太虚宝珠为本,在星海和曹森冲天的怒火下炼就,从某种意义上说,炼制的过程中还以梅芳、腾飞等兄弟的生命为祭品,其威能到底有多大,老树皮也说不清楚。

但其中的水火相克、循环复生无休无尽的基本运行原理老树皮是能掌握的,他要发挥自己的本相克土的能力,在这九坤降魔阵中需要借助水的力量,否则即便天生相克,老树皮也奈何不了这第四层的黄土世界。

他招呼大家聚集到一起,对于阵亡的人,建议就埋葬在这里,生死不同路,他不可能把尸体也带走。

洒泪掩埋了同伴的尸体,老树皮请能够控制土的异能者出手,把彘兽也用黄土覆盖。老树皮答应过彘兽,不让它暴尸荒土。

众人互相扶持着围在老树皮周围,就见他手心里的水火珠冉冉升起,缓缓于空中旋转,慢慢旋转出一副水火组成的巨大太极图,其中滔天的火焰为阳鱼,漫漫水波为阴鱼。

老树皮张嘴吸取大量的水气入肚,一张脸泛出淡淡的青光,隐约间可以看到他的后背有棵古木参天的歪脖古槐,巨大而茂盛的树冠被水气滋养更见葳蕤。老树皮猛的吸口气,树冠随之膨胀,形成一片蒙蒙绿光。他想让绿光在黄土世界中逐渐长大,探测其中的进入通道,不成想,绿色的光芒稍往外扩展就脱离了他的控制,以及快的速度增长,形成一道粗大的光柱,直没入上空的黄土层,并在土层中贯穿出一个不见尽头的圆洞,在洞口处,飘浮着一片草绿色的云朵。

曹森躺在地上看了大喜,“老树皮,有你的,就是它!”说罢控制绿云形成圈形,把所有人都罩在其中,“咱们回家了!”

“老大,等等,我的水火珠!”老树皮咧着嘴喊。

水火珠中水火组成的阴阳鱼,因为被老树皮抽走了大量水气,火焰的威势猛增,竟有把水蒸发的迹象。

“停!停!快停下来!水火珠要被毁掉了!”老树皮心疼万分,要终止其变化。

曹森哪能措失眼前的机会,操控绿云翻转打开回去的通路,在老树皮的惨叫中,众人回到了大阵第三层。星海形成的蓝天和草原,让所有人都有再世为人的感慨,相比那黄土世界,这里就像天堂一般。只有老树皮苦着脸,心疼水火珠遗失在第四层,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宁肯守着水火珠永远留在那里。

星海蕴涵的异能量像透明的轻纱笼罩这些经历了生死搏杀的人,三大门的人就像泡在温泉中,舒服的闭上眼,身上的伤痛和疲劳得到了缓解。

星海的天空给曹森体内带来了丝丝清凉,全身的疼痛也减弱不少,他很清楚,彘兽那一爪子压下来,自己两条腿的大腿骨、七八根肋骨和一只胳膊全都被压断,如果不是他心志坚定,早疼昏了过去。勉强抬起头看看四周,他叹了口气,能站着的不多了。

郭敬拖着被打断的腿爬到曹森身边,在他身上摸索出一包烟,放嘴里点上,狠抽两口才塞到曹森嘴里,自己又点了一颗,“嘿,兄弟,这次打的过瘾了吧?”

“小场面,”曹森不用手,从鼻子中弹出一股气,正落在烟头上,把一段烟灰吹落。

一直不离曹森左右的静哲好奇的睁大眼,这样也行?又皱起眉头,探手把曹森嘴里的烟摘了下来,“你受伤了,不能吸烟。”

靠!曹森心里骂了一句,梅芳都不管我了,你来掺和什么?但脸上可没有表露出来,还对着静哲来了个笑脸。

腾飞在一边看着想笑,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势,他被彘兽一爪子拍飞,受的伤不比郭敬轻快,但嘴上却说:“静哲小姐,您手里的烟塞我嘴里吧,扔了也是浪费。”

“都不许抽!”曹森的笑让静哲有了底气,探手把郭敬嘴里的烟也摘下来,顺手再抢过烟盒,唰的飘出很远,再回来时,手里干干净净,不知道她把烟扔到哪里。

郭敬嘴里嘟囔了一句,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司马德伤在内脏,他去救一名石门弟子时,被彘兽狠狠抽了一尾巴,当时就口鼻流血,此时趴在地上想和兄弟们玩笑几句,却喘不匀气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静哲,把老树皮叫过来,我有话问他。”曹森努力压下嗓子里的血沫子,折断的肋骨刺穿了肺,并伤了其它内脏,他的伤势远比看上去的严重。

老树皮苦着脸走过来,还在心疼他的水火珠。

“你……你……”他指着曹森说,急忙跑过来用手轻轻摸摸曹森的胸口,再号脉,“不好!你千万别再说话。”他抬头看看湛蓝的天空,搞不清是留在星海世界好,还是返回去医院治疗对曹森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