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借势(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借势(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警花名叫乔娅,极娇柔的一个女孩,水葱一样白净的手指捉着一支签字笔,飞一般唰唰的记录。

曹森当时要下这个女警,不过想给郑队长个下马威,此时看她全神贯注的样子倒也算是要对了人。至于乔娅的姿色,曹森照例是不在意的。他过去拿起笔录看了看,已经问过四个学生还有那名被吓晕脱力的保安,所说基本相同,都是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后出现了一些诡异的东西。

又是高跟鞋,它到底要干什么?曹森百思不得其解。

面对异能事件,又不知道前因后果,周鲁平这位断案高手也没什么良策,烟一颗接着一颗的抽,却找不到合理的线索。在他看来,这些学生都被某种罪案吓的失去了理智,所说的一切都是臆想。并非不能从臆想中发现真相,各种想象和联想,总要有来源和根据,可周鲁平找不到这些,更无法把证人说的和常见的案例相联系,这令他非常苦恼。

乔娅手里的笔尖沙沙作响,她边记录边琢磨,原来在独立办公室会碰到这样的案件,真好玩。

整整一夜,曹系人马在忙碌中度过,对事件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天亮后,医院传来消息,那六名三大门的弟子醒了过来。曹森和门长都去探望,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弟子们的回答让四个人郁闷,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和阴灵交手,就被什么东西击中后脑晕过去。

曹森看了他们后脑的伤痕,似乎是某种硬物击伤。他想起了周鲁平,此人在这方面可是高手,于是把他叫到医院。

周鲁平看了伤痕,非常肯定的说,不是硬物击伤,而是一种硬功,类似铁砂掌之类的功夫,从打击的瘀痕看,下手的人手下留情,否则完全可以一击必杀。

曹森奇怪,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凶手暗中把抓鬼的人敲晕了,让鬼放心的去吓唬学生,可吓坏了学生有什么好处?他在一边看着开心?这不成了古龙大哥笔下的“损人不利己白开心”吗?

当他接到一个电话后,明白了凶手的用意。

电话是某重要人物打给他的,希望曹森尽快处理好此事,尽快消除在东大造成的恐慌。放下电话曹森恍然,凶手这样做是为了引起校园恐慌给政府制造社会舆论压力,再由政府给自己制造压力。

有压力又怎么样?曹森有些好笑,自己难道会被压力压垮?

不对,曹森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如果凶手有明确的目的把压力指向某个人,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那么凶手有明确的目标吗?肯定有,是谁?是他曹森。

曹森想明白了事情的复杂,有人画好了圈等自己往里跳,即便发现是圈套,他也要跳。东大是母校,曹森要维护;东大的九坤降魔阵,牵涉的方方面面极多,他曹森更要维护。凶手上演这出戏,就是掌握了自己这个心态,或者说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

那么凶手或者说幕后策划者,希望自己在压力下做什么事情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这是曹森思考的下一个问题。

缉捕凶手归案和彻底清除东大的阴灵显然不是对方希望做的,他们要什么?曹森找不到答案。

于是曹森把自己的人都叫来,包括三大门的门长,聚集在教学楼一间教室里,把自己考虑的问题一说,众人都认为曹森分析的有道理。

达济老道沉吟着说:“我看……他们是希望我们再次进入九坤降魔阵,大家不要忘记,还有头彘兽的阴灵钻入大阵中。如果按照通常的思路,大阵是镇服阴灵封闭阴阳界的通道,彘兽钻进去肯定是搞破坏,我们一定要进入大阵察看它有没有破坏什么。”

老道说的有道理,但这样说并不能解释策划阴谋的人为什么要恐吓东大的学生。想把众人引入大阵,那头彘兽的阴灵足够了。

腾飞说道:“他们也许在暗示我们,抓紧时间去做他们要我们做的事情,否则东大不会有安宁,东大的学生更面临着危险。”

两个人分析的很有道理,众人都点头认可。

“这什么彘兽会对九坤降魔阵造成多大的破坏?”司马德问道。

“应该不会太大,它毕竟是阴灵。但必须要进入找到它并铲除掉,不然始终是后患。”云婆婆回答。

“天黑后再进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曹森也问道。

“应该没问题。”石达想了想说。

“既然对方给我们制造压力,那我们就利用一下,”曹森说,“先替我们自己要点东西,我看警局副局长使用的指挥车不错,咱们要它一辆,以后碰头也方便。三位门长和弟子进出警察的封锁圈需要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我们就给上边要一个任命人事的权力。周鲁平的人太少不够用,我们兄弟十几个人的警力也不足,我看警局的特警队虽然差点事,但也能凑付着用,咱给上边再要个中队过来。”

曹森说到这里,看着众人问:“诸位还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有的话列个单子,趁这非常时期方便开口,上边的长官没有不答应的。”

腾飞和丁海涛面面相觑,眼前的曹森还是以前的森哥吗?怎么……像个官场老油条?不过嘛,森哥说的没错,人力物资放在别的部门肯定不如在我们手下更有效力,为什么不趁这机会多争取一些?

三位门长脱离俗事很久,并没有什么要求,就按照曹森说的向上反应。

答复很快就下来,除了特警队的要求没有同意,其他一切满足,给了曹森二十个人的名额,除了特警队,可以在全警局任意部门调用警力,以后这些人也就归属独立办公室。

曹森不知道如何挑选人,但知道如何用人,他把权力交给了周鲁平。周鲁平大喜,马上一个个电话打出去,把刑警队和其他部门能力强又肯做事且品质优秀的警员,尤其是那些和自己一样不得志的,都调入自己麾下。警局上下的头头们哀声一片,纷纷找局长抱怨独立办公室过于霸道,把自己手下的精英都抽空了。

局长几句话把这些人堵了回去:既然是你们的精英,怎么平时没见你们重用?没见你们提拔?

头头们哑口无言,他们怎么重用怎么提拔?那些手下个个都比自己能力强,只能压在底层给自己扛活,真要提拔重用冒了头,还不把自己的位置给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