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借势(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借势(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曹森和队员们都是全副武装,深蓝色的作战服看起来很像黑色,同人们印象中的特警一模一样,他们一下车,就引起男生们的惊呼。

特警!快看,特警来了!

他们拿的什么枪?穿的什么作战靴?大腿上的枪是科洛克还是贝雷塔?战术匕首用的什么形式的?男生中有不少军迷,努力往前挤着,想看清楚传说中的特警到底配备什么武器。警员们手拉手挽起人墙,尽力阻挡住兴奋得学生们,他们心里嘀咕,多大的案子,连特警都出动了?

看到眼前的情形,曹森皱皱眉头,低声命令乙组和丙组先不要下车。他想找现场指挥尽快疏散围观的学生,冷不防听到一名女生的尖叫:啊……!

曹森循声看过去,怎么了?

“是曹森!他是曹森!他看到我了!森哥,我是我啊!”女生激动的语无伦次。

更多女生发出了尖叫,郭敬、腾飞也被一一认了出来,东大有名的四大铁血硬汉一下出现了三个,还是一身酷到顶点的装备,一脸酷到极点的表情,又在这样一个空气中荡漾着闹鬼传说的夜晚出场,实在是具备了让女生尖叫的所有因子,于是尖叫声此起彼伏,场面愈发混乱。

副局长在指挥车里正在部属工作,突然听到车外喧嚣起来,不高兴的问:“外面怎么了?学生们还没有疏散?万一发生意外伤到他们怎么办?”

一名警官进来禀报,是独立办公室的特警队到了。

副局长吓了一跳,他们怎么来了?

南泉市警局的高层都接到上面的通知,曹森领导的独立办公室有完全独立的办案资格,拥有对警局的超越指挥权。这两条已经说明了独立办公室的权力范围和职责的重大,能惊动他们的案子,副局长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他不敢怠慢,急忙下车去迎曹森。

两个人见面寒暄了一下,进入指挥车就座。

“老弟,也许我不该问,这案子到底怎么了?”副局长想探探口风。

怎么了?闹鬼了!曹森心里说,表面上笑着回答,“我们接到命令,案子由我们接手,具体怎么样现在不好说。”

小狐狸!副局长腹诽一下,“全力配合,你说需要我们做什么?”

“那麻烦局长控制一下外面的局势,把教学楼里所有的警力都撤出来,我这里有批顾问,要进去看看。其他人无论是谁,除非有我的同意,都不能擅自进入教学楼一步。”

“没问题,没问题,马上照办!”副局长连声应承。

“教学楼内的伤员都送到哪里?”曹森问。

“佛山医院。”

“都保护起来,但不要让警员们问案子的情况,唯一要做的就是保证他们的安全。调查询问的事情由我的人来做,现场的证人也移交给我们接手。”

“没问题,”副局长明白这次事件不小,“还需要什么帮助吗?”

曹森苦笑了一下,指指外面还在大叫的女生们,“劳动局长大驾,把她们都疏散回宿舍。”

“呵呵,老弟,你比明星还有魅力,放心,没问题!”副局长笑着回答,他心里想,案子我可以不管,你让我管我也不想管,越是大案要案,牵连就越广,没必要趟浑水。不过我倒要盘问一下,那些女生为什么这么喜欢你曹森,这也算是增进警民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吧。

周鲁平带着两名手下,还有那位美丽的女警花也来到现场,找到曹森报到。

曹森让一名兄弟去人群外等候三大门的人,命令其他人先进入教学楼,然后他把周鲁平叫到安静的地方,“老周,你们四个把证人都带到教学楼里询问,证人中可能有梅苑的人,问清楚了就让他来找我,其他的人,说什么你记录什么,无论他们说什么,都不要去怀疑,只管记录。”

“是。”周鲁平看的出,这案子不轻快,心里不由得跃跃欲试,当年他可是一把刑侦好手。

曹森惦记着兄弟们的安全,谁知道大阵里还有什么东西,就匆匆进入地下室。

教学楼外,副局长尽心尽责,在隔离带内又拉了条红色境界线,所有警员都在这条红线以外,非曹森的人不得入内。安排好了,他带着人马疏散学生,老将出马一个顶两,局长对人心对局面的把握,还有对语言的应用都非普通警员能比,很快安抚了学生的情绪,慢慢把他们劝回宿舍。又留了几个特别激动的女生,带到指挥车里实施自己的计划,他要知道曹森的过去。

地下室里,乙组组员已经打开了千层门,正等着曹森到来。曹森到场后,全部人马拉开队形进去转了一圈,除了地上破碎的射灯,一切都正常。

曹森松了口气,让大家先退出地厅,等候三大门的人。

三大门的人到来以后,周鲁平也把那三名幸存的异能者送了过来,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云婆婆诧异的问:“你们看清楚了,真是彘兽?”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确认。

“这就怪了,怎么会有万年前的凶兽来这里?”云婆婆想不明原因。

石达给曹森解释说:彘兽是传说中的凶猛异兽,《山海经》里有记载,据以前师长们说,此物极其凶残,且有一定智慧,酷爱吃人肉,它出现的地方百里之内无人能活。死后变凶灵,应当属于九坤降魔阵镇压的对象,它怎么会主动跑到大阵里?

另一边老道在问其他值夜的弟子哪里去了,伤的重不重,有没有人死亡。

三名幸存者回答说,警方来的很快,到了就封锁包围,把他们和那些受伤的学生都送往医院急救,具体情况他们也不知道。

老道听了心里叹口气,还是要和曹森合作啊,没有曹森的帮助,这事寸步难行,他心里第一次升起涉足红尘培养自己世俗势力的想法。

曹森知道三位门长除了石达对自己还有芥蒂,他也不需老道张嘴求助,主动联系外面的周鲁平,让他派人领着三大门的人去医院探视伤员。

他又给刘三麻子和马爷电话,让他们派可靠的人紧急采购照明设备,尽快送到东大。随后去周鲁平那里查看讯问结果。

在二楼一间教室里,周鲁平正和那名警花问讯一名学生。学生激动异常,手舞足蹈的说他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就是看不到人,后来又听到猛兽的嚎叫,比鬼叫还瘆人,还有阴森森的阴气,再后来有人说有鬼,他就从二楼跳了下去,扭伤了脚踝不能动,直到警察赶到把他救了。

警花名叫乔娅,极娇柔的一个女孩,水葱一样白净的手指捉着一支签字笔,飞一般唰唰的记录。